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0章 050

    面对kelly小姐委婉的交易请求,这钱,姜绮却不能直接赚。

    她说得很婉转,甚至保留起诉诽谤的权力,但同时双方亦有协商的空间,换成人话,便是──能不能公关掉?多少钱?不能你就给我小心点。

    这个消息并不是她一个人知道,她只是知道迟早会爆出来而已,如果因为蝴蝶效应没人爆证据出来?

    反正她也没有指名道姓,跟营销号认真,不是吧。娱乐营销号有趣的是,正常世界里的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在它这,则是只要应验几次,大家都会觉得其他料也是真的。

    如果爆了没证据,即使粉丝怎么跳脚,关注娱乐圈的网民也会认为──被公关掉了。

    在某程度上来说,姜绮很了解娱乐圈。

    行业的年薪越高,压力越大,高回报的职业门槛往往也很高,艺人便是其一个经典例证。

    所以削尖了头也要进娱乐圈的年轻姑娘小伙多如一波又一波长出来的韭菜,真正能让观众记住的也就那么几个。每年面临被淘汰,除了顶尖红到发紫又有作品撑着的演员,艺人大多都在等,等有人找,等经纪人接到戏,等试镜通知,等上映,等票房,狠狠的等。

    不同於其他职业,你是文员,你要是被解雇了,你会很清楚自己失业。

    但一个艺人,是不会被解雇的,ta只会没人找,只会过气,这个过程缓慢写意,很不是滋味。

    所以娱乐圈,电影业,是不可能全民不炒作,敬业爱岗不作妖,只好好演戏唱歌的。

    当然,炒作分为正炒和反炒,正炒带动正能量,反炒往往比较难看,互相撕出一堆黑历史,剩下网民和粉黑一脸懵逼,在微博走入我们的视线之中后,对整个娱乐圈的生态做成了震荡式的影响。

    可以说,没有适应这一场震荡的,都被淘汰,或者超越了一个身位。

    姜绮之所以这么了解娱乐圈,是因为上辈子她跟这个行业也沾边。

    当然,她营销推广拉踩的不止娱乐圈,一些公司品牌、网红或是新产品她都沾手处理过,平常人可能乐呵过就算的新闻,她得归类分档,刚重生回来的时候,她最悔恨的一件事就是──为啥你们搞股票的不营销?要是股市需要营销,尼玛她就能记住了啊!

    随着微博出现,网络的即时性加强,遍地开花,以前在企鹅空间、校内、海角社区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日后有全网推送,有微信公众号。

    娱乐圈的公关难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除了政府,无人可以真正压下消息,只要有一方想爆,就能让这消息烧遍全网!

    陈允秀是新生代女星中上升期的一个,自从结婚之后,就开始由青春玉女转型到成熟御姐,开始接一些已婚妇女的角色,而她最近就撕到一部好资源──《七年之痒》,演里面的女一号,角色形象正面,导演大胆尝试拍一部,男主角主轨后不被原谅,女方坚强自立起来的女性电影。

    与主流风格回异,但会很讨白领阶级女性的喜欢,也能将陈允秀整个转型的新形象立起来。

    在这个关头,爆出性丑闻,为她带来的是毁灭性的打击。

    于彤隐约感觉到要出大事了,解决了手上一个粉丝来信之后就探头来八挂:“不是吧?陈允秀真出轨了?她图什么啊,自己打飞机解决不好吗?被爆料出来就毁了啊,听上去不像真的。”

    “人性如此吧,你看,那些吸毒的明星,难道不知道吸了就自毁一生前程吗?piao娼婚外情的男明星每隔几年都会爆出一个,”姜绮无意替德行有亏的人开脱,她只分析道:“每个人的抗压和自制能力都不一样,可能陈允秀这方面的能力比较低,就,瞬间爆炸了。”

    “太可惜了,那么好的前途呢。”

    于彤很是惋惜。

    “谁说不是呢?”

