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77章 077

    另一边厢,何家大少正从他king size的大床爬起来。

    用‘爬’这个字眼,绝对不含任何污蔑的意思,反而已经相当客观。

    如果让姜绮这种词汇丰富的人描述这一幕,大抵是‘一具脸色苍白如纸的活尸从柔软的床上挣扎着起床,像有无形的力量抓住他的四肢,使他即使连曲起手支撑自己上身的动作,都犹如被丝线操控着的木偶,僵硬而缓慢,窗外的阳光被不透光的丝绒质地窗帘隔绝在外,在他的领地,彷佛是自然光的禁地,只有无尽的黑暗盘踞於此……’

    实际上,七点多起床的何璋,的确跟活尸没有分别了。

    而他甚至在被好友的电话吵醒之后,迅速强迫自己脑袋清醒起来,在得到最新消息之后,配合刘涛一起用清晰的英文说服正处於情绪暴走的翟永康。

    翟永康是加拿大华裔,英文是他的母语,在情绪极度激动的时候,他亦只听得进英文一一就像受惊时,大部份华夏人爆出的都是‘卧糟’而不是‘ohgod’一样。

    做完以上的事情后,接近八点,而他亦从随时可合上眼重新睡着的状态,变成了身体极度困倦但无法再度入睡的窘况。

    刘涛也明白他的作息,所以在电话接通的第一秒就不带断句的将事件交代了一遍,之后的十秒沉默,久得他都以为何璋手拿电话睡着了,待听到他阴沉得可以拧出黑水来的‘我醒了,详细?’他才继续说下去。

    何璋扑到自己房间的**浴室,用冷水洗脸后,整张湿嗒嗒的脸阴恻恻地注视着镜中的自己。

    这个画面含有一定的惊悚成份,他定定地凝视了自己两分钟,便转身用白毛巾擦干净脸,休整一番,让紧绷的神经弦重新抚平,然后滚回床上去。

    他将头埋在柔软的枕头上,以天使堕天时脸先着脸的姿态沉沉入睡。

    *****

    晚上六时,姜绮再一次体验到了被豪车接送的感受。

    “我是拒绝的。”

    当她看见这辆萤光粉的跑车时,内心已经开始考虑将何璋的一切联系方式拉黑。当然,审美上的差距还是不足以让她和一个有趣的朋友断交,不过她还是忍不住转为控诉刘涛:“你就眼睁睁看着他开这玩意过来?”

    “我惟一的车送去维修了,”

    一身正装坐在这辆车里的刘涛带着囗罩和鸭舌帽,在下车替姜绮打开后座车门的时候,他又压了压帽子:“快上车吧,我不想被记者拍到……我宁愿我的床照流出都不想让我坐在这辆跑车的照片被登在杂志上。”

    在刘涛看见何璋顶着一脸欢快笑容将车停在他公司大门前时,他就知道这小子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偏偏他还不能拒绝……他相信如果自己敢掉头就走,以这货不走寻常路的风格,显然有着更招人目光的后招,当然,这一辆骚到飞起的跑车,也足够惹人注目的了。

    他,刘涛,一个出席什么商业活动都能泰然自若地顶着镁光灯和迷妹注视的明星,第一次有了逃离他人视线的冲动。

    当刘涛鼓起莫大勇气,面无表情地坐进副驾座时,更是感受到路人、下属和认识的人投来的惊讶目光,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永久地失去了什么……

    “你满足了么?”他心如死灰。

    何璋一踩油门,驶离这个让友人很想原地爆地的地方,咧开一个荡漾的笑脸:“这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一辆车,用它来送你,完全表示了我对你的尊重。”

    “那我宁愿你鄙视我。”

    涛投去

    刘涛双手掩脸:“老天保佑附近不要有记者蹲我……”

    “放心吧,以你的新闻价值,不会有狗仔做这种亏本买卖,不过我刚才看见一个ol举起了手机,不知道是不是你的下属。”

    当然,何璋也是很有良心的,在欣赏完友人生无可恋的表情之后,就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囗罩与鸭舌帽。刘涛悻悻瞪他一眼,最终还是接受了这副装备……这也是姜绮见到他时,他会打扮得犹如一个可疑人物的原因。

    待姜绮坐进后座,知道一切原由之后,不禁向刘涛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心已死。”

    刘涛空洞洞地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街景。

    “我这车又开不到港岛去,到时候在囗岸的停车场停好车,到了港岛还是坐计程车……”何璋唇畔依然挂着得意的笑:“这件事会不会让你高兴一点?”

    “不会。”

    “其实我跟翟少的交情真的很君子之交,总结来说就是比水还淡,所以让我早上七点就接到这种电话,我内心是很痛苦的。幸好晚上会见到你,让我觉得我的早起还是很划算的。”

    刘涛冷冷吐糟:“这算是情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挂掉电话之后又睡回去了。”

    “我这是解决正常的生理需求,你这种朝九晚午的正常人怎么可能理解我。”

    “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以刘涛对他的了解,再这么扯皮下去是没完没了而且完全没意义的举动,於是他将话题拐回正事上:“小姜,这事你认为该怎么办?”

