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9章 039

    二十分钟后,郑延卿的路虎准时来到瑜家酒店门前。

    姜绮正好将最后一条评论发出去,挽起手袋便下楼。

    路虎可以说是高干文必备配置,主要突出一个爷们感觉,但曾经饱受台言浸淫的她更喜欢法拉利或兰博基尼之类的跑车,突出一个骚字。

    它作为一个中高端车型,当中亦有价格较亲民的中端款,不是车迷的姜绮一下子就猜不出它价值几何。

    郑延卿靠在副驾门边,见她来到,立刻打开车门,十足绅士做派。

    她猜测过他是白手兴家、被富婆包养少奋斗三十年的邪魅小狼狗或是争家产的豪门少爷……总之,看这教养,应该出身良好家庭。

    白手兴家固然让人敬佩,但吃过太多苦,再英俊,眉头也有股辛苦相。由於创业成功,三观亦十分笃定,难听进人言,有一套完善不可动摇的观念。姜绮坐进副驾座:习惯性的观察了一下身旁人。

    “想吃什么?”

    “你有特别不吃,或者过敏的食物吗?”

    “没有。”

    他语气平平。

    而姜绮寻思着,二人这次出来吃饭是什么性质。

    男女初次见面,怎么也得找家有情调,小资一点的餐厅吧!避免刺激气味或者太奇葩的异国料理,咖哩和快餐都是黑名单之内。但转念一想,她答应出来不过是因为半年多的交情,这次……这次……

    分别是好基友面基啊!

    在某方面情商感人的姜绮脑袋上的小灯泡一亮,既然是基友见面,那就真是单纯想吃啥就吃啥了!:“我想吃重庆火锅,你能吃辣吗?”

    “……”

    郑延卿握住方向盘的手一抖,转头万分微妙的看了她一眼:“好。”

    浑然不知自己已被钉上‘怪人’标签的姜绮想起能吃到火锅,便是满心欢喜都不为过。

    她情商其实不低,渡劫时玩儿起感情来一溜一溜的,说大道理也能说到骨子里,但旁观者清,除非明确地告诉她,这是恋爱模式!或是她自觉要恋爱!不然她都不会瞎几把想到罗曼史身上,脑洞和心宽如西伯利亚大草原,只有草泥马,没有爱情。

    火锅是门艺术,对嗜辣之人来说尤甚。

    重庆火锅热量很高,要在客人面前切一大块牛油倒落滚烫冒泡的锅里,红油翻滚着辣椒、花椒、姜、蒜、盐等等调料,化为舌尖上一道明艳刺激的好滋味,任何清淡无味的材料往锅里滚一转,夹起来入口已满是鲜美,辣与热呛得吃不惯的人满脸通红,好此道者则迷醉於那刹那炸开的滚烫辛辣。

    但无论再怎么好吃,吹出朵花儿来,它都不适合出现在感情不深的男女约会当中。

    吃得满脸通红,撑上颈项,还怎么开房?怎么发生一些不能描写的关系?初次单独见面,有志发展超友谊关系的,气味清淡精致的西餐厅或是日料都是上乘选择。

    郑延卿开车时一直没有说话,很专注,大抵怕她无聊,扭开了音响,放着轻快柔和的纯音乐。

    虽然无人开口,伴着轻松的音乐,气氛倒也不显得尴尬。

    “到了。”

    郑延卿先熄火下车,绕到副驾边替她打开车门,礼节性的伸手搀她起来,待她站稳后便松开手。

    姜绮跟着他走,商场中规中矩,在b市商场吃饭,想来消费不会低,他带她到三楼一家打着正宗旗号的火锅店,客人看着多,两人桌灵活,也好找位置。

    他寻了个清静的包厢,两份菜单,姜绮吃得杂,羊肉肥牛肥肠苕粉都是心头好,一点也不客气,他瞅她热火朝天的一头扎进点菜事业,瞥一眼,唇角便忍不住弯了弯。

    姜绮正好把自己喜欢的都点了一圈尝鲜,抬头入目便是这抹风骚而不自知的浅笑捻起。

    “……郑哥,点菜呀。”

    再不点,她看他的美色都快看饱了。

    “点好了。”他敛起笑意。

    将菜单交给服务员前,姜绮瞄了一眼,他点的全是清淡的素菜,与其食肉动物的形象大相径庭。

    服务员离开包厢,门一关,外头的烟火人声顿时被挡在门外,有钱真好。

    在空调房里吃火锅是最惬意的吃法,优雅凉快,可以恣意吃出一背的汗。

    等待上菜期间,郑延卿将关注重新投放在她身上:“我再确认一下,发光姜饼和贱得很耀眼是同一个人,对吧?”