    姜绮不以为然地扯扯唇角,她自然不可能收了钱就说‘好,我会保密’,她换了个说辞:‘这个消息不止我一个人收到,我即使同意,也不代表事情就这样完结,也不用扯是不是造谣的了,大家心里清楚,我也不是很在乎爆出来她怎么样。’

    另一边厢,kelly头都大了,说话间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她烦这个董爷,也烦自家不省心的艺人,正是事业上升期,老公刘涛虽然名气不如她,但家境好长得帅,好端端的出什么轨?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跟陈允秀说,她的情绪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你到底想怎么样?’

    姜绮笑而不语,将这段对话截图,然后关掉对话窗,不再回复她。

    于彤好奇:“你要将这段对话发出去,当成陈允秀出轨的证据吗?”

    “当然不是,她的经纪人说话很小心,完全可以解读成她义正辞严地指责我造谣影射,协商空间也是她宽容处理的表现,”姜绮摇头:“我要拿这段对话去当投名状。”

    在当日下班之前,她就联系上了刘涛。

    能够这么轻易联系上一个艺人,除了这货不红的原因之外,便得归功於她现在这个号在圈中的知名度──她影圈董爷的粉丝比刘涛的还要多,而且因为她前几日的发言,刘涛多少也注意到她。

    她将聊天纪录一甩,附上一句:‘相信你不会看不出这事的真假。’

    片刻,顶着一张清俊脸孔的头像弹出一句回复:‘所以?你如果手上有所谓的证据,应该去找她或者她的经纪人换钱了,造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反应,在姜绮的意料之内,他作为陈允秀的丈夫,即使还未统一口径,都不可能像寻常男人一样炸毛,前半句话的火药味已经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无论任何人,都很难容忍伴侣的背叛,越优秀的人,越不能接受。

    ‘别急,我又不是狗仔,我不会拿这种照片换钱,我只是想你聊聊,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联络我155552xxxxx。’

    说罢,姜绮就没再看回复了。

    她很清楚这类人的思维,你越上赶着,他就不会在乎,公众人物对大事的敏感度高於常人,好奇心会让他想来谈一谈,反正谈谈,又没有坏处,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坏处。

    她很享受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而且忽然发现,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以往她有经验,有理论,就是缺少了实践的勇气,当说服了自己‘我很吊’之后,要说服别人,亦非难事。

    *****

    晚上八点。

    因为《以魔证道》步入尾声,存稿即将用罄,於是姜绮下班回家之后,立刻一头扎进了码字的汪洋大海,姜母将晚上做好的干锅包菜配饭放进她房间之后,便轻轻关上门,不打扰女儿工作。

    这是她最欣赏自己母亲的一点之一,即使文化不高,只要她认真表明这是工作,也能给予她真正需要的私人空间──即使她并不理解女儿到底在做什么。有时候素质和文化程度是可以脱离关系的,真心以另一个人为出发点的关怀,再笨拙也不会令人反感。

    正当她踌躇着男主角袁极遇到的最后一个关卡时,她的私人电话响了。

    “喂?你好,董爷……是吧?”

    爷这个称呼自带尊崇感,来人迟疑了一秒,别无他法才选择了语气平板地说出这个称呼,声音清朗,普通话标准,但他惟二演过的电视剧都有配音员另外配音,若不是现在只有他知道姜绮这个电话,她一时之间还真反应不过来:“对,刘先生。”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下微乎其微的吸气声。

    在犹豫要不要拨通这通电话的时候,他无数次想象过对方的身份,是中年男人,还是志得意满地掌握了把柄的年轻记者?或是超出他意料,是他认识的某某?

