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1章 041

    得知‘男朋友’事件只是个乌龙,姜绮松口气。``し

    将暑假发生的事跟kc解释一遍,又重点强调她现在还是单身,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一切以事业为重,这句话倒是听得她很高兴:“也好,还有姜绮陪着我,不过你们创业怎么不带我玩?”

    瞧她兴致勃勃的样子,于彤又泼冷水:“要是开实体店,你可以去做镇场子的,保证没人敢来收保护费。”

    “那当然!”

    kc丝毫不觉得被嘲笑了,反倒喜滋滋的,视保护两位娇滴滴的室友为己任。

    以姜绮现在徒手能轻松攀上岩壁,犹如孙悟空附体的灵活,惊人臂力怎么都不能用‘娇滴滴’来形容,但在她眼中,闺蜜就是用来保护的,谁都不能欺负她们。

    姜绮失笑:“我怎么会不带你玩,不过你家里的餐馆还指着让你接手呢,跟我们创业不合适。”

    而且kc人是好的,但姜绮细想了一下,自己实在没有可以分配给她的工作类型:“彤彤经验多,补了我情感类微博的不足,你除了打游戏都不怎么玩网络,创业又不是玩游戏,就算我跟彤彤以后一起工作,你也是我们的朋友呀,以后开了工作室,专叫你们家的外卖!”

    说得在情在理,kc悻悻:“好吧,不许不带我玩。”

    姜绮笑着应了下来。

    这倒也不是大事,大四要忙的毕业论文,她作为富有经验的老司机,自然不再忙得跳脚,从从容容便完成了──加上这家大学只属二流,都是冲着毕业证书来的,教授给分都松动,连不爱学习的kc要过关都只不过是临末冲刺三天通宵的事而已。

    实习已经由于彤央求她舅舅帮忙搞定,盖个印章即可,二人可以恣意忙碌於自己的事业里。

    淘宝店的业绩已经上了轨道,反倒成了她们现时收入除出稿酬外最稳定的一个项目,打包发货的工作量太大,寝室三人一起干了一周,已经大呼吃不消,要不是日后想搬去s市,姜绮真想在附近租个工作室算了。现时姜家的客厅已经长期摆满了货物,姜母虽然不明白女儿在倒腾什么,只知道这是她的工作。

    於是姜家就成了三人的聚集地,回寝室时,一沾床就睡着了。

    充实的生活让人心境平静,至少是没心思管其他事了,平时在宿舍楼碰见苏静宜阴恻恻的眼神也不当回事,反正出了这幢楼,碰面的机率比御花园偶遇皇上还低,她在这一届同学会的企鹅群里阴阳怪气的说话,都引不出姜绮或者于彤。

    不争馒头争口气,王耀避而不见半个月,苏静宜渐渐已经死心了。

    让她记恨到现在的,是当日在寝室三人让她当众丢脸──人总是对自己很宽容的,她不会反省自己在没确认好证据之前就上门撕逼,也不会提醒自己当初在走廊大闹没想过给于彤留脸,她只会记住,是这三个人害她成了大家眼中的笑话。

    可惜面临毕业,这口气大抵也只能咽回去了。

    好不容易等了又等,终於等到了毕业前的聚餐,作为组织人之一,苏静组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其他人将姜绮约出来,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就算了,大伙最后一次聚会,总不会又不见人了吧!

    姜绮 13:19:47

    什么时候?想早点知道时间,因为最近挺忙的,我好安排日程

    苏静宜 13:20:01

    真是贵人事忙[微笑]忙啥呢,忙写你的黄色小说吗?[吐舌][吐舌][吐舌]下个月七号

    姜绮 13:20:30

    黄色小说,没经验写不了啊,这方面想象力真没你丰富,吃自助餐能脑补成开房,这回散伙饭不会也是自助餐吧?恐怕对你来说就是群p了

    被强硬地顶了回去,企鹅群里一个出声给她下台阶的都没有,网络后的同学们对於这种在公众场合撕逼的行为十分喜闻乐见,可以全程围观,内容随时可截图转载同乐。

    苏静宜 13:21:34

    这么大火气干吗?真当自己是小说家呢,写的什么,说来听听,不会是自娱自乐地放在硬盘吧

    这时候,姜绮正在赶稿,由於《以魔证道》在改编成游戏,她於公於私,都不想太早完结这本书,所以修改了大纲──幸好这类小说要拉长来写很简单,升级到瓶颈了?地球无敌你就以为我写无可写了?天真!直接加一个位面,原先强横到无人能敌的主角去到另一个位面,立马变成了小菜鸡,有新的敌人,新的挑战!

