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3章 PVP玩家的远见

    83

    《君临天下》这队目前的配置其实并不大讲究,三法系双重甲,对面要是同时带了猎人和盗贼、三法袍配置的战队就等同于半个送分队。︾樂︾文︾小︾说|从玩家战队配置相克上面来说,打到这个分段的队伍瞧见对面这个奇葩配置,开场就要笑。

    当然……连胜的战绩摆在哪,对面咋说也不会太轻忽大意,而且三十七场比赛一次都没遇到配置压制的敌人、那也说不过去,他们这边又有个大名人的克龙哥,那么把他们这战队的胜点都算在克龙哥头上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放生老克。”第五霖当机立断,“君姐配合我拿下萨满。”

    “我照旧巫师?”杨瑞边跑边问。

    “对、墨姑娘!”第五霖喝道。

    “来了!”墨笙笙跟上杨瑞一块冲。

    君无忧带着第五霖冲左边、杨瑞带着墨笙笙冲右边。还没拿下克龙哥的对面骂了几句,战士、骑士先后对克龙哥发起冲锋把他往边上带,剩下那个猎人拉弓开弦、没咋犹豫就往墨笙笙打过去。

    法师长袍和神官袍外形上是很有明显的区别的,最明显就是颜色,法师长袍啥颜色都有、神官袍只有白色,且神官袍必带小披肩包金边,要说多骚包就有多骚包,一些玩家愿意玩奶,都是看在神官袍的外形上。

    会玩的猎人都会在放技能的1点5秒公d间隙里补一记平射,这种平射没有系统辅助修正,往往连打出去的猎人玩家都不知道会射到哪,但即使不命中也能起到干扰作用;然而……这猎人玩家万万没有想到对面那看上去还挺漂亮挺娇柔的奶牧姑娘是一点儿也没有美女包袱,硬吃了第一下连环箭、第二下那女地居然猫腰蹲身、以极度难看极度猥琐的跑动姿势贴到了前面那个穿皮甲的大个儿屁股后面……

    ……皮甲?再次拉弓开弦的猎人玩家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对面好像没有穿皮甲的职业在啊……?

    《第二大陆》的玩家穿装备没有太硬性的约束,皮布板锁混穿的大有人在。一些治疗为求加跑速、穿皮甲长靴的多的是。但要是全身皮甲那奶量就很值得怀疑了,总之这猎人是怎么也不会把那穿皮甲的大个儿往牧师上面靠……

    边射击边跑位、这猎人还注意着不让自己跟大部队脱节、免得互相援助不力。数秒的工夫双方阵线交错、杨瑞离对方巫师不到十米,君无忧也杀到了那个萨满左近。

    ……此时老克的血线已经不足三分之一、人也被对方双近战打退到三十米开外,眼瞧着已经没法救了;这边的气氛轻松了很多,那个穿锁甲的萨满还有闲心对自家队友挤眉弄眼:“这队的妞质量真不错……”

    然后这萨满就被君无忧一个冲锋糊到脸上。

    “我日你可别被翻盘!”萨满的队友战士回头笑骂。

    “我擦好凶!”灰头土脸的萨满玩家马上给君无忧丢个缠足的地蔓缠绕,再挥手给自己刷了个回血技能,然后他还准备说点啥呢,就见君无忧原地起了个剑刃风暴。

    “对空大风车?”配合萨满走位保持距离的巫师玩家还在给克龙哥刷新dot呢,笑说了一句后面色一变,“不对!那女的卷的是你的图腾!”

