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6章 这是一场硬仗

    86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什么求不得放不开心有不甘意难平,经过岁月洗涤,且回头再看。

    诱佛拉开椅子让第五霖坐,第五霖客套了下。时隔两年余,曾以为再难平和面对彼此的两方,就这么简单平淡地相对而坐。

    只是……时间虽洗去难言纠葛,往日的感情却再难复了。曾把自己当成庇佑者的第五霖不可能再将对面的年轻人当成需要照顾的师弟,而曾对第五霖充满憧憬和仰慕的诱佛,也无法再如当年那样纯真。

    第五霖仔细地观察这个年轻人,说来他比风清默还要更年轻、倒是已经没有了这个年纪的人惯见的毛躁,比起两年前,他实在改变了很多。

    第五霖的视线和沉默让诱佛颇为尴尬,忽地一笑:“五哥你还是老样子,别人不说话,你就能沉默到天荒地老去。”

    第五霖浅笑,“你变了一些。”

    “哪一方面?”

    “看起来像个男人了。”

    “……”诱佛摸摸鼻子,“五哥,这话你不能这么说,听起来像挑衅。”

    第五霖稍怔:“哦对,我应该说你成熟多了。”

    “好、好。”这下诱佛忍不住笑了:“我这也不小了……往上走几百年,我这年纪人家都当爹了。”

    第五霖笑笑,直接道:“小鳶说你退出游戏圈了,又回来了?”

    他这个人吧……说话实在是有点不咋好听。好在诱佛跟他也挺熟,早习惯他这风格了,也很直接地点头,哂然一笑:“是退出了那么一年多吧,是我自个儿想不开。回头了再想想,我又有什么好矫情的,离了游戏,生活都没滋没味的。”时过境迁,他也没什么好没脸拿出来说的了,“这游戏出来我老家全村都在玩,那我就憋不住了。倒是虽然早知道你也在,就是一直没好意思来找你。”

    停了下,诱佛挺不好意思地:“小鳶……是不是也在玩这游戏?我一直没去联系他。”

    “也在。”第五霖简短地。

    诱佛抓耳捞腮一阵,硬着头皮说道:“我这么厚着脸皮来找你,就是我觉得有些话想跟你当面说说。”

    “好。”第五霖点头。

    他这态度,倒让诱佛放松了些。长出口气,他努力让自己的神态再自然些:“我……我喜欢女人。”这句话出口,就像是推开了压在自个儿身上的重负,诱佛真正地放开来,“我喜欢女人。看到美女我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特别是短发的清爽风格女生,光是看见她们笑闹说话,都会觉得心情愉快。”他笑着朝旁边的桌子看了看,“如果找女朋友,我肯定要找这种类型。”

    第五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没说话。

    “五哥,我不是……不是男人就不行那一种。”诱佛微微低头,不好意思地,“当时我冷静不了,我以为你不顺应我我就活不了了,那么难看的对你死缠烂打……把原本该有的情分都折腾干净了。”这小伙子还是太年轻,心理建设做得再好、到了这一步也忍不住难堪,话音到最后全成鼻音了。

    第五霖情商再低,也知道自个儿应该拿出态度来了:“没关系。”顿了顿,“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犯过错呢。再则,性向并不是缺陷,自由选择喜欢什么样的人、是每个人都有的权利。”

    诱佛忙道:“我是说真的,其实我男女都可以……”说到这儿他发现说错话了,连忙改口,“我是说,男的我就喜欢过你一个——”他脑袋又垂了下去了,“也只有你一个了,以后我会去喜欢姑娘……所以、所以……”说着他又没声了,缓了下才抬头偷看第五霖,“……五哥,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当朋友当兄弟,行不行?”

    有些人是可以做朋友的,这个朋友并不是那种泛泛之交,而是假若你失去这个朋友,你会惋惜不已、懊悔不迭。曾经的燕云,现在的诱佛,在陷入自己给自己挖的坑之前,与第五霖本就交情匪浅。

    第五霖不是一个凉薄之人,很多时候他给人难以相处的感觉,只不过是在他心目中人与人之间感情的份量、绝不等同于喝酒吹牛时随口挂在嘴上的那种一钱不值的“兄弟”。他看着诱佛眼睛,很认真地:“你不喜欢我了?”