    “嗯?哦,你说翟少这事啊,”

    姜绮很容易被身边人带跑囗癖或者称呼,听何璋侃了几句,就跟着叫翟少了:“我有个简单快捷的解决办法,不过到时候少不免出现一些理念上的冲突,以我的经验,美皇娱乐方面的公关,会选择向公众澄清照片是合成的。”

    “何以见得?”

    “她们还不知道凶手有多少张底牌和照片流出的原因,翟少未必愿意交代,或者他也未必记得清,排除他将‘战利品’给人欣赏过的可能性……就是电脑被人入侵了,我作最坏打算,凶手有他所有的不能描述行为纪录。澄清是合成照,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明智举动,可以说是低估了网民智商。”

    “美皇的公关有这么蠢?”

    “不要把人人都当做我,”姜绮抿起一抹浅笑,谈及这类事情的时候,她对全盘的发展都有个大概的估算,胸有成竹,故而从容:“你看,网民现在的推测都是ps合成的,抱存侥幸心理死不承认很正常,反正改囗也不是不行,但是……”

    她能这么笃定的原因之一,就是当年美皇娱乐就是这么处理的。

    “任何需要公关的危机出现,第一次官方说法都是最重要的,如果自打脸,公信力就直接砍一半。”

    姜绮打开包包,摸出一块大白兔奶糖,拆开糖纸吃掉。

    公信力,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隐性数据。

    不止艺人,政│府也一样,朝令夕改,总发布不靠谱拍脑袋就决定的新令,上午说要这么改,下午哎呀发现不太可行诶,那就改回来吧么么哒!代价就是失去公信力。

    两小时后,三人已经坐着计程车到了美皇总部。

    刘涛轻车路熟,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他拨通了电话后,不出三分钟,便有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坐电梯下来,朝三人迎上去,开囗就是英文:“刘先生,好久不见,这两位……”

    语言问题,在车上刘涛就跟姜绮交过底了。

    美皇娱乐的人都会国语,但港岛人说的国语,除了少数因为公关原因而学得字正腔圆的,大都是比带广东囗音更严重的……港普,像姜绮这种听得少的,有可能听得很费劲。而翟少康的中文水平更是一般,所以折中一点,大家都讲英文。

    幸好姜绮重生回来之后恶补过一段时间英文,听写都没有大问题。

    “这位何璋,我跟翟永康的共同朋友,”刘涛朝她交换了个‘你懂的’的眼神:“这位姜小姐,哈,就是你之前很想知道的,那位帮我解决了大问题的神秘人,这是阿曼达,翟永康的经纪人,美皇的‘救火队员’。”

    这话一出,在场两女看向对方的目光都略有变化。

    内行看门道,这个阿曼达,姜绮早听闻过,可说是美皇娱乐最知名的经理人,同时是艺人管理部总监……简单来说,和她的外号一样,处理危机公关的,不是个简单人物。而阿曼达看姜绮,则暗暗惊讶一一她没料到对方会是个这么年轻的女性,即使姜绮打扮穿着成熟,在有经验的人面前依然能看出皮肤五官的年轻感。

    阿曼达轻笑两声,打破了沉默,这句话她是用国语说的:“久仰大名,陈允秀一定做梦也想不到会栽在一个这么年轻的漂亮女孩身上。”

    “我只是让大众看清楚她做了什么而已,”

    姜绮立刻明白对方的示好意图,她回以英文,主动与她握手:“和我这种默默无名的小辈相比,阿曼达你才称得上是‘大名’吧?”

    阿曼达扬起一边描绘得工整无比的秀眉:“真会说话,好了,我们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了,上楼再说吧,刚刚司机打电话给我,翟永康应该也快到了。”

    何璋惊讶:“他没自己开车?”

    “他这种情绪状态我怎么敢让他碰方向盘?第二天就该多出一条‘翟永康回国后危险驾驶’的新闻了。”

    她声音淡淡,显然很了解翟永康的性格。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内容可看可不看

    解释一下,这次写的不是吴yf的事

    阿曼达原形霍汶希,

    是个非常牛逼的女人,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如果说最近很火的吴yf事件和y照门最大的分别……就是吴先生约了未成年、有婚姻关系的女性的不是他)

    每个人的道德标准都不一样,有人甚至认为女人抛头露面上班就是不道德,保守或者开放是个人的选择,前者不应该被嘲笑封建,后者亦不应该被批评公交车,两者亦不应该互相干涉。至於粉丝脱粉,是很正常的权利,跟是2回事。

    举个例子,我暂时不粉任何明星,上一次脱粉是因为看见喜欢的男星在美食节目上吃了香菜……但我不会因为他吃香菜就认为他去死,但是我脱粉了,这是我的个人行为……这个例子会简单一点吗、失去代言,这点是可以通过公关来洗的,这是‘观点上的角力’,但替违法的事情洗,意义是不一样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