    萨满是阵地战类型的职业,插到地上的图腾柱能影响周边直径十米之内的范围、让己方玩家受益敌方目标受负面限制,如果是在比较狭窄的山路地形、一个小队的玩家带上一萨满就能形成万夫莫开的对峙之局。君无忧这姑娘有时候是有点儿不靠谱,但脑子简单的人优点就是肯听话,人压根就没想过以一己之力去单杀对面治疗、她上来要砍的就是对面萨满的图腾柱。

    “我擦?!”萨满玩家快步退步剑刃风暴范围,他插的图腾柱里面有带减伤效果的,可也没能让他一个综合职业去抗狂战士大风车的程度。

    紧随君无忧而来的第五霖在对面萨满脱离自家图腾柱的瞬间看准时机出手、一道暴风雪甩了出去。

    第五霖的操作比不上萧文远那种游戏高手、细节处理上也没沧海苍苍做得漂亮,但他的强项是抓时机、不漏过机会,那萨满立即就给暴风雪冻上了。

    君无忧立即取消大风车、大剑向萨满劈砍过去,逼得萨满不得不交出解控技能……

    “保奶!”巫师大惊,当机立断中止对克龙哥的输出转向来势汹汹的君无忧,正要释放魅惑技能——一只张开的大手忽然罩住了他的视野。

    掩护墨笙笙的杨瑞慢了一步杀入敌阵,差点没赶上,好在他胳膊长、手一捞抓住对面巫师脑袋,向怀中一捞、硬生生打断了对面巫师的施法。

    “……特喵地!”对方惊诧万分,这边杨瑞也蛋疼得不行。他本来是想把对方拍飞出去地,然而手上一用力吧,他发觉这力量跟不上……也就是他那仅有25点的基础力量属性跟对方角力时占不到上风、哪怕他借了冲刺的势头也不行,他只能中途变劲、换推为拉。

    好在……他一伸手就抓住了对方面部、对方惊诧之下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挣脱,这就差不多等同于多了个致盲效果;而他中途变劲把这巫师捞向自己怀里,有了足够的攻击距离,他的攻击方式就多了。

    松开手掌的瞬间横向肘击打到下巴上、巫师就陷入了晕眩状态,抓脸的手掌换为捞住对方后颈向下按、补个膝击撞脸、再来个手肘下砍,巫师就趴到地上去了。

    这一套出手如行云流水、打得极度流畅,可以说是街头斗殴的高精尖版、也可以说是吊打小朋友专用连招。反正招式无所谓简单不简单,有效就行。

    墨笙笙此时也艰难地冲进了对方人群,她早就给那猎人打出一肚子火气了,压根不省技能,抬手就放群体恐惧、再给中了恐惧的猎人补一个神封,这下放不出技能开不出解控的猎人就只能背对自家小伙伴狂奔四秒钟;再跳到对方萨满和巫师中间用自己的身板儿阻隔对方治疗视线,就对着那巫师搓起奶牧的攻击技能:“神圣之火”。

    “神圣之火”这技能是个双向技能,打到友方目标上能回血、并且让对方在5秒内受到的治愈效果提升30%。打到敌方目标上就是攻击技能,被命中的家伙在5秒内受到的治愈效果降低30%。因为要读条,所以一般玩奶牧的平时都不咋用,只在关键时刻用来辅助击杀或者预判危机时保mt。

    杨瑞把巫师打到地上趴着就开启了狂踩模式,高频率地向对方的后脑勺输出伤害并不住地破坏对方平衡让人站不起来,墨笙笙的神圣之火更加快了巫师的下血速度。

    不过……好歹是打到这个段位的玩家,那巫师没懵逼多久就给自己飞速下降的血条唬清醒了,立即开启了巫师职业的保命技能:“融入黑暗”。

    巫师职业的保命技能和别的职业稍有区别,那就是人无论在什么状态、哪怕是给神封住了都能开出。这个技能的效果是让玩家化为一团阴影黑球,解除所有控制效果、不能被攻击、也不能攻击他人,只能以平时移动的50%速度进行移动。

    “哎哟!”脚下狂踩的家伙变成一个飘飘悠悠的小黑球把杨瑞吓了一跳,“卧槽……?”

