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007章

    距离方暖的十八岁生日,还有半年的时间。

    她照常生活了两天,在上学的时候,才得到些许喘息的机会。方明哲对她的监管非常严密,一放学,方家的司机必定早早地在校门等待,同学以为她是家教很好的富二代,倒没多想。姜绮每天上学之前都要检查一遍自己的校服,她怀疑上面装了窃听器,以方明哲的性格来说,手机也不安全。

    惟一的好处是,在关键的时候,或许可以起到一些误导的作用。

    方暖的愿望之一是谈恋爱,那就可以从恋爱的对象入手──在原着里,方暖有一个同样痴情的男配,默默付出,但他爱上她的时候,她已经对叔叔死心塌地,而且人│流了一次。

    这个男配,是她的同学,原少辛。

    “方暖,今天你家人还会来接你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在收拾书包的姜绮抬头,入目便是原少辛清秀羞涩的脸,谁能想到,这个干干净净的少年,家里的地下势力连白道都要忌惮三分,甚至可以说,在b市,他父亲说的话,比市长还要管用。

    可这样一个男孩,即使爱上了方暖,也依然尊重她的意思,没有将她像物件一样从方明哲身边抢夺过来。可见对人的尊重无关家庭背景如何,不是有钱有势就可以恣意控制喜欢的人。

    原少辛紧张忐忑。

    由於方家的司机每天都会来接方暖放学,他几乎没有机会和她相处,追求的方式就更加无法应用到实战之中了,只能笨拙地对她好,关心她:

    可惜,原着中的方暖知道得太晚,被方明哲强行占有的她,生日第二天被原少辛表白,只能哭着拒绝。

    这一次,姜绮可以替她勇敢地作出选择。

    “你一定要等我放学吗?”她开口,看着以为被自己厌烦拒绝的男孩浮起失望的神色,心里暗暗好笑,话锋一转:“我家里管得严,但你上学时也可以多跟我说话呀。”

    “诶?哎?”

    原少辛被她的话惊到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不对,也不是没有意思……哎呀妈│的我在说什么。”

    平日在学校里连脏字儿都不冒一个的他捂住薄唇,懊恼得要吐血。

    “那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有大腿不抱是傻瓜,讲什么自立自强,在方明哲这种有能力的心理变│态面前都是作死。

    饶是接受优质教育,比同龄人早熟许多的原少辛,面对心爱女孩的反问,还是忍不住俊脸通红,他脸一红,姜绮就觉得,稳了。

    果然,在她的有意催化之下,她和原少辛的关系越来越近,他知道了她有个严厉之极的叔叔,而且养父母对她不闻不问,而往往这个时候,姜绮的眼角都会挤出三滴象征着她演技巅峰的滴水──真的巅峰了,多一滴都没有,更令他怜惜又心疼。

    在家里,姜绮刻意和方明哲保持距离,不再像原主一样总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他。

    别墅虽大,但到底是一屋檐下,无论怎么保持距离,都不会离得太远,只要早餐晚饭都在同一张餐桌上吃,但即使是冷淡的言语,抗拒他的碰触,这些都让方明哲内心警铃大作,无法容忍。

    终於,在一次早上,他爆发了。

    “方暖,保洁阿姨将一本书给了我,”

    方明哲将一本言情小说放到桌上,英俊眉眼一皱,流露出几乎肉眼可见的戾气:“你这个年纪不好好念书,就是看这些杂书?你想早恋?在学校看上哪个野男人了?嗯?”

    姜绮叼着一只太阳蛋,原本很流畅的吸溜动作一顿,蛋黄便流在碟上。

    她看着方明哲,双目清丽柔美,甚至带着一丝笑意,犹如一个活生生的表情包[妈│的智障jpg],用着关爱傻狍子的眼神看着他。

    根据记忆,这本书,是原主小心翼翼地藏在书柜后的。

    从方明哲的话来看,他早已将她当作自己的作有物了,压根没想过她也是个有**意志的个体。

    姜绮懒得理他,慢悠悠地将太阳蛋吃得一干二净。

    就在这个时候,方明哲突然发难,站起来越过餐桌,一把捉住她的手,力道大到让她发疼,另一只手将她的咽喉扼住:“我问你问题的时候,你要好好答我。”

