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018章

    玄幻类,在123言情是红过一阵子的。

    出过大红作品如花千骨后,却没带动频道读者热情,有写手跟风开过几本玄幻书,都扑得无声无息,有前人吃亏,后来愿意尝试的人就更稀少了,但同期大神开玄幻书,成绩却不差,甚至能够说是亮眼──可见,玄幻不论男女频,都是埋葬了大量新手证道的路。

    这难怪,玄幻比起剧情,更需要功底。

    绝大部份华夏人,都曾经有过修仙梦,女孩子就算不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小时候披件白窗帘以为自己是白娘子的亦不在少数,同一件窗帘,进可小龙女,退可白娘子,仙侠武侠均宜。

    想想看,既然我们都幻想过修仙,那么一本好的修仙小说,应该是符合我们幻想的。

    光有创意,断然不够,还需要良好的文字功底,这样的新人难得,123言情有没有?有,但通常更新量跟不上。

    读者三大蛋疼之一,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合心意的小说,不是更得慢就是坑。

    写手成功,通常是集优点之大成,写得好又更得快,她不红谁红?说时容易,光是一个‘写得好’,就将千万新手难住了。

    姜绮的书就没这个顾虑,她有完整的大纲章纲,和一般写手不同的是,她连码字都采用写段子或是直播楼的方式,抖包袱抖习惯了,读者一但入坑,就很容易被吸引住一直看下去。叙事技巧都是相似的,有这能力,不论是写小说还是写微博,就算是深夜吹灵异故事都都吹得比别人动听。

    能够将有意思的故事用有趣的方式叙述出来,是一种得天独厚的能力。

    她以前有能力,没故事,现在有了。

    *****

    发文十天,《以魔证道》六万字。

    在第十一天,以字数冲上了月榜尾巴,编辑亦安排了她编辑推荐榜,点击比同期书涨得慢,但收藏却几乎涨得和点击一样多,弃文率达到了五比三,意即是点进第一章看,五个人里有三个人选择了收藏。

    这意味着,文章质量过关,但题材缺乏吸引力。

    姜绮瞄了一眼,将新的存稿放上后台,心里有了个底,最怕就是写的时候自我感觉良好,发出来发现弃文率极高,用一句怀才不遇没好榜单来安慰自己都说不过去。

    只要质量好,一切好说。

    《以魔证道》前三十万字的结构是经过无数前人验证的结晶,先说明主角曾经辉煌,后因莫名原因失去力量,任人欺凌讥笑──给予读者悬念,抛出怒点,积累读者的怒气,在他们觉得憋屈到弃文的之前,转折舒爽一发,但只是小爽点,退婚流真正的大爽点是学成归来一身外挂让曾经舍弃自己的人后悔。

    大神辰机唐红豆曾经总结过套路:龙套嘲讽、主角受辱、然后反踩、打脸然后收获好处。

    万变不离其宗。

    姜绮对这本书的信心是有根据的,她从来只是个商人,当然,其中也有赌博的成份──小赌可以养妻活儿,大赌可以创业兴家,投资都有赌博成份,无非是风险的管理而已。

    万一扑街了呢?那就扑了呗,反正她在海角社区试水成功了。

    但网络上的成功,一开始,别人是不会理解的,你取得了走红的阶段性胜利,在亲友眼中还不如‘考上公务员’、‘找到实习’或是‘找到男朋友’更成功。

    所以在同学之间,姜绮已经是个深度中毒的网瘾少女了,虽然她照常上课,甚至有良好的运动习惯,但压根不联谊,对谈恋爱毫无兴趣,同系的企鹅群叫她,一概不去,虽然她都客气拒绝,但少不免有人没事找事。

    这时候,很多朋友会问了,难道不是爱来不来的吗?

    这自然是很理想的状态,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和谐的寝室关系通常都是别人的寝室,大学里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别说城乡冲突了,光是吃不吃香菜都能闹别扭,你以为大学生都是成年人,很成熟,很理智的时候,往往他们都会出现一些你想象不到的智障。

    如果你没见过,这是幸运,如果你见过,放心,工作后会见得更多。

    苏静宜9:25:55

    姜绮,这次烧烤聚餐你又不去吗?不去也来帮忙买东西报置一下嘛

    林宛9:26:12

    对呀,出来玩嘛,别老憋在寝室里,学老杨他们整天打游戏

    杨政9:27:21

    谁叫我?我这是电竞不是游戏,ok?

