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WwW.lwxs520.Com第60章 060

    微博将互联网最特别的一点发扬光大一一即时性。

    95后可能视之以稀松平常,但对当年的姜绮来说真的很有冲击性。

    以前最即时的,就是电台,或者报章上的读者来信,殊不知也就数年光景,就什么都被发明出来了,神奇如巨大海啸,冲走一大批学不懂它,接受不了它的老派人。

    互联网强化了时效,别人发表讯息比你快一步,你就一切落入被动窘况。

    贱得很耀眼,即使发一条没有意义的‘早安!’微博,都会在五分钟之内评论上千转发上百,让其他累死累活卖萌想梗的微博博主望尘莫及。

    “姜绮,你在搞啥?我刚才刷新了一下首页,关注的大半都转发了你的新微博。”

    于彤纳罕道,虽然这种情况并不稀奇,只是依她对好友的办事习惯,突然开一个新话题,背后肯定有更深一层的用意在。八卦如她,自然想来拿第一手资料了。

    姜绮点开那个视频,转为音响播放:“你瞅瞅吧,待会我帮这小姑娘公关呢。”

    “这谁啊?女的不认识,有点眼熟,这画质也太破了,我看看,那个是昌浩尔……抬着妹子腿的……居然是侯飞!?”于彤惊住:“他形象平时那么好,居然掺和到这种事里去?这影片放出来,绅士形象全毁吧。”

    “未必。”

    姜绮摇头,又轻描淡写地补上一句:“不过现在是我接手这事,我会让他全毁的。”

    “哈,还挺有气势,那你加油,我看着也气愤,你尽管放手去办,公司其他事我先接着。”

    她俯身,轻轻用脸颊碰了碰她的脸,以作鼓励。

    身体接触有着奇效,苍白繁复的言语都不及一个全心信赖的拥抱或是牵一牵手,被碰触到的地方传来一阵心灵意义上的温暖,姜绮唇角忍不住上扬,疲劳尽消。

    这篇长微博的反应比她想象中的好,舆论分两极化。

    一部份是在城市或者良好家庭被养得文明优渥的年轻人,对闹伴娘这种习俗听都没听过,感到十分不可思议,评论句子多为‘我是xxx地的,这边完全没听说过发生这种事’、‘太可怕了吧第一次知道……’

    另一种,则是知道这种习俗,但表示不能接受,夹杂着一些典型‘这是传统文化,而且伴娘也是知情的’之类的发言。

    姜绮没有转发任何一个评论,因为这时候还不需要贱贱这个号有立场。

    这年代平权女权意识还没普及,大多数表示不喜欢这种传统的人,也只是觉得很猎奇不喜欢而已,没有反弹到要去跟着一起撕逼的程度。

    一个知名博主,除非像梁欢一样以能言善辩为特色,否则都应该避免不停转发撕逼。

    第一,刷屏真特么烦,而且没有用。

    要撕,就要简短明确,最好在一百字以内交代完事件过程对错及立场,然后立场站得非常坚硬,不转发不吊任何反对声音,自有粉丝或者路人在底下站队。

    第二,掌控欲太强。

    姜绮认为,互联网是不能操控的,只能推波助澜,它自有一套水流转向,全网黑属於非常费钱的禁术。

    平常的话,适时引导,然后放手观察,才是正确的营销号生存方式。

    她抬头:“彤彤,用你情感树洞那个号帮我转发,最好用……”她交代了一下转发内容的中心思想:“懂了吗?”

    于彤点头,五分钟后,新的观点就出来了。

    情感树洞童小姐:闹伴娘这种传统其实就是男权环境下的产物,通过在婚礼上羞辱践踏女方来立规矩。小草们也要注意,如果不熟悉或者关系不是特别好的同事邀请你当伴娘,尽量小心,有些地方知道有闹伴娘风俗,不愿意让自家姐妹当,就坑害外人,当然,也有为了完成风俗请小姐来当的,在不知道分寸深浅的时候,慎当伴娘。

    于彤发完之后,也很好奇:“闹伴娘真是为了立规矩?”

    “不一定,我记得有性启蒙的作用在,”姜绮以指腹摩娑着下巴:“不过你的帐号定位就是情感专家,这类博要红,不需要解决问题,只需要定立一套观点,让人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信服你的说法。所以发微博只要触到他们的痛点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来关注我的粉丝,谈及婚恋问题,多数会有较强的警戒心,以这个角度出发,更能激起他们反应,对吧?”

