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002章

    “既然不想,那就不死。”

    生命的火焰,说灭就灭。

    要重新点燃,哪是这么容易的?姜绮狐疑地眯起眼睛:“你不是在吹牛逼吧?”

    “怎么会,我可是人见人爱诚实小熊猫,”潘达坐在她腿上,悠然自得:“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得帮我一个忙,放心吧,我们修仙之人很讲究因果,不会让你白干的。”

    它徐徐道出了来意。

    潘达原本在各星系里游历,寻找秘宝,好东西抢的人也多,它虽然幸运地找到了千机盒的所在之地,而且成功滴血认主,却因此遭到无数修仙者追杀,不得不乘坐m57f飞船来到落后的银河系避难:“没想到这个没有被纪录在案的鸟不拉屎星系会存在有智生物,文明还发展得成熟,还与我们星球这么相似。”

    “暂停一下,修仙人不都应该御剑而行的吗?”

    “你会骑自行车,自行车很爽很健康,但你会骑自行车出国吗?”

    “ok,您继续。”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藏着三千世界,化历练与气运於一身,修仙者有了它,就像小学生有了小霸王学习机,只要到里头渡劫,就能获取当中的气运。

    “我降落到地球之后,心想稳了,就打开了千机盒,”熊猫双爪捂面:“万万没想到,它会自动根据所属地的文化背景来拟定渡劫背景,我进去了一次,被里面的家里长短给整疯了!什么让我在没有灵力的背景下拯救一个被凤凰男虐待的白富美??怎么在令出轨男净身出户,这什么狗屁考验??”

    换作地球来说,便是千辛万苦在淘宝上淘到了新网游的封测资格,它只能选择一次阵营,结果你还手贱选错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

    姜绮:“……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渡劫?”

    这不就是快穿文吗?

    见潘达点头,她一口拒绝:“如果让我用这种形式过别人的人生,我宁愿死。”

    看快穿文打脸是爽,但主角却要花脑力去斗智斗勇,与人斗其乐无穷,可一直斗,谁都会累,姜绮又道:“我想活下去,只是因为我想过好自己的人生,如果不是自己的人生,给我什么好处也没意思对吧。”

    “你说得好有道理。”

    潘达思索起来:“你想过自己的人生是吧?条件就是活下去?”

    “对。”

    “也不是不行,但你的肉身已经火化了,真奇怪,以你们星球的法律来说,明明还没尸检,你爸怎么这么着急火化呢?放你尸体的地方还突然停电了。”

    潘达这话一出,姜绮心脏像被狠狠攥住,气得发晕。

    她不是不识世情的学生,对於这种无赖做法,自然一眼就看破,她无亲无故,剩下的亲人就是姜靖天,只要上下打点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并非难事。

    她扯了扯唇角:“潘达,天道不是好轮回吗?为什么坏人总能得逞?还是只有我比较倒霉?”

    “世事总是如此,只要不招惹到天道,天道管你去死。”

    潘达说得直白,说完,见她神色不对,便安慰道:“你也别难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虽然你的肉身已经被火化,但我可以和你回到过去,改变这个既有条件。”

    时光回溯,这听上去就是很逆天而行的做法。

    姜绮疑惑:“既然你能这么做,为什么不直接回到过去,换个地方开千机盒?”

    “这个方法只对死人有效,对我们这些修仙者没有用,银河系在宇宙里属於未开化星系,不受监管,当然我也不能玩脱了让时空监管局的人侦测到……只要你不冲出银河系,这么做属於钻空子。”

    听一只小熊猫老神在在地大谈如何钻法律空子,姜绮觉得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惊讶了──不管如何,自己能够得到好处,就是好事。

    “你只要答应我,帮我在千机盒里渡劫,气运归我,”

    怕她自觉吃亏,潘达又补了一句:“虽然我需要气运来修炼,但你以凡人之躯进去千机盒,多多少少都会分到点气运的,多了惊动这里的天道,对你也没好处。”

    姜绮对修仙的认知,仅来自《仙顺》、《你欲封天》、《星辰不变》甚至是《三生三世十里梅花》,潘达若有意欺瞒,她也毫无办法,有一丝能重生的机会,已经足以让她点头。

    “我需要多久替你渡一次劫?”

    “我炼化气运需要时间,大劫半年一次,小劫可以随你意思。”

    “好。”

    姜绮爽快答应,只是好奇:“为什么找我?”

    “不是你一直叫着不想死吗?”

    潘达纳罕:“执念深到让我听见,你一定很想活下去,有*才有动力。”

    她一怔。

    “对,我是很想活下去。”

    *****

    “师父父~你教我怎么打这boss嘛,人家不会躲圈圈,老是被师娘骂,师娘好凶哦……”

    “艹一群菜鸡!能不能别送人头?千里送一血很爽是吧?”

    “哎哟,那是我室友啦,她在打什么英雄联盟,我不会玩,好难噢……”

    姜绮再次睁眼醒来,在一张硬巴巴的床上,床帘外,是两位打着游戏的室友,一个是联盟里的召唤师,另一个是国产良心游戏,号称十五块玩三年的剑网三玩家。

    真重生了?