    “只是技能,别慌、跟着他。”第五霖一看,大爆手速给他来了条私聊。

    杨瑞连忙跟上这黑球,墨笙笙这姑娘也机智地调整站位始终挡在这巫师的治疗路径,第五霖和君无忧也合力把萨满往远处推。

    “特嘛的这队人有问题!别管那逗比骑士了!”这个草原国家战队的玩家还看不出问题那就是煞笔了,不说那个莫名其妙的皮甲大个儿、其他三个看着也不像划水跟混的水货。再说都特嘛打到现在那逗比骑士还没死,也就是说那货完全就是一防骑,盯着对面mt打得特喵有多傻?!

    战士和骑士立即丢下老克回援、被恐惧出去的猎人也灰头土脸地跑了回来,然而……巫师所剩血线实在不多,从黑球变回人形又给杨瑞黏上,咒术技能都没丢出一个就给送回了备战区域。

    “杨柳猎人!”巫师挂掉瞬间,第五霖喊道。

    君无忧和墨笙笙多机智呢,立即丢下萨满和第五霖一块儿拦向回来救援的战士骑士。

    终于解脱被连控的萨满一看,好么,那个穿皮甲的冲向自家猎人单挑、另外三个三打二对付自己这边的战士骑士;脑中一转、他感觉猎人打不过还能跑、最重要的还是保护自家有生力量和击杀奶,于是他就朝着人多的那边去了。

    五秒后,自家猎人悲愤地叫:“快救我!”

    “呃?!”萨满惊了,一扫队友列表,猎人居然特嘛残血了,“我擦你溜一下啊,你特嘛跟个近战刚正面?!”说着萨满玩家回头一看,差点没给气死,“你玩屁啊!开逃脱跑!”

    对面那穿皮甲的大个儿把猎人堵在墙角吊打……

    猎人痛苦:“跑不了!我中了神封!”

    “神……神封个屁!人家牧师在我这边呢!”萨满玩家大怒。

    猎人呻|吟:“不是那个、是这个!这家伙是另一个牧师!”

    说话间四秒神封技能结束,猎人也挂回备战区域去了,最后一句话人是幽魂状态下说的……

    随机到小地图就是有这么点不好,这猎人本来还想秀一下操作、结果给杨瑞摁住了暴打,想跑都没法跑。这回记得放技能辅助的杨瑞三两下干掉猎人、走向萨满时,战局基本上就已经定下了。

    给对面送了第三十八场连胜,这五个哥们出图的时候还有点儿醒不过神。作为队长的萨满玩家复盘了一次比赛从备战开始到结束的录像,脸色颇为难看。

    把自己视角录制的录像播放界面共享给队友,萨满玩家指向画面中掩护墨笙笙的杨瑞,“这个杨柳杨,就是我们认为的那个暗牧,是自带技能的那种人。”

    最先挂掉的巫师愁眉苦脸:“早看出来了,这货好特嘛凶残,攻击招式就没离开过我脑袋,出来了我都怀疑我给打出脑震荡没。”

    萨满瞪他一眼:“别扯有的没的,我也是给他挂掉地。”他把录像快进到自己被吊打的那一段、放大杨瑞挥过来的拳头,“我的意思是,这家伙不是那种业余爱好者,是专业的。你们看他皮甲外面的手臂,这个粗细……泡健身房的练的是肌肉块,和这个有区别。”

    巫师依然愁眉苦脸:“所以呢?反正单挑我们这些人指定不是丫对手,是不是专业的有啥区别?”

    萨满沉声道:“区别大了……竞技场五个分组,单人场和双人场前两百排位是什么格局,咱们都知道。”

    猎人听明白了,顿时毛骨悚然:“老大,你的意思是……这帮不让人混的家伙要征战三人场以上分组了?”

    萨满蹙眉,轻轻摇头:“不好说,我们认识的人才刚碰过雅尔芙公国枫叶城的《不倒战旗》,按他们的说法,那些退伍兵的打法还是乱七八糟。”

    猎人额头上冒冷汗:“这队人的打法可一点儿也不乱。”

    “那些是玩票兴致,没认真。”萨满手指点录像里的杨瑞,“这队人,认真在打。”

    巫师玩家之前没多想,这会儿一仔细想,也开始冒冷汗:“老大……你的意思,要是这帮自带技能的也认真打,三人场以上也要沦陷?”

