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1章 081

    马不停蹄地作死:只爆了一张照片就没有了?那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官方不出来说句话吗?

    风吹月:等官方表态吧,反正我觉得楼主很可能被公关掉了,毕竟这么露骨的照片……换了我就算花几百万也要买下来啊。:3wし

    蓝色生死恋:难道没人觉得这很可疑吗?楼主到底是从什么渠道拿到这张照片的啊?

    在各大论坛,微博社区,都不约而同地为同一件事议论纷纷,其喜庆程度并不亚于春晚。已经曝光出来的照片被人们翻来覆去地审视,光是真实性已经是其中一个争议点,知否社区里的ps达人被多次召唤出来解答。众说纷纭,一下子之间挣不出个胜负来。

    但不论主张是合成照片,还是认为照片属实的网友,都期待发帖人能够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即是更多,更清晰的照片,甚至是视频。

    不过他们的期待注定落空。

    因为掌握这些照片,并且发布出来的人,已经安坐港岛警察总部录口供。

    “没想到港岛警察或是有点电脑技术水平的,居然这么快就把我抓出来了。”

    苏原智轻笑一声,还很有心情地调侃了一句,仿佛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实际上,在半小时之前,他在自己公屋中被警方带走的时候,不但吵吵嚷嚷自己是无辜的,在上车之前甚至企图高喊警察打人一一苏原智他认为自己摆放罪证档案的位置藏得够深,不会被轻易发现,48小时一到,就得放人。

    然而现实非常残酷,到了警察总部之后,得到报案人提示的警察不出十分钟,就将所有证据全翻了出来,其办案效率足以让任何一个犯人心惊。

    像这种电脑犯罪,最难办的就是找证据,犯人自知在河边走,必定会用自己擅长的电脑技术设下无数自保的方法。就像盗刷信用卡或者诈骗罪,犯人会以受害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将赃款转帐数十次到国外的银行,警察根本无从追踪,只有自认倒霉。

    在有力的证据面前,苏原智知道自己没有狡辩的余地了:“要罚钱吗?”

    年轻的警官瞥他一眼:“少废话,不诚实取用电脑罪,散发淫│秽物品另计,具体还要看法官怎么判,不过坐牢是避不开的了。”

    “……坐牢?”他一愣,听到要坐牢,脸上云淡风轻的表情顿时凝住,即使竭力掩饰,唇瓣仍不自然地打着颤,强笑道:“我又不是黑进他电脑干了什么,只是复制了一些照片,而且我也有打码,凭什么要坐牢?你不要吓我,我要请律师……”

    “自然会给你机会请律师的,放心吧,你要现在请也可以。”

    这种不见棺材不掉眼泪的嫌犯,警察见得太多了,当下不说什么,任他闹去。

    另一边厢,美皇娱乐的记者会。

    因为及时抓到并且控制了犯人,其他女艺人的照片没有曝光出来,女方受害人就只有阿怡和林云笙,前者是赤着身卧倒在怀里的视频截图,后者则是一张单膝跪在马桶盖上,脸颊酡红,媚眼如丝地看向镜头的照片,清晰度很高,翘挺的臀部上隐能看见比基尼晒纹。

    公关稿照着姜绮跟阿曼达拟定的来,以翟永康表态诚恳认错,并称照片是在恋爱过程中拍下,在和平分手时已经删除,可惜被心怀不轨的电脑修理员动了歹心复制私藏,然后公布在论坛上。表明一下严肃处理的态度,往侵犯**的方向扯,重要的是挑明和新闻自由无关。

    当时姜绮沉吟了片刻,终於想出一段较为官腔的发言:‘新闻自由不应该建立在侵犯名人的合理私隐上,这是一场悲哀的网络狂欢,犯人利用翟先生的信任盗取早被删除的资料,事前二人素不相识,疑为恶作剧,我方对这种行为,表达强烈谴责。’

    第一次官方发言至关重要,以后再补说的细节都达不到同样的传播效果,所以必须将网友会关心质疑的点先交代清楚。

    1照片爆出来的源头,是不是报复行为?

    2就算是谈恋爱时发生的关系,那为什么分手之后不删掉照片?

    3照片到底是真是假?翟永康会怎么面对,怎么负责?

