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2章 克龙哥进场

    82

    杨瑞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人都上来了你再说不好意思啊我这没啥屁事你回去睡觉吧啥的就矫情了,所以他就虚心地向萧文远请教会里接单的事。

    说来……虽然是他提议的跟北秋那帮人抢生意,但是啥具体计划呀、营运模式啊、他是一点儿头绪没有,全仰赖萧文远和第五霖了。

    “你不用想得太复杂,我们就当是在接任务做任务、只是发布任务的不是n而是玩家,这么想就简单了。”照例到了常驻的珍妮酒馆,萧文远招呼n侍者来点醒瞌睡的酒水,“酬劳高点儿嘛,也是很正常地。玩家可比n难对付多了,智力灵活性啥的完全不是一水平。这样吧,我给你说说昨晚我们接的几个单子……”

    萧文远先把昨晚那倒霉厨师玩家王宏的事儿当成案例来给杨瑞说了一遍,他来做这个解说人是最合适的,一是他知道杨瑞是个网游小白、二是他足够有耐心:“……要没合适的办法去应对,王宏这事情根本无解。扯皮?对面嘴巴多,互喷到最后王宏这边的压根吃力不讨好、人品败光。试图发个818去揭穿那团长、求正义路人出头,那就更扯淡了。人多力量大是在有强大管理体系的情况下,无组织无纪律的人越多越坏事。比如受那团长蛊惑的起哄党更多了怎么办?别有居心的假冒给王宏出头的名义、聚众|闹事去清他们那个团借机打劫爆装备怎么办?王宏手头又没过硬证据,闹大了、牵扯面广了,不仅仅是王宏自个儿倒霉,帮他出头地人也要下水。”

    “呃……”杨瑞觉得萧文远说的他还是能听懂的,就是一下子理解不来。

    “所以我们接单子给王宏出气,首先就是要分化敌方内部,最重要的过硬证据必须要拿到。这事儿不难,那团长吞吃王宏的钱财又不可能全团共享,没沾到好处的、心有不平的、或者是性格比较正直的,给他们搭个桥、他们当然愿意表现一下正直。”萧文远循循善诱,“再来就是报仇的时候不能把打击面扩大,就盯着那团长杀、其他人跳脚骂娘了我们都忍住当丫透明。把那团长杀得灰头土脸、又控制住了不去动依附他的人,那么首先那团长个人威信掉光、面子一点没有,他团里跟随他不那么坚定的人就会动摇、就觉得为这么个一点面子没有的家伙喊啥义气之类的毫无价值。而那些坚定跟随他的人呢,说到底我们的报仇行为没有卷到他们身上,是吧,那么捍卫别人利益和捍卫自己利益,这使出来的劲儿就有区别……”

    杨瑞稍微转过弯来了,看萧文远的眼神儿顿时就不一样了……有点常识的都知道挥拳打人的时候最好把力量集中在一点上、拿棍子抽人和拿板子拍人的痛感可是完全不一样地,可真到事头上,就很少有人能把这一点落到实处。

    “把那团长杀得出不了城、缩在复活点不敢出去,就可以把这事儿作为八卦事件拿到论坛上去818了。前因后果证人证物干脆利落地摆上去,舆论力量就会帮助我们给那团长致命的一击——敲成铁案了再公开,那团长舌灿莲花也翻不了盘。而且他们自己内部人心浮动、又出现明显‘叛徒’,那团长要想继续在游戏里混下去、就先得安抚好依然坚定跟随他的人,而不是有那个精力来打扯皮子官司。”萧文远笑嘻嘻地,“等他整顿好内部缓过气来,他已经在大众视野里被打上了贱人标签,那么再想要跳出来狡辩诡辩、就是自己揭自己疮疤、恢复健忘的大众对他的负面记忆,你说他能不能这么干?”

    游戏毕竟是游戏,挂了算个啥,十分钟后又是一条好汉。王宏被那团长吃掉的钱是走不了法律途径要回来的,那个团长精神坚|挺点、靠着在游戏里杀他也没法儿让人退服。对付这种要靠游戏吃饭的个人职业玩家,唯一的选择就是揭他的皮、破坏他的团队,让他在大众舆论面前抬不起头还没法自辩。个人职业玩家没有后台没有靠山,就特别需要注重爱惜羽毛。这么一来,靠名气吃饭的就得受名声所累,世界上可没有光占便宜的好事儿。

    萧文远这套连环拳打起来可是够狠地,杨瑞听得心悦诚服,比起大拇指:“佩服佩服。”

    萧文远还挺遗憾地:“可惜对北秋那帮人这个套路不管用,要不这牛皮癣也不能恶心人这么久。”

    “这个慢慢来好了。”杨瑞又问:“后来呢,那厨师玩家咋样了?”