    “对,都是我。”

    既然都被看穿了一切,也早就承认过,姜绮就不矫情地整那些虚的了,大方承认。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吗?”

    郑延卿想缓和一下气氛,便卖了个关子。

    殊不知眼前少女非等闲之辈,脸色如常地接话:“你慧眼识英雄啊。”

    ……

    饶是在商界打滚多年,见识过多少缠人客户的郑延卿,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

    他话锋一转:“你很了不起。”

    “客气客气,你也很有眼光。”

    这谦逊的话听上去哪儿不对劲?郑延卿眉头一抬:“你还是大学生吧,能够想到在网上用这种方法赚钱,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而且难得你在写作方面有同样出色的才能。”

    他声音沉稳若水,带点成年男人烟嗓的磁性,使得那训导主任般的一本正经染上一分不自知的性感。即便是这般平板的内容,由他沉沉说来,倒也不让人觉得是客套说话,但若是抬眼对上他的脸,眉头蹙起,当真一副奸臣相,不像好人的好看。

    姜绮脑洞响起庄严配音──真是个媚上惑主的小妖精!

    “对,暑假完了就大四了。”

    “二十二?”

    “二十一,你呢?”姜绮眨了眨眼,火锅底料已滚起泡泡来,服务员上菜,她夹起一片羊肉进去浸半分钟:“我猜你三十岁。”

    夹出来,那片纹路蜿蜒的鲜红已被灼熟,往调料碟里一蘸,送进口中,美味炸开。

    “二十八,实岁,”

    像是不满年龄被高估,郑延卿补了一个定语。

    他吃东西的动作不快不慢,筷子用得极为熟练,两指一曲一动便已将香菇夹起,此时扬眉瞥她:“我看上去真有这么老相?”

    经过羊年多的交流,姜绮明知此人无甚情商可言,也被这含嗔带笑的一瞥瞧得心漏了一拍,可见皮相之重要,即使无心卖弄,观者往往也会脑补出万字言情小说──就像平时看明星美照的时候,脑补何等风流人物小可怜小可爱等人设,实际上很可能已经爆出过各种违法丑闻,粉丝亦只自带粉色滤镜。

    只是因为长得好而已。

    她很清醒,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郑延卿只是随意一瞥,并没有‘眼里泛起玩味的笑意,对这与别不同的小姑娘生出了奇异的兴趣,隐下那风流的笑意……’之类复杂的心理变化。

    “没有,你很漂亮呀。 ”

    姜绮坦诚道。

    “……这是形容男人的词语吗?”

    “不要这么拘泥,这证明郑哥你的美貌已经跨越了性别的界限,是件可喜可贺的好事!”

    郑延卿盯住她片刻,失笑。

    这一笑,他的五官便柔和下来:“你也很漂亮。”

    被这一夸,姜绮心情更好了,虽然她从看见郑延卿一刻起,情绪就已经高涨得有点飞扬。

    倒不全是因为对方长得帅,郑延卿给她带来了一笔七位数字的交易,等於是她的奖金,她现在看对方的目光,就像年终抽奖上对着自己抽到的iphone6s一样,喜形於色又慈爱万分。

    三杯下肚,两人毕竟是熟悉的陌生人,聊过半年,渐渐就说开了,姜绮更是自来熟,搭着郑延卿的肩一口一个大兄弟。

    “……大兄弟?”

    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时,郑延卿的内心是拒绝的。

    “嗯?不然还是叫你郑叔?”她眯起眼睛瞅住他,哼笑两下,坐得近了,那股芒果沭浴露的香气便越过了火锅的热气,钻进呼息之间,带有少女特有的甜美感:“郑叔嗳?”

    “你还是叫我大兄弟吧,”

    意识到对方可能酒量一般,郑延卿让服务员拿走啤酒,换上乌龙茶:“你别喝那个了。”

    在这个时候刺探秘密最合适,他纠起眉,终於还是忍不住问出烦恼了自己半天的疑惑:“你在下午的时候,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

    “你好看呀。”

    “……你是想和我约会吗?”郑延卿怀疑,自己可能,应该,或许,是会错意了。

    “约会?”半醉的姜绮傻住,瞅住他:“这算是约会吗?那不行,我选错地方了,哪有第一次约会吃火锅的……”

    郑延卿心道,有点意思:“那应该去哪?”