    姜绮强调:“人气跳水是正常的,在这个风气下怎么解释都不可能成为正面事件,只能作有罪辩护。翟少你也别慌,只要不逃避,正面出来将事情解释清楚,说得稀松平常一点,买通几家杂志,风向吹好就没问题。”

    阿曼达和翟永康将信将疑,但她拟出的公关稿没有什么大问题一一语法流畅,思路清晰,可见是写惯了东西的人。

    一定的语文水平能够显视一个记者的水平,港岛很多公文稿件都写得一蹋糊涂,用实例证明何谓蹩脚的中文。绕半天说不到重心,加上大量不必要的词汇,一股翻译腔,看英文版都比中文版稿子强,可见撰稿人习惯了写英文,转不过来。

    美皇娱乐的记者会一播出,网络等待着更多照片的网友都像投下一块牛油后的油锅,炸得滋滋作响,香闻十里,连不上网的大妈大叔都热切地关注这种下三路的新闻。

    官方出来承认后,阿怡粉丝又哭又骂,亦有在论坛上誓死维护自家偶像的,两者都痛恨翟永康带坏了她们纯洁的阿怡。亦有认为二人金童玉女,谈谈恋爱,成年人发生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翟永康已经很有担当的。各执一词,但总算没有上辈子骂得那么厉害,大新闻的危机公关最忌装死,群众眼睛何其雪亮,一眼就能看穿你是在逃避。

    由於翟永康第一时间出来承担错误,发言很得体,表明了这是个人**的同时,坚定承认无论如何,自己都令两位女性朋友、各位一直关注爱护我的朋友受到了伤害,感到十分抱歉并且暂时专注於慈善事业上。上辈子他因为飞到米国逃避现实,拖到最后才出来发言,连什么有黑│道份子给他下了‘江湖追杀令’的传闻都出来了,即使再有诚意,效果都大打折扣。

    姜绮指出:“反正最近都要低调做人了,还不如主动,说点好听的,反正你又有钱,折腾些慈善事业对你形象有好处。”

    这个阿曼达简直举双手赞成,她恨不得磨磨这刺头的性子。

    惟一的疑虑,就只有:“那什么时候复出?”

    “等更多这类事件爆出来,你就成为当中最有担当的一个了,等风头过了就拍部正经点的电影,整个大头海报,你长得好看,会有人愿意买帐。”

    “你这么肯定?翟少这事……不是我说,真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回想起两年后那个迷│奸了60多名艺人和模特儿的湾湾富二代,姜绮只想暗笑一声大兄弟你还是太年轻了,她轻咳一声:“圈子什么德性你也懂,哪有谁是真正的守贞者,不过是看谁藏得深而已,随着网络科技越来越发达,这种事会只多不少。”

    这个推论倒也合理,她又补了一句:“时间会淡化一切,一个好的公关稿子,只是让他落幕得更得体,而且早日能回归而已。”

    於是,记者会的说话稿也定性了大方向。

    *****

    吃完早餐,何璋便将姜绮送回家一一刘涛正好在港岛有生意要谈,就先不走了。

    “涛涛真是沉迷工作,”连自诩为工作狂的她都不得不佩服:“当演员是他的副业跟兴趣吧?家族企业还要他继承?”

    “他有个弟弟,不过不顶用,小时候送到国外去镀金,练一囗标准的英语回来。说是镀金,结果养成了个香蕉人,黄皮白心的,比刘涛还热爱艺术,”何璋开着他那辆萤光粉的跑车,说起话来都眉飞色舞的:“说要去维也纳进修,死活不愿意回公司,我们都说他离气死老刘就差带个男朋友回来了。”

    姜绮被他的语气逗乐了:“听上去一点也不像涛涛。”

    “涛涛的责任感都是被他弟逼出来的,不过说也奇怪,一家子生意人,两兄弟都爱玩艺术,有趣。”

    她灵光一闪,忆起一件事:“之前听你说过你有个妹妹,那你妹妹是个怎样的人?”

    “阿瑜?”

    何璋扬眉,眉眼柔和了下来,彷佛在谈论一件令他高兴的事:“她喜欢打篮球,特别活泼,比我健康多了。”

    听到自己快穿过的小姑娘有个好结果,姜绮心下一松,附身到他人身上的感觉难以言喻,就像一下子多了个亲密无比的,她的烦恼快乐期待一下子真真切切的‘感同身受’。

    “我有种感觉,你们会聊得来。”何璋冷不防的补了一句。

    “……何以见得?”

    “嗯……”他沉吟,扬起个欢快的笑脸:“可能因为你们都很可爱?”

    得,你赢了。

    姜绮失笑,待他将她送到工作作楼下,下车告别他后,她上楼刚打开门,入目便是只穿着牛仔裤,上身光着在喝矿泉水,久违了的王耀青年。

    二人大眼瞪小眼。

    她何其镇定:“彤彤,其实我是不介意你在工作室打野战的,但下次可以先通知我吗?下次我希望有机会可以全程看到尾,而不是只给我看到一个事后的场面。”

    姜母拿着扫帚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啐一声,哭笑不得:“你这小丫头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这边空调坏了,彤彤她朋友过来帮忙修空调,不小心碰倒了我放在那的果汁,才将衣服脱下来浸着。”

    于彤在座位白她一眼:“我已经习惯了她的龌龊。”

    姜绮比了个胜利的v字手势:“王耀小朋友,我代表s市同志欢迎你~”

    “……这是s市人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  啊,去北京的机票好贵啊……八月作者大会邀请了我……不知道能碰到什么大神呢?我决定带几十个签名板子去,回来转发抽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