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77章 咱们建会吧

    77

    实诚地说,《君临天下》这战队要想打到高分段,确实很需要一个专业的治疗。

    除了杨瑞和第五霖,君无忧、萧文远、沧海苍苍这三个都可以替补,不是说他们不够犀利,而是到了排位赛那种重要场次、入场前双方都能看到对方正式成员和替补,可以有针对性地安排配置;君无忧只适合群战、萧文远伤害足够控场上却有弱势,而沧海苍苍呢,让她专业当mt还行,兼职奶吧,就和萧文远那暗牧的奶量是一个水平。

    有了墨笙笙这个手法犀利、最重要的是拥有大心脏的治疗,《君临天下》的进场成员配置上就能玩出更多花样、也更能有竞争力。是地,在之前的交手中第五霖这边已经看出这姑娘抗压能力非常强了,被杨柳杨近身后打得找不着北,还能非常敬业地释放瞬发技能、还能冷静地在挂掉之前冲杨柳比起中指,瞬间反应能力和抗压能力真是优秀到近乎职业级别选手。

    然而……奈何这家伙性格这么地奇葩……

    “那婊砸叫啥?秦箐是不?吗地老娘调|教过的人也叫那婊砸骗去,叔能忍婶子都不能忍!”墨笙笙大拇指冲蹦蹦跳跳走远的一月的雪一比,狰狞咬牙,“那帮沙包老娘已经绝望了,五哥你们不会让我失望地,是吧?”

    第五霖还能保持面无表情,其他人看着墨笙笙这姑娘的眼神儿都是发直的,完全就理解不来——你能想象林志玲怒唱好汉歌吗?你能想象刘亦菲摇身一变包租婆吗?要是你一想就觉得背后发毛,那你就理解他们地感觉了。

    “嗯……我想我们是会跟秦箐那帮人纠缠一阵子。当然我们这边主要的目标是北秋……”第五霖试图把谈话拉到比较正常的水平线上。

    “那就行了哥,我跟你们混定了。”墨笙笙用一副清纯无敌白莲花的相貌做出了近乎无赖的行径,大大咧咧地就把粉臂往僵硬的第五霖胸口上撞了撞,“一骑那帮沙包你们都能打跑,北秋那帮屁崽子算个啥呀!”

    “……”姑娘,请自重啊!第五霖不动声色地后退半步,“我们这边肯定是欢迎你的,但是对付北秋那种人吧也没必要太刻意,毕竟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刻意去找、反倒牵制了我们的游戏时间。”

    “多大个事!看我地!”墨笙笙豪迈地……玉手一挥,拉开了自家地好友名单,然后……更加豪迈地外放语音、使用了私聊中的语音通讯,

    “小明啊~人家家刚才被欺负了嘤嘤嘤嘤……有个叫北秋的带人来欺负人家家嘤嘤嘤……”

    “x哥哥~~你造不造有帮叫北秋地坟蛋啊~~人家家被欺负了,想报仇都找不到人嘤嘤嘤~~~”

    “n弟弟~~姐姐好委屈嘤嘤嘤……”

    别说老爷们们了,君无忧和沧海苍苍这俩妹子都给墨笙笙吓成了沙比……一个个小脸苍白地急速后退、跟这个站在人流不息的复活点大门口就演上了的强人拉开距离……

    五分钟后,演了半天的墨笙笙关上私聊:“问到地方他们落脚点了,我们直接打上门去还是……咦,你们离我那老远干啥?”

    “……”俗话说蛇有蛇道,要去查北秋这帮人的行踪,靠着第五霖和萧文远还真挺难地,那帮人就跟城市里的耗子一样。第五霖脸色很不好看,但是他左右一瞧吧……别人都比他退得更远,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上来,“既然有目标,那就先把他们老巢扫了吧。”

    “够爽快!”墨笙笙打个响指,“要不要我先安排个人,假装去找他们下单子把他们拖住?”

    “成。”第五霖还能说不?