    她得意一笑:“瑜家酒店。”

    他一愣,忍不住闷笑起来:“好吧,我送你回去就是了。”

    *****

    翌日姜绮清醒过来时,是在瑜家酒店的床上。

    一愣神过后,她吓出一身冷汗,连忙爬起来,衣服还是昨晚的裙子,整整齐齐,下│身也没有不能描述的痛楚,除了宿醉引起的轻微头疼之外,身体倍儿棒,起床跳一曲广场舞都不是问题。

    见她这般紧张做派,潘达懒洋洋的声音从旁响起:‘别紧张,初夜还在。’

    “初夜个鬼,我特么是怕万一睡了郑延卿,他要我负责怎么办!”

    潘达建议:‘你可以学学我的风格。’

    ‘嗯?’

    ‘不主动,不抗拒,不负责。’

    姜绮一边梳洗,一边吐糟:“没想到你是这种熊猫,说起来你们星球上母熊猫多吗?别让你糟蹋光了。”

    ‘我喜欢糟蹋其他种族的,其实你知道吧,像你们黄种人对白种人,就是什么高加索裔,都有脸盲,看着差不多,我们熊猫看其他种族也是,分不太清,’潘达声音深沉,带有几分史诗式的隽永温柔:‘所以我日了一只犬妖,就有种日了整个犬族的满足感。’

    ……

    面对日狗感言,姜绮觉得这车开得太快,她有点接不上了。

    合约签好,这钱也不是直接打到她帐上的,根据合约,要将20%分给提供平台的晋江文学城,20%上税,一下子就去掉了一大笔,别说,肉疼得她想当场打滚──可也并无卵用,只能安慰自己,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掰掰手指,交掉这些零碎的,还剩228万,加上她的积蓄,勉强可以完成之前的买房初步目标。

    ‘你应该拿这钱去投资股票,有先知,这钱翻个几番都不是问题。’

    被潘达这一说,她扶额:“别说了,我已经开始后悔上辈子完全不看财经版,也没有投资习惯了……而且我买房已经是在投资了!”

    她嘟哝了许久,亦在遗憾不能像曾经意│淫过的,一重生回来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益绮定下一周之后的机票,难得出门一趟,打算在b市好好玩一下,毕竟钱是无限的,而生命是有限的,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事物,可以,但太走火入魔便成了浪费。

    独自玩了三天,有另外两天郑延卿下班了主动说来带她玩儿,都是规规矩矩的去餐厅吃饭,听他说是b市本地人,对吃的玩的却无甚研究,最后她忍无可忍,拿着旅游书让他充当司机带着到处玩个尽兴。

    剩下一天,被收到游戏改编合同时一脸惊恐的璃棠邀请去了晋江总部一日游。

    “璃棠……”

    “你看上去比证件上更小一点,”在企鹅上交流时,姜绮给璃棠的感觉总是非常沉稳客气,可一见面,才真切觉得对方也才一个大学生而已,:“游戏版权,好多钱呢,真好。”

    面对编辑艳羡的目光,这时候她就只能保持微笑了。

    三百八十万,在这个年代来说是真不少了,至少可以解决掉房子s问题,没错,是房子s,大於一要加s。

    “交税也交掉了好多啊。”她习惯性谦虚。

    这个世界真心祝福你的人太少,可是真的因为你发了财就诅咒你扑街的人亦不多,绝大部份,都是表面上淡淡祝福,心里不是滋味──为什么不是我呢?

    所以小说改编游戏的事,姜绮回家之后,没有主动跟谁炫耀,连于彤说起,都只随意地应了一句。好友倒是掰着手指头代她得意起来:“个、十、百、千、万、百万……这么多钱,你应该是我们这届白手兴家得最早最牛逼的了。”

    “我知道啊。”

    “知道什么?”

    “我早就知道,”姜绮转身,带笑以指尖抬起她下巴:“我很牛逼这个客观事实。”

    于彤定定地看住她:“去完b市一趟,你装的逼又多了分层次感在里面了,不得了,去完首都还镀金了。”

    姜绮得意非常地哼了哼,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大部份人都喜欢听好话,非要藏着掖着不让人夸,除非是有捧杀危险的环境,不然都是违反人性的。

    她不会特意敲锣打鼓的公告天下‘我牛逼!’,但别人凑上来高高兴兴地夸她,她亦会毫不脸红地接受,成年人,对褒贬都应该宠辱不惊,因为你需要清楚自己有几斤几量。

    当然,大张旗鼓地批评她或者她的朋友是个辣鸡,她亦是拒绝的。

    没想到,这个需要她实力拒绝的时候,会来得这么快,这么急。

    美好的最后一次暑假完结,回到大学时,已经没了初入校园那种生涩美好的憧憬与紧张,许多同学都一脸不愿面对‘嗳?假期结束啦?’这个残酷事实的倦怠。刚回到宿舍放下行李,寝室门便被敲响了,姜绮正在捣鼓电脑里新装的歪歪语音频道:“你去开门吧,可能是kc回来了。”

    “嗯:”

    于彤前去开门,入目便是苏静宜以及被她拉来撑场子的两个室友。

    “于彤,你好呀你!没想到你平时装得那么清纯,骨子里也是婊│子一个,专盯着人家男朋友发骚!”