    萧文远的脸色一下子就暗沉下来,苦笑道:“哎哟,不提他还好……这哥们,可真是不好说他。”

    杨瑞愣住:“这是怎么说的?”

    萧文远蛋疼地:“这家伙出了大气,感动得不行,深觉他付的报酬太少、非得加到我们公会来以身报恩……你瞧瞧公会名单,人在会里呢。”

    杨瑞眼睛一亮:“知恩图报,这兄弟人品可以的嘛!”

    萧文远抹把脸:“我知道这哥们人品还行,问题是他那负分的情商值……倒不是说招人嫌,就是跟人处不来。没事还好,出了啥事儿那就是个隐形炸|弹。如果别人要针对我们内部搞破坏,那么这种情商负分的小伙伴就是猪队友的隐藏人选,你说我能不蛋疼吗。”

    “有没有这么玄乎啊!”

    他俩坐在窗边位置闲磕牙,最靠里边的吧台阴影下,一个独|立成桌的身影背对他俩,兜帽下阴沉的视线正往这边投放。

    酒馆街上的酒家不到高峰期、玩家和n都不算多,珍妮酒馆里稀稀拉拉的五、六桌人,就这俩桌是玩家。而这个……比杨瑞俩人先到一步的盗贼,虽然装备刻意向n靠拢,但明显是个玩家。

    燕云鳶盯梢一阵,给自家副会去了消息:“萧文远果然到珍妮酒馆了,和杨柳杨在一块。”

    《忤逆风》二会的副会、亮银镇片区的最高管理我心甘从昨天开始就安排人手盯梢萧文远了,得到消息后问道:“只有他们俩个?”

    “嗯,还没见着有老板过来。”燕云鳶回。

    “……他们还真是开门做生意?只搞接单公会?”我心甘说了这么一句,像是在问燕云鳶,又像是自言自语。

    “应该是。昨晚萧文远见的一直都是下单老板,没见哪个散人团指挥来找他。”燕云鳶回这话的时候已经相当不耐烦了,他本来都跟君子本打好关系要进公会竞技场战队,结果临时被抽调过来当探子,而且被安排的还不是第五霖,他哪有那耐心。

    新建公会要发掘散人玩家里的可用之才,那么长期开散人团的团长指挥啥的就是必须要打交道的。要确认《英雄与侠义的化身vs美貌和智慧并存》这公会是不是要走争霸的大公会路线,那么就得留神他们的人跟不跟散人团指挥接触。

    我心甘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他的怨气,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再看看吧。”就没音了。

    燕云鳶顿觉憋闷……受雇于工作室拿工资看着比个人职业玩家安稳,但挺多时候确实是身不由己。自己的职业规划不符合公司发展路线,捏着鼻子也得修改自身去配合公司,不然就是卷铺盖滚蛋。他已经算是职业玩家中比较高层次的员工,但别说老板了、在高管眼里自家也就是那么回事。

    不是谁都喜欢受束缚,但是自由的代价太大。个人职业玩家确实是看起来潇洒,实际上运气不好了亏损一次就得把老本亏出去。燕云鳶自身也没有经营规划方面的才能,不在工作室就业、他单飞的话没准儿混得比底层打金代练的还不如。

    每个人都有肆意任性的权利,但又不是每个人都有肆意任性的权力。

    燕云鳶默默看着萧文远跟杨柳杨边聊边说笑,坐得很随意、说话很随意、表情也很随意,和朋友闲谈本来就是放松的事,用不着绷紧神经、用不着揣测人心、用不着小心翼翼;渐渐地他有些愣神,他以前……也是这样玩游戏的。不管现实里多少烦心事,在游戏的世界里他可以放纵开来、坦率开来,或说或笑都不用先在心里头过一遍、不用太多顾虑……

    恍惚之间酒馆的木门又给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都不用四下打量、一眼就看到谈笑着的俩人,然后这个人笑了起来,很随性地扬了下手、走过去,挨着其中一人坐下,转瞬间融入那方天地。

    燕云鳶忽地全身轻震。

    他有些不可思议地将目光汇集到那个人身上。

    ……他也会对阿燕之外的人这么亲近啊。

    他愣愣看一阵,又觉得不太对。

    ——他这个样子,比阿燕还在的时候还要柔和得多。硬邦邦的态度、生疏的语气、冷漠的表情……都消失一空,他不但会笑、会亲近人,神态间还带有……倾慕?!

