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记住,只能在这附近看看,不能跑远了。し时间不能太久,一会儿就要回来。”谭邦国看着靳嘉宝和肖瑾,再一次叮嘱道。

    “放心吧,我们就在这周围看看,不会走远的。”靳嘉宝蹲在地上把裤脚绑好,嘴上说道。

    等了一会儿,去打猎的四个人都还没回来。靳嘉宝觉得闲等着也是等着,难道上一次山,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去四周看。

    谭邦国一开始不同意,他必须留在这里准备中饭,还有其他人放在这里的东西需要照看。几个小孩子进山,太不安全了。可惜,靳嘉宝这个人,一旦做了某个决定,就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她既然动了心思,就表示一定要去,谭邦国拦都拦不住。

    谭松松走了那么多路,累的不行,现在一点路都不想走。再加上经过一上午,她对打猎已经没那么好奇了,所以主动说不去。

    而肖瑾,虽然也觉得累。但是他一则不放心靳嘉宝一个人进山,第二嘛,他对打猎还是很好奇的。小说里不是写了嘛,山上除了动物之外,还有人参、灵芝这些好东西,他想要出去碰碰运气,说不定瞎猫碰到死耗子,刚好给自己碰到了呢。

    所以,最终只有他们两个人去。谭邦国劝了半天都没劝动,没办法只好同意。不过,他也有要求,他们去可以,但是只能在这周边转转,不能进深山。

    靳嘉宝两人再次保证不会走远之后,就拿着东西进山了。走了十几步的时候,靳嘉宝突然又折返回来,看着谭邦国说道:“邦国哥,你把你的弹弓借我们呗。”

    谭邦国拿着自己的弹弓递给她,看她兴高采烈的接过去,忍不住说道:“你会用吗?”不会用的话,拿过去也没用。

    靳嘉宝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嗖的一下弹了出去,打在一根树枝上,小指粗细的树枝立马就断了。

    不要说谭邦国了,就连谭松松和肖瑾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掉在地上的树枝,然后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靳嘉宝。

    “碰、碰的吧?”谭邦国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么细那么远的一根树枝,让他打他都打不中。他不相信,才十岁的小姑娘,竟然都不用瞄准,直接就打下来了。除了碰巧之外,他想不出任何理由。

    靳嘉宝把弹弓拿在手上摇了摇,听到谭邦国的话,笑了起来“对呀,好巧,我本来以为打树叶的。”说完,哈哈大笑的往林子里走了。这一次是真的直接走了,没有在折返回来。

    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里,谭邦国才回过头来,看着谭松松说道:“松松,你同学是不是经常在家玩弹弓。”

    就算打中树枝是碰巧,但是她一下子打那么远,而且从树枝应声而断就知道,力道也很强。从这里就能看出,她有多厉害。要知道他从六七岁就开始玩弹弓,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但是让他打那根树枝,就算幸运打中了,也只会是打中了然后石子掉下来,而不是树枝掉下来。

    谭松松摇摇头,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嘉宝竟然会打弹弓。不过,经过这个,她更加佩服嘉宝了。心里暗自得意,果然不愧是她的好姐妹,就是厉害。

    那边,走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的肖瑾,一直在问:“嘉宝,你什么时候会打弹弓的?你刚才怎么打的那么准?”

    没错,肖瑾惊呆了。上辈子的嘉宝不是这样的,至少在他的眼中不是这样的。上辈子的嘉宝只能用娇弱这个词来形容,每天上下学车接车送,听说在认识自己之前,学校组织的活动是从来不会参加的,而且还三天两头的请假。

    可是现在呢,看着面前走了这么久的路,脸上却一丝疲惫都没有的人,拿弹弓能直接打断树枝的人,这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靳嘉宝吗?