    苏静宜9:27:44

    不管啦,晓慧她有男朋友不爱来就算了,你都大三了还没男朋友,不出来多走动走动小心没人要哦![微笑][微笑]这次叫隔壁系的帅哥来,有几个单身的,别说同学一场不照顾你[掩嘴][掩嘴]

    要是在私聊里说,还可以解读为不识相的好意,但若在群里说,多少就带了奚落意味。

    姜绮本来都注意到,还是彤彤在背后叫了她一声:“姜绮,苏静宜又在群里发疯了,你是不是开罪过她啊?”

    “谁欺负我家小姜?”kc回过头来。

    “没你的事,打游戏去。”

    彤彤一巴掌将她的头拍回去,kc和她俩不同系,要是让她解决,无非是去系门口堵人聊聊天,这种解决方法完全脱离於大学女生的撕逼风格──大学生,比中学生多了点理智,最让人难受的,通常就是无视冷漠排挤,有什么消息都不通知你,让你在大学里举步维艰。

    “你老打我头,把我打笨了怎么办。”

    kc捂住后脑抗议,倒也不恼。

    “你本来就够笨了,”彤彤翻了个白眼,双手抱住她的头,将下巴抵在她头顶上,她瞥了眼姜绮:“你倒是淡定。”

    “有什么好激动的?”

    姜绮打开企鹅群,扫了一眼,要换个小姑娘,说不定就臊脸都红了,但她没有优点不多,其中一样就是脸皮厚,阴阳怪气地说上几句,都没有在食堂吃饭时勺走她一大块肉来得心疼:“智障聚会,没兴趣。”

    姜绮9:28:55

    我忙,你闲你去,祝玩得开心,暂时不想交男朋友

    苏静宜9:29:44

    哎姜绮,我跟你说,大学不谈恋爱,多浪费青春啊,难道等毕业才相亲么?你看我,一起温习一起逛街,不知道多惬意,王耀对我可好了

    彤彤探头过来看了眼:“原来是想秀男友,你脾气真好,要不要我帮你说句?”

    “不用。”

    姜绮话还没说完,她已经飞快地将讯息发了出去:‘苏苏你这么想帮姜绮找男朋友,又把你男朋友说得那么好,难道你是想将他让给她?’

    苏静宜9:29:57

    于彤你什么意思?

    她在寝室里笑得打跌:“彤彤你太贱了。”

    “对付这种人就是要贱一点,”彤彤哼笑:“管的这么宽,吃她家大米了。”

    姜绮9:28:55

    放心,我对你男朋友也没有兴趣,只是忙而已

    苏静宜9:30:57

    你一天能忙啥?你隔壁寝室也没见你出去玩,不是每天早上穿上运动服跑一圈就当作有社交了吧?又还没实习,难道你去外面打工了?

    姜绮晨跑的时间点非常早,苏静宜大概是起来看了一眼就再睡下了,没注意她每天都至少跑四十分钟。在这种群,往难看了撕,撕不干净的话非常幼稚,她留着这群只是用来接收各种全群通知和公告,正想关掉聊天窗口,一旁窥屏的kc却不乐意了,夺过彤彤的手机就发:‘窝们家绮绮忙着写小说呢,可有才华了,哼!’

    “……大兄弟,你这什么语气,窝们是什么玩意。”

    姜绮从来没看过她用这么娇嗲的语气说话,kc一脸不解:“我这不是用彤彤的号发吗?我学她在玩游戏时语音的说话风格啊,怎么样,学得挺像的吧,嘿嘿。”

    彤彤二话不说,抱住kc一顿胖揍,后者一脸无辜,深感自己巨冤,比窦娥还冤,可除了捂住头,连用力抓她的手都不会。姜绮已然习惯这二人名为打架的秀恩爱,转头看向后续发展,倒真头疼了起来。

    如果不打算撕破脸,就不要给智障一个发散思维的机会,毕竟智障病人思维广。

    对着现在群里上窜下跳拉着一堆‘闺蜜’要看她小说有多厉害的,姜绮什么话都不想说了,索性将企鹅状态转为隐身,技术性下线。

    给什么面子?不撕回去,刺你几句已经很留情面。

    能把人际关系处得八面玲珑,是本事也是幸运,但非常累,而且没必要,大学人脉重要吗?在本地的或许,外地生不少,一毕业各散东西,就算是本地的,亦未必能拉你一把,能够将关系处到点头之交,已经非常到位。