    在赶稿的时候被打扰,姜绮的火气就升起来了。

    反正发表在晋江文学城,专栏下又有一本虐心的言情小说,虽然她不曾提过自己的性别,但早有人言之凿凿地推理作者真身是个有文学根底的女写手,负面反应倒不多,如果要给‘姜绮’这个身 份镶金的话,公开写手身份比较合适。

    像贱得很耀眼这种身份,是绝不适合公开的。

    网络是个充满戾气的地方,有着各式人种,公知、美分、五毛、键盘侠、女权癌、直男癌、猥琐男……数之不绝,他们会攻击你的每一个论点来挑事,连态度中立官方的地方警察博都可以因为合法生二胎而被攻击婚内强│暴妻子。

    一句‘老婆怀孕时嫖│娼是正常行为’,结合上文下理是向网民科普逮捕期间常有这样的情况,并非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即使博主已说明这是违反道德的行为,却能被人解读成‘支持嫖│娼’,过了半个小时,就能进一步认为‘他已经嫖│娼’……

    可见你无论任何立场,任何观点,都有被攻击的机会。而天真地向喜欢你的网民展示你的部份私隐,往往只会沦为被人身攻击的倚仗。

    为了保护自己,最好在网络上藏得深一点。

    而作家身份则不同,干出名气和成绩了,有可能被邀请进作家协会,有官方身份,找对象时也好跟对方交代自己的职业,一句‘作协作家’绝对比‘微博自媒体’或者‘段子手’来得靠谱。

    当然,最私心的一点是,她忍这货很久了,想临走装个大比。

    姜绮 13:22:43

    《以魔证道》,作者[发光姜饼]

    原本在围观撕逼,内心背景音乐是‘撕得好,撕得妙,精彩,热闹!’的围观群众们纷纷炸开锅了,其中八成都是男同学。

    林子悦 13:23:02

    卧卧卧卧卧糟!?你是以魔证道的作者???尼玛真是女的??

    严礼 13:23:24

    尼玛我在追更啊!上次我还跟肥超赌了一顿外卖说作者肯定是男人!

    鱼又明 13:23:52

    ……来证据,我不是怀疑你,只是实在太震惊了……

    苏云英13:24:06

    你们先别吵架啊!我就想问问大概还有多少字结束,这本书要改编游戏了吧,姜绮你卖了多少钱啊!

    沈征远13:24:43

    我什么都不说了,我居然看了同学的盗文,下次请你吃饭吧姜绮!

    刚想嘲讽‘听到没听过’的苏静宜面对着画风完全被带偏了的企鹅群,愣是一句嘲讽的话都说不出来,难道……这本书真是这么有名?她不愿意相信一向在自己眼中不善交际,像个透明人一样的姜绮会有让其他同学纷纷震惊的成就,於是在里飞快地将书名打了出来。

    以魔证道_百度百科

    以魔证道最新章节广告- 顶点小说

    以魔证道吧_

    弹出来的大片相关搜索结果,让苏静宜的心脏像被捆上了巨大石头,抛进汪洋大海,一沉再沉,联想到自己前面说的‘不会是自娱自乐地放在硬盘吧’,虽然她安坐在寝室,可是企鹅群里此刻热火朝天的讨论,就像一道道化为实质性的视线,灼得她脸颊发烫,恨不得下一秒就原地爆炸。

    狠打了肇事者的脸,姜绮都来不及享受快感,就忙着回复被炸出水面来的‘读者’,在今天更新章节里的作者有话说贴上一句暗号,截图过来,证明了自己的确是原作者后,好友申请一下子就爆出了十来个──虽然《以魔证道》不是发在男频龙头大佬终点,但说到玄幻第一人,《以魔证道》当之无愧。

    而且就着《以魔证道》拉到晋江的流量和人气,愣是让它新开的原创频道活转过来,成了一些更新量不够高,但质素好的写手的选择,因为在普通的男频站,更新量不够,除非是大神,不然连签约都极难,更不要妄想分到好榜单。

    于彤在姜绮身后高兴得狠狠喝了一大口珍珠奶茶:“活该,让她整天针对你。”

    “这人真没意思。”

    她笑着摇头。

    现实里,这类人是很多的,试图通过踩低别人来抬高自己,或者为了交际搞气氛,在群体里寻一个弱者来调戏嘲笑,用来活跃气氛暖场子,若然这个弱者一朝翻身把歌唱,这个落差是她们难以承受的,城府深点的,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就过去了,或是厚着脸皮转为奉承讨好,像苏静宜这样不愿接受现实,不撞南墙心不死的,迟早要吃大亏。

    她在姜绮处碰的钉子,已算是软乎。

    出社会再放不下心气来,分分钟丢工作。

    将苏静宜呛回去之后,空气清新了许多,人都精神了──这是夸张的说法,实际上,该打脸的打回去之后,就该干吗干吗了,贱得很耀眼的广告费涨到了五千一次,但要控制好频率,不能太频密,绝非外行人眼中可以不停刷钱的提款机。

    随着□□里的钱上涨,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却突然杀出了一件意外,打乱了姜绮的阵脚。

    *****

    新金记。

    “大妈,你是我家请来的吧?”

