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5章 045

    姜绮退掉了这个万恶的频道,朝kc扬扬下巴:“都看明白了?”

    “算是明白吧,你有事做的话,我自己去研究一下。``し”

    “好,待会再聊,”姜绮补了一句:“我跟彤彤肚子饿了,去吃点东西,先挂了啊。”

    “嗯。”

    挂掉视讯后,姜绮转头,入目便是于彤饱含鄙视意味的目光:“我肚子饿了?我们不是一个小时之前才吃完伯母热的糖醋排骨饭?刚才上麦帮你一把的那个男神音是谁?嗯?”

    “呃,你不饿,那我饿了成不?我消化能力强劲。”

    这时,刚好处理完手上货物,打算出来在茶水间洗手的姜母立马凑过去:“闺女你这么快就饿了啊,想吃什么?我去做给你吃。”

    ……这就很尴尬了。

    “妈,我只是,只是随口说说,不用麻烦你啦。”

    “可是我刚刚明明听到你很大声说自己饿了,你这正了长身体的时候,千万别委屈自己啊。”

    姜绮反省了一下,自己已经二十出头了,到底妈妈觉得自己还有哪里需要发育?

    低头一看,好像也只有这一片平坦了吧……

    姜绮说之以理动之以情,终於说服母亲自己真的只是一时嘴贱,并不是真的饿了,待她走去茶水间,才转头瞪了一眼憋笑憋得小脸通红的于彤:“你个坑爹货!”

    “坑爹?”于彤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超前的用语,随即以个人理解了:“谁是我爹呢,不要脸。”

    “你第一天认识我?”

    姜绮挑眉,端是一副无赖泼皮的样子嘻笑一下,倒是没再顺着她的话闹,转而打开了企鹅,发消息。

    jiang12:03:00

    郑哥,你这……多浪费啊。

    两百块,能吃好多顿呢!节省一点如姜母的,能买一周半的饭菜钱了。

    郑先生 12:04:04

    这种游戏我知道是什么,两百多能保护我的朋友不被戏弄,我觉得并不浪费。

    郑先生 12:04:53

    不过作为朋友,我也希望你下次能够更加谨慎,这种游戏本身就是刺激一群现实空虚的人在虚拟中找到虚荣感和满足感,虽然有它存在的意义,但就我对你的了解来说,你应该不需要在这种游戏里寻求关注和认感。

    在这一刹那,姜绮体会到了一种被训导主任教育的微妙怀念感。

    的确,yy相亲或者直播会让人沉迷,通常都是由‘參与’开始的,体会了一把别人为你一掷千金的感觉,或是主播叫着你的id,用充满强烈崇拜意味的声音感谢你,夸奖你,全场的焦点都在你身上,现实里越不受重视的人,就越容易栽进去,迷恋这种快│感,从此万劫不复。

    不过合理归合理,该逗的还是要逗的。

    jiang12:05:07

    你对我的了解?嗯?

    郑先生 12:06:22

    可能你觉得我与你没有熟到这个地步,这仅仅是我自以为是的判断,但我认为你在现实在就是一个非常容易吸引他人注意的人,而且认同你的人也很多,所以毋须依靠这种游戏来找存在感。

    姜绮点在键盘上的五指一顿,即使在这方面粗线条如她,也察觉出了对方是在明目张胆地夸她了。

    哎呀这多不好意思啊……

    说得也太直白了吧,虽然句子很长,但里面意思就很直白啊,羞羞!

    jiang12:07:03

    谢谢,你的观察力跟品味都很高啊!

    郑先生 12:07:03

    这点我是从你破千万的微博粉丝中观察得出的

    郑先生 12:07:38

    嗯……?谢谢夸奖

    此时的姜绮,深深明白了什么叫接错梗的尴尬。

    她轻咳一声,拿起旁边的不锈钢水杯大大灌了一口,凉水滑入喉咙,缓解了尴尬感所带来的烫感,她正想转移话题,然而对方可能将她的沉默误解为不想聊下去,结束了话题。

    郑先生 12:11:43

    既然你在忙,我也去开会了,下回聊吧

    郑先生 12:11:50

    [美好祝愿送给您jpg]

    姜绮纵有万般内心活动,也在这张玫瑰表情表前被堵得一干二净,只能平平淡淡地回以一句‘下次聊’。

    她长吁一口气,坐直了身,头顶就扫到了于彤的下巴。

    “……干吗呢你?”

    “你玩爷孙恋?”于彤古怪地低头瞟她一眼:“还是说这是你们之间的情趣?这种表情只有我爸妈会发给我,你是不是悄悄找干爹了?”