    他眯起眼睛,凶戾一如被激怒的野兽。

    自从被歹徒箍颈捂嘴杀死之后,姜绮对这个动作已经有了阴影,这一箝制之下,恐慌像一窝被捅翻了的蚁窝,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她的心脏──成年前,方暖从来没有反抗过方明哲,他这个动作只为宣泄怒气和威吓她,没用上多大力气,姜绮惊怒之下,成功地挣开了他的控制,饭也不吃了,连滚带爬的退到门口,动作之快,犹如受惊的兔子。

    什么演技都抛到九宵云外,姜绮脱口而出的,就是一句深刻於华夏儿女骨血的国骂:“***!死变│态!”

    抄起书包,夺门而出,余下被骂懵逼了的方明哲。

    在绝大部份打脸小说里,主角撕逼都是非常优雅的,但再优雅从容,本质也是撕,要不就别翻脸,一翻就翻到底,什么骂人不带家属,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都是瞎几把扯淡──友谊的小船都翻了,说不定还是人家一巴掌将你拍下水,还留什么脸,体什么贴,顾全他人尊严?

    不少宅斗小说看多了的少妇,在现实中想对着家里教育水平不高的婆婆应用出来,结果发现自己那不带脏字的嘲讽还没说完,自己全家祖宗十八代的每个身体器官都被洗礼了一遍,方言骂街有攻击力加成,面对没有素质的人,有素质的讽刺……并无卵用。

    刚出来工作,别人骂姜绮,或者讨厌她,她会自我反省。

    现在,有谁讨厌她,她就讨厌对方全家。

    如果讨厌回去或者讨好能解决问题,那为什么要选择一个更麻烦的选项?直接讨厌,将之拒诸门外,和喜欢自己或者更有趣的人来往,能够少受很多闲气,减低患癌机率。

    讨厌一个人很简单,不需要假装心平气和,不喜欢,就不来往,费心费力去讨好别人,结果也是落得一句‘看,她真像条狗’。

    跑出别墅的姜绮不但没坐司机的车,一出门,便拐了个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两个街口,看见一辆等客的计程车才赶紧钻进去,将学校名字一报,心才定了下来,这样方明哲即使有她的座标,一时之间也追不过来。

    这个身体的皮肤很薄,容易出现伤痕,被方明哲一抓,过了没一会,她的手腕便浮现淡淡瘀青,和雪白皮肤一衬,顿时显得格外触目惊心。姜绮低头看了眼,想着差不多了,这点疼不能白捱。在车到到学校期间,姜绮的手机已经响过无数次,短讯亦以五秒一封的速度源源不绝地发来,她回了一封‘傻│逼’之后,索性将电源拔掉图个清静。

    抬首一看,原少辛早在校门等她了。

    姜绮掐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瘀伤,挤出五滴象征着演技突破的生理性泪水,下车奔前他面前,一言不发地一边抿唇,一边眨动眼睛,让眼泪掉得更快,看上去更加可怜。

    果然,原少辛立刻就急了:“怎么哭了?今天不是司机送你上学?”

    话往大了说谁不会,姜绮呜咽:“少辛,叔叔早上发疯,问我是不是跟哪个野男人好上了,我说不是,他就捉住我,压我,捏着脖子想亲我……我逃出来了,好疼呜呜呜……”

    到最后,呜呜呜三个音节,她几乎是以拙劣平板的演技直接读出来的,僵硬得她尴尬癌都要发作了,幸好眼泪和瘀伤是真的。

    原少辛低头一看,脸色立刻阴了下来,倒没注意到她不自然的哭声。

    这招还是从她室友彤彤身上学来的,她每次在游戏里闹出了什么矛盾,轻咳三声喝一口王老吉,不论前一秒是不是还在跟姜绮谈笑风生,下一秒,一开麦,泪如雨下,声音委屈得连孟姜女都自叹不如,电脑另一边的人,无论占不占理,都会被她极为逼真的哭戏震住,而且她一边哭,听着声音大,又抽噎,但说起歪理来一点都不停滞,撕逼装可怜两不误,实为民间影后也。