    都说大学时代的室友情谊永远是最难忘的,可是大家来自五湖四海,y市又不是一线城市,毕业之后,大家的联系就止步於微信上的‘哎呀你帮我的娃投个票’以及‘今天是xx节,给我发个一块钱红包,我会还你2块’之类的扯谈玩意。

    姜绮死前,三十岁了,可一听这嘈杂的背景音,回忆便如思绪般袭来。

    嗲着声音的是彤彤,外表端庄温柔,戴着副眼镜,乖得不得了,大学四年没见交过男朋友,可能是压抑得久了,就在虚拟世界上放飞自我,尤其是在剑三这个游戏,见一个三一个,三情缘拆帮会挑起阵营战争无恶不作,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看见主城有双骑的,她都想上去插一脚。

    有何乐趣,姜绮不知道,但应该很减压。

    至於另一位室友kc,对姜绮起了莫大的教育意义。

    在她未来的人生里,都不曾出现过骂人词穷的窘况,很大一方面要感谢於kc在大学四年里,每时每刻的耳濡目染,在普通大学狗还在震惊於‘亲妈爆炸’一词的粗鄙时,她已经一口一个‘你是不是用你妈的骨灰拌饭拌多了吃成你这个吊样啊?’,连隔壁男寝都要叫她一声老司机。

    可怕。

    kc是一位lol代打,经常免费帮姜绮的号代练,除去她的暴脾气之外,实在不失为一位有情有义的好妹子。至少当她的室友很爽,在外面受委屈了,带kc去,总能找回场子。日后,姜绮收钱代明星撕逼的时候,层出不穷的嘲讽句子让围观群众震服,殊不知她这已经是和谐过的版本。

    躺在床上,姜绮听着这曾经让她睡不好的背景音,内心充斥着震惊与激动。

    真特么重生了!

    她赶紧摸出手机,她习惯将手机放在枕头底下,至於辐射,用她的话来说,便是‘难道吃饭就不会死吗?’,加上工作原因,需要24小时联网,身边更不可能少了手机了。

    打开一看,连微博都没有,贴吧应用也是简陋得很。

    200x年4月9日,这一年,她二十一岁。

    父母已经离婚了三年,她自暴自弃,沉迷网络和游戏,能挂的科都挂了,居然也安然搞到毕业证,可见这个学位的水份有多大。

    重来一次,自然不能再颓废下去!

    当务之急,当务之急是做什么呢……

    帘外,传来摔鼠标的声音。

    用kc的话来说,便是代练用那么好的鼠标干吗?20块钱一个,玩不爽了就摔,摔坏了就换,不心疼,多舒爽,快快乐乐做个上分狗。

    “艹,不打了,我去饭堂吃饭,你们有没有要带饭的,早点说,我给你们带一份。”

    姜绮撩开帘子:“帮我打一份回锅肉饭,谢了啊。”

    看来,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填饱肚子。

    kc去了饭堂,剩下彤彤和网友语音的娇笑声,她听着格外有亲切感,她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呆,终於,颤抖着手拨去那个熟悉,却又许久没用的电话号码,按下拨打键没多久后,便接听了:“喂?绮绮?”

    姜绮眼眶通红,鼻尖发酸,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公司里的小姑娘叫她姜姐,老朋友都直接叫她全名,惟有妈妈叫她绮绮,叠字粘腻,在母亲眼中,她永远是长不大的心肝儿。小时候,外婆病逝,八岁的她对死亡一词懵懵懂懂,只记得母亲强打起精神带她去逛街,走到玩具店前,她闹着要买一个很贵的洋娃娃,哭闹撒娇,不停叫着妈妈。

    倏地,母亲捂着脸蹲了下来,发出低低的饮泣声,把当时的她吓傻了。

    ‘绮绮,你知道吗?妈妈已经没有妈妈了。’

    从此以后,再无人叫我小名。

    想到母亲一生受的委屈,姜绮忍不住掉下眼泪来,可恨她无能,到最后还是让姜靖天这贱人抢走了妈妈留下来的房子。

    在她恨得咬牙之际,姜母却慌了:“绮绮?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说话?”

    “妈,我没事,”姜绮压下泪意:“只是挺想你的。”

    “傻孩子……”姜母笑起来:“说什么傻话呢,想妈了就多回来,妈给你做好吃的,你不是喜欢回锅肉炒饭吗?回来之前打个电话给我,我好去买菜。”

    这时,她才想起来,u大离她家很近,只是大学时她怪责父母离婚,不肯回家去看。

    到后来,再长大一点的时候,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有多蠢多不懂事。

    “嗯,知道啦,妈。”

    和妈妈聊了几句家常,姜母怕打扰她学习,便催促着她把电话挂了。

    光是和母妈说的这些话,姜绮便觉这次重生值回票价,她将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将所有负面情绪以泪水冲刷走──妈妈只有她了,她再不坚强,再不振作,没人能够帮她。

    掐指一算,距离母亲病发还有六年,她有六年时间,拼搏她的事业。

    肺内弥散性凝血透明栓塞,三针就能治得差不多,但是一针要价六十多万,当时只是一个打工仔的她,压根付不起。姜母也让她别治了,还放下话来,她敢借钱,她就立刻自杀,不要这条老命也不愿意拖累女儿。

    谁不怕死?

    经历过死亡之后,姜绮怕极了,一点也不想死,於是回想起来,母亲当时到底是用一种怎样的心情,让她说出别治了,光是想到这种,她的心。

    这辈子,姜绮一定要让妈妈得到最好的治疗。

    可是,该怎么赚钱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