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1章 接单公会

    81

    生活玩家入门门槛低,但是想玩好也不容易。就比如说我们的无敌幸运星铁匠浅唱半夏,这姑娘人比较细心、运气还逆天,但也没把她那铁匠职业玩出花来,原因就是生活职业也不好练。

    拟真游戏就这德行,一个玩生活职业的玩家,首先就是要各种烧钱、各种烧时间,还得拼“悟性”……或者说自带技能。比如玩炼金术的,数理化成绩不理想你绝逼一辈子入门水平。再比如玩药剂师的,没点儿中草药知识那就再怎么都最多制作下小血瓶小蓝瓶。玩儿考古,那么文科知识、理解力和语言能力就的过硬。当画师,现实里也得有点儿美术基础。玩厨师玩到特级这个标准的,现实里至少也是酒店大厨级别出身。

    炼金药剂和特殊食品都有在时限内增加属性的产出物,能把生活职业玩到这个水平的,在大公会里完全就是保护动物类型、那是出门身边必定有小弟跟随、身上装备就算是无属性的礼服啥地也是华丽为上。穷困就更不至于了,一管精力就能倒腾不少硬通货出来。

    说来……还没有提起过精力设定,这是生活玩家的通用“蓝条”,总数100点、每五秒恢复1点,也就是练生活技能烧光精力条后休息8分半种就能恢复满。所以有玩家团队带上生活玩家一块出去刷怪,就能看见这个生活玩家隔差不多十分钟就摆出铸造台、炼金台、灶台之类的东西鼓捣一阵。

    萧文远面前这个看起来颇为磕碜的厨师玩家拿出来的特殊食品都是30分钟内单项属性增加30点以上的好物,也就是说这个厨师玩家在厨师生活职业领域已经是个大高手类型的强人,进了玩家公会立即能享受管理级别待遇、被工作室招揽过去了马上就能拿到签约合同。总之是就算一个脑残把自己的角色玩到这个程度,在游戏里都不能够混差了。

    “我就是想找个能说理的地方。”这厨师玩家看上去三十来岁,挺普通的中年人,五官可以说是有点儿秀气,人看起来也有点腼腆,“呃……我叫王宏。”

    他就开始说他的情况,萧文远初始还没啥、听了没几分钟就开始头疼——这哥们的语言表达能力简直了,沟通方面完全就是负分!大伙都知道我党干部做群众工作都是让群众先聊自家,因为任何人聊自身相关、表达能力再差也能流利起来。而这兄弟呢?讲自己的事儿都颠三倒四、词不达意,连萧文远这情商极高理解力极强的都听得老辛苦了!

    ……总之,这个叫王宏的哥们是那种拿自己真名当id使的实在人,原先是服务于某酒楼的大厨,后来出了车祸、右手没了,生活都不能自理、工作也丢了。

    肇事司机倒是赔了不少钱、他的日子不至于过不下去。但失落、颓废啥的难免,且不忍心他那个在出车祸后一直照顾他的女朋友给自己拖累、雇了个陪酒女把人气跑,准备着一个人过下半辈子。

    《第二大陆》这游戏出来时他还每日借酒消愁,并没理会外界迎来新世代拟真科技后的震动。直到他一朋友发现这个游戏可以让现实中的残疾人在网络世界里重新感受健全人士的生活,比如盲人接通神经讯号后在拟□□里重见光明、全身瘫痪的病人能在游戏里感受一下正常人的跑跳、甚至植物人在家人辅助下接通网络后恢复意识啥地,立即跑来告诉了王宏这个消息。

    王宏半信半疑地买了游戏仓进来游戏,果然,现实里他手肘以下空荡荡的右手在游戏世界里给补全了,顿时悲喜交加、痛哭流涕。

    这个王宏在现实里的命运算不上多好,小的时候是留守儿童、到了青少年时代老爹有钱把他和他妈踹了,他妈一气之下跑出国去,让他是既没有感受过家庭温暖、书也没好好念。好容易在酒楼工作十几年混成大厨,一场车祸又把他的人生打回原形。靠着拟真科技在游戏世界里重新感受健全的身体,他自然没有和别人一样沉迷刷怪做任务,而是继续上了他热爱的厨师工作,成了一个厨师职业的生活玩家。

    《第二大陆》这游戏里除了王宏、还有不少进来感受健全生活的残疾人,这些人有的跟普通玩家玩到了一处、有的自家抱团弄了小团体。王宏性格比较内向,不太能跟别人抱团,就一直自己玩自己地,游戏里的好友也仅有他现实里的现实好友。

