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5章 怪兽版大熊猫

    65

    中肯地说,只有半数成员固定的那个刷怪团里面确实有不少人是不大乐意中止刷怪进行打劫这种把玩家当boss刷的、不大符合人们道德观念的活动的。

    网游玩家群体也是由普通人构成,大部分人并没有那么多的坏心眼儿、成天的憋着往外冒坏水。但很遗憾的是,人一多了又有人跳出来带头,团体里又没有足够坚定的反对声音,就很容易出现盲从现象。而一旦出现了盲从现象,比较冷静、理智的少数派就会“身不由己”地跟随。哪怕他们自家也知道这么干不地道、不正确,可看到周围的人都集中过去了,他们就完全没法……或者说没胆子站出来成为反对声的发声源,只敢给自己找出“人家都这么干了你不这么干,太得罪人,情商低死得快”之类的理由来自我催眠。

    由人组成的团队里出现了别有居心的挑头者、出现了声音比较大的附和者,只要“沉默的大多数”出于自保、胆怯、盲从等心理因素即使抗拒也不敢出声,那么往往明明是少数派的那一方能成事。这种事情在人类历史上可谓屡见不鲜,若事后拿出来细说,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感觉匪夷所思,可发生在当时,又似乎显得那么地理所当然。(记得日本地震时国内的抢盐风潮不)

    只能说,这个刷怪团里没有意志足够坚定、敢于在一片盲从中发出反对声的性格强势者,导致他们一脚踢上了杨瑞这块大铁板;而当杨瑞临走前用手指头凌空虚点、发出警告威胁时,他们这些本身就没什么担当的人当场就慌神了,在团队频道里争吵、互相埋怨了好半天,还不得不抱团回城,硬着头皮去想怎么面对来自亮银镇超级大神的明显敌意。

    显然……连大声说出反对意见的胆色都没有的人,更没可能有勇气去跟那种能打散大公会的悍勇强者叫板。胆子比较小的回城后立即匆匆前往马车点,胆子比较大的互相间商量来商量去,又发现团队里最强势的“球哥”都已经提前跑路,他们也就没了别的选择。

    所谓的无胆匪类,面对比自己强势的人时总显得颇为卑微,但要是面对跟他们没啥威胁的人,他们那胆子可大得很。给杨瑞指着鼻子嘲讽的小青年和附和球哥打劫行动那批人走前还觉得不甘心,就在还没散掉的团队频道里提议把来自杨柳杨的威胁扩散出去,也让镇里那些同样喜欢打劫、或者是直接把打劫当成了游戏方式的同行们受一受惊吓——你们坏事干得比我们多,不能就我们担惊受怕你们平安无事吧?这特嘛太不公平了!

    俗话说物以类聚,球哥和球哥那批支持者跟亮银镇里吃打劫饭的团伙还真认识……已经坐在马车上的球哥听到这建议,一想可不是?凭什么就老子心惊胆战跑路、你们继续逍遥?于是他马上加回团队里,发动他的发言权和强势作风,把团里那些盲从党们再次废物利用了一把……

    这些盲从党里是有人不想离开熟悉的亮银镇、准备怀着侥幸心理硬着头皮留下来的,球哥这次的建议非常附和他们的利益,打劫党都滚了、他们也就不怕被杨柳杨追着屁股杀了,要多配合有多配合。

    于是,“杨柳杨继打跑一骑之后打算把所有打劫党都杀干净”类似的传言就在小圈子里以极快的速度散播开了……当然咱们知道,要是杨瑞发觉玩家群体里居然还有这种不和谐份子他是会拿出埋头跑转职时的那种冲劲来干这件事的,可他这不是还不知道吗……好吧,估计他知道了也不会当成一回事。