    墨笙笙再度拉开好友名单,清了下嗓子、杠铃般的嗓门儿马上就变得婉转动听起来,这伪音的本事,差不多都v级别了:“n弟弟~~帮姐姐个忙~~”

    游戏里的玩家,从大公会到散人组成的小团体都爱选个集合的落脚点,比如第五霖就爱去珍妮酒馆、一些散人团喜欢在城门地摊市场附近找个空地啥地。北秋这帮人干得是见不得光的活计,虽然自己喊着啥“兄弟义气”、“放肆嚣张”之类的中二口号,你要他们跟别的散人团一样去城门附近集合,那也是没胆子去地。

    反正城镇够大、各类建筑物非常多,玩家们大可以选择什么中心公园人工湖、镇里的标志性建筑、或者直接就是刷了比较高的个人声望的n家里、对玩家开放的营业场所啥地,毕竟再拟真也只是游戏,n才不理会玩家们会不会聚众|闹事。

    这游戏的自由度非常高,也经常有玩家会接到特殊任务、触发特殊事件啥地。北秋这人说人品是不咋地,但玩游戏的rp却还不错。做转职任务的时候这家伙顺手帮助了一个受伤的平民n、结果触发了一个《家庭之爱》的隐藏任务,和这个平民n刷到了超高的个人声望,成为了游戏背景里只是单身青年的n的远亲,可以自由出入这个平民家中小院不说、还能在这个平民家里上下线、挂了也可以回到这个家里,不用担心被堵复活点。

    这种类型的隐藏任务庞大的玩家群体中其实有不少人触发,这是系统对玩家们的提示:公会据点、佣兵团据点啥地不是只能等待游戏版本开放后去购买,也可以另辟蹊径从n手中获得。当然,规模大到能容纳公会的据点必须得获得贵族阶级的超高个人声望,这难度虽然没有获得领地战胜利高、却也不是大众能完成地。

    总之……获得个人据点的北秋算得上是玩家中的幸运儿,这个平民n的家里也成了《刺客联盟》的临时据点。虽然院子比较小、只能让北秋一个人上下线以及复活,也没有正规公会据点开放的各项功能,但总比在玩家们的眼皮子底下抛头露脸强。再加上居民区附近有n治安员巡逻、有仇的玩家想找麻烦,没准儿还没杀进门就得给逮回去蹲小黑屋。

    北秋这会儿就呆在对他来说绝对安全的小院里,一人高的院墙和屋主居住的石条房子中间有约莫二十来平米的空地,玩家又不需要在游戏里吃饭睡觉,他也用不着去跟屋主抢房子,摆了两排石墩的小院就成了他的小小领地。

    “杀《帅死》的人?叫啥名的?不是管理吧?”北秋听到这生意就摸了摸下巴,大公会的单子他不大想接,因为惹火了那帮为了面子啥都肯干的神经病、对他们来说也挺麻烦地。

    “不是,就是《帅死》里面的一个小角色,id叫西子歌……老板也不要求要用什么方式去杀,反正至少让他挂三次以上,每杀一次给100金币。”蹲在北秋面前的是秦箐,她虽然是猎人、但因为有007的价值,所以并不加到会里面。

    “……男的女的?”杀一次100金币,现在金币涨价、换成人民币就是1000块钱了。哪怕手上还有个大单子,北秋听了也有点儿心动。

    杀女玩家比杀男的更麻烦,因为一个混到会有人来出大钱买单子通缉的妹子吧,哪怕只是公会里的小角色、身后也指不定有多少泡面男。而且女玩家被杀了以后在公会里喊一下、很容易就能招来一大批疯狗……他们这行饭也不好吃,多少屁事在后头呢!

    秦箐当然知道北秋顾虑啥,得意地一笑:“男的。”

    北秋看眼她,找到老板接到单子的人有提成是游戏里的规矩,但看秦箐这么热心、亲自跑回来谈这事儿,想必是动了下场的心思。他就算是老大也没有去挡手下财路的道理,当即点头,“成,这事儿你来弄吧。现在老卞和十八他们都有空,你要哪几个配合你?”

    “老卞他们吧。”秦箐自信满满,“来两个就行了。我把目标带出来、他们再动手,用不着堵复活点,分两天完成击杀次数就行。这还安全点,不招人怀疑。”

    “行,我把老卞叫出来,让他再给你挑个给力的帮手。”北秋说着在自家公会频道扫一眼、给他说的人去了私聊。接单公会也有接单公会的规矩,谁接了哪些单子这种事情是不会在内部公开的。

    过了会儿、在城里闲晃的盗贼老卞就带了一同伴过来了。

    传统mmorpg游戏,第一人口大户肯定是法师。但在《第二大陆》这游戏,人最多的反倒是生存能力比较强的猎人骑士战士这一类。盗贼这职业不能说是人口大户,但因其入门门槛高、玩精通了乐趣无限,结果就造成了盗贼职业的天梯榜厮杀异常惨烈——排名前一千的含金量堪称全职业之最,从上往下数、电竞圈的名人能看见一大串,一般的玩家高手压根就挤不进排名,连加伦君都没捞着天梯榜的尾巴。

