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4章 事件背后的意义

    84

    “我错了……这哪是人才市场,这是结婚现场……当场结婚又闹离婚,两家亲戚朋友齐上阵……我擦,这种事情就交给民政局去头疼吧,找上我们干啥地……”

    杨瑞面无人色地在公会频道嘀咕,往日总会跳出来插科打诨的小伙伴们一个也没吭气。

    萧文远狼狈地坐他边上,再旁边是生无可恋脸的克龙哥。糖渣、呢喃这俩小伙也在,看得出他们是比较早到现场地,因为他俩都跟萧文远一样狼狈,身上的法袍给拉扯过……

    珍妮酒馆木门大开,内外都挤满了玩家,看热闹的大军都把这段路给堵死了,连附近的n都跟玩家挤到一处去。就连平日很少在玩家面前露面的n老板娘这会儿都跟侍者陪酒女啥地站在吧台后台,要不是这游戏的背景是魔幻中世纪,这会儿她们应该在嗑瓜子……

    哭闹争吵还在继续,两边都人多势众。当然,杨柳杨这大神到场后情绪激动导致的推攘掐架没有了,两方都还能控制住理智。就是演戏更卖力了,歌剧音乐会京剧秦腔混到一处,阵阵音波如有实质,要是挂排白布摆个棺材啥的,说这是八十亿万富翁过世儿女掐架争遗产也有人信。

    “我快不行了都,听他们这么撕扯我是半天都没听出头绪来。文远,他们一来就是这场面?”杨瑞惶惶然求助。

    “最开始不是这样……嗨我也说不清楚。秋白、秋白在哪呢,你来说。”萧文远在公会频道喊。

    珍妮老板娘及一众员工所在的吧台侧面阴影处,先后钻出来俩妹子,打头那个边直起腰便抹刘海,看上去比萧文远狼狈多了:“我在这……算了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面跟你们说吧。”说着她又猫腰退了回去。

    ……这腹黑妹子居然都给吓到了,吃了多大亏这是。

    “你们看左边第三张桌子,边上那个红衣服的女地,她是下单的老板,她边上那两个肢体动作特别大的,算是老板的跟班吧。”

    “老板先来的,来了以后开始哭,她俩跟班就开始说事,要杀《天骄》公会精英一团的人,一个id叫呱呱呱籽的法师,说那货广撒网脚踩n条船、老板以为她是原配女主角,结果现在闹出事了发现自个儿也是女配,于是就不服气了,找了一帮朋友凑了几百金,要把那呱呱呱籽号杀废。”

    “但是跟班2号觉得这不够,就说情、说这几百金钱是少点,能不能把其他的小婊砸也杀一遍……”

    “我就事儿不能这么办,我们得求证。而且我们这也不是啥给人处理男女关系的居委会,你们要搞n角恋我们管不着……”

    “她们就情绪激动,不说是冷静地说了到底闹了啥,就急着分对错,喊来了一帮亲友证人,就是左边第四张桌子到第五张桌子站的那几个。”

    “证人a到证人f来的时候又带了亲友,这亲友里面刚好有个女地是呱呱呱籽出轨的女配之一,就是现在站在场中间叉腰那个,鉴于我并不知道呱呱呱籽到底脚踩几条船,我就没把这女配编号,暂时叫她女配x吧。”

    “女配x来前并不知道出的事情还牵扯出了呱呱呱籽的光辉情史,也不知道自己脑袋上的帽子早就绿了,情绪比老板和老板俩跟班还激动,当场拍桌子喊人……”

    “等、等等……”杨瑞感觉快不能呼吸了,他脑袋快给绕昏古去,“这是《天骄》公会的事情?打回去让《天骄》自己管行不行?”

    “这还真不是,只有呱呱呱籽和几个人是《天骄》的,其他的有散人也有其他会的。”冷秋白说道,“女配x就是《帅死》的生活玩家,她喊来的亲友里有《纵横》的、还有小公会的。”

    杨瑞捂胸口:“那……继续说事吧。”

    “行。总之她们就想把这事情扯清楚,一来二去喊来了这么多地人,然后就越扯越难缠、混乱起来的。现在和老板吵得最厉害那个是女配n,和老板一样是散人玩家,但她比较有钱。最先出事就是她俩口角、吵到后面发现男朋友是同一个。这个女配n没入会、但和《天骄》一团的人关系很好,发现帽子绿了就找了一帮朋友和老板打群架,老板打不过才凑钱来下单地。老板要杀呱呱呱籽,这个女配n要保呱呱呱籽,说老板出多少钱她就翻一倍、也下单,把老板带帮老板的人全部杀一遍……”

    《英雄与侠义的化身vs美貌和智慧并存》公会内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声,好复杂听不懂怎么办!