    同类……很容易发现同类的异常。萧文远只是觉得第五霖对杨瑞挺好地,且还在长期的相处下忽视了这种好,毕竟杨瑞确实是个很好相处、值得欣赏的人。燕云鳶跟杨瑞并没打过交道,作为旁观者、又是“同类”,他只是短短几分钟的观察,就看出不一样来。

    燕云鳶发现第五霖看杨柳杨时的眼神很熟悉……太熟悉,自己偶尔……也会那样去看他。

    内敛的人会把感情藏得很深,内敛的人感情又太过强烈。燕云鳶的嚣张、傲娇、傲慢都只是假象,就如同自卑的人会表现得极度自大一样。说到底,燕云鳶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他还不会像个成熟的男人那样去对自己进行伪装。

    燕云鳶呼吸一窒、胸口发紧。

    他……他也会倾慕别人啊……

    第五霖正跟萧文远谈今天的接单安排,眼前忽然一黑。

    燕云鳶不知啥时候来的,似乎是路过他们这一桌,眼睛看了一下杨柳、又转到第五霖这,冲他笑了下,“五哥在呢。”

    “……嗯?”第五霖看到他就不太舒服,鼻子里嗯了一声。

    出乎意料的是燕云鳶没多说什么,又笑了一下、对着木门走过去,推门而出。

    “朋友?”萧文远随意地。

    “嗯。”第五霖没想多提,见杨瑞似乎不记得燕云鳶了,就继续回到他们之前谈的事儿上去。

    走出去的燕云鳶在大街上站了下,闭上眼睛再睁开,街道……人流如故。

    “……当时再任性一点就好了。”他像是丢开了什么沉重的包袱那样自嘲,“现在想任性都没有人理会了。”

    人年轻的时候总要被人辜负一下、再去辜负一下别人,才开始学会懂事,以前他不信,现在他信了。再则……感情这种事情,哪有谁赢谁输的啊!他——又不是摆在领奖台上的奖品,你以为你终于找到通向胜利道路的方向,人家早已经扭身走开了。

    “……真够难看的。”一边漫步行走,燕云鳶一边苦笑着低声自语。一开始认识、就把自身缺点无限扩大摆到人家面前,别人又不是你的父母,怎么会有耐性从你表现出来的一堆缺点中去努力发掘你的闪光点?让他那样性格的人说出跟你相处很累这种话……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自以为是地浪费了那么久的时光,再碰面、又把自己架到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如果是别人这么不尊重自己,那早就生死仇敌了,他还能给两声“嗯”,都算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偏偏……自个儿还没看清,还以为……再忍一下、再等一下,还有机会。

    早就没有机会了。

    走到交易行附近时燕云鳶回过神来,没怎么犹豫地给副会去了私聊:“副会你安排个人来接我的班吧,我想和君哥他们去竞技场。”

    “你要去打战队?”我心甘惊诧。

    “嗯。先前磨合过了,我觉得我能行。”燕云鳶不再费力去猜度什么,很直接地说道。

    “行吧。”把能进战队的人排去当探子,我心甘当然没有那么蛋疼,“战队配装不归我管,你和君子本商量。”

    “好。”关上私聊,燕云鳶嗨了一声,“——就这么简单呢。”

    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下属有上进心、有主动沟通欲|望,管理者自然乐于放手。排挤、打压,又不是真有利益冲突,哪个管理者愿意浪费这精力?自己不吭气、让管理者来发觉你的委屈、来猜你的心思,那叫才脑残到家。

    燕云鳶挤过人流、上到竞技大厅,这地方人总是不多,君子本一眼就看到他:“嗨!你这家伙屁事真多,早不跟你说打敏捷配置了吗?这工夫才来!”

    “对不住,君哥。”燕云鳶笑嘻嘻地让君子本假捶了几下。

    君子本把他拎到自家圈子里,“……甘哥不到排位赛不出场,我们早点杀进去让甘哥知道咱这不是蹭饭划水地。来来都认识认识……”

    打竞技场是个费精力的事,连续打了俩晚上又刚熬夜通宵跑单子的沧海苍苍今天上来都是有气无力的,要求休息。杨瑞本想喊要求做替补的团子同鞋,结果这小子上来就被熊猫团娘子军逮走了,最后……只能把目光放到克龙哥身上。

    “早该特嘛喊我了,你们这帮没良心地!”克龙哥压抑着喜悦怒斥,“带个小妞玩都不带哥哥我!白照顾你们这么久!”

    “你丫照顾了啥呀……”正跟老板见面的萧文远忍不住在公会频道吐槽。

    “老克,沧海苍苍也在我们公会里。”第五霖淡定提醒。

    “……苍苍妹子,我刚才就是一时口误,绝没有针对你啊!”克龙哥马上就软下来了。

    君无忧嘲讽:“老克你能不能行,你那骨头对着女地就要发软是不是?咱们不能带这家伙,特嘛地对面要有美女,这货不反水都得烧高香了,还能指望他?”