    一个年约十岁的板寸小胖子,捧着游戏机坐在收银机前的高脚椅上晃动着胖莲藕似的腿,这游戏卡他已经打爆过许多遍了,妈妈一直不肯松口买张新的给他,在餐厅没客人的时候,他被交付给清洁阿姨看着,百无聊赖的他放下游戏机,将目标转移到了附近惟一的活人。

    “对啊,小胖。”

    “不要叫我小胖,我叫王虎!”王虎不满地嘟起了嘴巴,双腿踢得更厉害了,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有用不尽的精力,无时无刻都在活动身躯:“既然是我妈请来的,那你也要听我的话!”

    正在拖地的姜母头也不抬:“好好好,虎子,你想吃什么吗?还是想喝可乐了,我去开一瓶给你。”

    “我不饿,我又不是猪,已经吃过了,你过来。”

    王虎坚持,姜母知道东主家独子向来被宠着长大,见过几次使唤双亲的架势,只好走了过去,迎着他得意洋洋,又闪烁着坏主意的眼睛,当下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见她过来,他跳下椅子,虽然还未发育,姜母个子也小,身高都到她胸前了。

    他勾唇,咧开的笑容挤得脸颊肥肉高耸:“大婶,你听说过街头霸王吗?”

    “没听说过,虎子,你在玩这个游戏吗?”

    姜母敷衍着,内心烦恼着等老板娘邱艳琼回来,地还没拖完该多麻烦,希望赶紧打消了这孩子对自己的兴趣:“大婶年纪大了,都不认识你们的游戏,跟我玩很无聊的,我的地还没拖完……”

    “不认识也无所谓!”王虎紧盯着她,双眼发亮:“来,让我隆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波动拳!”

    话音刚落,王虎便摆足了游戏中的预备动作,在姜母反应过来之前,拳头便已挥出!

    他吨位不小,又是男孩,她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忍不住痛呼出声,下一刻想挡,连退三步,却让他更加兴奋,随着出拳动作,嘴里还哼哈着招式名字:“走马连环拳!火焰波动拳!真空波动拳!”

    “虎子,别,别!求你了,别打,我很痛!”

    被逼至墙角,退无可退。

    她下意识以双手一推,长期劳力者拼命一推不可小觑,愣是将王虎推跌在地,没想到她会还手,男孩被摔得屁股发疼,眼睛红了一圈,姜母忍着痛楚,见他要哭,伸手就想扶:“虎子,你没事……”

    “可恶!”学着游戏人物说出一句日文,王虎咬着下唇从地上弹跳起来:“超必杀技──灭升龙拳!!!”

    姜母正弯身想扶他,这动作正合了拳势,一拳狠狠从下顶在了她的下巴!

    嘴巴一撞,她头一晕,只觉满嘴铁腥味,跌坐在地上,卷缩成一团,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时,老板娘邱艳琼从后门进来。

    王虎玩够了,觉得现实果然比游戏过瘾多了,砸了砸嘴巴,又怕母亲责怪,眼珠子一转,捂着屁股就屁颠屁颠地跟邱艳琼告状:“妈,大婶她推我,疼死我了!”

    “小胖!?过来让妈看看,”

    平时宝贝得要死的儿子喊疼,邱艳琼心也跟着揪疼起来,连忙蹲下来检查他有没有哪里伤着了,他不肯扒开裤子,只委屈地囔疼,更加让母亲发挥想象力,一成伤也幻想得跟被切吊了一样疼。她站起来,脸色一沉,人未到声先至:“王如宝,我让你看到我儿子,你居然敢推他!?”

    王如宝是姜母的全名,想来,在痛失双亲,遇上渣男之前,她也是父母眼中的宝物。

    辗转数载,却连鱼眼睛都不如了。

    见她跌坐在地上,满嘴是血,邱艳琼心里打了个突,回头瞟了眼儿子心虚的目光,倒也将发生的事猜了个**不离十,但当然不可能训斥她的宝贝儿子,便皱眉喝道:“让你拖地看一下孩子都办不好,请你来要什么用?算了算了,看你这惨样,让客人看见还以为我们虐待员工呢,你今天就先回家去吧!”

    她以旁边的餐桌借力,颤抖着从地上站起来,只点了点头,说不出分辨的话来。

    她走后门时,邱艳琼又想起一件事来,大喊:“别忘了,扣一天工钱!”

    姜母闻言一顿,眼中复杂神色无数,却只虚点了下头,好好地关上门。

    该去哪里?