    “安静点、安静点!”萧文远出来清屏。

    冷秋白继续说,声音有气无力地:“当时我一看情况不对,我就出来说我们会是帮理不帮金,有道理那边我们才帮。她们就互相说自己这边有理、继续喊证人……”说到这儿冷秋白咽口唾沫,更加虚弱地,“然后呢……就喊来了躺枪a,就是木门旁边双手抱胸那个,身边围了十几个人的,她们目前还没下场开撕。”

    “这个躺枪a是呱呱呱籽没有泡上手地……呱呱呱籽对外申明是躺枪a花式勾引他、他坚贞不屈,躺枪a才自己走人,就用这一点来证明自己坚贞得不行,老板原先也认定了躺枪a是小贱人,这会儿才觉得不对劲,就把人喊来了。”

    公会内顿时一片嘘声,脸克龙哥都脸色青白地:“卧槽……我都特嘛忍不住要佩服那狗币了。”

    杨瑞按着跳动的太阳穴:“这不很简单吗,把呱呱呱籽洗废就行了吧?跟那个女……女啥说下,像样点的爷们哪会这样撩三撩四?那玩意儿在哪,废了丫挺的!”

    “……”克龙哥虽然知道杨瑞这不是针对他,依然哆嗦了下。

    冷秋白蛋疼地:“我们这些外人肯定是这样想啦……呱呱呱籽人在啊,就是女配n身边那个,也带了好帮人的。他的说法,一开始就只跟女配n相好、没追求过老板、女配x和躺枪a,全都是别人勾引他不成乱泼脏水。更扯淡的是对于这一点吧,躺枪a不说、老板和女配x都没法自证,因为呱呱呱籽跟她们相好的时候明里暗里哄她们说大伙儿都认识关系公开了他不好意思、地下恋情比较有情趣啥地……结果他们这一大帮人经常有来往,硬是没谁知道呱呱呱籽跟老板和女配x是情人关系。倒是在《天骄》一团里吧,有几个人都能证明呱呱呱籽和女配n交往挺久了。”

    公会频道里所有看到这段话的人都无语了,真心了,现实版本n角恋无间道、快赶上电影的精彩级别了。

    “呵呵……”沉默到现在的第五霖发声了,“事无不可对人言。把本应光明正大的感情偷偷藏起来,话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见不得人。”

    “那还是应该杀那狗币啊!”杨瑞光是听就火大,“一个女的还能说是有妄想症,两个女的都有呢?!还有那啥躺枪的姑娘,人本来没事都给扯到这浆糊桶里头了!”

    第五霖立即道:“这样吧,靠当事人扯是扯不出道理了,正常的感情纠葛跟我们接单公会没关系,但现在这桩事件里有明显的过错方,事主也找上了我们,我们就有出手的条件前提。公会内部投票决定这单子接不接。接的打1,不接的打2。现在在线四十三人,赞成票不超过70%,就不接。”

    没到场的君无忧这工夫有时间发话了,大约是跟墨笙笙切磋完了:“接!干什么不接?人家不也是没办法找上我们的吗?我打1!”

    墨笙笙也道:“不路见不平叫啥江湖好汉,接!1!”这姑娘虽然跟君无忧水火不容,倒也知道啥时候不该唱反调。

    杨瑞敲了个1,他谁也不看、就看向克龙哥,目光那叫一个虎视眈眈;克龙哥顿时一激灵,打出去的1好几下没发出去……吗地!他就知道他不该来现场地!

    糖渣和呢喃没得说,就算是男同胞,这会儿也不可能站到呱呱呱籽那边去,立即打1.

    没挤进酒馆内的桃子喊:“我们支持君姐!11111!”

    在线四十三人,实际投票四十三票,赞成四十三票。

    第五霖把现场截图、把冷秋白的解说截图、再把投票的过程和结果截图,整理成图档一股脑打包发给《天骄》会长月下荷,在公会频道里说道:“确定接单,那就开动了。刚好事主目标都在场,用不着多费工夫。小平,让你组的人组好了吧?”

    “我这边已经就位了。”小平说道。

    “诶?”杨瑞愣了下,组什么人?

    “我让小平带了公会里的人去守好复活点了。”第五霖给杨瑞低声解释一句,给萧文远打了个眼色。

    萧文远就在小平团里,哪能不知道第五霖的安排呢,立即站起来大声喊:“各位安静一下,这个单子我们公会接下了。”

    争吵声和哭闹声都静了静,老板顾不上哭、女配n顾不上张牙舞爪,齐刷刷看过来:“接谁的单?”