    如上文所说,生活玩家好入门、难玩精,王宏这个现实里的大厨在游戏里玩厨师职业如同沙子里的珍珠、很快就在小范围内玩出了名气。虽然他的经济条件让他没办法砸钱来烧、但是产出物售卖就足够让他把职业技能练下去,很快,他就被人盯上了。

    如果盯上他的是大公会或者有良心有财力有规模的工作室,那么王宏这会儿也就不会找上萧文远了……盯上他的是个散人小团体的团长,一个人品不咋样的个人职业玩家,靠游戏赚钱糊口、心胸狭隘且极度自私。

    这个团长把王宏哄进了自家小团体、带着他一块儿玩,以团长代售的名义包揽了王宏的产出物售卖。因为他确实有那么点儿小手段,售卖途中吃拿卡要啥地、指缝里漏出来的也够王宏继续玩游戏继续练技能,王宏也就一直没发现。等到王宏发现不对、又有自家现实里的朋友提醒他那团长替他代售的钱和交易行市价差距太大,他已经给那团长薅了两个多月的羊毛了,都出现斑秃了。

    王宏这种从小吃苦长到大的,个人生活比较节俭、也没去关心过金币汇率。发现自己被人坑了,想的也只是大家一拍两散以后别再来往。然而他的朋友替他不值,气哼哼地要去找那个团长要个说法。这么一吵开、倒让那团长发现自个儿财路给人断了,恼羞成怒下不但骗了一帮人把王宏的朋友一杀再杀、还四下宣扬王宏是个白眼狼——言之凿凿王宏这厨师职业能练起来都是他照顾他帮忙地、他是王宏这小白玩家的领路人,要没他王宏绝玩不成特级厨师。

    偏偏他“发掘”王宏时吧,王宏确实还没玩到现在这种生活职业领域大高手的程度,满身是嘴都说不清楚……呃,以这家伙的沟通能力,萧文远很怀疑有没有人能耐下性子听明白他想表达的事儿。

    接下来的发展不用他再磕磕绊绊地叙述萧文远都能想得到了,跟了两个多月的玩家团队对王宏和他朋友人人喊打、无数“义愤”的“正义路人”路见不平、不但杀得他朋友掉了几十点属性,王宏还被泼了不少脏水名声丢光。

    看着对面那一脸憋屈的哥们,萧文远蛋疼得不行……费劲儿去理解对方的话语时萧文远就想起来了,他也隐约从工作室的朋友那边提过这么一个事,当然版本和王宏这当事人讲的不一样,说的是有个倒霉的个人职业玩家辛辛苦苦培养了个大厨师职业玩家出来,还没收获呢就给人摘了桃子、那厨师也跑路了。

    类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屁事吧,在庞大的玩家群体里到处都是。有的发展得比较惨烈了就会闹得比较大、传扬比较广,更多的是吃亏上当的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外人啥都不知道。如果王宏的朋友没出头、那团长恼怒之下没有追着人杀搞得两边完全下不了台、如果不是萧文远发的帖子让王宏看到一线曙光,那么这事儿最终也就是成为玩家群体无数纠纷中的一本烂账,过去了、也就没有人愿意再翻。

    换个脾气爆点的……听了王宏这话要么当场喊打喊杀,或者冲动地对王宏喷一句“是包子就别怨狗跟着、煞笔活该活得坎坷点”之类的……好在萧文远这人性格比较平和、人也比较理智成熟,能够客观地应对这件事:“你这个事情我听过,但是我们这些外人很难搞清楚你和那个团长到底谁是白眼狼。你这边只有你现实里的朋友能为你证明,你那个团长身边却有一个团的玩家。你想想,换成你在我的位置,你会比较相信谁?”

    王宏惊诧地瞪着萧文远看了半响,好容易才憋出话来:“我不是那种人,我以前的同事都能给我证明。”

    萧文远现实里接触过不少人,这大厨显然就是个在人际关系方面处理很不在行地——要不然这么受欢迎一特级厨师,好歹也在一个玩家团队里呆了两个多月,还能几个为他说话的朋友都捞不着?

    情商负数也不就表示人家活该被欺负,再说一个玩到特级厨师的生活玩家,口袋里摸不出几千金币也实在不科学。萧文远话是那样说,心里已经比较偏向这个口齿比较差劲的哥们了:“这样吧,我们这边有言在先,单子要调查过了才能接。你说那个团一整团的人都不相信你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沟通工作没做好。真有能耐把一个团的人都整合成一条心,那团长也不会混得这么不上不下了。我这里出几个人去联系那个团的玩家,约一批出来谈下话、走访下,确定了你和那团长到底谁是过错方我们才好出动,你介不介意?”