    光是镇子里长期出没的玩家就上万、全地图玩家好几万的亮银镇,兼职全职的打劫党还真不少。这传言刚开始还不大给人当回事,觉得杨柳杨怎么了,也不定就能把他们逮住——绝大多数普通人都有侥幸心理,他们这帮人也不例外。然而这传言有球哥那团队的人全力鼓动、愈演愈烈、而且还领头向外跑路,打劫党们就心慌了,个别比较心虚的也跟着盲从了……

    第五霖和萧文远找杨瑞确认了一下他们在特里萨山脉的遭遇,倒来倒去说了半天、又结合吃土少女缇町那头探听来的风声,半猜测半推理的摸清楚了这事儿的来龙去脉,顿时哭笑不得……一句话就闹出了大几十号人的外逃风波,杨柳杨这威名,在游戏圈子里也是史无前例了。

    萧文远就感叹了句:“我算是理解清默跑别的主城去发展的心理了,身边有个杨柳这样的人摆着,对自信啥地损害太大。”

    第五霖倒是颇为暗爽……当然他表面上看去还是没啥表情:“不能这么比,自信用不着建立在这方面。换个角度去想,要赢杨柳挺简单的,我们这群人里面能赢他的多了去了。”

    萧文远疑惑:“这话怎么说。”

    第五霖指向团队里的吉祥物铁匠:“比如半夏和他拼运气。”再指奶骑桃子,“桃子和他比治疗手法。”再指卖力的指挥小平,“小平和他比团队指挥。”再回视萧文远,“你和他比……嗯,比初中以上程度的数学。”

    萧文远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

    “阿q精神对心理健康有益。”第五霖沉着拍他肩膀。

    萧文远不领情,把他手打掉:“拉倒,那我不如拼脸算了。”

    第五霖正色:“你这话就是态度不端正、立场不坚定、外带自信心过剩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同审美观的人眼里,杨柳比你帅。”

    萧文远蛋疼:“我怎么就态度不端正立场不坚定了,反正我就是比杨柳帅怎么地吧!”

    前方卖力拉怪的克龙哥终于看不下去这俩个划水划了半个多小时的法师了:“你俩死基佬还能不能玩?全程dps不到两百,秀恩爱放电打怪怎么地?!”

    话分两头……特里萨山脉深处、云雾缭绕的格罗佛山峰,两个敏捷的身影正在山体绿色植被中穿梭。

    跑前面的是个装备特别华丽的猎人,胸口佩戴着《忤逆风》二会的公会徽章,从其高速的移动来看是个基础敏捷至少在150以上的强人,配上那身华丽装备的加成、极限敏捷少说也在300往上,在杂乱山林中全速奔跑亦如履平地。

    比他速度稍逊的是个装备同样华丽的盗贼,一样戴着《忤逆风》二会的公会徽章,腰间别着的匕首流光溢彩、带着淡淡的光晕,居然是一把金字成长武器——出自当前团本最高难度boss掉落、与团子同鞋的“鸦羽长弓”同品质的毕业武器,玩家们一般将之称为“毕业礼”或“极品传奇武器”。

    佩戴着这把极品传奇匕首的盗贼是谁,可能已经有人猜出来了……没错,就是拉第五霖入会帮忙公会升级任务、从自家副会那里得到奖励的燕云鳶。

    这个第五霖的大学学弟在领地战后一改之前嚣张作风,小心地经营与第五霖的关系,《忤逆风》的二会留在亮银镇发展后他多次从第五霖那儿得到任务帮助、如今在会里已经是拿到了a级签约的员工,薪资涨了三成,也打入了老员工的关系网。

    这次他主动帮忙前面的猎人、也就是《忤逆风》还是工作室时期就跟着沧海老大混的老员工“君子本”抓宠物,一是他的速度跟得上这个猎人天梯榜排名前五百的高手、二是他确实能够在抓宠物的过程中提供相关信息咨询,一贯为人比较自傲的君子本对他的态度都改善了不少。