    萧文远走出去,手向老板一伸:“先来后到,当然是老板的单子。”

    “这个也能说先来后到?你们公会不是不接无理的单吗!”女配n挺强势,她地一帮亲友也聒噪起来。

    萧文远点头:“是这样没错,但是现在情况很明显,不管你和老板之间的pk谁有理谁没理,但是老板确实被人欺骗了感情,这个毋庸置疑。”不等对方再度喧哗萧文远继续道,“就算是老板先‘勾引’你……的男朋友。”他将手指向躲在女配n后面的法师呱呱呱籽,“但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没缝的蛋。一个人勾引说得过去、两个人勾引、三个人勾引,其中两个还自称跟你……的男朋友是情人,且对他已经有女朋友这一点毫无所觉……就算是小孩子也不会信这种事吧?既然老板有理,这个单子我们当然要接。”

    呱呱呱籽总算是出声说话了,“别说好听话了兄弟,不就是收钱办事吗?”

    “别。”萧文远举起手掌,“别乱叫,我可没有你这个兄弟。你这种人在我们公会,是要被打死地。”

    “草泥马……”

    “杨柳!”萧文远暴喝一声、杨瑞就踩着桌子跳了过来,一记飞踢精准地把呱呱呱籽踢出去俩跟头。

    “你们讲不讲道理!”女配n大惊失色,他们这边的亲友也急急忙忙地出手救护,但这酒馆内的空间本来就不大、人又太多,还挤下了两边的人马,一混乱起来连自己的队友都找不着。

    杨瑞手脚多块,更是早就想出手打人,花式踢腿就把呱呱呱籽踹到了老板这边的亲友堆,吵架吵得五心上火的玩家们哪还客气,不等杨柳杨这大神过来出力、自家就齐齐把能使的技能往那法师的小身板上招呼。

    呱呱呱籽在乱战中化为白光,那边儿,萧文远还挺淡定地对老板和她身边的跟班说道:“虽然接单了,但是我们只问主犯,就是呱呱呱籽那法师。至于老板你和其他人的恩怨,那是另外的单子,接不接还要就有没道理这点去调查,这个老板能接受吧?”

    跟班还想说话、老板已经点头了,带着哭腔说道:“嗯,就是要杀他。”

    女配n红了眼睛往杨瑞这边扑,杨瑞也不是那种客气的人,转身道:“还要动手?我可要还手了啊。”

    换成别人……激动之下女配n及其亲友也要往上冲了,换成威名赫赫的杨柳杨,他们不心虚都不行,迟疑地顿住了脚步。

    “打啊,怎么不打了?这要被杨柳大神杀了都不用人出钱请、都是自找地。”老板亲友见状,大放嘲讽。

    “你们不讲道理!明明就是她们犯贱当小三、还接什么单!狗屁大神、狗屁公会,还宣传什么公正不公正,这叫公正吗?!”女配n气哭。

    “谁是小三!你才是小三!”老板也哭。

    “……”杨瑞最怕这场面,脸色都白了,“好好说话,别哭别骂人啊……”

    “等等、我也要下单。”兵荒马乱之际……一直立在大门边上冷笑的躺枪a努力往里挤,“我要下单!”

    萧文远把手足无措的杨瑞拉开,“先别吵吵、那位……那位新老板,你要下什么单?”

    躺枪a终于挤进来了,气喘吁吁地:“下单杀呱呱呱籽,他败坏我名声、说我勾引他。我有微信记录,他骚扰我的微信聊天记录。”

    她这话真如平地惊雷一般……女配n和老板都惊呆了:“你、你说什么?!”

    躺枪a这会儿冷着脸,扫一遍老板和女配n:“他从今年四月开始追求我,我顾虑着大伙儿都是朋友,这种屁事好说不好听,只叫他以后别来烦,别的我都没说。”说着她调出来自家手机微信上的截图,改成共享模式向众人展示,“本来都是玩到一处的亲友,从六月开始你们就莫名其妙的疏远我,我就自个儿走人了,到最后我自己还是最后知道我这名声给人踩得一文不值。你们这些我以为的‘亲友’,不但不跟我联系了、还帮我把我都不知道的‘事迹’传得到处都是。就算我给自己辩护,想必……”她看向老板,“连你都会冷笑一声,说我拿出来的证据毫无ps痕迹,是吧。”

    老板一脸惊骇,哭都顾不上了。

    躺枪a懒得跟她们扯,就看向萧文远:“我没什么钱,下单能不能便宜点?”

    萧文远心情畅快:“可以。”

    女配n面无人色,一把抓住躺枪a:“四月?四月就追求你?”

    “截图上有日期。”躺枪a翻个白眼,“我还是先认识的你,也是你带我融入你们圈子里。他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就交往的我也不知道。我就老早想问你一句……”这姑娘抬手指向萧文远,“我是眼瞎了还是脑残了,就算我要卖力去勾引、不顾廉耻去贴谁,难道天下男人都死光了吗?有这么帅的我不去追,我去追一个煞笔?”