    但他从未想象过,会是一把这么年轻的女声。

    “对,我是本人,不用怀疑了,”

    趁他愣神,姜绮沉着嗓子,稳稳地将自己的意思陈述出来,这是一种沟通上的小技巧,无论用任何方式让对方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绪,就能打乱阵脚。此时,用肯定有力的论调阐述出观点,更可能成功说服对方。

    “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陈允秀出轨的事是事实,有人拍到了证据,已经不可能压下来了,即使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我也不打算用几张照片来换快钱。允秀的经纪人你也知道吧?kelly,那女人挺厉害,挺有手腕的,允秀是他们公司旗下正当红的摇钱树,不想放弃她的话,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你想说什么?”

    他保持戒心,反问了一句,但其实已经进入她的对话节奏。

    “女人在群众眼中是天然的弱势方,如果流出来的不是和情│欲扯上关系的床照,只要将她公关成弱势,可怜的一方就可以了……”姜绮轻笑了一声:“那么,怎样做最快捷?大众对她的印象一向是直率可爱开朗,对你呢?一个半红不黑,家境还很好的男明星。”

    她话锋一转,语速由慢转快:“你也知道我微博号知名度很高吧?kelly找我想干吗呢?抹黑你,塑造你冷暴力的形象,允秀出身清贫,被你家人看不起,网民仇富,你作为大众眼中强势的男性一方,即使是受害者,对方只要先於你卖惨,就很容易拉到同情分。”

    “当然,她们还有一个选择,便是和你达成共识,让你主动承认对妻子的关心不足,原谅她一时做错事,这样她形象短时间插水,但可保全二人,有你背书,悔过一年,生个孩子出来卖卖母亲形像,有何难?”

    知名的y照门事件,张柏芝被爆出的照片最多,下场最凄惨的却是阿娇。

    除出公关水平之外,有家庭的背书撑腰的确不一样,而且华夏向来有家事自理的传统,丈夫不追究,还主动请大家原谅,体谅她,讨伐的声音就会少很多。

    刘涛沉默片刻:“我其实和她已经达成共识,你说的话我都录了音,你不怕吗?”

    “我知道你不会接受这个选择,”

    姜绮要忍不住唇边的笑意,她非常,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刘先生,你很骄傲,你喜欢演戏,但不是愿意出卖尊严,出卖婚姻来换取利益的人,而且她现在应该还瞒着你,跟你说只是敌对公司在诬蔑她吧?毕竟,步署公关需要时间。”

    “刘先生,你的时间不多了。”

    刘涛暗暗心惊,这把陌生的女声似乎对整件事了如指掌,而且对他有一定了解,他闭了闭眼,想起歇斯底理地求他相信她的妻子……

    他冷不丁的问:“你是我的粉丝?”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了解他,想到这里,微博评论通常只有两位数的刘涛对她的戒心不禁缓和了一点。

    姜绮对他突如其来的神遗逻辑摸不着头脑,只维持着一种无形装逼的从容语调:“刘先生,如果你不想落入被全网黑的受害人,更甚者,你想背叛你的人得到一点应有的教训,我们之间……也有合作的空间。”

    “……”

    刘涛沉默了很久,终於松口:“说来听听。”

    姜绮没有天眼,上辈子亦没有娱乐圈的内部消息。

    她能确定的只有两件事,

    一:陈允秀出轨

    二:陈允秀选择找水军黑刘涛,而且刘涛从头到尾都不愿意原谅她的背叛,但由於大众看见的是丈夫对她的冷待,以及痛哭失声的她,刘涛越不愿意和解,就越坐实了他的‘冷酷无情’

    她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接手黑刘涛的‘水军’工作的人,

    就是当年入职公司有一段时间的她。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算是解释了一下为啥她记得这么清楚,当然女主的记忆力也比较优秀

    这章修过很多次,第一版本是女主帮陈允秀洗白,后来想想这个虽然能展现女主的能力,但三观导向有点歪,就改成了这样的版本,加上了前生的事情做呼应。

    psrepo一下,月哥爸爸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虚惊一场,我问妈妈,那为啥痛啊,她说应该是那天为了避雨,太胖又跑了很长的路,so……

    听到这个回答的月哥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心情复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