    说起来,燕云鳶忽然变得低调懂事还是第五霖教他的。那天他白目地跑去胁迫第五霖,懒得跟他纠缠的第五霖直接跟他说了挺狠的话,这个向来目中无人、看似不羁实则小心眼儿的小青年犹如遭受当头一棒,整个人都傻眼了。

    大多数年轻人都有类似的毛病,鄙人在此丢个地图炮……几乎所有人在二十岁前都以为自己是主角命,男的以为爷是没还展现峥嵘的龙傲天、女的以为本宫迟早要倾尽天下。

    当然……这其中也难免有例外,比如吃到大苦头、爹妈教育得当、自身领悟力比较强的,心态提前成熟了、也就默默回归到正常人的序列了。自己知道了自己是谁,为人处世啥地看起来就比较亮眼。我们身周总有些年纪轻轻就让人感觉沉稳可靠、在自己的领域有过人之处的人,大多出自这一类。

    然后嘛,与上面相对,也有活了老几十岁还把自己当成地球轴心的、胡子一大把还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眼里从来没有别的同胞、不把别人当人看、完全不理解别人也有自尊心、追求发号施令的快感却拒绝服从集体、只想要权力不想尽义务、自己想要发言权却要求别人闭嘴、自己的感受大过天别人死了爹妈都必须对着自己笑的……蛋疼的是,这一类人占了大多数。更蛋疼的是,这类人里挺多人到死都学不乖。

    似乎扯远了,回到主题上。燕云鳶这小青年也避免不了龙傲天病,他那小聪明让他学会在面对对抗不了的强权时委屈自己屈服,但他那高得能捅破天的心气儿会让这种屈服变成藏在心底的耻辱。于是一旦他碰上他以为的“弱势者”,他就非得把这些怨气耻辱啥地一口气发泄出来不可。把第五霖的“嫌麻烦”当成“示弱”的这倒霉犊子,可不就玩命儿在第五霖那作妖了吗……

    懒得跟他纠缠的第五霖把话一说开,他那修修补补的自尊心就崩溃了。之后他还想着把那破破烂烂的自尊再挽救下,结果《忤逆风》的总会长沧海强势下令要他去讨好第五霖,直接把他那破碎的自尊踩成了灰灰……

    说白了,这种有着小聪明的家伙完全就没有正面刚强权的胆色,别人硬他就软,别人软他就硬。沧海会长那是啥爆脾气,燕云鳶跟自家好脾气的副会还敢多嘴几句,面对着沧海会长是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别觉得燕云鳶这假s真m的性格奇葩,这类人在现实里挺多地。特别是家暴男群体,在老婆孩子面前跟皇帝一样,斜对门身高体壮的邻居路过时他说话都要轻几分。要遇到啥领导啦、大人物啦,那谄媚谦卑的样儿,啧啧。

    总之……燕云鳶这小青年表面上看是迷途知返了、学会做人了,真要能继续保持下去不让原先那臭屁毛病复发,也许他以后的人生都会完全不一样了。

    君子本跑着跑着停了下来,参照地图坐标掏出自然同盟会给的许可证对比了半天,转头问燕云鳶,“就是这了吧?”

    燕云鳶连忙打开用外网连通的微博,仔细对比游戏地图和那在自家微博说起抓宠物过程的玩家放出来的炫耀截图,点点头,“是这一片没错。再看看有没有足迹、粪便之类的,有的话没跑了。”

    有些玩家不怎么看玩家论坛、当然也就不会在论坛上跟别人共享信息。燕云鳶来帮忙前做了功课,先找第五霖请教了下、再用关键词全网搜索,还真给他找到个亮银镇的猎人玩家抓宠物后在自家微博透露出来的信息。

    君子本抬头看周围,牙疼地抽了抽嘴角,“这一片?这范围太广了吧……”

