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章 嘴炮强人

    6

    有了杨瑞这个甘心情愿接下所有“脏活累活”还毫无怨言的苦力,俩妹子别提多放心了,没一会抓到的田鼠就塞满了npc给的竹编笼子,欢呼着去交任务。杨瑞也想看看别人做正常任务是啥样的,跟在俩妹子后面顺着农田间的小道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座静怡的小村。

    比起野狼村,这个名为托兰的小村正常多了,没有堡垒般的围墙、凶神恶煞的民兵,乡村田园风格的农家小院散落在一整片山坡之上,民房前后多种瓜果菜蔬,村中小道两侧遍布叫不出名字的野花,远远看去,浓淡翠绿相映成趣。

    离村口还有一小段距离,就见路边搭着供给行人休憩的草棚外面乌泱泱的挤了一大票人,杨瑞这边还好奇呢,浅唱半夏面色一变、已经惊叫出声了:“哎呀、糟了,不会是我们来晚了吧?快快,跑去看一下是不是任务结束了!”

    杨瑞这才想起来他帮忙的这个田鼠任务npc是限量收的,连忙跟着俩妹子一路小跑。

    到了草棚边上三人就挤不进去了,急得俩妹子直跳脚,这时里面声音传了出来,说话的是个气愤的玩家:“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接任务,npc是你们家的吗?!”

    又一个趾高气扬的声音响起:“少废话!这任务我们公会包场了,闲人莫近啊,过线一步统一发放免费回城卷、绝不开玩笑!”

    玩家们不干了:“靠,这任务明明是散人发现的好吧!凭什么你们包场了,你特么谁呀!”

    “就是!散人不喊话你们会知道这里有任务?现在倒成你们包场了?开什么玩笑!”

    杨瑞带着询问地看向浅唱半夏,就见这妹子心虚地别过头去。

    ……嗯,杨瑞觉得妹子玩家不愧是妹子玩家,特别地无私有爱。

    人有点多,草棚子又小,杨瑞垫起脚能看见推攘的俩群玩家后面坐着个小胡子穿长袍的npc,身边堆了一堆的竹编笼子。只要没玩家上去对话或是触发任务,npc一般情况下视玩家如无物,现在一大群人堵着门口吵吵嚷嚷的,那npc就跟没看见一样,坐得特别地端正。

    杨瑞个头高占便宜,瞄几眼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就出声当个和事佬:“嗨,我说,这事没什么必要吵吧,那npc带的笼子又不少,在场的都接上任务也足够分,何必呢?”

    公会党那边可不乐意听这话,挺嚣张的一小青年当场就跳脚了:“哪来的白痴说这话,我们的人还不能重复接怎么地?这里笼子哪够?”

    杨瑞耐心地:“我说兄弟,你们吃肉也不能汤都不给别人喝啊,再说田鼠也没那么好抓,你们还能在这堵一天吗?游戏还玩不玩了?”

    “就是、就是!”散人玩家们觉得说话的人不错,给杨瑞让了条路出来;不过里面公会党的人一看清楚杨瑞那身新手装,顿时就笑喷了,“我呸,哪来的小白在这里装大头蒜,滚你家数跳蚤玩去,别在这里管别人闲事!”

    桃子一听自己人被喷就不高兴了,呼啦一下跳了出来,横眉怒目地:“喂,你会不会说话的?你就没当过新手小白啊?这么能耐怎么不把全大陆任务包干净算了,冲小号耍什么威风呢你!”

    “呃……”杨瑞觉得虽然桃子是好心,但怎么这话一听就像是在示弱呢……

    那小青年眯着眼睛打量了下桃子那身见习骑士装备,更嘚瑟了:“我就看不起菜鸟小白怎么了,有本事你咬我啊?”

    杨瑞一听不对,这小青年把咬字拉得特别长、还挤眉弄眼地,顿时也有些火气了,不过没等他撸袖子,正义的小伙伴已经站出来了。

    “谁呀、谁在乱放贱呢?这贱气逼人得大老远的哥哥就打个寒颤,还让不让过日子了?”

    特响亮的嗓门震得众玩家齐齐侧目,就见一位身板儿特别壮实、块头特别足的哥们拉开看热闹的散人走了进来;这兄弟实在是太壮了,游戏里的欧风锁子甲完全盖不住他那身肌肉,挺起的胸膛让人特别怀念古早时期的美式英雄。

    虽说这是在游戏不是现实世界,可刚才大放厥词的小青年还是被这位挤进人群的壮汉骇得小脸发白,迟疑了一下才敢继续跳脚,“干什么干什么,谁让你进来了,不知道这是公会包场吗?!”