    萨满苦笑:“这种人加一个认真打的战队,肯听指挥听调动,再来碰我们这些纯普通人玩家战队,你想想是啥局面。有实力的大公会工作室去雇佣这种高手加到自家战队里,又是啥局面。”

    队伍里的四人都沉默了。这游戏开放到现在,pvp竞技场方面单人场是最早沦陷的,工作室强堆出来的高属性极品号开服两月以后就都挤不进单人场的排位。到了双人场被称霸的时候,pvp玩家们都懒得去黑官方了。

    自带技能的强人在游戏里能混得风生水起并不是玩家们不能接受的事,港口城那个靠抓贼抓成游戏第一人的老警察就是很好的范例。这类人游戏时间不如玩家多、在线时间没有玩家长,人数少、不抱团,且多数对游戏不怎么上心,好歹三人场以上还是玩家们的天下,大伙儿捏着鼻子认了也就认了。

    然而……要是这类人融入玩家团体里、和普通的高手玩家组战队,那对于pvp爱好者们来说就是个坏消息了——有这么一个强势的击杀点在,队伍里其他四人尽力配合、全走控制流,普通的玩家战队遇到他们都啃不下来。

    而要说联名申诉要求官方限制这类自带技能的特殊人群,首先普通玩家这边就很难抱成团。因为要是有机会、哪个战队都愿意往自家队伍里塞这么一强人。别说别人了,他们自家要是认识这种人,那么第一个想法肯定是抱大腿……

    “雅尔芙公国远不远啊……”猎人玩家梦呓般说道,“要不我们也去枫叶城吧?一公会的高手分我们一两个也不过分吗,退役特种兵,一听就很有逼格……”

    萨满没好气地:“得了你,就算咱们跑去枫叶城,拿什么去勾搭那些特种兵?”

    巫师玩家忽然用力拍巴掌,猥琐地yin笑:“嗨!我们可以学习下刚才那队人啊,英雄难过美人关,有美女在还怕勾搭不来高手?刚才那队为啥能带俩个高质量的妞,就是用来勾搭那个杨柳杨的嘛!”

    猎人眼睛一亮:“对啊对啊,先去搞个美女、再去枫叶城。”

    “……”萨满强忍住暴打队友的冲动,“你们当美女是菜市场上的大白菜啊!想有就能有!”

    猎人挤眉弄眼:“老大,你不是有个妹妹的吗?”

    “我妹长得跟我十成像!是去勾搭高手还是去结仇的呢!”

    ……直男思想,也是没谁了。

    “不会每次都有小地图给我们碰。”拿下三十八连胜出图,第五霖平静地,“还是要解决一下敏捷短板的问题。”

    另外的四人……也丝毫没有胜利后的欢呼兴奋。克龙哥是还没有从刚才给放弃治疗的气愤中缓过来,君无忧和墨笙笙一是习惯了、二是还忙着吵架。

    “你刚才咋不奶我?我都差点给那战士剑刃风暴卷死!”君无忧怒目圆睁。

    “你自己冲出我的治疗范围,还有脸问我不奶你?”墨笙笙不服气地。

    “在你治疗范围里你才能奶?那组你这个治疗有蛋用?”

    “你又有个鸟用,除了横冲直闯卖蠢你能干点啥?”

    “小婊砸!今天不教训你是不能好了是不!”

    “我怕你!我还怕你上天呢!”

    “……”杨瑞面无表情看向第五霖,“不用管她俩?都退组出去开撕了……”

    “没事。”第五霖平静地,“君姐秒不了墨姑娘,墨姑娘要磨死君姐也挺费工夫,她们发现打架比吵架还累就知道消停了。”

    杨瑞捏眉心:“……我怎么觉得我才玩游戏一个月多,世界观就坏了好几回了……是现在的姑娘都这么强势还是我们这比较特别?”

