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011章

    姜绮觉得自己在创一番大事业之前,需要和自己的金手指作一番深入的沟通。

    ‘我不是你的金手指。’

    潘达不同意她的说法。

    而她对它还有一丝希望:‘为什么?因为像你之前跟我说的,不可轻易改变命运,否则会被天道制裁?’

    很多幻想小说里都不乏这样的设定,主要是金手指太逆天,主角可以发展的地方就少了。从一开始就征服宇宙,那还有什么乐趣?升级流的爽感不在於称霸,而是称霸之前的装逼和夺宝。

    ‘要我帮助凡人?我也是有要求有追求的熊猫。’

    ‘说来听听。’

    ‘长发大│波浪的。’

    虽然这个回答让姜绮很想将这只熊猫抡到墙上,但它提出的要求并不算苛刻,於是狐疑道:‘只有一个要求?那明天我就开始留长发,等留长了去烫卷发。’

    下一秒,她可以感受到自己平坦胸膛被挑剔地扫视了一下:‘不,是三个要求,长发,大│波,浪的。’

    ‘……’

    姜绮面无表情地抓起这只充满了龌龊思想的熊猫,撩起床帘:“彤彤,你要去洗澡?帮我把这熊猫拿去投币洗衣机洗一洗,脏了。”

    ‘你你你你你你这是犯罪!’

    “好啊,卧槽,这玩意长得真鬼畜。”

    彤彤有些嫌弃地拎起潘达的小短腿,倒挂起来,塞进一个放满浴巾、沭浴露和洗发水的塑料盘中。

    姜绮狞笑:“谢了啊!”

    半小时之后,湿嗒嗒的潘达气若游丝地被一只木钳夹住尾巴,和室友们的内衣挂在阳台上晒干:‘你这是谋害国宝嘤嘤嘤……’

    ‘哦。’

    姜绮并不是很想理这只瞎几把卖萌的熊猫,主要是不萌。

    自从海角社区和123言情双开之后,她每日的工作量就多了起来,海角里的人气不可荒废,她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式来减低工作量──她开了一个主题贴,每隔一阵子就挑出粉丝来信里的经历,写出来,多数是还没完结的,类似未来的‘南美吐糟君’模式。

    她尽量挑一些争议性强的经历来说,例如──

    [结了婚才发现老公晚晚都和婆婆一起睡,感觉怪怪的,是我多心了吗?]

    [嫁了北方老公之后的悲惨生活,我该何去何从?]

    [我想成立一个反香菜联盟,你们觉得呢?]

    姜绮抛出的可能只是砖,但海角人才济济,思维碰撞之下必然能产出有趣的角度,但不如知否一样能够用系统而吸引人的文字整理出来──这就让她捡便宜了,她将玉碎们拾掇拾掇,加入自己的意见,弄成长图发在贴中,方便阅读,甚至每隔五期就整理出一个压缩脱水包,可谓一条龙服务。

    她的热度和人气,绝不愿意让副产品分流。

    渐渐地,有了一批固定的粉丝,像追连载一样追着她的更新,她的贴子总是居高不下,甚至有人来游说她将贴子内容结集成书──对此,姜绮都婉言拒绝。

    开玩笑,贴子的内容绝大部份来自粉丝投稿,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说她有良知,万一这些人见她赚了钱要来抹黑她呢?虽然她不缺黑子,自从她的贴子一直火着之后,经常有人另开贴挑衅她是想搏上位,但往往很快就沉贴了。

    将人气变现又符合最基本道德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学着后世的营销号一样接广告,等一年后微博出现,一切都好办,她将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现在这些追着她贴子的人,就是她转移到微博上的第一棵摇钱树。

    一想到这里,面对着一些弱智回贴的时候,姜绮便心平气和了许多。

    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另一方面,稳定的作息和适量的运动确实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健康多了,以往熬夜熬出来的黑眼圈淡了许多,连苍白脸色都多了几分红润血色,可能千机盒中很儿戏地增加体质点数真有用处,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晨跑能坚持更远的距离,也不再气喘如牛了,

    一切都彷佛在朝着好的方向改变,周日,姜绮便选择回家一趟。

    惦记着母亲的回锅肉,她便不搞什么惊喜突袭,提早拨电话告知自己即将归家──人越大,就越发现,惊喜能免则免,否则很容易乐极生悲,将惊喜变成了惊吓。

    也是好久没回来了。

    姜母辛辛苦苦攒了大半辈子钱买的老房子,其实不算漂亮,甚至不宽敞,两室一厅,豆腐干似的。这年头的房比起未来的寸金尺土来说不贵,但已经捉够掏空一个底层劳工的积蓄。姜靖国当然想要这房子,别说升值了,这房子虽老,位置却好,是学区房,转手卖出去,多的是家长愿意高价接盘。

    想到这里,姜绮的眼眶不禁发热。

    刚打开门,扑面而来便是一室的肉香,混杂着被爆炒的辣椒香气,迷得她飞快地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眼睛,换上家居拖鞋,冲到厨房,从后抱住胖乎乎又矮小的母亲,这么大一点,用双手养大了她,后来到底是怎样瘦得余下皮包骨的呢?