    “没办法,没具体坐标的君哥。比较强的猛兽虽然有固定的领地,但它们的狩猎范围太大,只能一点点搜过去。你开了野兽搜索我们从这里扩散着找,走z字形路线,总能碰上的。”燕云鳶卖弄从第五霖那儿得到的信息支援。

    “野兽搜索”是一个持续性的buff技能,让猎人玩家能够比别人更快发现隐匿中的野兽。一般来说刷怪赶路啥的这个还要占去一个技能栏格子的buff技能没啥用,视线范围内的野兽就够刷的了,赶路啥的猎人的敏捷优势就是比怪物跑得跑,更加用不上。

    ……木有错,特里萨山脉深处,猎人是唯一能够单独进来溜一圈儿的玩家职业。一是猎人玩家还有个神级buff技能叫“陷阱侦测”,不但可以规避人为的陷阱、还能提前侦测到潜伏的怪物和有威胁的地形;二是猎人玩家那游戏第一的移动速度,要不是团子同鞋实在玩得比较少、基础属性垃圾全身装备也只有武器能看,他也是能单独进来抓宠物地。

    君子本原先也不咋待见燕云鳶,很看不惯燕云鳶那假惺惺鼻子翘天上的样。现在燕云鳶变低调多了、还主动来帮忙,他这边态度自然也要转变,笑道:“成,这山再大也能搜索完,就是要麻烦你跟着我耗费时间了。”

    盗贼有潜行移动速度也快,换成别的职业来帮忙,那为了保证存活还得带个奶,更加费事不说进度也得给拖慢。燕云鳶连说不碍事、和君子本一块儿在这处山腰横向展开搜索,避过了马蜂窝、虫巢、甩掉了不小心撞上的几群怪,辛辛苦苦老半天总算是在一处小水洼的边缘上发现了半个足迹。

    有了这半个足迹,两人信心更大了,搜索的也更加仔细,没多久又发现被撞断的树枝、踩塌的野草等等大型野兽经过的痕迹。

    “咦?”搜索中的君子本忽然扭头看向山坡下方,手上的弓一收、手脚并用爬上附近大树,凝神看了一会儿后在小队频道出声,“有人上来了!”

    燕云鳶立即进入潜行状态,“多少人?刷怪的?”

    君子本蹙眉:“不像……他们人太少,才五个人。”

    “五个人?带奶了吗?”燕云鳶一惊。

    “带了,一斗士一猎人俩法师一牧师,来的是高手啊……”君子本蛋疼地。牧师的主属性智慧智力,奶骑的主属性智慧体能,移动速度都高不到哪去。带了奶的队伍,来特里萨山脉深处就只能是一路清怪过来。才五个人就能清到格罗佛山峰这一代,能不是高手吗?

    以君子本的专业素质,他就不会把那行人当成啥团灭了的残队。原因也很简单,遭遇团灭危机奶是绝对活不下来的,除非这奶一开始就没刷血、远远躲到别的地方眼睁睁看着自家队伍死人。但要是治疗这么玩,存活下来的人还会带着这治疗继续愉快地玩耍?

    燕云鳶不犯病的情况下也是玩家中的高端选手,毕竟是能吃得上职业玩家这碗饭的。两个高手不需要废话太多,一个藏树上一个隐身蹲树下,默默地等着那五人变向。

    过了会儿,君子本脸色有点变:“不对,他们往我们这边来了……那个猎人在看地图,他们有可能和我们目标一致。”

    “你等等……”燕云鳶连忙私聊第五霖,“五哥,自然同盟会给的抓宠物许可会跟别人撞上吗?”

    这段时间的小心经营维护,第五霖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厌烦燕云鳶了,“你们碰上别的猎人了?”