    然而……北秋却是挤进了盗贼天梯榜上的人物,虽说只是挂在尾巴尖上,可id能上榜就是种实力。要不怎么君无忧那个操作犀利、装备闪瞎眼、对他这盗贼又有职业克制的人狂砍他半天都砍不死,让杨瑞捡了个漏?人君无忧id也是挂在天梯榜上地。

    有这么一个硬实力摆在明面上,别管北秋在外名声多臭、在自家小圈子里他就是妥妥儿的领导型人物,说一不二。他喊来的盗贼老卞算是玩家里面的刺头儿,对着他都恭恭敬敬的、十分温顺。

    四个人蹲在这个n家的小院里商量事,有北秋在边上压阵、秦箐在他们这帮人里也是有点儿名气地,三两下就谈好了老卞和他小弟跟秦箐合并接单子。秦箐当即就掏出了五十金币,这是下单的老板先交的定金,她先只拿中介人的提成10%,尾款到了以后再算她出力的分成。这种大方的态度在他们这帮人里是比较“义气”的表现,要没这风度,秦箐这个pk上面做不出任何贡献的姑娘也混不开来。

    气氛正和谐……这平民住宅的院门居然被推开了。

    除了主人家、也就是和北秋好感度非常高的那青年n,其他的玩家和n是进不来的,这是系统的强制保护。四人都是一惊、齐齐看过去,就见推门走进来的是两个大街上常见的巡逻治安员。

    “有人举报此处有盗贼隐匿!屋主何在!”治安员n对着平民比对着玩家还横,进来了就大呼小叫。北秋四人看到这俩n还没什么,因为他们是合法进来地、n不会管玩家的闲事……但是看清楚跟在n后面进来的玩家,他们的脸色就变了。

    第五霖当然不会去干非法入侵民宅的蠢事儿,让冒充老板的小伙伴躲在附近确认北秋在里头、他们随便去找两个巡逻的治安员虚假举报一下、再跟在n后面进门,一切麻烦就都避免掉了。n进门就冲着主屋进去搜查了,第五霖让君无忧堵门、沧海苍苍和萧文远蹲守院墙下,自己冲杨瑞一打眼色,“行了,你来。”

    杨瑞当然还记得昨晚他踩死的那盗贼是啥样,一低头进院门、就看向站起来的北秋,“就是你了!”大跨步伸胳膊向北秋抓去。

    三个盗贼反应过来齐齐隐身、秦箐这个机智的猎人玩家转头冲进屋搜查的俩治安员大叫:“先生!有人闹事!”

    杨瑞特别顺手地释放照明弹,虽然照明弹的作用范围不大,但这院子这么小足够让他把三个隐身的盗贼照出来,别地不管、他就冲着北秋杀过去。

    “你们干什么!”进屋搜查的治安员里倒退出来一个。

    这工夫第五霖已经安排好让墨笙笙放出照明弹站在君无忧边上,他自己一边冲被照出来的盗贼丢去暴风雪、一边抬手朝那治安员丢去两枚金币,“只是私人恩怨,先生,我们保证不打搅你们执行公务。”

    治安员手一挥就把金币接住、往兜里揣,表面上严肃地:“不要吵到附近的邻居,你们这些野蛮的冒险者。”

    “卧槽!”秦箐傻眼,她玩游戏到现在还没见过有玩家当众贿赂n……这也是在只有玩家的情况下才能这么干,不然n收钱不会这么爽快。

    杨瑞已经逮到北秋了,一肘击就把这小伙打得头晕目眩。能把近战玩得比较强力的、至少运动神经要比一般废宅战五渣强,加伦君那小伙伴都知道用双脚踩到杨瑞身上借力释放技能,北秋的反应也不差;拼命地在杨瑞接连击的空隙开出斗篷术,这个颇为理智的家伙没想着跟加伦君似的沙包兮兮刚正面、弯腰就想跑;但杨瑞反射神经多快,一伸腿就把丫绊倒、收腿同时补了个膝击、手跟着过去返身肘击回砍、砍完了揪住背后衣领子使劲儿晃了下,发现自己的力量低于对方提不起来就赶紧变力下压,再高抬腿一记脚跟落、北秋就趴到地上了。

    “卧槽!杨柳杨!”他这利落地动上手、没见过他真人的老卞和他小弟用膝盖都能猜出这是谁了。本来就没想刚正面的这俩盗贼毫不犹豫开出斗篷术往院子角落冲、找到个远点儿的地方强隐跑路,跟进来的克龙哥和第五霖哪能让这俩跑脱,一人开闪现、一人冲锋撵了过去。

    墨笙笙捉急啊,左右一看得闲的只有小平这战士,立即冲他一指:“赶紧地、去把那婊砸拿下!”