    “喜欢啊。”诱佛也很认真,“不过不是那种非得跟你当情人伴侣那种喜欢,而是作为欣赏、仰慕、想要亲近你那种喜欢。”

    ……这小伙是够坦诚地,当然,若非这种性格,当日也不可能得到第五霖的重视。

    “燕云,你有一点没弄明白。”第五霖摇头,“其实你是把你对我的好感、向往,当成了你所认为的感情。我比你年长三岁,在当时的你看来我符合你对成熟男性的假想……你喜欢的其实是你心目中的我,不是我本人。”他抬手制止想要说话的诱佛,“我也有过这种时期,事实上很多人都经历过这样的年纪。只是大多数人都没有你的热情和行动力,所以大多数人渡过这段会对同性产生懵懂憧憬的时期,那种‘喜欢’也就不了了之。”

    “……不是那样的。”诱佛稍显急促,“不是那样的,五哥你听我说——”

    “别怀疑,燕云,你是直男,你对同性的接受力没有你想的那么高。”第五霖叹息道,“如果我配合你、让你沉沦,或许你会将错就错下去,也能将错就错。但是你这种‘喜欢’,离‘爱’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

    诱佛想说的话倒回喉咙里了,抬起的手慢慢放了下去。能毫不介意地顶个基佬id到处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他的性向。平权法推行多年,同性婚姻也早就不是几十年前那种倍受歧视的禁区形势,青少年会好奇禁忌的事物,而事物在失去神秘性后也就失去了对青少年的吸引力。当初燕云对第五霖的倾慕是真,但也正如第五霖所说,那种感情,还谈不上是爱。

    “直男、直女都有潜在的同性倾向,直女比例尤其高。确实有不少直人可以在机缘巧合下与同性伴侣共度终生,但是燕云,那要建立在非常、非常深刻的爱恋之上。”第五霖想到了什么,面上浮现苦笑,轻微地摇摇头,“好了,不说这个。我很高兴你能走出来。”

    诱佛很不高兴:“我说五哥,你自己都说了只比我年长三岁而已,你这种口吻让我以为你比我大了三十岁。”

    还能说这种话,证明他确实是放下了。第五霖笑道:“如果你想在这方面证明你比我成熟,那你就有得辛苦了。”

    诱佛盯着他看,真诚地:“五哥你就不后悔吗?没了我这么热情又能忍下你这说话毛病的追求者,你以后还能跟谁处去?就不担心注孤生?”

    “去去去!”

    他们这桌先前气氛还挺紧张的,旁边的小伙伴都不敢靠过来。这会儿气氛轻松了,萧文远也就适时地摇过来了,“五哥,把你朋友介绍下呗。”

    “这是燕云。”第五霖随口道,然后他一拍脑袋,“我都忘了,14,你过来下。”

    正给冷秋白打下手的伪娘牧师要跳14楼一脸迷糊地过来了。

    第五霖起身搭住要跳14楼肩膀,冲同样迷糊的诱佛昂下巴,“介绍下,这是我们会的牧师要跳14楼。14,这个跟着你来的小伙是我以前的大学师弟,现在用的id叫诱佛,叫他燕云就行。”

    “什么叫跟着我来的?”14楼奇怪地。

    他不开口,就是个清纯风的短发萌妹,一开口……就是一把浑厚的男低音,本来还不明白第五霖闹啥的诱佛眼神儿发直,“哐啷”一下掉椅子下面去了。

    “燕云,走直路也不容易,你小心别又绕弯路上去了。”第五霖一本正经地。

    诱佛狼狈地扶着桌面爬起来,哭笑不得:“五哥,你学坏了……”

    次日杨瑞上线,第五霖就把他叫到珍妮酒馆,跟新来的小伙伴碰头,“大伙认识下,这是我朋友诱佛,以前的大学师弟,猎人玩得还不错。”

    昨天杨瑞下线时队伍里的连胜已经打到了四十六场,再来个五连胜就进排位赛了,今天大家就都上得挺早、人也到得全。第五霖都说了新来这猎人玩得不错,就等于是说人能直接进战队,这点谁都不怀疑;能加八个人的《君临天下》战队这会儿主力带替补就七人,也塞得下。比较关键的问题,就是主力和替补的轮换了。

    杨瑞还想跟诱佛打个招呼、君无忧这姐们就抢先出声了:“来个猎人咱就没短板了,问题是咱们这队,要把谁换下去替补?”

    墨笙笙惊诧看她:“你这话说得够没脸皮的啊,脸不红气不喘地就把自己当成主力了?不换你去替补,还能换谁?”

    君无忧不耐烦地:“装什么装,你和那色狗骑士俩个人位置重复了知道不,你俩下去,换苍苍上来,五哥这朋友位置就出来了。”

    “我——擦?!”克龙哥没想到自己装鹌鹑蹲一边都能中枪,“姐姐,讲讲道理,我进队就打了一晚上!还有你那声色狗骑士是啥意思?”

    没想抢主力位置的萧文远没心没肺地乐:“嗯嗯,不应该这么叫,狗是人类的小伙伴,哪能侮辱狗呢?”

