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9章 煞星杨柳杨

    ==============晋|江文学城首发,请支持正版=============

    一群玩家站在这间连招牌都没有的廉价酒馆外玩了半天猜拳,最终由一个盗贼玩家夺得头筹,在同伴们幸灾乐祸的起哄声中这盗贼苦着脸、独自推门走进去跟他们这个小队刚接到的任务中转npc交互。

    逃过鼻息地狱的几个随意地站在路边闲聊,这群人的胸口位置都佩戴着一骑公会的徽章,说话的嗓门儿那叫一个肆无顾忌、神态那叫一个倨傲——倒不是这些玩家在现实里就是这么嚣张的性格,只是人这种生物的群体□□,细细研究起来是很有趣的;比如一个奇装异服爱好者在单人的情况下可能不好意思穿着那身代表他品味的服饰上街,但是如同身边多那么六、七个喜好相同的同类,这个奇装异服者不但能抬头挺胸走上街头、很可能还会故意地卖弄他“青春放肆”的一面;又比如你逛街时从你身边走过的学生仔看似其貌不扬,但假如他跟他的死党成群结队去唱k,自认人多势众并有酒壮胆的情况下,这个学生仔没准儿敢跟落单的壮汉比划下拳头……

    总之,一骑在正面实力上刚不过人数堪堪过百的《全歌》,但人家两个公会加起来1500多人,在玩家过万的亮银镇确实算得上一方巨头;而身为巨头公会中的一份子、身边又有足够形成“势”的同伴相陪,他们对散人玩家和小公会玩家就不可能保有谦虚心态,集聚在路边大声聊天都算是有教养,人家至少没有堵到路中间去不是。

    三个散人从贫民区的方向走过来,到了珍妮酒馆附近时,其中的两个停了下来,站那随意地交谈着什么;另一位块头大得让人让人怀疑丫是不是健美先生的哥们没去管他那俩同伴,自顾自大摇大摆地往一骑的这群任务玩家靠近,当别人注意到他时,这哥们还举起粗壮的胳膊挥了挥、浓眉大眼的方脸上露出热情的微笑。

    “那是谁朋友?”这个任务小队的领头玩家愣了下,看向同伴们。

    克龙哥已经走到离他们不足十米的距离了,自然听到了这句话,脸上笑得更开:“嗨,哥几个,是我啊!”

    这货实在笑得太爽朗了,浓眉大眼的相貌也忒有迷惑性,直到他的胳膊都快够到一骑玩家的肩膀了,别人依然没有产生警惕性,那个领头玩家还冲他笑了笑,“兄弟,你是……?”

    “哎呀,这都不认识?哥哥是艹了你们爸爸的专克龙傲天啊!”克龙哥手一抖快速换上他那身防御极高的链甲、狞笑着抽出他那招牌式的门板大盾、“嘭”地一个盾击砸到领头玩家正脸上。

    “艹!”

    “逗比找死呢吧!”

    “卧槽,这特嘛不是那个直播喷咱们公会的沙包吗!!”

    “弄丫!”

    前面蹲复活点地都是一骑里面的副本精英团,任务流的玩家并不是每个人都熟悉克龙哥那张脸;当然,和克龙哥的嘴炮与高防一样出名的是他那垃圾到家的攻击力,这群任务玩家是一点儿也不怂、抽出兵器上前就干。

    克龙哥哈哈大笑、一边喷着吸引仇恨值的垃圾话、一边奋力向这群人中的猎人玩家靠近,瞧准了机会、盾击了这猎人一熊脸、并伸出胳膊把人死死抱住。

    唯一有可能逃掉的猎人被逮住、杨瑞和第五霖就不客气了,一个闷头前冲、一个闪现进入施法距离,抬手就是法师职业的群体控制技能:“暴风雪”。

    冰系技能多以控制为主,暴风雪的伤害不值一提,但能把施法者前方扇形区域十米内的目标全冻上;被冰冻的目标受到攻击后会解除冰冻效果、但依然会有减速40%的debuff,持续6秒,若没有被攻击也没开解控技能,那就会被十足十地冻上10秒钟。

    暴风雪放出去杨瑞也扑上前了,他没管被冻上的玩家、也没管被克龙哥逮住的猎人,直接冲这队人里面唯一的治疗、一个穿板甲的奶骑妹子冲了过去。

    牧师玩家有能驱散魔法debuff的技能,奶骑可没有;这奶骑算是比较会玩,被冰上马上开了“骑士坚毅”技能解除冰冻进入免控状态,并马上释放了一个圣光回响——就是在固定的地点释放一道椭圆形的治疗光环,光环周边二十米内的友方玩家每3秒恢复一定血量。