    “呃……”小平是拒绝的,他自己是个大手残,很不想在众目睽睽下丢人。

    墨笙笙大怒:“你丫有没有卵|子?!”

    小平一个战士冲锋对着秦箐过去了。

    “……”君无忧瞠目看墨笙笙,这姐们怎么比自己还暴躁啊?跟她一比我特喵简直就是小天使好嘛!

    没有转职、属性点完全就是渣渣时的杨瑞,就能靠着破坏对方平衡性和支撑点把个人形boss摁在地上打,开出免控的玩家在杨瑞眼里要控制住了打并不是难事。只是一般他不会这么干,又没多大仇,何必这么去羞辱别人呢?但对着北秋这小伙,杨瑞就不打算手下留情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家伙是杨瑞最看不惯的,你享受游戏,别人就活该遭难了是不?你要赚钱过活干点啥不好,成天的憋坏水!

    毫不留情动了狠手的杨瑞,三两下就把北秋踩成了白光。虽说他平时打人也是这么效率,可还是看的一众小伙伴头皮发炸……这货平时还是自我规制了怎么地?!

    “杨柳!”第五霖转头一看,高声提醒。

    踩死北秋的杨瑞立即大步冲进屋子里面、一边摸两金币塞给n让n闭嘴、一边就闯到了这简陋民宅的大厅里,果然,能给玩家当成据点使用的地方格局都差不多,上二楼的楼梯转弯处正站着刚刷新出来的北秋。

    杨瑞没有闪现、冲锋之类的突进技能,顺手抄起屋主人家的木椅、劈头砸了过去。

    身上还带着虚弱debuff的北秋面色大变,砸上来的木椅没造成多少伤害、但把他的强隐打断了;他连忙转身逃向二楼,想从窗口那跳出去跑上街道,利用自身敏捷优势甩掉身后那煞星;但杨瑞对于打架斗殴啥地也是经验丰富,人还长期在亮银镇各角落追杀n地痞混混,哪能让丫如愿;当即就再抄一把木椅蹬蹬蹬上楼、抢在北秋推开窗户前闯入阁楼,劈头又是飞椅甩过去……

    北秋的极限敏捷是杨瑞的三倍,奈何身上却带有死亡虚弱……在民房建筑内部这种狭窄的地形里较量他是一点儿优势都发挥不出来,仓促抵抗了几下就再次化成白光。

    二楼的阁楼离楼梯间多近,北秋才刚刷新出来就迎上杨瑞凌空飞踢的大脚……

    换成一般人,杨瑞击杀一两次也就放过了。当初打情深一世他也没想过去堵人复活点,毕竟情深一世这小子渣是够渣了,把他脸面彻底打光他这游戏也就玩不下去、自动滚蛋;但北秋拉到杨瑞的仇恨值可比情深一世大得多,昨天的冷秋白妹子和后来君无忧第五霖都给他科普过了,这货完全不在乎啥面子不面子,给人杀成狗一样坚|挺地继续玩游戏,且走哪都能拉起一帮人、传销似的宣传他那套“兄弟义气”、“除了自家兄弟是人其他玩家都是猪羊随便杀随便虐”的歪理邪说,搞得游戏风气乌烟瘴气,让杨瑞觉得这种蟑螂还是多踩死几次比较好、免得走哪都是一祸害……

    本心上来说杨瑞是一点儿也不反感工作室,别去搞些破坏游戏规则的破事、在游戏里创业赚钱养自己是挺值得夸奖的行为,总比在社会上浪荡来得强;有实力去当明星竞技选手、去带团打本当指挥拿工资,没实力就老老实实打金代练,也是个行当。但你赚钱的方式是在游戏里搞事、还特喵以干扰别人正常游戏为荣耀,这肯定是杨瑞不能接受的。

