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5章 诱佛?燕云?

    85

    人类社会内部发生矛盾时,人们总是习惯性地喜欢在互相攻击中把打击面扩大。

    比如x南人在x海地区偷了辆自行车,人民群众的反应不是齐心协力把这偷车贼抓住、而是先张口骂一句“x南人都不是好东西、外地人都不是好东西”来泄愤。结果是抓贼的只有一线民警在奔波,民众纷纷掐地域,战得昏天暗地、飞沙走石,对于抓贼并没有什么鸟用。

    又比如男女之间争执、女的受委屈了,路人拔刀相助,上来还没把袖子挽起、女的怒喷一句“天下男人都是狗”……然后路人只能悻悻然退后。

    又比如十四亿中国同胞中某个分子出国丢人了,那么“公共知识份子”要利用这事儿来反|华……不,来打工赚钱,那么它们统一的口径也往往是“中国人到底怎么了”、“肮脏的中国人”、“中国人的素质需要反思”等等等等……

    也不知道是不是满清辫子戏的锅,“株连”这种爱好不止皇帝有,人民群众也有。你们村出了杀人犯,那就整个村子都是杀人犯;你们家出了个做贼地,那么你们家就从八十老翁到襁褓婴儿都生就一双贼眉鼠眼;爹是贼骨头,儿子就是贱骨头;谁要是出了错,唯一对社会负责的办法就是全家自戕谢罪,一活口也别留,不然你丫就是不诚心。

    现实中类似的例子多到懒得数,游戏里,也是一德行。就比如呱呱呱籽这事件,说白了,就是个骚包爷们撩三逗狗广撒网,把丫踩成狗就行了。可要是脑子不清楚的来面对这事情吧,张口那必须是“《天骄》的垃圾某某某”……即使呱呱呱籽只是《天骄》公会的八百分之一、压根就没那么大脸去代表一整个公会,可群众要是喷他、就必须得把《天骄》这公会放他名字前头,不这样干的话完全就不解恨。

    当然……很多人这么喷也不是说就对《天骄》公会有啥意见,这纯粹就是“杀你全家”的株连泄愤变种版本,或许还带有“你们公会不想被人带上喷就踢掉那煞笔”的潜在威胁用意在。

    这么干,对于处理事情有没有用处呢?有!有个暖用……

    事态不清晰、对错不明确的情况下把一整个公会都喷上,就等于是在强行把人家一个大公会拖下水、给自己增加敌人数量、以及增加解决事情的难度。杀一个呱呱呱籽连普通难度都算不上,拖整个《天骄》公会下场挽袖子,那就是直接跳跃到了地狱难度。就算在对峙中《天骄》公会给呱呱呱籽的破事闹得灰头土脸,但挑事的一方肯定也好不了,有一个算一个不死上十几次都不算完。即使《天骄》方面知道自己这边不咋理直气壮,但别人把手指头都点到鼻子上了、作为大公会就没有认怂的道理,不然自家人心就要散。哪怕是《天骄》有个明理的会长,要去处理事件主因的呱呱呱籽也是要在先打服了挑衅的外人之后。

    所以说,小到打架、大到两个群体发生纠纷,想要处理事情、就要先拿出处理事情的态度。巴掌只能起到羞辱作用,拳头才能把人打痛。有理走遍天下不表示谁能拿着鸡毛当令箭,仗着有理肆意胡来、乱拖人下水,就别怪人家也回你一句先撩者贱。第五霖向几家大公会展示他们这接单公会的风格准则,还得注意着行事分寸把握好节奏呢。

    不把打击面扩大、不去撩《天骄》公会、甚至不对呱呱呱籽的亲友恶语相向,要处理呱呱呱籽这事情就非常简单了。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四位女性受害人及其亲友多多少少都愿意掏钱,帐算下来、买单杀呱呱呱籽的金额竟然高达1000多金币,萧文远索性抽出会中精英——也就是他自个儿带上一个小队——专注于对呱呱呱籽的洗白,先是一小时内把丫送回复活点三回,在丫下线后还像一众老板承诺一个月内只要丫上线、就别想出复活点半步。

    单子收取的金币并不是像杨瑞了解那样简单粗暴地五对五平分、除了公会的收入、参与玩家的报酬,还有用在消耗品上和情报信息购买上等等。只是萧文远和第五霖都觉得详细给杨瑞说这个人家也没兴趣,就不去多事。

    有萧文远这员大将压阵,杨瑞他们就用不着太担心外面的事,回了竞技大厅。这边,萧文远带着人完成了把呱呱呱籽送下线的行动后花10金币雇佣了一个工作室的打金员蹲复活点盯梢,招手示意大伙儿回去——然后他觉得哪里不对,扫了一遍跟随他的众会员,眨巴下眼睛,“……你谁?”

