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7章 037

    “你发的那地方,真的是s市?”

    于彤好奇:“我本来打算毕业后去那边的,听你描述得这么毛骨悚然……”

    姜绮失笑,捏了捏她白嫩得跟水豆腐似的脸蛋:“你毕业就是本科,再不济都是去关内打工,s市关内关外两个世界,而且肯上进,就算在三和也能赚钱,这是心态问题。乐-文-”

    就像温水煮青蛙,一开始是没什么感觉的,甚至觉得,嗯,水温不错,暖暖的,很有几分日式温泉的风味。

    比起努力工作,虚度光阴是爽很多的。

    爽惯了,就很难提起心思再去工作。

    听她这么说,于彤便没再执着於此,倒像是在她心里敲响了一个警钟,时刻提醒她,赚钱有多么重要,即使咬紧牙关亦要上进。

    她的注意力转到另一边去:“这个睡大街满二十岁没有?你有没有高清无|码版的。”

    营销号发这类照片,除非有暴露身体,否则很少会特地打码的。

    为什么?因为这群行尸走肉一样的人,不会关心这种事,即便关心了,也没有能力打官司,甚至能拨个电话来都做不到──很难想象,在华夏城市,依然有一群人,是真正的过一天没一天,我们戏言淘宝花多了钱要吃土了,顶多是吃一个月方便面,或是白水配面包。

    姜绮在s市三和,见过睡天桥底,在泥塘里钓了几只虾上来就地生火吃的。

    在外国,这种会被人说是崇尚自然的独特生活方式,而在华夏,这是迫不得已的苦中作乐,后来,那个天桥底聚集了太多流民,有碍市容,就用水泥封起来了,依稀可见人们的生活痕迹。

    她在发的时候,将一些镜头拉得较近的,在眼睛划了条黑线,权当打码,仍能看得出长相。

    抓拍的群像照,构不成问题,就无|码了──聊到这个时,她的线人,那个在旅馆睡着三块钱一天床位的小伙子连连发了七个笑脸表情。

    蓝眼泪 17:35:00

    我拍的那个吊毛,他睡在那边三天了,这种挂比不是疯就是死在哪个角落里,谁管得了那么多呀[微笑][微笑]

    吊毛是他们通用的称呼,如果你的外表平平凡凡,他们想不出眼镜胖子之类的外号,就会习惯性地叫你一句‘吊毛’,低俗又亲切。

    蓝眼泪 17:37:04

    幸好是夏天,要换了冬天,这些挂比早冻死了,不过上年政府派人来发了大衣,冻死的就少了,不过要被拉着微笑合照[吐舌头]

    jiang 17:38:13

    不是有救助站吗?

    关内去的人少,是因为假乞丐多,关外都到要饿死的地步了,还不去救助站?

    蓝眼泪 17:30:15

    都饿到那地步了还有力气走过去?而且去了肯定被送回老家去,三和躲债躲追杀的什么人都有,像我,我也回不了家,在三和好赖只要肯打日结工就饿不死,那些挂比都是自找的,进厂包吃包住,他们嫌要天天上班……

    这时,他发了一个[日结一天,阔以玩三天]的恶搞表情。

    姜绮问不下去了,匆匆结束了这个话题。

    的确是没必要可怜,这些人甚至不是因为体制而找不着工作,有手有脚,在三和人力市场都能找到工作,归根究底,还是一个懒字而已,而且在这里的生活特别舒适,过惯了被臭虫啃咬的垃圾旅馆,没钱了就去打日结工,能挂比到街上的,是懒死了不愿意工作,或者花光了钱,一时找不到日结工可打,饿得连找工作的力气都没有,陷入恶性循环。

    她收拾心情,转而准备下一篇更新。

    趁这次三和大神扒皮微博热度未消,她写出另一篇后续──。

    能上微博关注她的,一般都在关内工作,关内工资高租金消费也高,但治安相对好,有本科学历的,都比较倾向在关内打工──可以说,姜绮的客户群,以城市人为主,而且生活环境比较好,小资一点。

    那么她为何选择发关外,还是生活环境较为苦逼的地方?