    北秋也是个人物,连续挂了五、六次都一言不发,眼见实在搞不过跑不脱,索性原地下线——这栋建筑里他是可以当成上线点来用的。杨瑞拍了拍手走出屋子,外面也已经解决完事了。

    老卞那俩盗贼跑了半天没甩掉人开强隐就试图翻墙,给蹲守外面的萧文远送了两人头。至于小平单挑秦箐……好吧,那猎人玩家刚刚好比小平还手残一点点……

    俩治安员n白搜索了半天也没见着什么隐匿的盗贼,第五霖再多掏了几金币把这俩大爷送走,他们也没理由再留这民房里,退到了大街上。

    “嘛地,那婊砸死回复活点就躲下线了。”墨笙笙的仇恨值全在秦箐那边儿,自己喊了一帮小伙蹲守复活点,结果那猎人玩家斗争经验丰富、一死回去在白光中就下了线,“五十金就买那婊砸挂一次,该!嘛地我叫人盯着这货,回头哄她继续单子,怎么地也该弄丫跪个十次八次的!”

    “……”其他人强行无视这个披着软妹皮的抠脚大汉,关注地是中心人物北秋。

    “他复活点是这个民宅里头,我们想蹲他复活点就不容易,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把治安员骗来。”第五霖说道,“不过知道了他有这么一退路在,打他们就能放心下手了,不到绝境,北秋舍不得抛弃这么合用的个人据点。”

    “我瞧着……呃,墨姑娘的办法挺有用的。就用她的办法继续引蛇出洞?”杨瑞问。

    第五霖比较委婉地说道:“他们这帮人斗争经验丰富,同样的当上不了两次。而且……能雇佣这么一伙人来挑衅你,那单生意金额肯定比较大,短期内他们不接单也不会影响资金链。”

    “老是被动挨打挺蛋疼的。”杨瑞也不是不能明白打游击战的小团队多麻烦,老不爽地。

    “今天这么一遭遇能让他们老实几天,而且能吓到这帮小子短期内不敢做生意,也足够了。”第五霖宽慰,“对我们来说游戏玩得开心比较重要,对北秋不一样。不让他赚钱,比杀他多几次还有意义。”

    “理是这么个理。”杨瑞也只能接受,“但我就是不怎么高兴啊。你说他们的名声也算臭大街了,怎么就还有人愿意给他们送钱呢?”

    萧文远笑道:“因为有市场,他们这帮人才能靠这个赚钱啊。玩家里面发生纠纷,又不是谁都能用拳头讲道理。被欺负狠了、只想着能报仇,哪还在乎把钱送给谁呢?财源源源不绝,一些人哪怕知道北秋名声不好人品不行,也只能捏着鼻子跟他混。其实吧,要是北秋讲点儿市场规则,只替人出头、平时别有事没事拉仇恨值,有这种接单子代人复仇的小团体存在也是不错的。”

    君无忧翻个白眼,她性格是急躁点,人也是老玩家,套路啥地了解比较深:“别说得他们跟正义使者似的,北秋的id还叫北北北秋的时候就不是啥好人了。要不是这个游戏账号角色绑定公民id,布局诈骗啥地他都玩得出,以前我玩那游戏丫又不是没这么干过,用几个女号洗了我朋友的公会仓库还栽赃到别人头上,我呸!跟他混的都不是好货!”

    还是那话,玩家群体来自于普通人,一般人脾气上来欺负了无辜的陌生人,这是常见的事。但是有事没事心情好心情坏都能下得去手欺负无辜的陌生人,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了。北秋玩游戏这么多年、游戏里跟他混的兄弟啥的也不少,还能把游戏里的人都当成数据去对待,也是挺异类的。

    “秦桧还能有几朋友,正常正常。你也别气,就算是为了打散他手下的小弟,前提条件也是不让他们做‘生意’嘛君姐。”萧文远笑道。

    杨瑞扫了一遍小伙伴们,突兀地道:“那要是这事儿我们来干呢?”

    “干啥?”小伙伴们没明白。

    ……如果说克龙哥是把全部情商用在撩妹上,那第五霖就是把全部智商用在对杨瑞的关注上……所以杨瑞这没头没脑的一句,第五霖硬是听懂了:“你是说,我们和《刺客联盟》竞争市场,从各个方面打垮他们?”

    “是啊,我们也建个公会给人解决麻烦,把他们能干的事儿都接过来……”杨瑞比划了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