    如果是老到的牧师玩家,在队友释放群体冰冻技能的时候第一反应应该是给对方的奶骑释放一个神封术、让奶骑开不出技能解控;但杨瑞虽然这几天跑任务很是接受了一番第五霖的指点,动上手后依然没能有身为牧师的自觉、压根就没在第一时间想到放技能,于是他就这么任由奶骑开出了圣光回响……

    被冻上的一骑玩家正慌着、见他们的奶骑放出了技能顿时就安心了,再一看对方居然只有三个人,这安心顿时就变成了上火——这特喵是得多瞧不上他们一骑啊,三个人就敢来惹事呢?

    显然,这种有点儿膨胀的上火没能保持多久,冰冻时间还没过去一半、后一步赶到的“斗士”就在两米之外跳了起来;因为角度问题,只有半数的一骑玩家看到了这惊艳的一跳——那双大长腿在半空中左脚曲向腹前、膝盖的位置正对着奶骑妹子的鼻梁、并狠狠地撞了上去;有免控减伤的奶骑妹子受到的伤害不算重、也没有被打出晕眩,但很明显地被吓到了;下一瞬间那斗士双脚落地、一记开山肘击就流畅无比地打了出来、命中了奶骑妹子的下巴;而后刺拳、直拳、摆拳,在出拳收手的空隙还没忘记乘势上肘击、补扫踢,处在“骑士坚毅”的免控和80%减伤状态下的妹子并没有被打出控制效果,然而这种快速的连击也让她根本无力完成读条、只能勉强地释放出瞬发hot技能;更惊人的是随着面部连击次数的增加,80%减伤效果还没消失的奶骑已经下去了小半管血……

    “救、救命!”奶骑妹子吓呆了,骑士坚毅时间结束后马上就被打出晕眩状态、并在1秒后化为了白光……

    杨瑞送走奶骑妹子还惊讶得不行,跟克龙哥说了句,“这妹子真硬,好高的防御。”

    这个任务队的领头玩家跟奶骑妹子是男女朋友,女朋友被打得那么惨让这领头玩家的小宇宙爆发了,冰冻效果一解除立即冲杨瑞扑了过去;结果半侧面对着他的杨瑞轴心脚一旋、右脚高抬、几乎与轴心脚形成凌空一字马,身姿帅气得第五霖差点喷鼻血不说、膝盖刚好砸上自己送上门来的领头玩家正脸儿……

    “卧槽!神龙摆尾?!”有个稍微了解点儿搏击格斗的一骑玩家失声叫道,仓皇扫一眼杨瑞的打扮、顿时就惊了,“卧了个槽啊!这他嘛不是杨柳杨吗!!”

    “杨柳杨?!”

    别说受到攻击的一骑玩家们,避开交战区躲到远处去的路人都惊了,无数视线瞬间就集中在了杨瑞身上,而后又是一连声的叫嚷,“卧槽,这不是那个一挑二十几的大神吗!!”

    “艹,难怪这么吊!快截图、快截图!”

    “截个屁图,开录制啊沙包!!”

    爆发了小宇宙的头领玩家防御跟开了骑士坚毅的奶骑没得比,连他女朋友一半的存活时间都没撑住就化成白光消失了;这时候的杨瑞也习惯了属性提升后的攻击力,再出手时一次摁住了两个打、且都保持了连击伤害,3秒不到、一般玩家公共cd才转了两圈就把其中一人打残了。

    踢躺下一个、肘击头部弄晕一个,杨瑞指着趴地上那哥们喊道:“这个差不多了,谁先来?”

    抱住那猎人玩家就没松手的克龙哥嘿嘿一笑,当仁不让地:“当然是我啦~”大盾就砸了下来,他自身的攻击力加上盾击技能伤害,打个残血的玩家也猛拍了三下才收走人头。

    玩这游戏到现在,克龙哥估计还是第一次收获人头,兴奋得不行:“另一个也我来!快打残他、留个十几二十点血给我就行!”