    无愧於于彤给她取的‘苏大嘴’外号,此女扬起嗓门的声音犹如自带混响加强,全层楼的人一下子被引了出来,探头探脑,争取走在八挂的第一线,见状,她更加得意:“我就说王耀怎么突然要跟我分手,原来跟你这婊│子勾搭上了,一个暑假的功夫,去酒店开房,真是不要脸!”

    于彤形象向来清纯乖巧不惹事,别人惹她的时候,一般都被kc直接挡回去。

    这不代表她是个任人啃咬的包子,即便如此,面对这句‘酒店开房’的指控,她也呆住了。

    这人说话跟姜绮微博里的粉丝来信可真像。

    见她不说话,苏静宜更是恨极:“你不说话?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么,大学三年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就学会勾引别人男朋友,一定是你带坏他的,他跟我在一起这么久都没碰过我,被你这婊│子拉去上床……”

    “等等,”

    姜绮放下鼠标,将被集火的于彤往后一拉,护在身后,虽然不像苏静宜般尖着嗓子,可一样播音腔的标准普通话与音量也保证不被压过去,全层的人都能听得见:“酒店开房,你哪里听来的事,王耀说的?”

    “你这没男人要的也出来护婊?我早就料到你们蛇鼠一窝不会承认了,我表姐亲眼看见的,还有照片,”

    她从手袋里摸出一张打印出来的af纸,举高转一圈,得意洋洋,生怕别人看不见:“你撕掉也没用,我这还有底片,我要让全校的人都知道你室友是个卖肉上位的小三!”

    af纸上,虽然没有高清画质,但也看得出是王耀和于彤在附近酒店的停车场。

    姜绮了然,没想到她去买个蛋糕的功夫,这俩人便被拍下来了,心中大定:“苏静宜,那天我们是三个人去酒店吃自助餐,我只不过是临走前去买个蛋糕,你要是连我也拍下来,是不是下一句就要说我们3p娶众淫│乱了?”

    这时,围观群众窃窃私语声四起。

    苏静宜也没料到这一出,但她依旧冷笑:“这婊│子是你朋友,你当然护着她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姜绮打断了:“对,我什么话都说出口,傻│逼,你知道王耀为什么跟你分手吗?因为他怕跟你这种小脑萎缩只放得下电视剧情节的女人在一起会影响下一代智商,他拍照拍得好,我麻烦他帮我去影楼拍写真,他不肯收钱,我们就请他去吃自助餐,自助餐你都脑补成大保健,逮就女的就说人是鸡,你是不是回家对着你妈也是这句话?”

    围观群众里终於忍不住有人笑出声了,苏静宜满脸通红回头一瞪,愣是没看出是谁笑的。

    她发火:“你扯我妈干吗?!”

    要换了个素质差点的网友,这时就该完美地接一句‘我不扯你妈,难道你想我*你妈?’。

    当然,姜绮还是很有自制力的,她耐心地解释:“苏静宜,可以请你离开吗?我们寝室不欢迎傻│逼。”

    于彤酝酿出眼泪来了,站到她前面来:“解释清楚了吧?不要拿着这种可笑的证据来哭嚎,我们不欢迎你。”

    声音带哭腔,比起态度强硬的姜绮更能引发群众的同情心,一个唱白脸一个□□脸效果显着。但对於来找场子的苏静宜来说,只有火上加油的作用,她高高扬起手──

    “干吗呢你们?”

    她这巴掌还没落下,其他学生亦没来得及拦她,她的手腕已被另一只大手牢牢捏住。

    姜绮扬眉:“kc你来得巧,把这垃圾带出去。”

    kc最见不得别人欺负她朋友,180的高个子,在女生宿舍中非常具有威慑力,她眉一扬,连拉带拖的将她弄出去,苏静宜挣扎不果后,终於崩溃:“你们帮我弄开她!为什么你们都向着这婊│子!姜绮你个没人要的护着她干吗!”

    当真神经病,这失个恋吧脑子也弄丢了吧,姜绮腹诽。

    “谁说我们家姜绮没人要了,”于彤不满:“她有男朋友的啊。”

    对啊她怎么没人要了……

    等等?男朋友?

    姜绮愣住。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要去香港一趟,希望赶得及码粗来吧……

    其实月哥的经济状况很好猜,看过我2本以上的朋友都知道,如果我不是山穷水尽,是不可能做出日更6000这么违反人性的勤奋行为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