    她舍不得看医生这么奢侈,但嘴巴流血疼得厉害,而且说不了话,最近绮绮回家回得勤,要是碰上她,少不免让女儿担心。

    姜母犹豫许久,围着家门附近的小区打转,有家归不得,最后实在是累了,就坐在公园,想等伤口自然痊愈。

    如她所料,当天姜绮又带着于彤回家处理打包发货的事,弄到太阳下山,都不见母亲的踪影。她疑心起来,拨了电话过去:“妈,你去哪了?”

    “……”

    “妈?你还没下班吗?”

    电话另一端传来含糊的嗯嗯声。

    姜绮心中警铃大作,以往她拨电话,即使身处何地,母亲的回应都不会这么冷淡:“那好,我去新金记等你下班。”

    听着母亲慌张的唔唔声,她心脏像被攥紧了一样:“妈,你发生什么事不能说话?我去找你!你等着。”

    说罢,又等了一会,她正要挂电话冲出去找人,终於等来了含糊,像含着个球的断断续续说话声:“妈……没……事,你……别来……”

    “你别说话了,等我!”

    姜绮当机立断挂掉了电话,转头向一脸疑惑的于彤解释了原委:“我妈肯定有事发生了,我去找她,你先回家,今天就到这里吧。”

    “你有病啊,伯母有事不带我找?人多力量大!”

    于彤立刻骂她,甚至比她更急,放下手上正在打包的衣物,拉着她的手就出门,飞一样跑下楼梯,在拐角处她脚步一顿,遇上了正开门的邻居:“柔婆婆,你回家时有见过我妈吗?”

    老太太插│入钥匙的动作一顿,眯着老花眼看清来人,呀的一声:“姜丫头呀?我这眼睛你又不是不知道……”

    跟在她身后的年轻媳妇搭腔:“是姜太吗?我好像在公园见过她。”

    “哈哈,还是你眼睛好……”老太太笑呵呵。

    姜绮心头一紧,与于彤对视一眼,告别邻居,冲去了公园──平时练惯长跑的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劲,似一道电光,一下子就将懵比的好友抛得远远的。果然,在公园长椅上看见了母亲瘦小的身影,她奔至她面前,正要开口,却双手撑在膝上,弯腰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姜母抬首,左手慌张地捂住嘴巴,右手轻轻拍着女儿的背,帮她缓过气来。

    于彤也跟在身后跑过来,见找到人了,心也放下了大半,便开玩笑的抱怨:“伯母,你吓坏你女儿了,这傻货冲得跟火烧屁股似的……”

    姜绮终於缓过气来了,她轻轻捉住妈妈的手:“妈,你怎么坐在这里不回家?天黑,蚊子多,快回家吧……”她目光落在母亲的下唇上,虽然她已经在洗手间洗过淌到下巴上的血,但新渗出来的血在她苍白的唇色上依然非常明显,姜绮变色:“妈,你嘴巴怎么了!?”

    姜母垂下眼帘,摇头想让女儿安心:“没……”

    “别说话了!”

    她一张口,姜绮便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光是一眼,已经看得到她嘴巴里忍了许久的血,伤口不大,但奈何她一直憋着,口里的血又因着体温和唾液而干不了,看着渗人,这血像流到姜绮心上,灼得她心脏被腐蚀一样发疼,连于彤脸色都变了:“伯母你别说话,我们带你去看医生!”

    姜母连连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知母莫若女,姜绮收起所有玩闹的笑意,在母亲面前柔顺听话的女儿像被戳破了的气球,露出所有锋锐坚硬的内里:“别怕花钱,你女儿现在有的是钱,就算没钱,也不会在你身体上节省!你不听话跟我走,说一句话,拖一分钟,我就扔一张一百块在公园里让人捡着玩!”

    一想到方才电话里,为了不让自己来找,强撑着疼痛都要开口说话,姜绮脸色更是森冷。

    姜母拉住她的手,不敢说话了,却不肯走,指划着回家的路。

    姜绮眼圈一下子红了。

    “妈,我现在有能力了,不要省这种无谓的钱,”

    重生回来,她受什么委屈都没掉过眼泪,即使在渡劫时演戏,脸上哭得梨花带雨,内心都是‘妈│的智障’,惟有面对一心保护自己的母亲,她坚强不起来:“听我话,我带你看医生,开止痛药,我保护你。”

    姜母惶惶然看着猛掉眼泪的女儿,一阵心疼,只好点头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卡了一下

    在老一辈人看医生可能真是奢侈吧,我妈有啥头疼脑热的都要被我拉着去看医生,我咳两声她都要我去医院挂个门诊,双标得让人心疼

    母亲是女主的软肋,不过也是她坚强起来的原因~

    以前总爱写爹不亲娘不疼的,这回写个为了给母亲一片安宁能坚强无比的姑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