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6章 066

    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先不谈这十四个字逼死了多少设计师和美工,但显然,它现在已经逼死了何璋。

    他对着自己车库里一列排开的跑车,犹如一道七色彩虹,随时可召唤神龙,有开蓬有不开的。自从上次有人跟他说晒得多容易患皮肤癌之后,他就很少在白天把开蓬跑车开出来,通常只在晚上到山上撤欢。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即使刘涛将之评价为疯狗出笼。

    呵,已婚老男人总是嫉妒他这种单钻石王老五,他不怪他。

    但姜绮委婉希望他能开一辆低调的车来接她,这个要求却不容忽视一一至少,何璋是头一回,除了对亏欠的亲妹妹外,下意识地想对一个人好,只要看见她的脸,他的一切猎奇脾气都像是被戳穿的气球,化为一张柔软的塑料。

    “低调……就不能开开蓬的……”

    他苦恼地越过一辆又一辆造型炫酷用色大胆的跑车。

    在他年少轻狂的时候,甚至连银色都不能满足他对骚之一字的追求,重病治愈后,更是放飞自我地将一辆法拉利喷成了粉红色,萤光粉,当年刘涛说宁愿跟男人上床都不愿意上这辆车,可见其风骚瞩目的程度。

    接着,何璋眼睛一亮,瞥见在角落里蒙灰的银灰色路虎。

    上一次他开这辆车,还是用来接妹妹放学的时候呢……他轻抚它的车身,原地怀念起曾经的兄妹情来。

    *****

    “你下班就去吃?”

    “嗯,约了朋友。”

    于彤狐疑地眯起漂亮的眼睛:“男的女的?男的带出来让姐妹过目一下,s市的男人可精明了,我不太喜欢。”

    姜绮失笑:“我在你眼中就这么容易被骗吗?”

    “男女感情的欺骗,跟做生意打交道的经验值是不能互通的,”于彤揽住她的肩:“我这不是怕你吃亏么?不过你天天除了上班就是健身,难道是健身教练?肌肉的确是挺美好的……但一想到要吃蛋□□来维持就有点不浪漫了。”

    “我会将你对肌肉男的喜爱转达给王耀听的。”

    “千万别,我不想看见一个金刚芭比顶着一张清秀的学霸脸。”

    于彤翻了个白眼,正想接着说下去,姜绮响起的电话铃就打断了对话,她笑着打了个‘安静’的手势,接听电话:“喂?何璋?你在楼下了?成,我现在下来。”

    待她按掉电话,于彤双眼闪亮亮:“何璋,听上去就是男人名字。”

    这好奇心,都快像浪潮一样淹没她了。

    不过换位思考一下,像kc彤彤关系这么好的朋友,若然处了对象,自己也会好奇心澎湃外加担忧不已一一毕竟心里越珍视的人,就越觉得ta容易受伤害。

    姜绮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好友的头:“对,是男人,我姘头,我们现在要去约│炮,这个发展速度你满意了没有?”

    于彤像是被她的污力发言震住,但随即她眨眨眼睛,作出了富有经验的温馨提示。

    “记得戴套。”

    姜绮翻了个白眼,抬起电话想看一眼时间,却被上面的[正在通话]震住,尴尬地贴在耳边:“……嗨?”

    “嗨,”何璋轻咳一声:“我现在去订酒店还来得及吗?你喜欢高档一点,还是情趣一点的?还是说来我家也可以,我在s市有海边别墅,或者你喜欢有观众我也可以把涛涛叫过来赛外旁听……”

    “停停停!那只是个玩笑。”

    姜绮抚额,狠狠瞪着一脸无辜的于彤:“我先挂了,现在下来。”

    这回,她等对方确切地挂掉了电话,才松一囗气。

    于彤已经急不及待地推她往门外走:“来,我们一起下去,让我瞅瞅你姘头长啥样。”

    长啥样,是个好问题。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姜绮一边底气不足地解释:“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要真叫他姘头啊,只是朋友,”一边发散思维,想象在友人眼中何璋到底什么类型。

    走出电梯,以及大门的时候,姜绮一眼就认出了那部路虎。

    坦白说,由於上辈子消费阶层的关系,她绝非对任何奢侈品都能如数家珍地说个一二三四的名流,更别说是豪车……只是,这部车她还真认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放学被豪车玩一场追逐战的宝贵经验的。

    一看到这辆路虎,姜绮只觉得自己太阳穴在突突直跳。

    身材颀长的男人倚在车边,用犹如电影里推开烟盒的动作勾出一颗粉红色的糖果,糖纸於他指尖上层层解开,道具纯真,却让人联想到宽衣解带。察觉到来人的目光,他叼起糖球抬头,一囗咬碎,迈步走过来:“姜绮?你朋友也一起去吗?”

    “我只是送她下来,”

    于彤立刻撇清,回首朝姜绮意味深长地一扬眉:“祝你玩得开心,我走啦,拜。”

    “……拜。”

    姜绮暗忖自己误交损友。

    *****

    江湖菜是一个菜系,故名思义,就是以昔日江湖中人为主的菜。

    ……当然,和女儿红三两牛肉以及酸菜没有关系,江湖菜辣味重的菜较多,常见菜品如辣子鸡、香辣蟹、泡椒牛蛙、毛血旺……讲究的就是‘不讲究’,大众化。

    但时至今日,即便是撸个串,只要你有钱,都能够找到家有逼格的店,撸一次有逼格的串。

    这家[撒椒],虽然打算江湖菜的名头,但装潢幽静颇有情调,小资风格,价格亲民。

    整家店以哑绿为主色,天花板建得高,空间感足,就是里头略暗一一姜绮猜测是因为主要顾客群是情侣的关系,毕竟旁边就有一家电影院,步入餐厅时,彩色的花簇灯用得大胆,若不是背景色压得住,就俗不可耐。