    “你这小白脸儿欠收拾是不——”

    “老克、文远,悠着点,别跟她们似的又掐上了。”杨瑞抹把脑门上的汗,往退组出酒馆去大街上切磋拳脚的生死冤家指了下,看向第五霖身边的猎人,“诱佛兄弟……诶我说你这id不好喊啊?”

    “叫我燕云吧。”诱佛连忙说道,“大哥你好,五哥说你是打过职业泰拳地,我还没见过武林高手呢,以后还请多多照顾。”

    这小伙儿还挺自来熟的,难怪人来了一晚上和其他人都比较熟了,杨瑞就笑:“啥武林高手,这可不适用。老五的朋友就是大伙的朋友,没什么照顾不照顾的。”

    “燕云别太紧张,杨柳很好处地。”萧文远笑嘻嘻地,“看着吓人,脾气可好。别撩他底线他咋都不会生气。”

    第五霖这人选朋友还是挺苛刻的,他愿意当面给大伙介绍的人,大家伙个个都放心,萧文远的态度挺快就改善了。

    “什么叫我看着吓人,文远你对着新人就这么黑我呢?”杨瑞没好气。

    “那可不,现实里我看到胳膊跟我小腿一样粗的我都绕着走,人家轻轻拍我下我就得住院了。”萧文远乐道。

    “嗨,你还香喷喷的呢,谁见了都喜欢拍你下!”杨瑞笑骂。

    诱佛听到自己都成新人了,表情有点儿小幽怨,本来应该是他先认识第五霖地……再看看这个热闹的群体,他很有些小羡慕。游戏是个有别于现实的世界,人们在这个虚拟的空间中更容易展现本性。而能在游戏里得到一群可以互相信赖的伙伴,这是能让人即使离开了游戏也会念念不忘的记忆。

    桃子今天没去跟熊猫团,听着君无忧她俩争吵战队正选位置都觉得挺好玩地:“我也好想跟你们去玩一下下呀,五哥,什么时候没有压力了也让我们去见见世面嘛~”

    第五霖淡定地:“没事你跟苍苍多学学,不要求双修,能把奶骑玩好了我就带上你。”

    桃子趴到桌面上:“人家学不来啦——”

    “撒娇可没用,除非敌方战队能被你撒娇吓退场,或者你考虑下去弄个朋克妆。”第五霖一本正经地。

    “五哥你太残酷了,杨杨求安慰啊!”桃子笑哭。

    “……”诱佛惊诧看第五霖,哇擦五哥还会跟妹子开玩笑?他啥时候变成这样的第五霖地?!

    克龙哥厚着脸皮凑到第五霖边上:“我说老五,要不今天我不打也行,进了排位赛上官方直播站了让我打首选,咋样?”

    第五霖淡定看他:“老克,你的作用也就是在我们战队的实际战力曝光前用你的名气打掩护拉仇恨,进了排位赛、都展现在公众视野里了,要你何用?”

    克龙哥作势要掀桌:“你走!我没有你这种兄弟!”

    “诶诶差不多可以了,手别碰到桌子,不然你没力量抬起这种实木桌子的真相露陷你就丢人了……”

    “老五!说实话,要保你爸爸的贞洁还是继续做兄弟!”克龙哥亮大招。

    “我选三,关门放君无忧。”

    “……哥!给条活路啊!”

    “……!!”诱佛惊恐脸看第五霖,哇擦这还是他的五哥吗?他是记忆出问题还是今天登陆游戏的姿势不对?!

    第五霖看看时间,起身离桌,“差不多了,开打吧。”

    杨瑞放开跟他打闹的萧文远,朝外面还在撕的俩女壮士看了眼:“她们那还没完呢?”

    第五霖平静地:“昨晚君姐下线前收了把吸血大剑,墨笙笙今天一上来就找沧海苍苍借了命中回蓝的锤子……一时半会她俩打不完,就不等她们了。”说着他打开战队面板,虽然战队是君无忧建地,不过他已经找借口把队长要过来了,因为以那姐们儿的任性……脾气上来了谁都不敢把宝押她身上。先把短期内都没空打竞技场的萧文远移出队,然后喊了伪娘牧师要跳14楼过来,“今天就带14进场,他操作不错,只是属性短板比较大……”

    再来,第五霖用一种施恩的眼神儿看克龙哥:“老克,看在兄弟情分上我就答应你地条件了,你可别让我失望啊。”干脆利落地把克龙哥踢出小队,拉了沧海苍苍进组……

    君无忧和墨笙笙第n次决斗不分胜负,俩姑娘喘得跟七月天的狗似的、毫无形象地爬进珍妮酒馆,“我去?!他们人呢?”