    “就是这个理儿。”

    姜绮站起来,去茶水间用茶包泡开一杯温热的红茶,忽发感慨:“你看,我整天干这种挑拨离间的事,要是哪天穿越回到古代,一定能进宫一路斗到当皇后。”

    “不可能,”于彤白了她一眼:“你很有当佞臣的潜质,但宫斗还是拉倒吧。”

    “为什么?”

    “因为你根本不会谈恋爱啊。”

    ……说得太有道理,姜绮只觉自己膝盖被射满了一箭,内伤。*

    坐回位置上,坐至晚上六点,第一件关於昌浩尔的通稿就出来了。

    浪涛娱乐:今天是昌浩尔的婚礼,在巴厘岛上,玩疯了的帅气伴郎们要将方卓莹扔下游泳池,可惜被神秘客人英雄救美,哈哈,男粉丝们又少了一个大饱眼福的机会[偷笑][偷笑]去国外举办婚礼都这么接地气,不愧是最具喜感主持人昌浩尔!

    这消息一出,数个营销号都转发了,可见昌浩尔对这次婚礼的炒作很上心。

    姜绮待原博转发上二千之后,紧咬着用影圈董爷的号上传了那段路人拍的现场影片。

    影圈董爷:昌浩尔闹伴娘现场视频,一个新郎三个伴郎,四个大男人强行将伴娘抬起来,拽裙抱腿扔进水,要不是婚礼,看着还真像猥亵现场[微笑]结婚是个喜庆的事,但能不能别这么过分。

    这个号倒是不怕有立场的,因为它专为娱乐圈而设,总是中立才没有热度。

    只要它影响力足够,粉丝即使不喜欢它,到处骂它,也不会取消关注,而占了更大比例的路人就更爱看了一一大部份路人对娱乐圈的兴趣,一般都和伟光正无关,最好你爆出一点丑闻,越黄越不堪入目就越精彩。

    猥亵现场这四个字是重点,即使没有正义感的路人,都会被吸引进去看。

    最能够引起大量网民的关注的,要不就是切身问题,要不就越low越吸引人。

    昌浩尔一方给浪涛娱乐发出来的,不是视频,而是一张单反拍出来的照片,飞扬裙脚和人们兴奋的笑容,配上艳阳天,构图动感十足,而且明亮欢乐,很难让人往猥琐一面联想。

    或许,这也是他们会主动将照片发出来的原因。

    *****

    和姜绮料想的一样,昌浩尔就是觉得,这事儿挺逗趣,挺有意思的。

    他打电话给经纪人说的时候,已有了三分醉意,笑盈盈:“对啊老许,今天闹得挺开心的,拍的照片也多,看着有什么噱头炒呗。哎,可惜那个何少多管闲事,不然我们就有大新闻了。”

    “嗯?怎么了?”

    许成文是昌浩尔的经纪人,母亲突发急病,身为独子的他只好暂时留在华夏,没有跟着出席昌浩尔的婚礼,但相关的炒作方向是从决定补办婚礼前就已经定好的一一不然何必花那么多钱搞婚礼?用昌浩尔的角度来看,娘们娶进来娃都生了,搞那些浪费钱的没意思。

    他坚信这次婚礼能帮他炒作新电影,带来更大的金钱和名气回报。

    暗处,昌浩尔忍不住手舞足蹈来表达他的兴奋:“老有意思了,那个方卓莹,奶很大的那个,我们公司的吧,她来当伴娘,我们将她抬起来要扔进泳池,都快要下水了,就杀出一个何少……哎,虽然她不红,但要是落水湿身,炒起来一定大家都爱看!”

    许成文啊地一声:“她啊,的确,身材很棒。”

    “对啊,照片我看了,拍得挺不错的,”昌浩尔嘻笑两声:“就是没拍到什么养眼的……不过有一张露腿,很赞,我待会发给你了,新闻可以用这个做噱头。”

    “嗯,我去处理,对了,那你跟她说了吗?”