    壮汉低头看一眼小青年胸口的公会徽章,立即露出一个特别鄙夷的表情:“包什么包场什么场,一破任务当成宝,我说谁呢,原来是《一骑杨戈》的废物。别人说你们垃圾公会就算了,怎么地,你们自己也承认自家垃圾公会呢?跑来跟散人抢个野鸡任务,你好意思嘛你?嗨哟我怎么没见过你,刚进会的吧?前两天你们《一骑》刚被踩成狗,这会儿又跳起来了?伤疤都没好全就把痛忘啦?”

    这壮汉不止是嗓门亮,语速还特别快,一咕噜讲了一通那小青年脸都涨红了硬是没插|进嘴,直到人家说完了才有机会,气得那叫一个七窍生烟:“卧槽,你特么谁呀?轮到你装大头蒜啦?”

    他这边是底气十足,他边上,一公会党可是脸色不太好,偷偷扯了下他衣角,“龙哥、龙哥——”

    “别吵!有事等会说!”被喊成龙哥的小青年一巴掌拍掉那人手,并努力地做了个振臂一呼的动作,“这家伙怎么喷咱们公会的兄弟们都听见了啊,管他什么任务不任务,大家伙上、先把他做了!”

    一听真要打,一众散人玩家呼啦啦一下全散出去老远,原地就留了杨瑞并俩妹子、以及那壮汉;那壮汉面对足足有七、八人的公会党是一点儿也不虚,一边按了下腰部拖出来门板般的大盾、一边嘴上嘲讽还没停,“我喷你们怎么了,你们要不垃圾我能喷吗,我有那闲心斗这咳嗽呢?怪我喷你们,怎么不先检讨下你们自己为啥要给我喷啊?自己缺德缺智商还不许人说,游戏开服到现在不到两百天你们干出的蠢事都特么多少件啦,这是成天上线啥也不干就专心致志你们那卖蠢大业去了,还见天儿的加班加点卖。天线宝宝卖蠢能赚收视率,你们卖蠢能干点啥呀,一天天的一帮子蠢货凑一块,别是都研究怎么玩菊花去了吧……”

    杨瑞震惊了,要说他在泰国流浪这些年非洲黑叔叔和意大利佬也没少见到,但是真没遇到过这么饶舌这么能说这么嘴毒的!

    龙哥已经气到快要失去理智了,抽出武器乒乒乓乓就朝那壮汉砍,结果当然是砍在那面竖起来跟他差不多高的大盾上,压根就没破防;这货那个气啊,冲他那帮兄弟直喊:“别就站那看啊!上来杀了这煞啊!”这是都喷出被系统强制消音的句子来了。

    他那帮兄弟还是不动,其中一人特别没滋没味地说道:“算了,龙哥,打不了,这家伙是专克龙傲天。”

    “你说啥!”龙哥怒目圆睁,他id就叫狂少龙傲天来着。

    “我说他id叫‘专克龙傲天’,游戏第一骑士,世界boss喷他都不掉血,打什么呀。”那公会党索性就蹲下了,“龙哥你也别理他,他攻击力特别垃圾,就嘴上能bb,不理他就行了。”

    龙哥连忙拉开系统信息,在伤害记录里面看到了一排字:“你主动攻击了玩家专克龙傲天,你对专克龙傲天造成了0点伤害,你造成的0点伤害被专克龙傲天免疫了。”

    看到这个id龙哥心就凉了一半,没办法,这游戏的尿性,能上排名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虽然天梯上的玩家不可能一打好几十,但一个号称全游戏屁股最厚的骑士,就他们在场这几人拿他还真没办法。

    这货其实玩游戏的时间也不长,因为家里小有钱财、进游戏撒点零花钱找了一帮人带,才能这么快混到托兰村这边来;但要说动不动拿钱砸人的富二代啥的,丫还没到那水平,实在是逼得狠了,他也是能捏着鼻子忍口气地……

    龙哥这边估摸着是想息事宁人了,可专克龙傲天不这么想呀!那壮汉一见龙哥要缩,又bb上了,“哎呀,小崽,你刚才是不是拿你那根三厘米长的丁丁抽了我的大盾呀,我怎么觉得我的盾面好像被小飞虫弹了一下?你爸的生理器官短小症是不是遗传给你了呀,怎么你们龙家的爷们都没来得及胖上就缩蛋了?”