    这就涉及一个人们喜欢看他人扑街的猎奇心态了,这个生存攻略,他们自然是用不到,但不妨碍他们心怀兴奋刺激地追看,然后发表意见。

    姜绮列出了至少要准备的物资,以及可能会遇上的危险,在真实事件上略微艺术加工,满足大众长知识的欲│望。

    就像进厂,流水线打工,他们会要求拿走你的身份证。

    这当然是不合法的,但不给也可以,他们就让你滚蛋,绝大部份没什么法律意识的打工仔都会妥协,所以在三和,将身份证也卖掉的人是最惨的,进厂都没他们的份,除非找到门路买一张新的身份证。

    因为身无分文才进厂的人太多,多少会给你预支工资,怕你不还,才收走身份证。

    在三和,女的身份证不太值钱,因为来这里打日结工,需要假证的大多是男性。

    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值钱,身份证可以拿去借钱,担保……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为了几百块就卖掉,当然不划算,但饿得发晕的时候,别说卖证了,卖屁股都有愿意的。

    这几年,在三和人力市场还是很好混的,进来开厂的外资不知道这些人的滑头,开工资开得大方,监管也不严,偷奸耍滑混混日子就过去了。

    有专门闹事的,三五成群跟着专车去工厂,到了地点就挑剔一些无关要紧的东西,说和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不干了,要误工费,不给就堵在门口大闹,工厂拖不起,就给几百块打发这种人走。

    她随随便便扒拉出一些事迹,已经足够让观众兴奋。

    在姜绮记忆中,三和大神的事迹红了之后,便引来了关注,严打过后,环境没改善,睡大街的情况倒是少了些许,当局会将他们一个个的赶上车,带到s市各地,疯了的小黑就曾经被带到关内最繁华的东门流浪。

    无家可归。

    她收拾心情,将这份娱乐成份和实用度掺半的攻略发了出去,引起更大讨论──她这个号,现在某程度上来说,已经达到日后营销号文化横行的高度,即是随便发句‘吃了么?’都有上千回复的毒瘤,自己天然便是一个热点。

    显然,网民对s市三和这个地方的热情还未消退。

    后知后觉的,其他网户网站的新闻也捎带上这个热议现象了,姜绮头一条扒皮微博有了上三万的转发,在这个年代,足以让其他网红目瞪口呆──不是明星死忠粉有意识有组织的转发刷量,而是一个压根连脸都没露过的网红!

    其他发ps照的美女网红立刻懵比了,不是吧,这么红?

    姜绮提早让营销号这个概念走进人们视线之中,当然,它的性质是可以复制的,但姜绮此刻的地位却不能,因为她已经占尽先机,分走了一大块蛋糕。

    这次关心时事的爆红,让姜绮的淘宝店也自然地收获了一波好处。

    可以说,只要她想做美女网红,只需要用大号发自己照片就可以了,有亚洲四大邪术之华夏ps术,以及她的身材,想当个小美女有多难?她思考过这件事,最后还是否决了这个荒谬的少女想法。

    现在她不适宜抛头露面,贱得很耀眼这个大家都以为是男人的身份,已经收了无数谩骂骚扰私信,更让她觉得恶心。

    即使有一颗金刚心,面对铺天盖地的恶意和关注,都是一种心理负担,若非姜绮活得久,这时想来已经心理失衡了──这也是干自己喜欢的事的好处之一,别人会视之为苦差的,她虽然觉得苦,但快感却远超痛苦。

    她接过于彤递来的牛奶咖啡,深深喝了一口,目光定定地看住电脑荧幕。

    淘宝店在营利,距离她目标,能在s市买房子的八十万近了一步。

    姜绮漫漫地想着,却没想到,馅饼来得如此之快。

    郑先生

    小姜,你是不是认识《以魔证道》的作者?

    姜绮曾经用贱贱的身份替书打过广告,郑先生一直有关注她的话,会注意到这是个广告也不奇怪。

    jiang 13:15:57

    嗯,认识呀,怎么了,难道郑叔你是它的读者?