    对於这种龌龊的猜测,姜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能不能想点好的,这个是我生意上的伙伴兼朋友,人家年轻着呢,还没到三十岁,年轻有为,谈的都是上百万的生意。”

    “所以这是你年轻的干爹?”

    面对友人坚持不懈的黑她,姜绮选择了伸手揉她的脸,像揉得大白面团似的用力:“光说我,你跟王耀又发展到哪一步了?”

    于彤神色如常,轻描淡写地放了一个深水炸弹:“他半年后就来s市找工作陪我。”

    “……”

    “搞定他,很难吗?”

    姜绮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真是重生了都比不上天生的老司机。

    “那他这半年干什么?”

    “旅游呗,他早就想带着单反来一场说飞就飞的旅行了,加上家里也支持,就让他浪一发了。本来说想带上我去的,不过我都答应说跟你一起干了,要是就这么跑了去,你一个人在s市人生路不熟的重新找员工容易被骗,我也不能让你吃西北风是不是?”

    姜绮一怔。

    她当然不会因为少了个下属就什么事都干不了,但于彤和她是老朋友,能信任又聪明,无异於她的左膀右臂。

    “你这么想,我太感动了。”

    “嗯,感动归感动,可以不要用这种看革│命老同志的目光看住我吗?”

    姜绮尴尬地将焦点转回电脑荧幕,一天之内被打枪两次,她觉得她今年的尴尬额度已经用光了。

    *****

    “哎,其实这个老有意思了,我玩了几天,但我总是觉得别扭。”

    “哪里别扭?”

    除出码字和处理微博之外,姜绮这两天都在跟kc科普网络主播的种类,看她对哪种比较有兴趣。

    但认真讨论之后,她才发现了一个大问题──kc一直不自知,自己有轻微性别认同障碍的倾向,她对男人没有‘喜欢’的感觉,但亦没有对哪个女人感兴趣过,只是对於自认是‘女孩子’这件事,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老别扭了:“就是怪,我不讨厌女孩子啊,我会很想保护她们,但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女人,虽然我是有这些器官……”

    虽然是两辈子的朋友,但kc整天笑得没心没肺的,姜绮以前只知道她一直没对象也没结婚,打扮得中性一点以外,和普通人无甚分别。

    “说给你也不怕丢脸,小时候我被当作男孩养,我不是有好几个大哥么,一开始终也以为我是个小兄弟。后来长大要上学穿女生校服了,但心里就是转不过弯来,堂哥他们再怎么想把我当公主宠,我也没办法接受,就觉得自己是男的,上大学了也改不好。”

    见姜绮没有嘲笑她,或者面露惊惧神色,反而认真地看住自己,眸光沉静如水,kc忍不住就将自己一直不好意思跟人说的事倾诉出来:“其实我妈也一直希望我是男的,好继承家里店嘛,一个女的当大厨像什么样,她也不是不爱我的,只是更想要个男孩子,现在我变成这个样,她后悔得哭着说对不起我,说小时候真是魔怔了。”

    “我真没怪我妈,我也不想她难受,只好尝试在她面前穿裙子,化妆,打扮得女性化一点,可是我真不习惯,受不了,特么的憋死我了。”

    kc做了个透不过气来的表情,眉眼飒爽英气,看上去真像个小帅哥:“所以你说的那个网络主播,我是真有点意思的,因为在网络上,我可以做一个男人,我想自己是怎样,就可以怎样……你会觉得我这样很变│态吗?”

    她依旧笑意盈盈,潇洒得和平时毫无分别,好像在问你‘今天下午想吃蛋炒饭还是担担面?’一样。

    姜绮沉吟,谨慎回答这个问题,她倒没想到变不变│态这个问题去:“怎么会?我只是觉得挺有趣的,很多人和你一样,在网络上,因为对着一群陌生人,有虚拟的身份,就可以展现真我,或者想当谁,就当谁,不是很妙吗?在虚拟的世界才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网络就是这点有趣。

    要是我们在现实书店里碰上讨厌的写手在办签书会,大部份人,都不会有勇气走上去说一句‘其实我觉得你写得很垃圾’,或者只是委婉而爽朗地问‘你这本新书男女主角洁不洁?’。但在网络上的书评区,我们可以肆意攻击作者,或是问一些连自己都觉得羞耻,在现实不欲提起的问题。