    姜绮羞愧地发现,自己居然想不起来了。

    “妈,我回来了。”

    姜母吓了一跳:“哎哟你这孩子,走路跟猫似的,我都没发现你回来了,饭还没烧好呢,你去客厅坐一会等着。”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你就会用微波炉解冻,五谷不分的娃,还想帮妈妈打下手,”嘴上这么说,姜母整张脸都笑得舒展开来了,伸手捏了捏女儿的脸:“好了好了,快去坐着等吃吧。”

    见母亲是铁了心不让她帮忙,她只好滚回客厅坐着看电视──的确,如她所说,姜绮是一个完全不会做饭的人,后来母亲逝世,她宁愿叫外卖也懒得自己做饭,每日下了班只想躺尸在沙发上,打开冰箱拿出一桶冰着的威士忌出来加冰已经用尽了她一切力气。

    等菜烧好了,她才跑进厨房,坚持要由自己将菜和饭捧出来,妈妈只须坐好吃饭就是。

    “绮绮啊,怎么突然想到回家来了?”

    像是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一抹忧色跃上她的眉间:“是不是跟同学相处不好,被欺负了,不想在寝室里呆着?你自小就不是很会和人相处,之后……你也知道的,妈妈虽然没能耐,但要是你受委屈了,可千万得跟妈妈说。”

    “没有,我跟室友关系好得很呢,之前还请我吃炒年糕,他们家开餐馆的,好吃得不得了,而且,妈,你看我这脸色红润满脸红光的,哪像被人欺负了,往哪一搁都是万人迷。”

    姜母将信将疑地打量她,她怕她不信,主动揉自己的脸,揉得跟粉团儿似的,十分滑稽,逗笑了姜母,倒也打消了疑虑:“妈知道你没受委屈就放心了,你呀,虽然妈想你,但平日放假还是多去学习,千万不要将功课落下了。”

    在母亲心中,大学跟初中高中没有分别,都要兢兢业业的学习,什么让室友代点名啊,课爱上不上,在课堂上玩手机,对於没上过学的她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而且痛心疾首的事──她年轻的时候,多想有一个上学的机会啊。

    有句老话,等你长大你就知道。

    对啊,太多事情,真的要自己经历过才知道。

    听多少忠言,看多少书,没用,该受的苦,该碰的壁,还是会撞得你满脸血。

    面对前夫的骚扰,姜母曾经咬牙切齿的拿着菜刀吼他,她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不怕你哥丢掉官职的话,尽管来骚扰,她就跑去首都拿着状纸在闹市一头撞死。

    这个没受过教育的妇女,用着自己仅有的市井智慧和不要命的勇气,换来了数年安宁。

    而当时的姜绮,总觉得母亲不够体面,为什么不能和爸爸让步?她真的好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到她明白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在了。

    “妈,我一定会有出息的。”

    姜绮抬眸,她总是嬉皮笑脸的,充满了低级趣味,偶尔涉猎高雅哲♀学,惟有在母亲的事情上,她认真凛然得像个真正可以肩负起逆天任务的主角,可以主宰自己命运。

    *****

    ‘潘达!’

    姜绮风风火火地回到宿舍,第一句话就是在脑海中呼唤她不太合格,可能是因为没充钱而十分弱鸡的金手指,后者连糟都懒得吐:‘你这么着急找我,能不能先把我解下来?我快吊得脑冲血了。’

    她尴尬地笑了一下,将它从内衣堆里解救了出来,顺带按了一把:‘你里面应该都是棉絮。’

    ‘嘿,你们地球人,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见四下无人,这只玩偶十分张狂地跃到姜绮床上,以它简单粗暴的设计,居然也能生动地做出了抠脚的动作,可见山寨产品也有灵活的一面:‘说吧,有什么事?’

    《无处可逃》快完结了,她的灵感也到了尽头,她需要新梗。

    她深呼吸:‘我想渡劫。’

    意识里,静默了一秒,表情已经绣死了的熊猫玩偶静静地看着她,用一种温柔宽容中带有一丝惊讶的神色:‘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句话,就跟一个打工仔说出‘我想加班’一样,会令我很想用圣水淋你。’

    ‘为什么?’

    ‘我怀疑你鬼上身。’

    ‘……’

    ‘okok,不要再把我扔进洗衣机了,虽然我有灵气护体,但也很难将之化为一次舒适的按摩,怎么突然变得敬岗爱业起来了?’

    姜绮将原由述说了一遍,潘达沉吟:‘你上赶着给我做苦力我是不介意啦,不过你也要量力而为,不停使用千机盒,经历他人的人生,会对你精神做成很大负担的,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啊。’

    她勉强将这句话当成了关怀,点头:‘我自有分寸。’

    精神做成很大负担?重来一遍,还平平庸庸地活着,那就真的谁都对不起了。她心宽,能够用第三人称看待灌进脑海里的记忆,除了一开始的晕船感,倒没觉得有多难受。

    ‘好吧,那我今晚就送你入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