    说到这里,姜绮忍不住笑。

    阴差阳错地,《以魔证道》成了她现在继贱得很耀眼这个微博之外,最值钱的东西,不但每月连载带给她六位数字的收入,而且后续版权价值用无可限量来形容都不为过,编辑好几次提醒过她,千万不要被人随随便便就哄了去。

    姜绮当然没那么蠢,影视版权在ip热出来之前,她是不会卖掉的。

    在《花千骨》卖出实迹之后,业内对ip的热情,连带着其他小说也好卖了很多,到时候《以魔证道》想必能卖出更优越的价钱。

    甚至因为她的缘故,在晋江文学城发男主文的人多了起来,尤其是玄幻类。

    姜绮再次打开网页,才发现晋江的页面又优化了,分出了一个原创小说站──她唇角微勾,看来这个网站的的老板还是有野心的。

    下一秒,郑先生发来的讯息完全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郑先生 13:16:23

    巧了,你可以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吗?或者将我的企鹅号给他,我想跟他商量一下,有没有意向将《以魔证道》的游戏版权卖给我们公司开发。

    ……

    姜绮这回彻底傻住了。

    jiang 13:17:42

    大大大大兄弟,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你不是卖电饭煲的吗?上回你卖耳机我已经觉得很跨界了,咋游戏都出来了?难道是附在电饭煲上的小游戏???

    郑先生 13:18:51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哎,公司,是可以转型的,一开始缺少资金接的工作,现在因为某些原因,资金到位了,就可以做我真正想做的方向。网页游戏来来去去都那么回事,想抓住客户,除了画风之外,在热门小说的基础上改编是个不错的选择,而最近我的下属告诉我……《以魔证道》最火,恰巧你也替他打过广告,想说帮忙搭线,如果你不愿意,或者跟他不熟,也没关系,我只是问一问而已。

    看他话里的‘他’,想来是以为《以魔证道》的作者是个男的。

    姜绮哭笑不得,何止熟啊,作者尼玛就是她好嘛!

    游戏版权,知名小说里,诛仙、星辰变和盘龙都卖出了百万以上,可见这个有多赚钱了,只是这种概念现在还不是很流行,於是《以魔证道》虽然火了有一段时日,但一直没人找她洽谈游戏改编的相关。

    姜绮沉思,食指曲起,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书桌桌面。

    她暂时不想暴露贱得很耀眼和发光姜饼是同一个人这件事,於是只好忍痛又注册了一个企鹅号,加了郑先生为好友。

    发光姜饼 13:30:01

    郑先生你好,听说你想收购我《以魔证道》的版权?

    这话开了个头,接下来的事就好商量很多了。

    大抵不知道对方是小姜,郑先生的说话态度客气很多,但谈及价钱,虽然语气温和,但说出来的种种数据支撑着他提出来的价位,让她联想到二人第一次合作,他亦是对价钱紧咬不放──倒也不像是穷怕了,而是他的价值观非常明确,经过市场调研,鲜少愿意付出比市场价高的代价。

    郑先生 13:33:42

    三百万,这是我们经过会议后商议出来的价钱,因为改编游戏需要成本,不能将所有预算掷在版权上,相信你也希望看见自己的小说被改编得更多优秀好玩。

    他提出的三百万,姜绮觉得不太满意。

    根据她对‘郑先生’的了解,他这个语气,代表着价钱还有往上调的空间。

    这时候,她觉得自己这个行为可谓卑劣──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对郑先生的说话风格有个大概的了解。在谈判里,对乙方说话习惯的了解,已经代表着占了极大的优势。

    而她未必要将《以魔证道》卖给他。

    姜绮心怀歉疚,却又万分高兴地将价钱扯皮扯到了三百八十万,添加条件是,她需要为游戏另外写一个至少二十万字的番外,以及让贱得很耀眼帮忙宣传。

    发光姜饼 13:40:32

    贱贱那边不好说,你要另外付钱给她

    她的节操已经像蒲公英一样,随风而逝,随风飞动了。

    这时,她的心里已经只剩下狂喜了──任谁谈成了一笔七位数字的生意,反应都不会比她更平淡,考虑到旁边彤彤还在工作,她努力压抑自己澎湃的笑意,可是忍笑太辛苦,她的唇角抖动,拼命压下去的后果是,她的表情越来越猎奇了。

    三百八十万!