    别说被殴打中的一骑众玩家,围观路人看克龙哥的眼神儿都不对了,这兄弟也贱得太有姿势了……但是杨瑞实诚啊,克龙哥话音刚落他就把原先被他晕住那哥们打残了,还特贴心地往克龙哥身前推了一把;全程没能开出技能的这哥们早知道自己要挂,心态倒不是很差,毕竟把他吊起来打的这人是杨柳杨;但是被推到克龙哥身前后,这哥们不干了,特委屈地高声尖叫:“不要!”

    把人杀回复活点的克龙哥骂道:“我艹他爸爸,哥哥又没爆他菊花,叫得这么凄惨干啥!呸呸呸!”

    站在数米外放控制技能的第五霖说了句公道话:“你就留点口德吧,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十分钟后又是一条好汉……这个人头我来收。”说着第五霖一道冰箭术放了过去,毫不意外地“biu”一下炸开在杨瑞的胳膊上。

    “打准点儿啊!”杨瑞回头喊。

    “好、好……”第五霖嘀咕着放了个群攻魔法,这次总算顺利把人头收走了。

    “老五你能不恶心吗?”克龙哥怒道,“让我先来、我这刷人头机会可不多!”

    九个一骑的任务玩家,除去嘴炮抢人头和最后逮那个开了技能逃出去一截的猎人,合共费了三人一分半钟的时间;其中奶骑和领头玩家给杨瑞加了2点罪恶值,其余7点全让老克背到身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独自进无牌照酒馆交互任务的盗贼玩家才走了出来,空荡荡的大街让这玩家傻眼了十几秒,抱头大叫:“人呢?!人都哪去了!!”

    这玩家赶紧开了队伍频道,鬼吼鬼叫了半天才弄明白自己走开了五分钟队友就全灭的事实,吵吵闹闹半天后,这个唯一幸存的盗贼说道:“咱们这任务队又没有惹过杨柳杨和专克龙傲天,更没去蹲过他们复活点,怎么就冲我们来了?”

    这时就有聪明人气愤地出声:“这还用说吗?那高手为他朋友出头、来清咱们人的呗。”

    幸存的盗贼连忙说道:“那我们赶紧通知下其它队伍的人啊,叫他们小心点儿!”

    这提议出来后队伍频道里面安静了一小会儿,这人嘛,只有自己倒霉的时候才是最惨的,虽然没啥恶意,但他们实在是忍不住希望别的队伍也倒霉一下、免得自己这队人太出众——比如天命那个团,运气不好在蹲点的时候遇上那煞星,大半人掉属性不说还成了公会里的笑谈……

    “……是应该通知下别的队伍。这样吧,我去找绝尘那边的管理说下这事儿,你们看看哪几个队在镇里任务,有熟悉的就通知下。”领头玩家出来发话了。

    幸存盗贼附和了几句,转过身来面对街角墙壁,脸上忍不住露出奸计得逞的贱笑;而后他拉开公会人员名单,从坐标亮银镇中的玩家名单里挑挑拣拣、找出来一个平日里最讨厌的家伙私聊过去,“龙哥,你们队在镇里任务呢?”

    过了会儿,狂少龙傲天才不耐烦地回消息过来,“有屁快放。”

    “特嘛的老子叫你装比……”幸存盗贼骂骂咧咧地打字回复,“刚才我们这队人碰上杨柳杨了,就是那个一挑二十几的斗士,那家伙在清咱们一骑的人!你这会儿在哪呢?”

    “卧槽,那个煞星?”狂少龙傲天顿时就慌了,“我这队人在xxx街呢,你们那队在哪被杀的?”

    幸存盗贼瞄一眼狂少龙傲天的消息,没急着回复,拉开好友名单、选中了一个id叫第五霖的小伙伴……

    收到消息的第五霖露出神秘微笑,大手一挥,“走着、咱们去见见老熟人!”

    克龙哥的罪恶值杀到9点时心有不甘地退场了,收到手机短信兴冲冲地上线的小平兄弟加入了杨瑞和第五霖的队伍。玩儿《第二大陆》到现在从来没有开张过人头数的小平出手时兴奋得不能自已,累计满了9点罪恶值后也是如同克龙哥一般的念念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离了镇子去外面的村庄下线。再来,被叫上线的是手残程度还可以拯救的奶骑妹子大大大桃子……至于幸运max、萌萌哒铁匠半夏,pk这种事情,就不要去为难人家了。

    君无忧在快八点的时候才砸钱收齐了一套狂战士装备,早就忍不住的这姐们立即与杨瑞等人汇合。杀满9点罪恶值后第五霖没让她下线、让她去野外刷怪先玩着,这时,久违的土豪暗牧萧文远也收到消息从主城坐马车回来了,二话不说加入清人小队。