    萧文远正被憋屈的克龙哥抓着叨逼叨,闻言不在意地:“打竞技场去了啊,不是都快进排位赛了吗。”

    “怎么不等我!!”俩女壮士在这一刻精神同步了。

    萧文远使劲儿甩脱变身祥林嫂的老克、到俩趴地上的妹子面前蹲下,语重心长:“你俩也帮帮忙,五哥的老朋友来的第一天你们就这么给人家看咱们公会的形象呢?一言不合就撕比、一言不合就决斗,人家怎么看我们这帮人?我都不好意思拉人入会知道不?我们这公会名本来就够傻缺地,我们自家都不注意影响,那谁还能看我们公会靠谱……”

    耿直满分的人吧,最怕的不是吵架、而是打感情牌讲道理,彻底暴露本性放飞自我的墨笙笙都给萧文远念叨得讪讪的,不好意思地低头。

    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把俩个公会里的著名刺头儿叨逼叨得头都抬不起来,萧文远心中暗爽,面上假作沉痛:“墨姑娘你以前是《帅死》的第一牧师,君姐你也是当过公会管理地人,知道一个公会建立形象很不容易……当然我理解你们,玩游戏还要为着顾虑别人的看法委屈自己,这指定不能够……别说我了,杨柳、五哥,这个会里谁不知道你们的性格呢,我们理解,外人可不定能理解……说到底大家都是为了公会好,就是付出的方式不一样,今天咱们就不说别的了,一起干吧!”

    ……说着这货就自然而然地把俩个刺头儿兼·超级给力打手·能在杨瑞手下撑过8秒钟的奶组到了他的精英团里,在君无忧和墨笙笙还晕头转向没有恢复正常思维能力前把这俩拖了出去、开始本日的追杀呱呱呱籽活动……

    要论收拾烂摊子,萧文远这个高情商的人生赢家真敢拍胸脯舍我其谁……

    另一边,以带了俩新人的阵容进入比赛的《君临天下》战队,今晚的第一次比赛,就碰了个大奖。

    “燕云鳶……是小鳶吧,他还在用这个id?”比赛地图备战区域内,诱佛看着敌方战队列表信息哭笑不得。

    “《忤逆风》的战队,有君子本这个猎人在,那就是主力团。君子本和我心甘的铁三角战队在三人场里面排位还不错,看来他们准备征战五人场领域了。”第五霖也在翻看敌方战队信息,“80场57胜0平,战绩也不错,还是能适应五人场的。”

    “没有id叫我心甘的啊?”杨瑞莫名。

    “我心甘没必要来打外围赛,毕竟是一线的电竞选手,排位赛打两场就能磨合好。”第五霖看一眼自家小伙伴们,“对面的猎人君子本和那个战士是跟我心甘一起在三人场打到高排位的选手,除了杨柳,一会所有人都尽量避免跟这两人单对单。”

    说完这话第五霖就知道多余了,现在队伍里的五人,除了他和杨瑞就是诱佛、要跳14楼和沧海苍苍,这三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跟杨瑞似的听话、好指挥。

    ……没了君无忧那种刺头儿,第五霖短时间内居然还会有点儿不习惯。

    “……试探期间,14你别越过我,开场交火不会太激烈,加血交给苍苍就行。苍苍,你试一下去碰对面战士,如果战士不找你、你也别上,在我和14楼附近待命,防备盗贼燕云鳶偷袭。燕云,你把你的攻击防御数据报给我,上去了和君子本那猎人对射一下,我算一下他的攻防。杨柳,这把对面是熟人,我们占不了对方不防备的便宜,你就用不着先冲了,老规矩看我提示。”

    “这是场硬仗,大伙儿都打起精神。”

    第五霖发话的同时,对面备战区域的五人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或者说更甚……

    “谁早上出门踩狗屎了?这么多战队,我们怎么就碰上杨柳杨了?!”君子本那个晦气呀,龇牙咧嘴地。

    “外围赛碰到他们,总比排位赛时遇到了好。”他的三人场队友、那战士还挺看得开的,咧着嘴笑。

    “四十六连胜……我日啊,碰到他们的战队都太鸡贼了,咋就没人在论坛竞技版上曝光一下呢?”队伍里的奶骑看着这个连胜纪录,脸都是绿的。

    “是我碰到杨柳杨我也不乐意去曝光啊,哪能就我们自己倒霉。”那战士还在咧嘴笑。

    燕云鳶倒没咋去关注杨柳杨,视线一直盯在第五霖这个敌方战队列表的id上面,心情十分复杂……有选择的话,他实在很不想这么快就又跟他见面。

    “以前一骑的人跟杨柳杨打,吃亏就吃亏在非要先拿下他上面。”君子本拍大腿,“这把我们就别说什么不管输赢至少干掉杨柳杨之类的话,全都不理那狗币!把他队友杀干净,看他怎么无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