    肖瑾第一次开始从心里怀疑。以前,他虽然觉得靳嘉宝和上辈子不一样了,但是他总是用蝴蝶效应来安慰自己。可是经过刚才的事情,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慢慢回想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和上辈子完全不一样。明明上辈子从第一眼看到自己,就爱他爱到失去自我的人,这辈子却莫名其妙的讨厌他。明明上辈子谭松松这个时候已经出事转学了,这辈子却平安无事的呆在学校,并且和嘉宝成为了好朋友。他还记得,上辈子,这两个人根本就相互不认识。

    “你到底是谁?”站在原地,肖瑾紧紧的盯着靳嘉宝,表情严肃的从嘴里说出这句话来。

    靳嘉宝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听到这句话,莫名其妙的看着肖瑾:“你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是嘉宝,你到底是谁,嘉宝到哪里去了?”肖瑾的第一反应是靳嘉宝被人掉包了。他不是没想过,对方和自己一样,是重生人事。可是假装的再好,也会露出破绽的。就比如他自己,经常会在不注意的时候,说出一些现在还没有的流行词。

    可是,靳嘉宝呢?她完全没有。她就和其他人一样。上课认真听讲,和谭松松聊天的时候,两人说的话题也很幼稚。最主要的是,他以前试探过,对方对于他说的电脑、手机这些毫无反应,还和其他人一样,好奇他说的这些东西是什么?

    排除掉种种原因,肖瑾觉得唯一可能的是就是靳嘉宝被人掉包了。他这么想也是有原因的,他知道,嘉宝其实以前和别人是不同的,直到今年才恢复正常。上辈子她回到学校的时候,读的是二年级,而且学习成绩一直不好。

    可是看看现在,直接读五年级,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她还能够过目不忘过耳成诵,上辈子的嘉宝根本就没有。

    让他感觉奇怪的地方是,为什么两个人会长的一模一样。但是不管为什么,经过上辈子的对比,肖瑾就是觉得现在的嘉宝肯定是假的。

    这次靳嘉宝听清楚了肖瑾的话,看着对方怀疑的表情,靳嘉宝忍不住心里一惊。不过面前却一丝变化都没有,就连眼神都没没变,让肖瑾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你胡说什么?我就是靳嘉宝啊。”靳嘉宝说话的时候,用一种‘你没病吧’的眼神看着肖瑾。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嘉宝根本就不是你这样的。”肖瑾一直紧紧盯着靳嘉宝的表情,可惜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靳嘉宝装作气不过的样子:“肖瑾,你脑子你坏吧,我就是靳嘉宝,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靳嘉宝一边说话,大脑却在飞快的思考。突然,她觉得不对啊。‘自己’和肖瑾以前根本就不认识,原主以前生病一直呆在首都,根本就没和肖瑾见过,他怎么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

    “你才奇怪啊,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靳嘉宝一脸怀疑的看着肖瑾,皱着眉头说道。

    靳嘉宝是从古代来的,本来就相信鬼神的传说。更不要说她自己身上又发生了这么奇怪的事情,所以现在对于鬼神的传说真是信的不能在信了。

    仔细回想,肖瑾其实早就露出了破绽。例如,他从第一眼看见自己开始,就贴过来。明明在知道自己不喜欢的他的情况下,他还厚着脸皮每天没话找话。还有他平时说话做事,总是和周围的同学们不一样。靳嘉宝好几次看到,肖瑾用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眼神看着其他人。

    越想靳嘉宝越觉得肖瑾不对劲,看着肖瑾的眼神也从原来的怀疑变成了肯定。她敢肯定,肖瑾绝对有问题,就是不知道是跟自己一样附身的,还是跟以前书里写的那样重生回来的。靳嘉宝想想对方的一些行为和刚才的话,觉得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肖瑾没想到这个靳嘉宝的反应会这么的快,自己刚才太着急了,说出来的话确实露出了破绽。不过,他上辈子是当官的人,虽然官不大,可是厚黑学学的不错,心里虽然慌张,但是除了眼神闪过一丝慌张之外,表情却几乎没有变化。

    靳嘉宝把他的那一丝慌张看在眼里,心里对自己的猜测更多了一分肯定:“怎么,为什么不说话,被说中了?”

    肖瑾现在大脑转的飞快,过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嘉宝,你刚才真的好厉害,竟然直接把树枝打断了,回去之后,你教教我好不好。”

    肖瑾在大脑里想了n个回答,最终想出了这个方法。装失忆,或者说人格分裂也行。

    果然,靳嘉宝没想到他突然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登时目瞪口呆。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吗?咦,我们什么时候走到这里来的?”肖瑾先是摸摸自己的脸,然后好似刚刚才发现周围的环境,一脸疑惑的四处打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