    这是什么数字!这是一个!可以让她在床上快乐地打滚五个小时以上的天文数字……

    原谅她小老百姓没见过多少钱吧,什么年薪百万的金融才俊都向她无缘,这馅饼将她砸得晕乎乎的。即使她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是她工作的成果,是她应得的,也依然熄灭不了她像中了彩票一样的狂喜。

    她在s市看中的新楼盘,市中心的地段,最大户型的三房两厅150万,适合用来投资出租。剩下的钱还足够买一家自用的三房一厅,那种户型120万就够了,一间房给妈妈,一间自己睡,另一间用来做书房,想想都觉得幸福。

    书房一定要有个采光良好的大窗户,配一张懒人沙发,软乎得躺进去就能够睡着,或者在下午,整个人陷进懒人沙发里,享受慵懒的阳光和有趣的书本……

    “姜绮,你没事吧?”

    肩膀被猛地一拍,姜绮回过神来,入目便是好友于彤关切的目光,可即便她是在关心着自己,樱唇中吐出的话依然让她很有谋杀对方的冲动:“吓死我了,对着电脑荧幕淫│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看小电影呢?咋和个男人聊企鹅就聊成了这德性,噗嗤,还有这个[我把微笑送给你jpg]的傻x表情……我真宁愿你去泡王耀小公主。”

    ……

    姜绮瞪着对话框里相当‘活泼’的表情,无语之馀,也忍不住弯起了唇角。

    不过被于彤这么一打岔,她也没了继续意│淫下去的想法了,毕竟还有正事要办。

    七位数字的生意,自然不是口头上同意,然后支付宝上转账一下就能够解决的,他们协商了一番,决定由正在暑假的姜绮跑一趟b市,包来回机票。

    整件事,暧昧点说,便是姜绮为了三百八十万,走上了给郑先生千里送之路。

    “彤彤,帮我订一下去b市的机票。”

    于彤转头满眼惊骇:“你……刚才对着电脑笑成这样子,现在就说要去其他城市了,你该不会千里约│炮了吧?”

    ……姜绮无话可说。

    前者开完玩笑,还是飞快地给她订了下周一去b市的机票,依依不舍:“你可千万要给我带点当地吃的特产回来。”

    “我记得你爱喝豆汁。”

    想起那泔水一样的味道,姜绮倏地有点反胃──b市本地人都说,喝豆汁是要从小培养的,一般人还真喝不惯它那个味道,但喜欢的会爱得要死,不喜欢的捏着鼻子喝一口都想吐。

    “那个就不为难你带回来了。”

    于彤的唇角抽了抽,显然也想到好友对这饮料的生理性厌恶。

    *****

    一周之后,姜绮便踏上了前往b市的旅程。

    记忆中,自己坐飞机的次数屈指可数,工作性质不需要远行,攒钱艰难,有难得的长假都宁愿呆在家里化身一尾咸鱼,而且还是吹着空调的冰冻咸鱼,导致姜绮现在坐在飞机上,感受到了……迟来的,孩子气的兴奋感。

    理应用来休息的一个半小时航程,她不但合不上眼,还忍不住往窗外瞄。

    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小窗里一片蓝,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后面还坐了个小孩,扒着窗惊叹:“妈妈,我们现在是在天空上吗?”,回应他的是母亲厌烦消极的认命回答:“不然我们在海里?”,导致姜绮觉得自己对窗外景色的好奇心和这个小孩一样幼稚。

    她强迫自己去想点别的,例如郑先生。

    在网络上聊了半年,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今年多大,但根据他使用的表情包,在姜绮的想象中,他至少有三十八岁了,可能正为中年危机而烦恼,头发稀少?带着眼镜,对下属一丝不苟,整天读一些艰深的经济学书籍,为公司营利愁掉了为数不多的头发。

    这个想象挺靠谱的,姜绮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

    姜绮越想越来劲,窗外的景色对她已毫无吸引力,她抽起飞机预备给旅客的杂志──上面充满着经济舱旅客买不起的奢侈品,正巧当中有个男人饰品的专题,她指尖落到其中一只浪琴手表,也许很适合他这类型的大叔。

    她草草地翻了一下这本杂志,目光在一个金融专访上停留片刻。

    “郑延卿?这名字真秀气。”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有妹子提醒了我肖像权的问题~这章解释了一下~

    我想说啥来着……

    版权价钱叁考了时间点,以及要交税后的流动资金量定的~

    对了,感谢蝶变妹子打赏给我的深水炸弹……

    打赏要分给**一半啊啊啊啊下次有这么壕的加我私人q给我发红包嚎不嚎啊!

    不过还是给晚上加了顿夜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