    很多刚上大学的新生会为寝室室友合不来,交到的朋友很少而苦恼张惶,久了变成老油条就明白了,同校同系或是同寝室,只是因为分到一起,而不是兴趣相投,玩不来的机率很大,不需要自责。

    姜绮非常确定自己的时间应该用在哪里,对於在大学不到处交际,她从容得很。

    像苏静宜这种非要抓着不放的人,是少数,一般一届只有两三个,间歇性发作,放置play即可。

    彤彤制裁完kc,回首:“你不理她了?”

    “理她作什么,你不觉得她有病吗?”

    “病得不轻,不过这人表演欲很强,喜欢搞活动,有些嫌麻烦都去出席应付,倒也有堆喜欢跟她玩的,你这么不给她面子,估计要烦一段时间。”

    姜绮失笑,压根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举手投降:“可得了吧,还烦我,半年后大家暑假准备实习,实习完各散东西,想烦我,也要先找得到我。”

    “也是,不过话说回来,她男朋友是真不错。”

    “你……”

    彤彤隐秘地笑了一下,转身返回座位继续打游戏。

    平时那么安静清纯得像白百合的年轻脸孔,一笑起来就弯成了月牙形,溢出狡黠媚气,她倒无意干涉室友感情上的私德,不过回想起来,彤彤也从不在现实里谈恋爱,应该只是随口打趣她的说辞而已。

    在姜绮关掉企鹅群之后,苏静宜在群里连发了三句追问,发现对方没有回她,头像又灰掉了之后,才悻悻然地不在系群里撒泼,这段对话,亦渐渐被其他商议烧烤聚会买什么食物,以及地点的话题所冲刷掉。

    她余怒未消,转战自己的小群,里面加进了六、七个和她玩得好的女孩子,一拉群组语音,小姑娘声音清脆如啃咬青苹果的爽利,为有了新话题而兴奋。

    “什么写小说啊,我看就是天天宅在寝室里看动画吧,宅女什么的,现在不是很多吗?”

    “噗,说不定还看那种……就是那种很变│态的……”

    “话不要说一半啊,快说快说!”

    其中一个女孩闷笑:“就是那种,男人跟男人谈恋爱的小说,哎,怪恶心的!”

    众女了然,登时会心地纷纷同声笑了起来。

    这时候,bl还属於非常小众的喜好,远没有到未来,连营销号或者官方都能隐约卖腐的流行程度,看bl作品,还得藏着掖着,小心翼翼的偷看,亦有完全不接触二次元的,将两者归类到一起。

    “而且就算真的写小说,也不赚钱啊,网络小说随便一搜就有文包了,都不用花钱看的,大三还花时间做这个,还不如找个对象谈,不枉费一场青春。”

    这句话,顿时得到各人的认同。

    造谣很简单,在小圈子里讨论得兴致盎然的内容,一流出去,便成了煞有介事的‘小道消息’,源头在哪里?不知道,但一说起来,一群人里起码有三五个表示听说过,於是剩下的便相信了几分。实际上,事实的真假只有当事人会在意,别人只是当作谈资,乐呵一下而已。

    舆论伤人,如此简单。

    *****

    另一边厢,姜绮是真的那么淡定,宠辱不惊吗?

    不。

    出社会多年,只让她对‘被讨厌’、‘被中伤’或是‘被排挤’接受得从容,以前别人讨厌她,她会反省自己,现在别人说她不好,她会觉得你真没品味。姜绮的气量不但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得宽容,她的记仇特质一直没变过,当得起一句不忘初心。

    君子报仇,十年太晚,但几个月,还是等得起的。

    在姜绮刚要思考用什么方法坑她一把的时候,另一个噩耗赶着让她处理──网银里剩下二十块了。

    讲道理,姜绮重生回来之后,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连以前爱玩的网游都卸了。

    但禁不住她体力锻炼吃得多,食堂不吃带肉的浑身没力气,光吃素菜满足不了她的身体需要,浇盖饭还要加颗鸡蛋,在完全没有额外购物的情况下……都所余无几。

    上辈子,她的大学生活靠着打电话给妈妈哭穷,榨取更多零用钱,倒也过得和其他小康学生没有分别。后来她计算过,以母亲的收入,多转五、六百给她,她就得走路上班吃白水馒头了,可即便是这样,也没听她埋怨过。

    姜绮脸皮对谁都厚,却不能对母亲无耻,更不能跟家里额外伸手要钱了,宁愿去看看外面有没有日结的零工。

    《以魔证道》暂时还不到入v的时候,有什么方法解决一下她的饭钱问题?