    其实,就算你在现实里这么说了,相信也不会有人大庭广众就抽你一巴掌,在陌生的城市,我们也不敢这样做。

    但大部份人都不会这么做。

    只有网络,可以毫无保留地展现真我,虽然这个真我,未必是好东西。

    网络上,只要乐意,我分分钟可以自称亚洲吴彦祖,广西霍建华,东北周润发,只要你想,你可以是任何人。

    有些人,上网时间太长,便会错将现实当网络。

    例如一个年轻人,上班对着新同事问‘约吗?’或是开口便是一句句的卧糟,懂的人会心一笑,不懂的人便会暗忖这人真低俗,网络低俗当有趣,恶毒作幽默的梗太多,将网络当现实自然是沉迷,但将现实当网络一样随意,也迟早扑街。

    “你说得对,”

    kc沉默了一会,抬起眼帘,双眼倏地明亮如一道划过的微芒,姜绮差点以为自己看错,略一眨眼,又是满脸的不羁笑意:“你再给我说说网络主播的事吧,我真的很感兴趣,说不定,我也能像你一样红呢?”

    姜绮看牢她,闪闪发亮的双眼。

    “当然,我相信你可以。”

    *****

    过了两天,姜绮果真帮kc联络到了一个娱乐公会,从公会主播开始做起,练习怎么调侃活络气氛,顺便攒人气。

    网络主播花时间在服务粉丝,要恰到好处的撩,一般不红的主播都会让粉丝加自己微信,在微信里动不动就要红包,或是卖各种用品,衣服面膜都有,最多的是影音器材,让有意思入行的朋友拜自己做师父,然后从她这买器材。

    图啥?一是赚钱,二是稳固自己在公会的地位,拉小弟撑场面。

    姜绮嘱她:“等你有点名气了,就自己开个直播间,想直播什么就直播什么,现在大部份都是直播唱歌或者瞎聊天,你……”

    姜绮纠结,现在可没有直接将游戏画面同步到直播间里的功能……但是没有,她可以编一个啊!

    这时候,她深深地觉得黑客技能真是巨好用,还能用来编一些简单的程式:“得了,你先练着,到时候让你直播玩游戏。”

    “直播玩游戏?这个点子不错。”

    kc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地练习去了。

    她有事忙活,姜绮却是对这件事上心了,但千机盒赐予她的黑客能力,需要更加具像化的想象力,她苦恼了半天,都想不出来,头壳都要爆炸了的时候,桌面上放着的熊猫玩偶嗤笑了一下:‘这都不会?我教你吧,你先想象一下想让这个程式怎么执行,不要直接想结果。’

    ‘诶……?’

    ‘很简单,你想将游戏画面投射在直播画面上,你想想,直播画面是也是从摄像头里抓取的,你只要编个程序,改变它的回路指向,就可以了。’

    ……

    姜绮一脸震惊地看住放在桌上,每天还要抱着回家,总是让她觉得十分丢脸的挫货玩偶:‘你特么不是修真的吗?可以不要一脸燕归来的样子吗?我开始慌了。’

    ‘修真就不能发展一下别的技能?你怎么这么狭隘,你这样在现代社会是要被淘汰的。’

    面对潘达,一只熊猫状的外星人对着自己的说教,提醒自己时刻要对着时代的洪流逆流而上,不能被社会淘汰,她顿时觉得这个世界玄幻得让她有点脚步发虚,不能自已:‘你……说得都很有道理。’

    ‘当然,我已经參破了尘世。’

    ‘呵呵,你这种修道人在地球华夏是要挨揍的。’

    回复她的,是潘达一阵轻笑,然而它即使放轻了力度,也依然像保龄球在相撞般铿锵有力:‘要不是我最近还没炼化完你之前攒下来的气运,真想把你扔到劫里受一轮折磨。’

    ……

    姜绮平静地站起来,平静地抓起桌面那个丑丑哒玩偶,扬声:“妈,这个玩偶脏了,帮我放进茶水间那个小型洗衣机里洗一下吧。”

    *****

    日子就在这种互相折腾之中流水般度过了。

    其间姜绮带母亲去做全副身体检查之后,又倏地想起给她买一份健康保险,反正也不差这个钱,要是真病发了,多少是点补贴,被她调养照顾得好,蝴蝶走了这病,更加是好事,白供了也无所谓,权当买个安心。

    说白了,只要有心孝顺父母的,最大保障不是各种保险,而是自己够争气,请得起护工,也愿意亲自照顾老人。

    母亲的病,就像一块压在心头的大石,迫使姜绮这个物质欲│望不高的人去努力更上层楼──她上辈子做过最大的美梦,对‘发财’最大的幻想,也只是买三间房子,一间自住,另外两间收租,过着吃喝不愁,又能随意淘宝买买买,不用看价钱的美妙生活。