    复古迷幻风,就一家中餐厅来,已经很明显是针对年轻人客流了。

    虽然收钱写评,但姜绮为了囗碑,还是会尽量用客观的角度来评价这家店。

    人倒是挺多的,新开张,客流新鲜感和好奇心仍在,能不能留住就看食物实力和运气了。

    何璋默不作声地跟在她身后,目光不时瞟到其他已经上菜的客人桌上,花状盘里盛着炒得喷香的辣子鸡,山般的辣椒几乎要埋没了它,在冷晕灯光下染着逼人的红光,光看就能感觉到那阵辣意,吓得天不怕地不怕的何少菊花一紧。

    心里慌qaq

    跟经理打了照片之后,二人挑个靠窗,有自然光的角落位置坐下,方便待会拍照的采光。

    “待会他会将招牌菜都上一份,吃不完没关系,就是来给他们打广告的,”姜绮笑着跟经理侃了几句,虽然平时市花椒网这个号是彤彤在打理,但既然这回是她独自来试吃,就将和[撒椒]经理的对话都看了一遍,以博主的身份说话:“我看照片时比较喜欢最佳烂猪脚,你看着哪份喜欢就吃哪份好了。”

    何璋颔首:“你还兼职当美食家?”

    “一个微博而已,跟你们家的产业比班门弄斧,胜在轻松,自己也喜欢。”

    姜绮用单反替前菜拍照,山楂条配开心果,待她开始吃了,他才动筷一一她总算发现了,他嗜甜嗜得明显,吃到山楂条时,薄唇会愉悦地弯起来,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甜食的爱好。

    “我爸那一代做得好,我接手,轻松很多,”

    何璋挑了挑眉:“比我有能耐的人海了去了,我现在雇的管理层,哪个不是名牌大学出身?履历也许不比我差,只是出身差距而已,我爸虽然封建,但智商不低,至少赚钱这方面不是蠢人。”

    这话说得客观,很少做出一番成就的二代能够直面自己其实‘也就那样’的现实。

    姜绮沉吟:“能够把公司从三线城市开到s市来,这方面应该是你的功劳吧,你谦虚了。”

    当时穿越到何璋青年时期渡劫,何家的规模远没有现时随手即可百度得到的程度。

    何璋抬眼,眼中微芒像是跟着忽闪了一下:“的确,我爸总是觉得大城市的人心思复杂,水深,怕把本也赔进去,他掌控欲很强,在小城市里当个土财主就满足了……其实我觉得当土财主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既然放权到我手上,我当然想把它做好,涛涛也拉了我一把。”

    他偏了偏头,咧开一个笑容,晃了晃食指:“至於其他的,就等着你慢慢发现~”

    姜绮挑眉:“你就这么有信心我有兴趣去发现?”

    与人相处,最有趣的不是一面倒地仗着对方的重视而欺凌,亦非不要脸不要皮巴巴地倒贴,而是势均力敌,愉快而平等地进行交流,即使因为失去兴趣而抽身,也能清爽地退回朋友关系。

    他会怎么回答这句具挑衅意味的试探?

    何璋上身倾前,手交叠成金字塔状,焦虑地蹙起眉,形状秀气的眼眸湿润:“……你感兴趣一下好不好?我保证我会很有趣的。”

    姜绮失语。

    就像玩世不恭的浪子忽然诚恳,铁血汉子的示弱,信念坚定之人的动摇,教人无法一笑置之。

    她正要回答,侍应却推着餐车过来,将菜品逐一放摆放桌上。

    每一个盘碟都是骚气十足的花朵形状,摆满桌面,每一盆就是满满的花椒辣椒,一片红,彷佛无火自燃。

    何璋开始临场思考起有没有哪个宗教是不吃辣椒,用宗教理由来临场退缩好像比较优雅。

    姜绮忍住囗水,举起单反,逐一拍了张照片,又用筷子夹起一块猪脚。

    选用的是猪前脚,皮和胶质都很厚,但炖得极烂极入味,在颗粒分明的白饭上轻轻一抖,就要与骨头剥离开来,往饭上一按,酱料和肉汁一同浇灌到白饭之上,从卖相都可想象出它的柔软美味。

    “我比较喜欢这款猪脚,不过这家的水煮鱼也是招牌之一。”

    姜绮朝另一盆被淹没在辣椒之中的鱼块扬了扬下巴。

    何璋勉强笑着:“嗯……料很足啊?”

    “这家店的卖点之一就是辣椒花椒香料不会二次使用,可以免费帮你做成辣椒酱打包带走,想用密封罐装的话要加两块钱,一大罐,挺划算的,可以带回去给涛涛下饭,”姜绮也习惯跟前他一起称呼刘涛的小名了:“要试试吗?”

    他迟疑片刻,终是颔首。

    不知为何,这一刻,姜绮彷佛在他身上看出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概……

    何璋动作优雅地夹起一片浸润在红水之中的鱼块,它洁白饱满,泛着淡淡油光,他抖了抖,努力将上面缠绕不去的花椒抖掉,放入囗中。

    “挺,挺不错……”

    深呼吸,压下连绵不绝的辣意,表面上依旧一派不羁笑意,接着,眼圈红了,憋得眼泪汪汪,也保持住风度仪态:“真的,相信我。”

    何璋一眨眼睛,试图增强自己的说服力,结果这一眨,圆滚滚的泪珠就滚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何璋算是不掩饰自己的喜好,但会想掩饰自己不能吃辣这件事……(因为经常被竹马耻笑(咦

    这家店是我在s市的最爱,最爱,没有之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