    “……好。”王宏看上去不太情愿,或者这哥们就认为那团人都不是好人,但自己这会儿又是有求于人,所以他也不好拒绝。

    ……这大约是沟通困难患者的通病了,自己不乐意去跟别人交心、说话啥的只管自己说不管别人能不能听清楚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却还一根筋的弄不明白别人为啥不理解他……持才傲物啥的倒是说不上,因为很多身无长处的人也有这破毛病;最明显的表现方式就是心里眼里只有自己、不知道跟别人交流最起码的礼节是正视别人的存在、最起码要吐字清晰让别人听着不费力、不去顾虑听者的心情和接受能力斟酌用词,就顾着自己的方便来。【家庭教育没跟上的年轻人最容易有这毛病,大家谨慎修身啊!】

    萧文远没那立场去教这个年纪比他还大几岁的哥们怎么做人,再说了,他也并不认同现代文明社会要去遵守丛林世界那种傻逼为鱼肉、“聪明人”为刀俎的法则,为这哥们求个公道啥的他还是能凭着本心去做的。打开公会频道扫了一眼发了几道消息,很快,冷秋白、你的糖渣掉了、呢喃、要跳14楼这几个沟通能力比较强的小伙伴就被喊了过来。

    冷秋白不用说,人有点儿腹黑、但情商挺高地。糖渣这个大学生宿舍的老大呢,情商也挺不错。呢喃和要跳14楼这俩小伙比前面两个差点儿,但好处是有一腔热诚。

    王宏提供那个团队的团员名单,萧文远循循善诱、让他好好想一想这团人里面哪几个是平时为人比较正气又不那么固执的、哪几个是平日游离团队之外并不很紧密抱团的、哪几个是热衷于八卦嘴巴没有把门的,确定人选了分配给四个小伙伴,让他们分头去约。

    现实里因利益牵制而团结在一起的团队吧,内部都不可能做到完全一致,更别提游戏里的玩家团队了。那团长再怎么情商碾轧王宏,能做到的也不过就是团结大多数、压制极少数,才能做到表面上看起来的齐心协力。萧文远选对了方向出手,很快,四个小伙伴约谈出来的人就爆出了许多外人不知道的猛料,比如那团长私下是怎么黑王宏和他朋友地、怎么把利用王宏的产出物捞钱地、甚至还用这笔“外快”瞒住自家合法妻子带团队里的铁杆去大保健……

    确定了王宏下的单子具有正当性,萧文远就可以出手了。对付一个散人玩家团的团长压根就用不着出动杨柳那种核|武器,他喊来老克和小平、带上杨瑞招来的四个大学生小弟、以及加到公会里来的几个人,在杨瑞他们欢快打竞技场的工夫里就把那团长袭杀回城、又在城里围追堵截干掉数次,让这货不敢出复活点,再来又发挥他的名人优势发帖给王宏正名、公布“匿名证人”的举报录音啥地,漂亮地完成了他们这接单公会的第一桩生意,打了个完美的开门红广告。

    搞完这些都快十一点了,杨瑞也早就下线了。整理好帖子发出去没多久,萧文远这个接洽人的邮箱里就多了好几封下单咨询邮件。这回见下单老板他拖上了老克这个闲出屁来的家伙和第五霖,不但把已经入会的三十多人利用到极致、墨笙笙这种还没进会的都给他拉来当了苦力。

    次日杨瑞上线,想去刷开玩家论坛时想起了第五霖的提醒,控制住了麒麟臂。打开好友名单后他吓了一跳,好友名单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玩游戏玩疯的四个大学生都没见人。他站在复活点里疑惑了半响,才想起要看自家公会,然后吧……公会成员列表里倒是比昨天多了一倍人,但也是全员不在线,就他光秃秃的一个……

    杨瑞还是头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往他上来总有那么几个好友是在线忙碌状态,一头雾水地翻了半天公会界面,打开公会仓库浏览页时……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下眼睛再看,“我去……?个、十、百……两千六百多公会资金?!”

    昨天才申请建立的一级会《英雄与侠义的化身vs美貌和智慧并存》,杨瑞清清楚楚记得公会资金只有小平放进去的他们那个半固定团队的团队资金,好像是两百多金。大伙儿约好了接单所得参与成员分一半、公会仓库放一半,但尼玛隔个夜就多了两千多金币是啥情况?!这特喵一晚上就贡献了两万多rmb的gdp?!!