    “跟她说什么,她老没意思,居然还哭了,不过补完妆出来之后还是笑着的,应该也不敢说什么吧,侯飞也有份儿抬她,他的粉丝战斗力杠杠的,她敢惹?再说了,她不是我们的公司的么……”

    “那当然是我这个新郎的面子重要吧!我挂了啊,他们找我去玩,真是一刻也少不得我。”

    说罢,他眯起眼睛笑起来,朝着不远处招手让他过去的宾客挥手示意,圆脸上的笑容一如他在电视上的示人形象般讨喜憨厚。

    沉浸在酒气快乐中的昌浩尔远远没有料到,在遥远的华夏,正有一个女人耐心地挖坑等他跳进去。

    *****

    影圈董爷发出来的视频很短,一分钟。

    很多人第一次看的时候都被刺耳的尖叫声震住,回过神来只看见了一阵兵慌马乱的样子,重看一遍,才搞懂发生了什么事情。

    果然,有贱得很耀眼的长微博铺垫,加上视频内容的确触目惊心,转发量瞬间爆炸。

    沐玖最污:太过分了吧,人家都尖叫说不要了啊

    山鬼说禅:……闹伴娘不是农村才有的习俗吗?明星也来这一套?

    寄云歌:评论里地图炮农村的可以收敛一下吗?我就是xx农村的,我这里就没有这种习俗

    转发量以每秒涨数百的速度爆炸式传播,这就是互联网的特色之一,讯息以辐射状传播出去。

    姜绮本来已经做好了买下数个营销号帮忙转发的准备,没想到他们见热度高,有潜力,早已转发了。她不禁哑然一笑,也对,营销号除了收钱办事之外,能蹭热度的话题都不会放过。

    不出半个小时,转发已过三万,几乎全是谴责态度,当中夹杂着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有伴郎团的粉丝,也有真心实意觉得无所谓的路人。

    彩虹莫小熙:好好的婚礼被你们说成这样。闹伴娘怎么了。我们这还闹新娘呢有什么呀!最可恶的微博号,唯恐天下不乱!

    米国爸爸上我:网友生活中是有多大的压力无处发泄,才会跑到人家新婚的喜悦中给他们泼冷水?在看到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时,将自己放在云端,当自己是个救世主,肆意评判着事情的对错,真是可笑。

    忘了爱:弄的一家人出来道歉就有意思了?真是闲的一群好事之徒。

    可见,华夏文明进步之路,尚未成功,仍需努力。

    姜绮闭了闭眼,忍不住用大号贱得很耀眼转发了一下,措辞比原定的更加严厉一一在她原本的计划之中,贱贱转发只用来扩大优传播度,不掺和到当中。

    贱得很耀眼:有些人,看见弱者受伤遇袭,路人冷漠的新闻会予之谴责,却会认为在网上仗义执言是多管闲事?喜庆日子不是免死金牌,你结婚,别人欢庆来贺,就活该被你玩?被你摸腿拉裙?

    她发出去之后,指尖颤抖,再一次觉得恐慌。

    这是每一个互联网用家都会遇上的事,以前我们在报纸上看见类似新闻,只会觉得太夸张太可恶,愤慨一下。但自从学会了上网,我们会在相关新闻底下的评论,看见有人支持犯罪者,同情犯罪者,为他们找万般理由开脱……

    那种恐慌感,源自清晰地认知到,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中恶毒很多,而且无能为力。

    姜绮不去看贱得很耀眼底下的评论,转为翻别的。

    翻了没一会,她哈一声笑出来。

    兜兜里有糖:里面英雄救美的是谁?侧脸帅爆了是明星吗?想粉!!

    萌之吃吃:我爱上那把男声了……好霸气……

    夯莪嫑停:有人知道那个拉岑岑下水的是谁吗?好爷们,有好人能告诉我是哪个明星吗?

    居然连粉上何璋的也有,不知道他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何璋始终知名度不高,只是一方富二代而已,又不是首富之子,评论底下的人问了很久都问不出答案来,倒是姜绮看得很乐,想看看他会有什么表情,便截了下来发给他。

    jiang21:14:13

    [图片][图片][图片]这么多小姑娘说喜欢你,有什么感觉?

    今天璋哥哥依然如此可爱 21:15:25

    我对女人没兴趣

    今天璋哥哥依然如此可爱 21:15:36

    我的意思是,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

    jiang21:16:55

    我会将这话转达给刘涛的……

    看到他这个反应,姜绮真不知道是该害羞还是该笑了,对着这个恶意卖萌的id,只默默转发给了刘涛。而后者对得到友人黑历史一事感到十分兴奋,并且保证这个截图一定会出现在他们的家族亲戚企鹅群里,进行毫不留情的一顿互相伤害。