    “嗯,我们刚发现目标踪迹,就有人过来了。”

    “没有听说过自然同盟会指定一只野兽让两个猎人去抓,不是路过就是目标狩猎领地重合了吧。”第五霖回复。

    燕云鳶松了口气,斟酌下用词、以最能讨好第五霖的话私聊过去,“谢谢了五哥,那我们先躲着,他们走了我们再出来。”

    第五霖那边没再说话,也就是对他这个反应还算满意。燕云鳶也算是仔细研究了第五霖的喜好了,这个数据帝非常非常之不喜欢自大的惹事包。

    君子本得到这消息舒心多了,实在是自然同盟会的声望太特嘛难搞,他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个收服宠物的许可,很不愿意在这事儿上生事端。安下心来了他就好整以暇的观察那五个爬山的人,猎人职业的被动天赋鹰眼拥有超出别职业的视觉距离,这被动天赋还受精神影响,而他因为要打竞技场、狠命去刷过智慧,一般的猎人根本不能跟他比视距。

    就这么耐心地观察了一阵……君子本的脸色古怪起来:“这几个人有点意思啊……”

    “君哥怎么说?”

    “装备非常差……”活跃在《忤逆风》这大型职业公会第一线的君子本可谓是看惯了各色高级装备,越看那五个人、嘴角抽得越厉害,“三个法系全身上下都是蓝装,还是蓝装里的便宜货。猎人背的武器还算像样,身上穿的都是啥呀,怎么还有白板呢?唯一好点儿的斗士,我看也就那个护目镜值钱点。”

    ……即使是君子本这高手,也是完全想象不到这时候已经有人爆出橙字装备了,他就觉得那护目镜看上去不错。

    燕云鳶颇有些小机灵,听到“斗士”、“护目镜”这两个关键词就若有所思,再一想到其他四人的垃圾装备、这样的小队能杀到特里萨山脉深处,面色微变,连忙打开玩家论坛搜索到杨柳杨的截图帖、随便找了张能看清楚全身的发到小队频道里:“君哥你仔细看看,那个斗士是不是长这样?”

    君子本惊诧:“就这个、就这斗士,你认识?”

    燕云鳶虽有预料,得到答案也很心情复杂……他强迫自个儿转变风格,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发现传说中的杨柳杨和第五霖关系很好,他还被这暴力分子挥拳头示威过:“……估计半个亮银镇的玩家都能认识那斗士,就是那个杨柳杨……”

    “哦?”君子本微怔,脸色有些古怪。他就是那种不咋关注玩家论坛的人,对于啥传说中单挑了boss的亮银镇大神,他抱持的是一种怀疑态度。倒不是说他多骄傲、或是偏执地以为传言是假地;而是君子本这种游戏重心放在pvp、竞技场里面的玩家吧,不怎么看得起pve方面的高手——打怪厉害有啥鸟用,竞技场能称霸了再出来说话。

    这游戏的竞技场模式比较中规中矩,有单vs单、二vs二、三vs三、五vs五、十vs十合共五种赛制。玩家可以组队参加、也能单排进去让系统分配队友。基本上二vs二和十vs十都是玩票兴致,单人场、三人场和五人场的关注度更高、还有每月刷新场次的官方排名赛。

    单人场不用说,普通玩家和职业玩家都没戏,前十都是现实中的搏击格斗职业高手长期制霸。据说单人场排名赛前100里面不是特种兵就是武道高手,天梯榜名列前茅的玩家大神都打不进去。

    但这些现实中的搏击格斗高手能制霸的也就是单人场了,更受关注的三人场和五人场都是玩家高手的天下。君子本在pvp界就是《忤逆风》的招牌人物,他和副会“我心甘”的奶骑、以及会里的高手战士就是在三人场里打进前三十排位的强队。比赛里也不是没遇到过搏击格斗高手的队伍,但这些所谓的现实里的高手吧,赛制下的竞技能力也就那样。反正君子本是不会去神话这些所谓的体术强人的,他有的是身为pvp一线高手的骄傲。