    到了晚上九点,一骑俩公会已先后有五个任务队被全灭,其中三个队是被主动pk的、两个队是发现公会黑名单上的小平后跑上去杀人结果被反杀的,同时,也有不少落单的会员被人碰了个正着、被砍成白光都没看清楚下手的人。到了这程度一骑的管理再迟钝也发现事情不对了,从被灭掉的最大任务队中听到具体过程后,情深一世当即感受到了威胁。

    “全体注意,有疯子在镇里清我们的人,零散的兄弟去找最近的队伍汇合、十人以下的任务队都合并,没有三十人以上合一块别随意走动,还没有来得及汇合的人尽量找有npc守卫的地方呆着。”

    同样的话在《一骑杨戈》和《一骑绝尘》两家同盟公会里刷了十几遍,通知过镇里的任务玩家后情深一世也没闲着、马上联系了手下的副本团精英怪,把,把一线团和二线团的团长们都拉到了公会聊天窗的管理频道。

    “他们到底几个人?闹得这么满城风雨的?”副本团一般是不开公会频道的,并不了解外面的事儿;精英一团的团长在管理频道里说话时稍有些不耐,他们这团一直在卡副本完成度,忙正事儿都身心皆疲了,哪还有心情关心任务队和普通会员被杀的事。

    “主要是前阵子那个斗士杨柳杨。”情深一世很明智地没有说对方人数,“那家伙的视频你们也看过,打法上像是泰拳,我怀疑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职业级别的泰拳手,一般的……没有这种身手。”他把体院生几个字咽下去了,《全歌》那公会,他实在是不想提,“除了这个疑似泰拳手,其他人也很强,名字大伙儿都熟,专克龙傲天、风清默、萧文远,还有那个数据帝第五霖。”

    君无忧这个id在情深一世嘴边含了又含,最终他还是要点脸,没好意思说。风清默人还在主城那边呢,情深一世就把他给算上了。当然,一口气爆出这几个id的效果是很明显的,漫不经心的团长们都正视起这事儿来了。

    “专克龙傲天和风清默就算了,萧文远和第五霖怎么怎么都搅合到这事里了?”精英二团的团长有些惊讶地出声,“老大,之前都没问……咱们到底是怎么跟他们搞出这事来的?”

    虽说一骑只是半职业化的公会,不过在游戏里已经建立起盈利模式的一、二团精英团,那是早早赶上职业玩家的标准了。职业玩家不一定要多么风骚犀利,但和气生财还是比较讲究的,如萧文远这种土豪,那是团长们最不愿意把关系搞僵的玩家;而第五霖那种数据帝,大伙儿就更不愿意对立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有求于人呢。

    情深一世沉默了一会儿:“新招来的人……比较爱惹事。”

    七个精英团的团长一时间没出声,都用不着私下交流,他们就知道情深一世又干出蠢事了。

    “老大,收进来的人再多、良莠不齐也排不上用场啊。”精英二团的团长忍不住劝了句。

    “嗯,回头我就开会说说这个事。”情深一世没给出正面答复,他也是没办法,狂少龙傲天那小子在公会里算得上个啥,压根就没有不方便踢走的道理。问题是他一时没管住自己逼走了那小子的女朋友,虽然嘴上面说得好听、可他心里头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心里有鬼吧,他对狂少龙傲天那惹麻烦的沙包就板不起脸来了。

    ……没担当的男人,基本上就是这种造型。狂少龙傲天再能惹事,好歹这货并没有权力指派副本精英团去堵人家复活点……情深一世那会儿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下手撬人家墙角、脑子里不过事儿就安排了人手去堵人去搜人去找回面子,搞得仇恨加剧,这责任丫根本没法儿推卸。

    情深一世都不想谈责任问题了,七个精英团团长也只能识趣地避过这话题讲正事,精英三团的团长先提了个建议,“明天周四就到领地战筹备期了、该来亮银镇抢任务的公会也来得差不多了,老大,我们现在也算是本地公会,也是该考虑跟其他三家联手的问题了。”

    ……言下之意,就别管小打小闹清任务队的那些人了,当前肯定是领地战最重要,啥事儿都可以搁置到领地战结束之后说。

    这个提议让另几位团长都挺心动的,精英二团团长就跟着帮腔,“我觉得也是,那帮清人的小子背得起多少罪恶值?过了10点就要红名被npc守卫砍,泰拳手再牛、还能抗着守卫杀人呢?”