    龙哥肯定不是姓龙,但只要是个爷们,被人这么喷就没有还能保持理智地;只见这货一声怒吼、技能不要怒气值地拼命狂砍,又是清脆的乒乒乓乓声响起……

    “噫!”俩妹子听不下去了,招呼杨瑞急速后退,“这人好污,我们离他远点。”

    叽里呱啦连贯不停的专克龙傲天居然听见了,转过头来特别严肃地喊道:“妹子们,这话可不公道啊,我这人别的没有,唯一优点就是尊重女性,不信你们瞧着!”然后这家伙也不用盾护脸了,就让龙哥在他身上砍出一道道带火花的白光,嘴里不停地喷出诸如“艹你爸爸”“你爸爸的菊花被我弄成向日葵”“你爷爷当年是基佬名媛”“你家祖上三代骗婚犯都应该去坐牢”之类的亲切问候……

    杨瑞惊了,俩妹子惊了,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一众散人玩家也惊了;专克龙傲天这一喷起来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用词绝不重复、绝不被系统强制消音不说,还足够贱足够毒,并且还真跟他自己标榜的一样,绝不侮辱女性……

    “……不愧是游戏第一骑士,嘲讽都不用放技能的。”离他们三较近的一玩家发自内心地感叹。

    “我都开始同情一骑公会那小子了……”另一玩家接话。

    “……”杨瑞想了想,招呼俩妹子再退远点儿。

    五分钟后龙哥体力耗尽,绝望地躲到棚子里npc后面去蹲着了,专克龙傲天依然在大门口滔滔不绝,变着花样把龙哥祖上十八代直系旁系男性亲属挨个问候了一遍;恨不得原地下线的龙哥不说,偶尔被超级嘴炮范围攻击到的公会党也是人人色变。专克龙傲天又继续大展游戏嘴炮第一人雄风数分钟,眼见龙哥真的缩了才暂时闭了嘴,目光炯炯地扫过瑟瑟发抖的几名公会党,视线在其中一人身上停下,缓缓张口,“你爸爸……”

    “大哥你别出声、我错了还不行吗?”这公会党当即就哭了,蹭地一下从草棚子里跳出来,“兄弟们别怪我,这跟散人抢任务的垃圾公会真没意思,我这先走一步!”这玩家说着做了个退出公会的操作,胸口上的公会徽章一闪就没了。

    “等会,二子,我跟你一起走!”又一玩家跟了出来,胸口的公会徽章也是一闪就没。

    围观的散人玩家又惊了,就见一呼啦的功夫、蹲草棚子门口卡着不让他们接任务的公会党跑了一半,剩下的几个看上去是又孤单又可怜,面面相觑一阵,灰溜溜地各自从npc那领了一笼子,埋头仓皇而逃……

    说到底这就是个游戏,玩家进公会是为了有好处、有人一块玩,并不是真卖身给了游戏公会;这被个大骑士堵门口一喷半钟头,谁还愿意绑这又不是真有啥大的不得了的公会上面吊死呢。

    “接任务喽!”公会党败退,散人玩家们欢呼了,喜笑颜开地往草棚子里钻,也没忘了嘻嘻哈哈地跟那路见不平拔嘴相助的第一骑士道谢;俩妹子也开心得很,跟着进去交了任务、还顺带着再接一次。

    杨瑞真是服气了这骑士兄弟,他活了二十六年不是没见过嘴炮强人,但真没见过这么能嘴炮的;正想上去搭个话,就见专克龙傲天已经抬头挺胸、龙行虎步地蹿到俩妹子身边去了。

    “妹子,别人都还没接任务,你俩就能先交一次了,是不是有啥抓田鼠的秘诀?”这骑士特别深沉地开口。

    很明显,俩妹子对这骑士的嘴炮神功有点儿发憷,浅唱半夏小心翼翼地:“那个……我玩的是铁匠,用捕鼠夹抓的。”

    “原来如此,这附近也没npc铁匠铺,去镇里不方便,要不你们卖我点捕鼠夹?”

    “好啊好啊!”浅唱半夏一听别人有求于己,别提多开心了,“我送你得了,要不是你刚才帮忙,我们任务都交不了呢。”

    “呵呵,只不过是路见不平罢了。”这骑士特别深沉特别稳重地轻笑了笑,“谁看见了都会搭把手,不值得说什么。”

    “……”杨瑞算是看出来这货打的啥算盘了。

    没几句话的功夫,专克龙傲天就轻易地洗去了嘴炮强人一贯给人的轻浮印象,甚至还被俩妹子约上一块儿做任务,这家伙看似稳重的嘴脸下别提多小人得志,但是受邀进了俩妹子的临时小队,他脸色就变了。

    “呵呵,原来还有队友在啊,哦,这不是刚才站出来的兄弟吗。”专克龙傲天态度和气,言词亲切,笑呵呵地转过身来跟杨瑞打招呼,“你好,朋友,今天厚着脸皮跟你们混下任务,一会儿还请多多关照啊。”

    一个游戏天梯榜上排名靠前的大骑士,连对一个白板小号都这么平易近人、这么谦虚亲切,真是别提多让人感动了,别人杨瑞不敢说,反正俩妹子对他的态度是亲近了一大截,啥戒心都看不见了。

    “好说好说,其实我也是跟人混任务的,都是桃子和半夏带着我玩。”杨瑞本来打主意跟俩妹子分头走的,毕竟跟人家俩大姑娘玩到一起去他觉得怪怪的;但这会儿嘛,他觉得自己得留下来盯着这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