    克龙哥急道:“关系好归好,再说我软告你诽谤啊!”

    蹲在珍妮酒馆的萧文远抽空扫了眼公会频道,愣了下,然后他扭头四望、发现旁边桌子上也在跟老板洽谈的冷秋白边上坐了个阴沉的姑娘。

    “……这姑娘加到我们会里,昨晚还帮忙了一通宵?”自诩长袖善舞的萧文远怀疑起自己的记忆来。

    杨瑞没在公会频道说话,偷偷私聊了第五霖:“我说老五,人家在外面忙事儿,我这带头跑去玩自个的,这好像不是个事啊……”

    “确实。”第五霖严肃地,“所以我们赶紧打进排位吧,进了排位就有全服对战实况直播,给公会打宣传就有力度了。”

    “……哦。”杨瑞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第五霖又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接替沧海苍苍的克龙哥就位,照样是由君无忧当队长报名——连胜到现在,君无忧自称排队小红手,这压根就没人能反驳……

    30秒倒数进图,这场的地图跟原先随机到的沙滩小图类似,是个角斗场般的地形。建筑物比较陈旧、石板地面杂草丛生,双方战队刷新在角斗场两边入口通道里面,隔着三百来米的距离、能模糊看见人脸。

    战队里虽然有俩妞,但一个是火爆的君无忧、一个是暴露本性的墨笙笙,克龙哥完全没法出手调戏,人表现得比较正常。进场了他首先去看对面敌方战队,大呼小叫地:“哎哟!排到草原国家了!”

    游戏官方虽然长期性抽风、间歇性放弃治疗,在背景上该合理的地方还是挺合理地。比如雅尔芙这种内陆神权公国就不会出现神权不容的职业神殿,巫师、术士、萨满、德鲁伊、游侠这种异教徒生在雅尔芙的“冒险者”们是想选都选不了。

    对面的战队里出现了萨满和巫师,那就指定不是内陆国家大区的玩家了,必须是草原那边的地图大区才能让玩家选择这种职业。

    第五霖看了一遍对方配置,神色凝重:“萨满和巫师雅尔芙这边没有,我们也没跟这两种职业交手过,一会大家提高警惕。”他看向克龙哥,“老克你可以不用去纠缠对面dps,一会你来主控萨满。君姐你配合老克,萨满图腾出来一个打掉一个,不然图腾多了对我们负面影响太大。”

    “杨柳你注意下对面巫师,能先拿下就先拿下,不能就把他拉远点。巫师和暗牧一样靠dot吃饭,一定要及时驱散被对面上的毒。墨姑娘注意保护杨柳,他要是被巫师魅惑住你要记得马上驱散。”

    对面光罩后的几人也在讨论着这边的配置,玩了萨满、身上穿了身锁子甲的玩家先道:“双牧师配置,是一奶一暗牧吧?双奶牧打不到这个段位来。”

    玩巫师的那玩家脸色很难看:“别管配置,你们看他们战绩。”

    “我日!三十七连胜?!这特嘛还是人?!”

    “这帮家伙是什么人啊,这是开打以后到现在就没输过?运气逆天了!”

    “等等!专克龙傲天……这特嘛不是第一骑士吗?”

    “我擦,不是说专克龙傲天是个只知道撩妹的逗比吗?打竞技场都这么吊?!”

    “逗比?逗比能带俩妹子的队伍打出三十七连胜?这狗币扮猪吃老虎呢嘛!”

    120秒备战时间到,这地形反正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双方出了备战区域都没急着上,小心翼翼地抱团出来贴着石壁绕了半圈儿,才谨慎地进行试探性进攻。

    克龙哥这人,你要他去保男队友他是不干的,打男的他就没什么压力。第五霖给了动手提示他就冲着对面萨满扑过去,而后……冲锋结束,对方站位比较分散的五人齐齐把朝向改成对着他、大招不要命地瞬间爆发出来。

    “卧槽?!”克龙哥大惊、马上开出骑士坚毅保命也瞬间给打下过半血线,他物防魔防多高?这特嘛是对他多大仇?!

    “草泥马!这货属乌龟的吗这么硬!”对面五人大惊失色,他们可是全都把大招交掉了、连主治疗的萨满都动了手,“快快在奶上来前把他宰了!谁还有技能?!”

    玩家的保命技能都d时间三分钟往上,终极大招d也差不多,一场比赛下来最多开两到三轮;还是试探性进攻阶段就全队出手把终极大招交掉,这特嘛也是没谁了……

    第五霖脸色微妙地变了变,“嗯……带上老克还有这么个意外之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