    “先说敏捷短板的事吧。”第五霖这人永远不怕给别人歪楼,歪成啥德性他都能强硬地扳回来,“优先级第一自然是猎人,我们这队远程攻击手段还是少了点。盗贼的话,玩得好的基本都有主,次一点的,到了排位赛就没啥发挥的地——”

    “五哥!杨柳!江湖救急!”萧文远忽然在公会频道大喊了起来。

    “……”第五霖看眼公会频道,把信息框往上拉了拉、虽然脸上没啥表情,不过杨瑞察觉他身上的气压低了少许,“……控制不住了?”

    “乱成菜市场了。”萧文远哭笑不得,“打是打不起来,但是我瞧着要崩盘……你俩回来帮忙控下场。”完了他又补充一句,“杨柳直接穿着皮甲来。”

    这是要靠杨柳杨的名声去震慑了?杨瑞连忙道:“那我们赶紧过去。”

    第五霖看看对殴中的俩女壮士,冲克龙哥挥手,“走吧,短时间内也打不了比赛。”

    跑去珍妮酒馆的工夫杨瑞拉开公会频道聊天记录看了看,没翻到一半他就明白萧文远为啥哭笑不得了,“我去……还有这事儿上门。”

    “既然是以宣扬正道的接单公会打宣传,那类似的事件上门是迟早的事。”第五霖还是挺淡定,仿佛他早就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了,“我这给墨姑娘去几条私聊,一会我们要是也控制不住、没准儿还要她来。”

    “……”杨瑞很是哭笑不得,嗨了一声,“这都叫啥事啊!”

    第五霖严肃:“你可别轻视,看上去很无解的吵架争执,其实背后往往有比较严重的侵害事件。记得杀非离的事情不?如果她脑子稍微不够清醒点、撕开来乱吵,没准儿也是类似局面。”

    杨瑞想起早先萧文远给他分析的王宏事件,若有所思。

    到了酒馆街,离着珍妮酒馆还有百多米距离、就见那段路上挤满了围观群众,再跑近些,哭声、混乱的争吵声和男女尖叫声就一股脑的扑面而来。

    杨瑞这个很少怕过啥的猛男都给这阵势吓得腿部一哆嗦,面色大变:“我了个去,这岂止是菜市场,都成人才市场了吧……”

    第五霖给他说乐了:“你还去过这地方呢。老克,别想跑。”

    “出外勤去给维持过秩序,咦,老克,你这浓眉大眼的别老卖你那不厚道的一面啊。”

    克龙哥羞怒:“我就是喘会气,别老污蔑我!”

    另一边……萧文远在公会频道里直接呼救,没任务分散在城镇各处的会员们一看这有个能亲见传说中大神杨柳杨的机会,也都纷纷往这边赶来。

    四个大学生中的伪娘牧师要跳14楼正跟桃子和半夏逛城门市场,一见有热闹、桃子和半夏也拖上他往酒馆街跑。抄小路走近道时,一个背着把长弓的猎人玩家跟她们撞到了一处。

    “哎哎、对不住对不住。”这猎人玩家一看碰到了三姑娘,不等对面开口就先道歉,目光还忍不住在14楼脸上多晃了两下——桃子和半夏就是普通路人,要跳14楼这伪娘却是长得很像古早女星广末凉子,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有欺骗性的。

    “没事没事。”桃子和半夏急着回去看热闹呢,摆下手就走,倒是要跳14楼多看了这猎人玩家两眼,这家伙肩膀上背的长弓挺骚包,和团子同鞋的一样是毕业武器“鸦羽”。

    这猎人玩家感受到要跳14楼“火热”的视线,下意识地就堆了笑搭讪,“借问下啊,珍妮酒馆怎么走?”

    “你也去啊?”桃子这个热心又大大咧咧的姑娘回头,“我们正是去珍妮酒馆地,来来一块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