    她翻来覆去地将自己收藏的网页全打开来,逐一刘览,就像别人思考事情时会忍不住抖腿一样,不断运作电脑,就像互联网是手臂延伸一样,能够让她平静下来。

    这时,她的鼠标停在海角社区的私信页面上,里面充斥着粉丝来信,有求助,有说故事,也有xing骚扰,二话不说发过果照过来的。猎奇的是,大抵因为她没有表明性别,所以发照片来求睡的,当中有男有女,比例还颇为平均。

    姜绮表明过自己不艹粉,这种来信反而更热烈了,之后她便索性装作没看见。

    除了粉丝发来的,就是零碎的求合作了……

    她扫过去一眼,眼睛倏地亮了起来。

    对,她怎么忘了这荏,之前是不想打广告,是怕流失固定粉丝,现在关乎生计,写个嵌入式软广,一周的饭钱都有了,她定定神,点进去,用企鹅小号加了那位郑先生──说是小号,她都挂到三个太阳了,用作网络身份。

    大抵正是上班时间,过了三分钟,好友申请就通过了。

    对方有点奇怪,用的是默认的企鹅头像,个人资料一片空白,当让人怀疑它的可信度的时候,他又是年费会员,而且点亮了不少奇奇怪怪,极为偏门的红钻黄钻绿钻,像挂着一条七色彩虹。

    “你好,郑先生是吧?”

    “是的,我想为我们公司一项产品做宣传,”他沉吟了一会:“因为公司还在起步当中,没有太多资金投入到宣传里,广告牌租不起太多,想在流量多的的网站上租广告,但我下属建议我可以联系一些热门贴的发贴人合作,用相对低一点的价格打广告。”

    姜绮啊地一声,这人倒是诚实。

    的确,利用网络红人的流量来打广告,是低成本高回报,性价比很足的一种做法:“郑先生,我接广告的方式和别人不太一样,我做的广告比较软,举个例子,如果我光是开一页来说你的产品有多好多好,绝大部份网民会选择忽略,那么广告实际上看到的人就少了。”

    “所以?”

    “我假设你看过我的贴的话,会发现我是以连载一些真实故事来获取人气的,我打广告,可以编一个故事来将你的产品融进去,虽然没那么明显,但是网民会不设防的认真看进去。如果你能够接受我的风格,我们再谈其他。”

    大学生谈生意,很大一种短处就是容易被坑,甚至觉得被坑了也没关系。

    特别励志,即使被劳役了,也会乐观地认为能够从中汲取经验,所以一些简单的工作岗位,往往喜欢频繁换新人,换应届毕业生,没经验好骗还能自发性喝心灵鸡汤。

    在私信里想找姜绮合作打广告的人,不在少数,由於她行事神秘,一副不想出名的样子,无论是性别还是年龄都成谜,所以即使花花姐事件热度已经渐退,却依然有媒体想采访她。

    直白来说,在这段交易关系里,她处於强势方,亦不介意郑先生另请高明。

    “可以。”

    出乎她意料之外的,郑先生没多久就发来了肯定的答复:“既然你是专业的,我相信你,现在来谈谈价钱?”

    相比起创新上的爽快同意,二人为了价钱扯皮了好一会儿,郑先生有着超於常人的水磨耐心,对行价却不太清楚──主要是这种广告方式还没多流行,姜绮魔高一丈,将价钱说高了,让他慢慢刀,刀到了五百块才满意收官。

    五百块,差不多是她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一周后来验货,将产品资料和要表达出来的重点打包发给我,订金二百五,放我鸽子后果自负,”姜绮隐晦暗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相信有心做好产品的郑先生一定是个明白人。”

    郑11:43:47

    当然[微笑]

    ……说实话,姜绮到现在都不是很习惯,这些人的微笑表情和呵呵里充满了善意。

    每次收到类似讯息,她都想下载一个中老年表情包来为他们的友谊干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