    被这小插曲打了个岔,姜绮烦郁的心情顿时好多了。

    她处理负能量的能力向来优越一一做这一行,接触到的黑泥太多了,她点开贱得很耀眼发了十七分钟的微博,做足了洗粉的心理建设。

    可是远超她想象的,她的评论几乎都很理智,而且偶尔会有‘欺辱女性’这个字眼出现。

    如果不说,她真会以为这是八年后的微博。

    姜绮沉默良久,这比谩骂和愚昧的评论更加震撼她。

    她一直以为,这个年代人没以后那么聪明,那么有素质,毕竟教化需要过程和耐心,可以理解。

    姜绮反复阅读贱得很耀眼底下的微博评论,灵光一闪,顿时明白了。

    让网民对平权意识逐渐觉醒的,除了越迫越紧的社会新闻,除了学校的教育,网络上的营销号也在其中之列,或许有跟风的,但亦有部份有识之士先站出来,提醒大家,不能做软包子。

    在不知不觉之中,自己就有了成为这种人的能力。

    元宝电路:闹伴娘这种习俗,真的很可恶,婚礼是喜事,但不应该通过践踏女方尊严去搞气氛

    尽风:传统中有精华也有糟粕,不要拿传统来当免死金牌,支持贱贱

    云山冰泉:我同意贱贱的观点,而且明星是公众人物,应该做好榜样,而不是公开用欺负女孩子来取乐!

    “……”

    这是头一回,姜绮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即使它无关金钱,无关名气。

    *****

    有人欢喜有人愁,姜绮的成功,网民愤怒的情绪,自然得有个宣泄囗。

    婚礼的主角,昌浩尔便是首当其冲,责无旁贷的负责人。

    在他在晚上派对喝得醉生梦死,尽兴地玩疯了,在沙发上酣睡过去的时候,他的经纪人许成文不得不离开母亲的医院一一原本他是打算守夜的,但这事实在来得太急,太严重!

    不止昌浩尔,当时三个伴郎亦多次在转发被提到,他们的经纪人自然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在深夜中都从家中的温暖被窝赶出来,等不到第二天。

    做这一行亦是惨,二十四小时手机都需要是有电状态,随时候命,毕竟新闻发酵不需要睡觉

    他们选择到聚星公司的会议室详谈,公关部的经理都被挖了起来,一小时内就位。

    拉下投影幕布,画面上正是影圈董爷的微博页面。

    许成文开囗,沙哑声音中难掩倦意:“相信大家都知道这事了,这还在继续传播,叫你们来是对一下囗供,商量用什么态度来面对。”

    “他们搞的那个方卓莹不是你们公司的吗?让她发个澄清声明说只是好朋友玩玩不行?”

    “我也有这样的打算,”许成文眉头紧皱:“我有这个营销号的联络方式,但他拒绝删片,我怀疑背后有人出钱要整新郎和伴郎团。”

    “那就麻烦了,之前陈允秀那事,也是他一开始站出来的吧?”

    说到这个业内经典的洗白失败案例,众人不禁一哆嗦。

    不过能让他们最放松的一点是,方卓莹的确是聚星公司的签约艺人,而且不红,伴郎团里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比她有人气,她还想在圈里混的话,除了赔笑说好话之外别无选择。

    所以最后敲定的公关策略,也是围绕着让方卓莹按头澄清展开。

    这一点,姜绮早就料到。

    *****

    “方小姐是吧?对,我就是刘涛介绍的那个公关,你叫我董爷就可以了。”

    姜绮笑盈盈,声音一如初次和刘涛对话般沉稳坚定,带着安定人心的说服力。

    做公关,最忌比客户还慌,即使不利条件环绕身边,攥着一手烂牌,也依旧需要表现出从容淡定:“对,他们应该会很快联络你,容我猜测一下,他们会让你道歉澄清,说这只是开玩笑,你也玩得很开心,让网民不要再攻击他们。”

    “……我猜也是这样。”

    方卓莹垂下眼帘,染上自嘲般的悲哀笑意:“谁叫我不红呢?能让他们慌一晚我已经很满足了。”

    “方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容易满足?这何尝不是一次你炒作的机会?”

    姜绮略提高声线,却依旧带着朗润笑意:“你可以道歉,不过希望你跟着我的话去做,你不要用文字道歉,要用视频,怎么憔悴怎么来,拿个稿子,对着念,别化妆,强调当时受到的惊吓,但相信他们没有恶意,只是一时玩得太兴奋。”

    “见过恐怖分子胁持人质吧?要有那种感觉,这点演技,我相信方小姐你做得到的。”

    姜绮咬碎一颗水果硬糖。

    “至於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何少:为什么没人夸我英雄救美qaq

    ps毕竟爽文,会恶有恶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