    《英雄与侠义的化身vs美貌和智慧并存》公会目前只有一个精英团,就是萧文远带着的这队人,包含了大学生四人组、奶骑桃子、二刀流斗士冷秋白,以及会里新收来的俩猎人俩盗贼。都追杀了呱呱呱籽半天了,这工夫萧文远才发现猎人多了一个……

    一路跟着桃子跑的猎人玩家脸上的表情比萧文远还惊诧:“呃?不是叫我来帮忙吗?”

    “啊?对,我叫他帮把手的。”桃子这天然呆愣头愣脑地说道。

    “……这位兄弟是?”萧文远抹把冷汗,再仔细看一遍队伍列表,好么……沧海苍苍这骑士果然也在……

    “诱佛啊,你没看队伍列表?”桃子还是愣头愣脑地。

    ——这么基佬风格的id我特嘛看得见!萧文远内心咆哮,纠结地,“我是说这位大兄弟怎么就来帮忙了,桃子,是你朋友吗?”

    “不是啊。”萧文远顿时蛋疼了一下,桃子又接着道,“他找我问路,我和半夏、14楼就把他带到珍妮酒馆了。然后不是看到那渣男的大戏吗?”她看向诱佛,“你也觉得渣男可该杀了,是吧,那我们要杀渣男,我就喊了他一声。”这话是对着萧文远说的。

    ……这种小朋友风格的“一起玩”语气……小伙伴们竟然无言以对。

    “……其实我是来找人的。”诱佛这猎人玩家也看出桃子的天然呆属性了,自己给自己解释,“我听说他近期在亮银镇出没,就找过来了。刚才我也见着他了,就是人太多、挤不过去,后来桃子喊我一起来,我就跟过来看看。”他笑了下,“也是看看我那朋友现在在玩啥,他和你们一公会。”

    萧文远听了就放心了:“原来是会里人的朋友,早说嘛。诱佛兄弟朋友是谁?我给你喊一声。”

    “第五霖。”

    竞技大厅这边,《君临天下》战队刚拿下第四十场连胜。因着这场碰到的是打法十分刚硬的战队,开场没多久同样打法刚硬的君无忧就挂了,出来后她跟队伍里的治疗墨笙笙例行掐架、其他人刚好休息会。

    “队伍积分1780了,再赢11场,就进排位赛。”第五霖靠着大厅墙壁上的环形扶手喘口气,“杨柳,你现在基础敏捷是多少?极限敏捷呢?”

    “基础敏捷97,加上装备提升的48点,极限敏捷是145。”杨瑞看眼自家面板属性,“前面两轮十次抽奖机会一张属性卷都没处,黑了点。对了老五,一直说排位赛、排位赛,排位赛是啥样子的?”

    “排位赛也是积分制,和外围赛一样。只不过排位赛的开放时间只在晚上六点到凌晨零点,不是二十四小时开放。当然,这个对于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区别。”第五霖道,“排名最靠前的200支战队就是打上了排位,比赛奖励翻倍。和外围赛有点不一样的是,在排位赛里有一定几率会遇到n战队。”

    “n战队?那不和打副本一样了吗?”杨瑞惊诧。

    “也不一样。是高智能n,除了对战,还有一些别的较量模式。”第五霖意味深长地,“还记得克拉克村任务那个女鬼莎丽吗?”

    “嗯……”杨瑞眯起眼睛,“你可别跟我说n战队会出来五个女鬼莎丽……”

    第五霖笑道:“差不多,高智能n可不比玩家战队好对付。我看了下玩家论坛竞技版,打进排位赛的队伍……一般称n战队为‘地狱拦分队’。”

    “我、勒、个、擦!”杨瑞惊道,“这是啥说法?!”

    “遇到n战队的胜率很低。”克龙哥说话了,“我以前的老大,言尽于此、别人一般叫他浩天或者言尽,他那个队伍打到过190名,脸黑连遇三把n战队,直接就从排位上被打下来了。”

    “……连遇三把n战队在概率上来说和买彩票中奖差不多,是够黑的。”第五霖中肯地,“一般不会这么夸张,只是几率也不低就是了。”

    杨瑞这人吧,只要别让他去用脑子、他还是很喜欢挑战难度的,当即摩拳擦掌:“那我们加把劲,先打进排位赛看看。”