    精英一团团长也觉得这事没必要看重,出声道:“他们那几个人堵不了复活点,要么被杀过的人理份名单出来,公会给点补偿算了。”

    三、四、五、六团都是二线团队,对副本的开拓还得靠着一线团队提供攻略,自然不会反驳已经达成共识的这三位的意见。顺带一提,精英六团的团长就是天命,给杨瑞两次照脸上踩过的他更是一点儿脾气没有。三位一线团的团长你来我去的,差不多就把基调定下来了,还好他们眼里还是有情深一世的,谈了几句后就问情深一世意见,“老大,你看怎么样?”

    情深一世隔了三秒才出声,这中间沉默的三秒,可谓是让管理频道里的八个人都万分地难堪;还好,情深一世也算是经历过少许风雨的男人,关键时刻他顶住了、没有情绪化,“……那三家公会是有找过我,今天我就跟他们谈谈,把联手的事情定下来吧。”

    这八人之间最短的也打了三年以上的交道,对彼此的性格都算是有一定了解;情深一世这么说了,团长们也都明白情深一世做出了让步,既然如此,他们也得表现表现、缓和……或者说是维护一下大伙儿的兄弟感情。发展到半职业化的大公会往往还没有纯玩家群体的中小公会稳固,其冲突的根本,也就是在理念上了。

    “我们这团几个老板都毕业了,还有一个差几件散件,老大你看是不是安排去二线团?”

    “等会我这团的人去拉出去清剿蜘蛛地道吧,老大,公会要缴纳的物资还差哪几种?”

    结束一骑最高层的短暂会议,身在野外安排了两个刷怪团带刷属性点的情深一世脸色不怎么好看。七个精英团的团长都是他的老兄弟,开游戏的时候给投放得天南海北的、一个个大老远的赶来汇合;之前出了事从主城转移到亮银镇,人也是二话没说就跟着过来了,一句话没抱怨过。就算是情深一世这个人稍微有点儿以自我为中心,对这批老兄弟也很难发出腹诽。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这个前游戏界名人、电竞高手,转战到虚拟现实中后各种不适,别说保住以前的光环,连一线高手都没混上,还能继续坐稳这两大公会总会长的位置,全靠以前的这批老兄弟撑。他心里清楚自己要是一意孤行、老兄弟们也不会驳了他的面子,但作为一个成年男人,情深一世知道情谊这玩意儿是经不起消耗的,他确实是没有底气乱来。

    但理智上能明白和感情上能接受是两码事,就像他放任老婆领人追杀前妻,一方面他知道这事儿干得不地道,另一方面吧,他又很有那么几分解气——谁叫那女人自视过高,以为结了婚就能把自己管住呢。

    在女人上面情深一世是很有自信的,这种自信已经渗入到他的性格里面。人长得帅、家境优渥、游戏打得好、嗓音还动听,从出名开始就被女玩家群体追捧为男神,他已经非常适应被女人围着转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义务被哪个女人栓死、他也不认为哪个得到他的幸运儿有这种权力。

    也正因如此,连前妻“不大度”他都能暗自怨恨,更别提直接拒绝了他、把他这男神的面子往泥地里踩的君无忧了。对付啥泰拳手、第五霖对他来说都是次要的,他真正的念头是能像追杀前妻时一样让君无忧狼狈不堪、让君无忧后悔拒绝了他。

    总之……出于这种不足为外人道的、暗搓搓的心理,情深一世想来想去,给最听话的小弟去了条私聊。

    过了半个多小时,一骑杨戈的公会频道里忽然有人出声质问:“狂少龙傲天,君无忧怎么在杀我们公会的人?”

    公会频道瞬间就炸了,说啥的都有,而这一晚上倒霉地被人清了两次的狂少龙傲天一直到有人提醒他才注意:“啊?谁被无忧杀了?”

    “我啊!我刚才一出武器店的门就被人一剑砍过来!”那人气咻咻地,“不是说君无忧另择良木发展去了吗?怎么跟那个专克龙傲天搞到一块去了,还杀我们公会的人?!”

    ……这就是标准的睁眼说瞎话,君无忧那姐们再彪悍,也暂时还下不了手去砍原公会的人,她的罪恶值都是《一骑绝尘》的玩家送地;当然,重点也不是这个,重点是君无忧老早就杀到9点罪恶值、出镇子单刷怪去了。

    这个带节奏的哥们儿刻意提到克龙哥的名字,很快,公会频道里就有“聪明人”接话,“这啥情况啊,狂少,咱们跟专克龙傲天打起来可不都为的你们小两口吗?”