    君子本有种自信,要是单人场的场地够大、他有信心用风筝战术玩死单人场前百排位里面不少近战。虽然他没进去找自虐,但看了那么多场次的录像,他觉得他还是有一战之力地。

    那五人进入了千米范围内,君子本就没有大大咧咧地观察了。他不清楚对面那个猎人的基础属性,谨慎的习惯让他不会去托大、去心存侥幸。无聊的等待中他罕见地打开玩家论坛、搜索了杨柳杨这个id,搜了不少沉下去的热帖出来。

    无聊的帖子全部过滤,下拉了一会他就找到了杨瑞的视频汇总帖。点开来一看,首楼放的就是当初还是白板号的杨瑞单刷天命他们那个二十人团时的战斗。

    以尽量客观角度的看完这个视频,君子本面现不屑——确实杨柳杨这身手体术很震撼,但更多是建立在对手一群猪的前提上。团队合作烂得一比、没有发挥远程优势,被近身了可不就是只能等死?

    继续往下拉,排前面的都是杨瑞打一骑时路人录制的短片,长度都是几十秒。君子本越看越无聊,全都是一帮不懂得控制距离的蠢货送上门让体术高手近身吊打。

    直看到领地战时期屠龙团的玩家录下的三位大神挑战地龙人形视频,君子本才严肃起来。他可以用pvp高手的心态去蔑视搏击格斗高手单打独斗的体术,但不敢轻视这些体术高手打出来的配合。边看边在脑中假想自己的战队和视频里的三人竞技,慢慢地、冷汗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滴——视频里的光头壮汉打出来的配合简直绝了,这看似粗犷的吴克老兄观察力细致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无论是为队友制造攻击机会还是不动声色地打援护,都到了举重若轻风过无痕的境界。

    心悸和挑战欲让君子本兴奋起来,他觉得比起杨柳杨、这光头壮汉才真正值得重视,甚至很想中二地约这个吴克老兄出来练练……

    “君哥,他们到百米内了。”燕云鳶的声音警醒了君子本,他转动视线,在林木缝隙间看到了五人的身影,“嗯”了一声、把猎人的隐身开了出来。

    杨柳杨那几人走在这种危机四伏的深山里神色也挺轻松,除了没有傻到不在玩家频道里交流、走路的动静一点儿也不知道隐匿。没多会就招惹到了过境的野猪,在离君子本俩人大约八、九十米外的地方打了一场,声响在山林中传出去老远。

    “……水得一比。”君子本忍不住喷了一句。有没有常识的?搞这么大动静岂不是故意吸引四面八方的野兽怪物吗?看、看,又一条大蟒蛇游过去了吧,难怪你们爬个山就走了这么久!

    杨瑞这边……确实是不咋专业。看到啥都不怕的团子同鞋一见水桶粗的大蟒蛇从大树上垂下来、当即又跳又叫,要不是都用的是小队发言模式,他这叫声能把整座山的飞禽走兽都给惊吓出来。

    “死屁孩子不要鬼吼鬼叫的!”伪娘牧师纯爷们彻底恼火了,一脚把挡他治疗视线的团子踢开。

    “杨哥杨哥呜呜呜呜——”团子同鞋小脸苍白、就近抱住了正施法的糖渣死活不放。

    “杨哥在那边呢,你松手、我技能都给你打断了。”糖渣特无奈地。

    杨瑞在呢喃的配合下把大蟒蛇的脑袋打爆,头也不回地:“好了好了不怕不怕。这蛇皮要剥不?这种猛兽的材料挺值钱地。”