    “遇到n战队也不全是坏事。”第五霖道,“打进排位赛、就能在官方竞技版的直播分镜里出现,游戏里的玩家可以看、不在线的玩家也能用手机、电脑点击观看。一场比赛的观看费用是10个银币,官方抽四成、比赛双方各抽三成。要是遇到n战队观看率就会比较高,输了也有个安慰。”

    刷怪做任务啥的随便都能有几个银币入账,花10个银币看比赛对于玩家来说不算负担(钱币单位百进制)。以《第二大陆》大几千万的玩家总数,即使是特别冷门的比赛观看人数只有1000,参赛队伍也能分成到30个金币。若是有特别精彩的比赛、在线观看人数超过三十万,官方还会录制下来在竞技版上循环滚动二十四小时,后面的点击播放累计下来的钱币也不是小数。

    明星玩家不必说,即使是没有老板资助的个人职业玩家,打进排位赛后靠奖励和“门票”也能养活自己,排位赛的厮杀惨烈度可见一斑。当然,也因为激烈度太强,排位赛的参与场次就不会像外围赛这么随意,要保位的队伍每晚参赛不会高过五场。如果杀到前一百,那每场比赛都要全力以赴,关注度更高的同时、负担也更大。

    ……嗯,已经被制霸、看头比较低下的单人场和双人场,观看人数就比较惨淡……

    聊起这个杨瑞也是很感兴趣的,不管怎么说游戏里的竞技比赛是由绝对智能的光脑系统来匹配分组地,没有黑幕黑哨干烧、竞技精神保留得相当完整。而对于参赛者来说,“公平”的重要性比之奖牌更甚。

    说话的工夫君无忧和墨笙笙也掐累了,三个老爷们跟没事人一样招呼俩妹子进组继续排队。她们这隔半把个小时就要掐一场,想不习惯也不行。

    这一场进去,随机到的是个比较大的地图、而对面……是个走极端打法的双猎人带奶骑盗贼斗士配置。开场短暂接触损失了盗贼后对方察觉到《君临天下》这边有个自带技能的高手在,就不肯上来刚正面了奶骑斗士都换上了敏捷装备,利用大地图上的怪群和这边打起了游击战。

    竞技地图里不给调整技能栏、装备却没有限制,没有敏捷职业的《君临天下》很是吃了一把暗亏。遇险两次后第五霖调整战术,由他们四个来吸引对方注意力、杨瑞脱离大部队出去打游击;对方反利用了他们的战术、奶骑拉了大群怪物来拖住第五霖等人、双猎人一斗士合围杨瑞,打算把这个自带技能的高手磨死——

    ……这个战略是很正确的,看得出对方战队里的智将很冷静、明白他们的赛点在哪。然而……杨瑞的基础智力虽然只有4点,靠着装备加成、却也能勉勉强强地把极限智力拉到52。这么个极限智力去混野团人家都会嫌弃,但是挂个恢复术奶自己一把已经足够了……

    “那货居然特嘛是个奶!”玩了敏捷流斗士的智将挂回备战区域,气得摔拳套,“能打还能自奶,还讲不讲道理了!这游戏能玩?!”

    逃命在外的两猎人惶惶然求助:“x哥、我们怎么办?打掉丫的血线又慢慢刷回来了!”

    智将玩家狰狞地:“还能怎么办?跑!拖他们半小时地!绝不能让那狗币拿五杀!”

    不能全歼对手,就得拖足时间打满半小时、然后等待系统强行结束……喊出了话来的智将自个儿愣了愣,再度捶胸顿足:“哎哟卧槽!早知道他们没速度职业咱们咋不玩大风筝战术呢?开场上去强行秒一个穿法袍地、马上全体脱离战场跑路,拖足30分钟时间人头判定都能赢,跟他们刚个屁的正面!”

    这智将玩家痛定思痛、咬牙切齿地打开进场后开启的自身视角录制视频进行剪辑——有志于排位赛的玩家,记录自身每一场比赛的得失已经成了习惯,赛后复盘吸取经验教训也是很重要的事——提取出对面那残暴牧师的身手特写,这智将玩家又愣了愣……他打算把《君临天下》这队人的战斗力在竞技版里去曝光、让遇到他们的队伍做好准备,最好是玩一把自家错过了的大风筝气死人战术。然而……仔细想想,外围赛这么多队伍,同分段的都是竞争对手,他有啥必要用自己的经验教训去给别人做嫁衣裳勒?

    想到这里……这智将玩家就关掉才刚刚编辑了一点点的视频特辑。对面那只狗币队打到现在都拿了四十场连胜,他就不信这队人没遇到过和他一样有志于排位赛的队伍。既然别人倒霉了都知道暗戳戳地保持沉默、让更多人也一起倒霉,他是吃多了跳出来当这个出头鸟?