    而在《以魔证道》页游版推出,钱正式过帐到姜绮的银行户口里面时,她这个愿望,已经完成了八成。

    郑延卿也难得跟她开玩笑,探讨起一些他个人眼中,比较私人的问题。

    这回是打电话问的,晚上八点,姜绮半躺在床上吃草莓沾奶油,听着郑延卿沉沉如凉水的声音:“你有想过这钱怎么用吗?这应该算是你赚到的第一桶总数最大的金了吧。”

    这话不假,虽然姜绮的贱得很耀眼现在打一次广告的价已经上升到五位数字,第一个数字根据内容详略而上下浮动,但和百万相比,也只好算是零头,前者长做长有,而小说,一向不是她的强项,这回只是占了个先机开创流派而已。

    “买房子,一幢投资,一幢自住。”

    姜绮没打算藏着掖着,郑延卿的工作一看就收入很高,从出现在金融杂志上来看,可能还是个名人,但姜绮一直没有去百度过他的身份──可能这是网瘾青年剩馀不多的些许浪漫,不想像查敌人一样将对方的底先摸透了。

    要是他愿意,他自然会说。

    在这方面,姜绮明知道对方条件不俗,看上去还很有操守,但亦保留着,随遇而安的从容。

    重生回来,样样都计算得很准,有着先知了,难道连交朋友,谈对象都要弄得这么算计?

    “房产投资……”郑延卿略一沉吟:“你很看好?”

    买房,是平凡人最发财的投资了,房价一直涨,十年里说了多少次要跌要泡沭爆破,但大城市的房价就没跌过,还以人们收入追不上的速度飙升。

    这也不是什么用了就不管用了的一次性绝招,姜绮乐得分享,不过郑延卿像是从事金融相关的副业,对於她这种行外人的意见,应该看不上眼吧:“对啊,我觉文十年之内都是稳赚不赔,而且持有得越久越赚。”

    “很少投资会说到十年那么长远,”

    姜绮正以为他要否定自己,没想到却迎来一阵低沉的笑声:“不过,我也很看好,房产始终是华夏人的刚性需求,想安家乐业是刻在传统里的,尤其是大城市的户口福利越来越好,房子也肯定会越来越值钱,你很有想法。”

    你很有想法,跟我学做菜吧!

    这句吐糟感如此强烈的话都阻止不了姜绮闹了个大红脸,只要不去回忆郑延卿的长相,他其实笑得很正经,跟课堂上,因为学生的优秀表现而愉悦地笑出来的严谨老师相像,但笑声穿过话筒,却笑得她想高歌一曲郎的诱惑。

    她定定神:“拙见而已。”

    “你为什么要这么看轻自己?”郑延卿很是不解:“互联网事业最需要超前独到的眼光,你能够先他人一步,就代表你拥有这种天赋,我认为你只要愿意下功夫,可以尝试去做一些风险投资。”

    ……卧糟这都把她夸成什么样了……

    姜绮捂脸,她对股市金融长期处於懵比状态,上辈子要不是需要定期看新闻,她真的觉得‘雷曼兄弟’跟‘曼秀雷敦’一样,是个奇怪的外国牌子……

    幸而,虽然郑延卿没有察觉到她的窘迫,亦很快转移了话题。

    姜绮只微微觉得奇怪,怎么自己的厚脸皮,碰上这个移动的中老年表情包,就会间歇性失灵?

    第二天,收到这笔钜款的姜绮忍不住去楼下的银行,趁着旁边没有其他等待的客人,后面银行门口又有一个壮硕的保安,对着提款机里的数字陶醉了近十分钟,久久不能冷静。

    对着提款机,心情会随着里面的数字起伏不断。

    有时月尾已经弹尽粮绝,对着存款里可怜巴巴的数字,会有一种得了绝症的感觉──绝症病人活不了一年,而剩下这个数字,想必都活不过这个月了。

    有存款习惯的人,对着日益增加的数字,则会微妙的欣喜,心情类同看见自家小孩第一次学会翻身、走路以及破坏身边一切可以见到又够得着的物件。

    从前的她,三万块就等於三个亲生的宝宝

    现在她有三百多个宝宝!!!宝宝很激动,宝宝不能说!!!

    以致於回到工作室时,她全日挂着一种迷之笑容,看得旁边的于彤断定这二货一定是恋爱了。

    作者有话要说:  燕归来是一个小说里的着名黑客

    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更,今天也是肥肥的6k……

    我相信码到这个点一定会有人问,月哥你是不是没有x生活啊

    这个问题我已经在下午解决了,还吃了火锅!

    ps今天抢沙发的应该是单身的朋友,嘻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