    和老司机彤彤相比,姜绮假哭的演技就平庸得多了,但用来唬住一个迷恋她的中学生,还是足够有馀的。

    校门人多,原少辛一边安抚她的情绪,一边带她到一个僻静的小树林里好好说话,倒不是动了要乘人之危的歪心思──男配为何在虐恋情深的故事里总是得不到美人归?因为他们太绅士,太尊重女主的意愿了,而作者往往喜欢安排强娶豪夺的男人征服女主。

    别说,读者还很吃这套。

    出於慕强情节,不少小女生会接受这一套价值观──因为你强你爱我,就可以随意征服我,占有我,甚至连qj都可以是情趣的一种,虽然感动於英俊男配的深情,可也会叹息一句:果然只有男主是最适合女主的。

    qj犯不但有人权,还有人爱,只要多金英俊,傻│逼是天然呆萌,霸道自以为是则是强势霸气的表现,至於因为被女主拒绝而qj她?妈呀,求而不得就强上让女主知道谁才是真正爱她的,好萌。

    萌个卵。

    这会,在原着中悲剧了的原少辛青年紧张地追问:“你没跟爸妈说?”

    “爸妈根本不管我,我已经半年没见过他们了,”

    姜绮含着一泡眼泪,她怕这眼泪掉光就挤不出来了:“他们在方叔叔的公司工作,我以前向他们求救,他们就求我,让我别害他们丢饭碗,让我听方叔叔的话……可是我已经很努力,很听话了,但我就是不喜欢他嘛……而且我都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可以亲他……”

    原少辛越听越怒。

    原家人本来何等权势,虽然自小家教好,对方暖也一直温柔备至,不勉强她,甚至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自己的家庭背景,不想她因为害怕自己要勉强和他在一起,但这不代表他能容忍自己喜欢的女人受欺负。

    “……你有喜欢的人?”听到最后一句话,原少辛本来因为愤怒而紧缩不已的心脏跳得飞快:“可以告诉我是谁吗?”

    难道……

    难道……

    男配的本质是,即使条件多么优越,面对女主,都卑微得要低到泥土里,即使开出了漂亮的花朵,亦不会得到女主的青睐,虽然方暖对他一直亲近,他对任何人和事都不自卑退缩,在这一刻,他却不敢奢想期望太多。

    姜绮心想,这要是回到现实,她都能自如地将《恶魔街13号》、《龙阳二,你死定了!》和《那小子真吊》演个遍了。

    她飞快地瞥了原少辛一眼,俏脸飞红。

    这暗示得够明显了吧?

    “那、那是我吗?”

    原少辛说话都卡壳了。

    姜绮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真是难为她这个年纪回来演纯爱剧了,懒得再以博大精深的华夏语言试探下去,踮起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你觉得呢?一直都不表白,急死我了。”

    黑道太子攻略成攻略成功!

    ……虽然这个太子,不但很没有台言里该有的霸气暴戾,在她面前温柔得像一只随时可以挠下巴的大猫,但姜绮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方暖不是日后那种想创一番大事业的网文女主,她拥有的梦想很小,只想有一家属於自己的甜品店,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姜绮有事业野心,认为女子未必不如男,但她同样尊重想要平凡过日子的女孩,方暖有权利追求自己的梦想,即使梦想再卑微,也不应该被一个智障以爱为名摧毁。

    “方暖,”原少辛整个心都被幸福填满了:“你怎么知道我也喜欢你?”

    少年,我不是瞎的。

    当然,不能出现这种破坏气氛的回答,姜绮回想了一下室友娇羞的语气,以及多年看过的台剧:“你表现得太明显了啦。”

    她话音刚落,一声清喝就将二人吓了一跳。

    “方暖,原少辛,你们在干什么?”

    姜绮回头,入目是脸色铁青的班主任。

    得,抓早恋来了。

    原少辛临危不乱,在她耳边压低声音:“别怕,一切有我,等我跟她说。”

    *****

    “上学时间,在小树林偷偷摸摸,谈情说爱,成何体统!”

    为了让孩子在学校被一视同仁,学校并不知道原少辛的家庭背景,方暖虽然每天有车接送上学,但身份上只是工薪阶级的小孩,没有特殊背景,学校早恋向来抓得严,这回二人都没有优待,拉到教职工室骂了一通。

    姜绮没什么感觉,任何一个人上了五年班以上,通常都会养成左耳入右耳出的技能,不然很难存活下去。

    “还有你,方暖,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是吧?不知羞耻,作为女孩子,整天就想着勾引男同学,不整点好的,把发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你早就第一名了!”