    所谓……独乐了不如众乐乐,独倒霉不如众倒霉。你有不开心的事情不想跟我嗦、让我也开心一下,那么我有不开心的事情,老子吃撑了才跟你嗦……

    比赛进行到二十分钟,对面盗贼斗士奶骑先后挂回去,就剩两个猎人在外面溜着杨瑞漫山遍野的跑。第五霖一看不是事,就把杨瑞喊了回来,找个四面开阔的平地铺了张桌布,大家伙别打了,坐下来悠闲聊天喝茶等着系统结算吧!

    “太鸡贼了。”杨瑞一听自家给人当成那啥在溜,忿忿不平。

    “卧槽,他们不追了?!”对面的智将一听这边都席地谈天吃点心了,又摔了一次拳套,“这是故意打脸吗?这是故意打脸吧!太鸡贼了!!”

    “战术而已。”第五霖心平气和,把回蓝的饮品当成茶喝,“就是他们对我们没了解,战术用得太晚了。”

    “要是排位赛里遇到这种队伍,咱们怎么打?也是杀掉追得上的就坐下来喝茶磨时间?那付费观看的观众要刷屏群嘲了吧……”杨瑞蛋疼地。

    “不至于。”第五霖宽慰笑,“这种大地图不仅仅是敏捷职业有优势,我们也有优势。”他把手往有n势力在的方向一指,“我们打到现在,还没动用过n势力。怪群能利用,n势力当然也能利用。从n势力里补全自身战队短板,本来就是系统支持地。”

    “嗨?那啥时候玩一下看看?”杨瑞兴致来了。

    “行啊。”第五霖宠溺笑,“下把就试试。”

    墨笙笙疑惑偏头:“我怎么觉得我的狗眼刚才被闪了一下?”

    君无忧的粗神经能跟杨瑞一战高下,啥也没感觉到,回她一白眼:“沙包别跟我说话。”

    墨笙笙面色一变,冷笑:“是、是,我不该跟沙包说话。”

    “你俩悠着点,有事出图了再说!”杨瑞一惊。

    就这么消磨时间时……第五霖收到了萧文远发来的私聊:“五哥,有个叫诱佛的来找你,说是你朋友?”

    第五霖盯着那基佬风格太过明显的id想了阵也没想起是谁:“这id我没印象。”

    萧文远多机智一人,马上就截图了诱佛的正脸给第五霖传过来。

    “噗!”第五霖一看清那张脸,开口就把咽了一半的回蓝酸奶喷出去,“咳、咳咳!”

    “咋了老五?”克龙哥挥着大巴掌来给第五霖拍背,也是他力量太低、还不如杨瑞,这拍打看起来威猛、力道跟小姑娘轻抚差不多。

    “没事、咳咳!”第五霖偷眼瞄下给君无忧和墨笙笙掐得瞠目结舌的杨瑞,回复萧文远,“我确实……认识。”

    “朋友?”萧文远多敏感一人,觉得第五霖的话音不对头。

    “朋友。”第五霖重复,“老朋友。”

    “嗯……他现在跟我们一块,刚才杀那呱呱呱籽他也出了力。”萧文远从旁试探。

    “行。”第五霖出口了才觉得不对,又补救,“这是我大学时的师弟,你先带着玩,其他的我出来再说。”

    “好。”萧文远答得爽快,关上私聊后继续带人活动,但手底下是一点没耽搁、连通外网搜索引擎把他截图了的诱佛正脸放上去,过滤掉无关信息精确搜索,还真搜出某学院某届毕业生的毕业照来。

    萧文远跟第五霖认识也有快两年了,现实里碰过面喝过酒,也知道第五霖确实是个学院毕业的。按说他跟第五霖这关系,要是这诱佛真跟第五霖是老朋友,他没道理完全没听过。再结合第五霖那古怪的反应,虽然萧文远还是没啥头绪,但已经能摸准对待这个家伙的态度了——敬,且远之。

    时间刚到晚上九点,杨瑞再玩一小时就得下线。第五霖心情十分之复杂、但完全舍不得浪费每天这短短的跟杨瑞相处的时间,抛开了纷杂念头、专注于杨瑞有兴趣的竞技场。直到十点杨瑞准时去下线,他把杨瑞送走了才急匆匆跑去珍妮酒馆。

    “五哥。”诱佛没走开,还在珍妮酒馆等他。他一进门,这个年轻人就笑着站了起来,冲第五霖扬手,“好久不见。”

    第五霖来的时候跑得很快,进门见了人,倒是冷静下来了,笑了笑,“好久不见,燕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