    “怎么剥?”伪娘牧师兴致勃勃。

    “有采集技能就用采集技能,没有直接上刀子呗。也不是要玩家多会操作,意思意思从头顶划到尾巴尖一拉就下来了……”转职任务时就打过蟒蛇的杨瑞说起来倒还头头是道。

    “屁孩子,拿根箭来代替刀。”伪娘牧师向后伸手。

    “我死都不过去!”团子同鞋躲得老远。

    “呃……他们是在剥蟒蛇皮,我没看错,对吧?”君子本眼神儿发直。

    “好像是。”燕云鳶干巴巴地。

    “嗯……他们倒回去收集野猪肉了,是吧?”君子本嘴角抽搐。

    “……好像是。”燕云鳶咽唾沫。

    “这帮狗币是来干啥的啊!刷怪吗!刷怪用得着往深山里跑吗!!”君子本抓狂。

    “……”这回燕云鳶没出声,他其实是可以问下第五霖杨柳杨的来意的,但他就是不想跟第五霖提这人、他莫名其妙地对杨柳杨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为了避过这五人,君子本和燕云鳶都耗费了二十来分钟了,这会儿也不缺那点等他们走过去的耐心。可看着这帮家伙闲庭信步地边刷怪边一点不落收集材料掉落,实在是挺不爽……

    在两人无声的腹诽中这几个一点都不专业的家伙总算走过去了,君子本冲他们远去的背影喷了半天粗气,才从树下爬下来继续。

    细致枯燥的搜索又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君子本的“野兽搜索”总算是发现了目标巢穴。俩人顿时一阵激动,要知道运气不好的猎人就算是拿了许可证来抓宠物,好几天一无所获也是正常,他们这撞了大运了。小心地清理了巢穴周围的杂物布置陷阱、又搞了一些荆棘树枝树叶杂草啥的在洞口堆了个简陋的掩体,俩人一前一后摸进了洞穴。

    这会儿的游戏时间里是秋季,正是野兽觅食捕猎的时候。但他们这回运气确实好,目标棕熊正趴在巢穴里睡懒觉,一番苦斗把血线压下去、燕云鳶控怪君子本诱捕,艰辛又幸福地将这只棕熊收入囊中。

    将宠物改成兽栏睡眠模式,君子本别提多满足——回头到猎人公会交点钱请驯兽师调|教下、他就是有战斗宠物的猎人了。

    顺着原路回城,被幸福感塞满了的君子本都不计较给杨柳杨那帮人耽搁大把时间了,一边跟燕云鳶闲聊、一边在脑中构思起有了战斗宠物后的竞技场新战术,他的本职工作是在pvp界取得更高排位为自家公会打宣传,什么意气之争挑战高手啥地,在他脑中也就只是一晃而过的念头,并不咋愿意在上面浪费精力时间。

    ……然后吧,他们俩又再次遇到了杨柳杨……等人。

    前方百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外,杨柳杨跟他那帮一个比一个心大的队友大大咧咧地站在一处开阔地、对着半山腰间低矮的竹林交头接耳;记录了这条路线的两人有心要绕过去吧,偏偏竹林附近是容不下其它植被的,地上杂草都没多少、更别说提供遮掩的掩体。

    蹲在草丛后面的君子本面无表情看着杨柳杨毫无防备的背影,手指头发痒……在专业人士眼里,身处野外一点都不知道隐蔽自家的人真是蠢到无药可救。就像现在,如果他有挑战一下杨柳杨的心态给这货来一发冷箭啥地,再高的体术对上追不上的敌人有鸟用,还不是要给风筝战术玩死。

    君子本的蛋疼之处,可能是杨瑞永远都理解不了地。他没有那种“人少会被袭击”的概念,就连“太出名会被袭击”这认知,都因为他在城里晃荡时总套身上的神官袍给降低了不少。

    这会儿他们的小队频道里,每个人都在感叹:“真大!真特喵大!”

    ……别想歪,他们说的是虎踞龙盘在竹林里大嚼特嚼的那熊类生物、也就是团子同鞋许可证上的宠物诱捕目标:一只面大如圆盘、坐姿奔放、体型胖大、目测坐下都有一人多高的……怪兽般大小的熊猫。

    “好、好可爱。”团子同鞋小脸苍白、五官抽搐、全身发颤,“可、可是也好可怕……大熊猫有这么大吗?”