    ……这世界变化太特嘛快,杨瑞感觉自己跟不上趟……

    盯着那市价两万多块钱的金币看了好一阵,杨瑞才想起去看公会仓库出入流水记录,然后他就被萧文远和第五霖编写的入库记录给闪瞎了狗眼——特嘛十几条接单完单记录是闹哪样!他好像就离线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吧?!这资金来得是不是太快了!快到让人怀疑这不合法呀!

    ……一夜之间他具有最大支配权限的金库里多了这么大一笔钱,杨瑞这守法公民脆弱的小心肝有点儿承受不来……

    哆哆嗦嗦地关上公会仓库浏览页面,杨瑞老心虚了。他开始觉得公会会长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接单所得直接分一半是不是太黑心了,按照这资金累计的速度,天长日久的、岂不是考验会长的私心嘛!

    忧虑之中,杨瑞想到了非常可靠的小伙伴第五霖,于是他自然而然地……给第五霖去了条手机短信:“老五啊,你多久能上线啊?”

    ……话说,本文进行到现在也没有提到过第五霖现实里的职业。但是吧,一个能随意地说出某个写任务帖子的妹子是写手的人,你说他跟写手界没有半点联系这也不大科学。

    是地,咱们的数据帝现实里是某主打硬科幻的小说站点签约写手。他那硬邦邦的文笔、动不动就拿出看上去很有道理的数据精确的未来器械设定、架设的背景往往又富于逻辑性无懈可击,在小众硬科幻爱好圈子里很是有那么点儿名气。

    拟真科技出来后,属于黑科技造物的游戏仓具有台式电脑的所有功能,当下的写手们也习惯了睡到游戏仓里链接神经思维虚拟写作。但是第五霖这人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喜欢认死理,他就是钟爱码字敲键盘时的快感,所以没有把家里的电脑给淘汰掉。杨瑞给他发短信时,他正在进行日常工作——也就是每日三到四小时的码字更新,生活挺规律的他吧,再游戏玩疯、也会先把当日的工作做完才投入到游戏世界里去。

    短信提示响后过了三十秒第五霖才把手从键盘上移开去摸手机,情商低的人都不咋喜欢跟别人联系太亲密,包括电话短信微信这种现代的便利交际工具都不咋乐意用,第五霖也不例外。

    划开手机看到发信来的那个熟悉的号码,第五霖好悬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这货不但始终没有勇气给杨瑞打过电话、甚至不好意思把杨瑞的手机号码存到通讯录里面,虽然这组数字他都倒背如流了。

    极力镇定地点开消息,短短的十个字让第五霖控制不住地嘴角上扬……就算是这条短信里没带任何涵义,但至少杨瑞表现出了一副很需要他、没他不行的样子来,他怎么也得得意一下。

    这可是杨瑞第一回联系现实中的他,第五霖绞尽脑汁想来想去,才控制着激动的情绪淡定地回复:“我一会才上,怎么了?”

    杨瑞自家回别人短信的时候也挺慢的,所以他啥异样都没发现到:“公会仓库好多钱啊,我都给吓住了。要是天长日久的这样下去……指定要出事吧?”

    第五霖情商低,理解力倒是强得不行,再说了,他多关注杨瑞呢!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硬是弄明白了杨瑞在操心啥,立即进行安抚:“昨天是第一天,上门的单子才会这么多。我和文远处理的事情挺多都是旧怨,北秋那帮人不敢登堂入室,人家想花钱买舒心都没地方去,这才都挤到一块来了。放心吧,过阵子单子就会少下去了。”

    杨瑞松了口气,庆幸赚钱的速度慢了是挺奇怪,但杨瑞确实没想过靠这个赚钱,“北秋那边啥反应?”

    “还用说吗,潜在客户都被我们抢来了。”第五霖松快地,“又有钱可赚、又能打击到北秋那帮人,大家的热情才会这么高嘛。昨晚连君姐都通宵了,这会儿是不是你上来了谁都不在线?”

    “是啊。”杨瑞想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都是你们辛苦,我啥也没干。”

    “怎么会。你等会,我去电话催文远上线,让他陪着你。”

    几分钟后,睡眠不足的萧文远哈欠连天地出现在复活点里。

    土豪暗牧给第五霖催得急切,压根不敢拖时间就上来了,还以为发生了啥事、一上线就赶紧联系了杨瑞……然后吧,弄明白自家给这么死催活催的赶上线为的只是给杨柳作陪,中午1点才下线的萧文远顿时就泪流满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