    “……”萧文远顿时就尴尬了,公会频道里呢喃、糖渣这帮小伙还没心没肺地在笑。

    女配n面色数变,忽然毅然决然看向萧文远:“我也下单,杀个狼心狗肺的家伙用不着再调查了吧?”

    “算我一个。”女配x也出声了。

    “早就说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老板的亲友怒喝。

    “我日,这狗币挺能的啊!都给他骗了!”女配n的亲友捶胸顿足。

    “我特嘛也出钱,不把丫洗废不算完!”还有跟着掏金币的。

    ……不久之前还撕成争家产现场的局面,忽然之间就和谐起来了。

    “……好心累。”杨瑞退到角落里,小脸刷白地,“文远真是太不容易了……”

    “还好吧。”第五霖也不知道在忙啥,头也不抬,“居委会、派出所、民政局、法院工作人员……一年到头都在干这种工作。”

    “……”杨瑞眼神死,“这种单子多来几回,精神都得给崩溃掉。”

    第五霖抬头冲他笑了下:“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好处。”

    “什么好处?”杨瑞莫名。

    “敲山震虎。”

    “……说人话。”

    第五霖再度笑了下,特别耐心地:“呱呱呱籽那法师,是《天骄》公会的人,还是精英团里的成员。”

    杨瑞呆滞脸:“诶……?我记得你不是说,我们跟《天骄》是友好关系……”

    “对,是友好关系。月下会长还给了我们公会管理章程。”第五霖点头,“重点不是跟《天骄》关系好不好,而是我们的单子目标是大公会的人。”

    杨瑞抱头呻|吟:“行、行,怎么都行,该做的做,我不问理由。”

    《天骄》会长月下荷收到第五霖打包过来的图档,看完之后面无表情,拷贝了俩份发给《纵横》的柳晋和《帅死》的加伦君,然后在公会内把图档公开、将正在公会频道里大呼小叫求救的呱呱呱籽踢出会、再在频道里义正言辞地宣布:“我们会里没有这种人渣。大伙都记住了,亲友抱团、帮亲不帮理也要有个限度,触及底线、公会绝不会给这种拉低公会下限的人出头。”

    她这边刚发完话,加伦君的私聊就来了:“我日!第五霖那边什么意思?!”

    月下荷还没回复呢,柳晋刘大叔的消息也来了:“呵呵……敲山震虎啊。”

    月下荷索性建了个临时会话频道,把加伦君和柳晋拉进来:“都知道我们会出的事了吧。”

    柳晋笑:“还好吧,是个乱搞男女关系的,闹开了不算太难听。”

    加伦君可没这么淡定:“吗的第五霖这帮人就是想搞事!有杨柳杨了不起吗?!”

    月下荷没好气:“就是了不起啊,人家强是一方面,名声好是一方面,稳稳当当站在公理上,谁敢放个屁?”

    柳晋道:“冷静点,还好没想着踩着我们上位。”

    “冷静着呢,我已经把那惹事小子踢掉了。”月下荷烦躁地,“呼过来的这一巴掌只是举到了半空,没打到脸上。先礼后兵,也说清楚了动手的起因,要怪也只能怪自家会里良莠不齐,怪不得别人。”

    加伦君那边沉默了一下,不毛躁了:“他搞这个会内投票,是什么意思?”

    这货忽然间不中二了,月下荷和柳晋还有点儿不习惯。

    “在他会里就有对‘公正’的投票权,这是告诉我们他们那会不介意探子混进去、相反他还相当欢迎。”柳晋笑道,“先表示我们的人成了他们的目标,他们绝不会看在交情上退让。又表态不介意我们的人参与到他们那个接单公会里,这是把选择权递到了我们手上……继续保持友好?还是翻脸?我们说了算。”

    “为着几个害群之马跟他们翻脸当然不划算。”月下荷牙疼地,“所以我们最好是跟他们站一路。就算没好处,起码没坏处。”

    “草泥马。”加伦君骂道。

    珍妮酒馆内,第五霖正向杨瑞用最浅显的话语解释:“在游戏里行侠仗义也是一种游戏方式,不过要做到这一步,只靠自家一股蛮劲那就做不长。所以嘛,不管有没利益可图,找机会拉多更人上我们这条船,我们就能行驶得更远点……就算没利,至少可以避害嘛。毕竟小公会的人可以蛮干,大公会却要爱惜羽毛,哪怕稍微无礼一点、逼他们一下,他们也能把这口气忍下去。最好的结果,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大伙儿齐心协力改善游戏风气……”

    杨瑞眼神死:“……虽然听不太明白,但你似乎很有道理。”

    “总之,有理走遍天下。”第五霖笑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