    “我比较好奇的是……大熊猫原来也是熊类吗……”伪娘牧师神情呆滞。

    糖渣十分纠结地:“我记得现实中的成年大熊猫也就二百公斤上下,这东西的体重都奔吨位去了吧?”

    人不在、但是关注着小队频道的小胖子抖三抖嘶声竭力地哀嚎:“猎人还能抓熊猫做宠物!我现在去删号重连还来得及吗吗吗吗吗?!”

    看起来比较正常的老二呢喃看到了竹林中的东西后就一直一言不发,小胖子哀嚎过后他才梦呓般地出声:“团子,我和你结拜吧,我挺喜欢熊猫地,以后你的宠物就是我的宠物,没事的话我想躺在它的白毛毛上睡觉……”

    团子同鞋怒目而视:“想得美!”

    杨瑞不得不出来控下场:“你们都冷静点……团子,你们猎人抓宠物和玩家收服高级智能n一样,是要先打残血再诱捕,对吧?”

    小胖子抖三抖直接喊破嗓子:“什么?熊猫这么可爱你们居然要打残熊猫?!”

    “……先把抖三抖踢了,他这么吵吵着我们这边做不了事。”杨瑞额头冒出青筋。

    少了一个噪音源,其他人冷静多了。但是说到要把这重量级以吨位计的怪兽版大熊猫打残血,团子、糖渣和伪娘牧师都是一哆嗦。

    “……真的能打吗?”团子同鞋没信心,现实里的成年大熊猫很可爱,眼前的这只也是很可爱,问题是那体型、那吨位……谁都不怀疑这东西跑起来是不是地动山摇。

    “先试试吧。糖渣你们三个靠边站点、一会儿别动手。这熊猫是黄名,应该只会攻击打了它的玩家。我和团子先摸摸底,万一不能我俩也能跑远、脱离了战斗再重来。”杨瑞看着那东西也有点心里没底,要说高度、这东西肯定没有妖术师之王高,可宽度太特喵壮观了……而且这玩意儿是四脚着地的,那粗壮的四肢……杨瑞不大有信心能控住。

    “好。”糖渣三人齐齐应声、一块儿小跑到几十米外去站定。

    “那杨哥,我先把它引出来了啊。”团子拉弓,在竹林里没法交手,只能把那大熊猫拉出来在外面这片开阔地打打试试。

    “动手吧。”杨瑞挥手。

    团子一记平射打了出去,箭矢穿过竹林间隙、“啪”一下打到坐着大嚼粗竹竿的大熊猫脑门上,崩断了,落地了。

    “……”团子和杨瑞。

    大熊猫咀嚼动作停顿了下,抬爪在脑门那一晃、觉得没事,继续大嚼特嚼。

    “呃……至少确认了这东西的脑壳够硬,不是弱点。”杨瑞有点蛋疼。

    “……无视攻击这点也很可爱……呜呜呜呜,杨哥,要是抓不到它当宠物我会生无可恋的。”团子同鞋哭丧着脸再次拉弓,这次他放了技能,一记穿透箭爆到大熊猫的前肢上。

    “动了!都注意!”杨瑞喝道。

    前肢上插了根箭的大熊猫慢慢吞咽掉嘴里的食物、慢慢放下爪子上的粗竹竿,慢腾腾地爬起身……

    “……”团子和杨瑞嘴角都在抽。

    然而……现实里的大熊猫虽然擅长卖萌,但也是猛兽的一种。游戏里的大熊猫也继承了这种优点,这只吃东西和调整动作都自带慢放镜头的怪兽版大熊猫四肢着地的一瞬间、整只熊的气势都变了,大嘴无声地张了张、似乎是在示威;四肢用力蹬地、气势汹汹地跑动起来,速度还匪夷所思的快,一路撞断撞飞碗口粗的竹子,宛如黑白色的巨型战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