    由於原少辛是全级第一名,班主任自然将矛头放了在成绩仅为中游的方暖身上。

    他一听就不乐意了:“张老师,她没有勾引我,我们只是好朋友,她被家长打了,我在安慰她而已。”

    “家长管教孩子,天经地义,原少辛,你不要说了,这回我一定要把你们家长叫来。”

    张老师冷笑。

    老师和其他职业有什么不同?他们可以通过学校背景,轻易地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学生身上,学生会沿用老师的标准来衡量一个同学,所以被老师冷待或是不喜欢的学生,往往在班上的地位也很弱势,这种强权,不需要打骂体罚,已经可以伤害到一个学生的心理。

    ……当然,不包括脸皮厚得可以挡子弹的姜绮。

    若不是在原少辛面前,她早就喷回去了,待完成任务,这身体要交还给温柔得有些怯弱的方暖,她不能在以后要长期相处的人面前崩戏崩得太厉害。

    张老师让二人到走廊罚站反省,等家长来了再说。

    天有多高,姜绮的心就有多宽,但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原少辛更是不在乎了,一点也不担心自家老爹来了会把他怎么样,反而一直安抚她:“你别怕,待会你爸妈来了,就把你叔叔打你的事情告诉他们,怎么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虎毒尚且不食子,原少辛见惯了父亲惩罚不听话的下属,却没受过多少皮肉之苦,原父对谁都狠,惟独对独子疼进了骨子里,早将他当作组织的继承人。

    “我觉得,待会来的会是方叔叔,”

    姜绮将自己往惨里描述:“怎么办?早上他就将我按住,一直摸我,我不想回家,他不让我跟其他男人说话的,要是知道我谈恋爱了,一定会打死我……”

    原少辛眼里阴沉之色更重。

    他什么出身?对男女之事不会一无所知,只是珍视她,怜惜她的天真才会紧张罢了,这位‘方叔叔’存的是什么心思,他完全能够猜出来。

    “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他沉声道,年轻得略显清秀稚嫩的俊脸上,复上一层坚毅神色。

    原着里,他之所以隐忍温柔,是因为方暖一直不忍心伤害方明哲,对他藕断丝连,又觉得自己已经脏了,没资格和原少辛在一起,才拒绝他的爱意──成年后反复的调│教,完全破坏了方暖的自立意欲……这是一本虐恋文的萌点。

    萌个杰宝!

    姜绮强忍住自己的吐糟欲,点点头,用信赖的目光看住他。

    二十分钟,方明哲就放下了自己的所有工作,赶到学校时,仍穿着一身西装,英俊深刻的五官蒙是阴霾,连学校保安都被他的气场所慑,不敢多加拦阻,知道是学生家长之后,就快速通行了。他一路赶到三楼,远远瞥见一同站着的二人,瞳孔放大,几近暴怒!

    他快步走过去,犹如一座有实体的乌云,气势汹汹地压过来,原少辛下意识地往前站一步,护着身后的方暖。

    这个举动落到一直将方暖视为所有物的方明哲怒气更盛,他质问方暖:“这个就是你在外面招惹的男人?我养你这么大,你就跟你妈一样,要跟别的男人跑了!?方暖,你对得起我?”

    原少辛不是傻瓜,这内容怎么听就怎么不正常,对方暖之前说的话,信了个十足。

    他愤怒的声音,让教职室里的张老师走了出来:“方先生是吧?你是方暖的家长?”

    “对,我有她监护人的授权书,她一直叫我叔叔。”

    见到外人,方明哲的情绪才稍稍冷静下来。

    就是这一纸授权书,让方暖即使报警求助也没有用,家长管教孩子,审不了。

    他目光危险地眯了起来:“这就是她的早恋对象?”

    这个很有霸道男主角风范的一眯,让姜绮暗暗翻了个白眼,假装青春期少女的叛逆,发泄了一下吐糟欲:“对啊,不然还能是跟你吗?阿伯,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太老了,我拒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