    这点一被人挑明、乐子就大了,狂少龙傲天这货又是没什么脑子的,给人冷言冷语带两三下节奏、立即就理解成了“君无忧抛弃他选择了专克龙傲天”,眼珠子都绿了……这货立即哭天抹泪地要求公会出头、干掉渣男渣女为他出气,而先前被杀掉的人也是满腹怨气、纷纷附和,很快,就有几个小管理出来说咱们自己组织反杀,干脆利落地一气组起百人大团……

    同一时刻,亮银镇地图西北面、位于半山腰上面的一座小村。

    平均罪恶值9点的一群人乐呵呵地占据了村长家的地炉、围坐成一团,再次上线后一路狂奔过来的小平兴奋不已、红光满面地正在发言:“我查过官网资料库了,人头过了十点就能领一次奖励,第一会领的听说都不咋样,但是后面每十点就能领一次……”

    “嘘——”众人毫不客气地嘘他,“都听五哥说过了,还用你说!”

    小平难掩兴奋,又道:“你们看论坛上idxxxxxx和xxxxxx的帖子,都是路人录制了刚才我和杨哥五哥pk的视频……”

    桃子胸脯一挺:“你那个算什么呀,我跟杨杨五哥pk一骑那视频才火爆点,都翻50多页了,你那个才多少页?”

    君无忧不耐地:“这小子干嘛来的,能不能说点儿有营养的?我还忙着去洗罪恶值呢!”

    “哎,年轻人呀,就是沉不住气……”克龙哥故作深沉地摇摇头,他倒不是不想装下比,只是吧,他露面的那几场、路人都没把他给拍进去……

    “哈哈……给小平点面子,人家可是专业指挥来的。”好脾气的萧文远打圆场。

    第五霖让大伙儿都发泄够过头的热情劲儿才出声,“杨瑞已经下了,他明天再提前上线洗罪恶值,我们要是想继续像今天这样打得爽,就最好在下线前把罪恶值都洗干净。一骑今天吃了这个亏,下次想骗防御反击就比较难。”

    小平插嘴:“今天两次骗到防御反击的都是我,呵呵呵呵……”

    第五霖不得不盯向他:“小平兄弟,你在我印象里是挺稳重一人来着……”

    小平不好意思地:“我这不是……头次参加pk来着,打的还是一骑这种大公会……好吧,我这就把嘴闭了。”

    “总之……明天的主战场是野外,按照东西南北的顺序,一个个刷怪点清过去。君姐你就别去单刷了,一会儿咱们团刷。桃子,你可以给半夏讲一声让她明天上线,野外的话她也能有机会赚点儿人头玩玩,别把人落下了。老克,你要是下线得晚,过了两点去镇里接下清默。”第五霖是那种无论何时都不会被人带偏主题的人,一本正经地叮嘱大伙儿,“今天清人还是比较拘束的,咱们人不多,罪恶值限制摆在这儿,红名了就不好玩……”私聊提示响了下,第五霖低头看一眼,立即站起身,“说人人就到了……好了,大家跟我来见见新朋友。”

    君无忧边起身边问:“你是说杀非离到了?我可还没承认她人品呢,还没当她朋友啊告诉你!”

    “谁是杀非离呀?”桃子就好奇地左张右望,看到别人都起身了她也跟着站起来。

    “一苦主……曾经的苦主。”第五霖回头道,“总之是跟我们是同阵线的。”

    萧文远倒是想起这名字了,一边跟着往外走一边笑:“怎么把人家都找过来了,太会玩了吧。”

    克龙哥的反应永远是那么地“清新脱俗”,立马给萧文远去了条私聊,“你见过?漂亮不?”

    真·人生赢家、帅气有钱人品坚|挺的萧文远默默看向老克,“……我觉得吧,老克,你站我背后让我有种错乱感……你应该站到情深一世那边去才合适,真心的。”

    所以说人家人品好呢,这话萧文远是私聊过去的,没在妹子面前下克龙哥的脸。

    ……当然,永远不能指望克龙哥知道啥叫要脸,就见这货斜视着萧帅哥,鼻子里不屑地冷哼出声,并以极快的手速私聊过去:“俗话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咱是爱花之人,别把我跟丫那种摘了花还把根刨了的沙包一块论,怪恶心人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