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4章 杨柳杨的威名

    64

    这个刷怪团的玩家参与这次打“boss”活动只是临时起意,毕竟山道虽然不咋好走,从他们发现到团子同鞋背的那把长弓是“鸦羽”到决定动手、到杨瑞等人走到他们的攻击范围里,也就几十秒的工夫而已。

    当然他们为这次打劫行动所需要做的准备也不多,这游戏杀人掉装备的前提就是身上有主动攻击他人的罪恶值,提议的猎人玩家出钱、让团里出来一个血量最低的玩家退团后悄悄混在人群里;团里的盗贼先秒掉对方唯一的治疗,这个血量最低的这玩家就套件法袍装模作样地跟法系职业混一块儿,团子同鞋只要攻击他们团里的法系、就会主动攻击到这个身上只穿了件法袍装样子的玩家被骗到罪恶值。

    这是非常简单的骗罪恶值套路,猎人和法师这种有群攻技能的远程攻击职业经常被人这么玩;事实上有些专门走这种阴暗套路的小团体长期带着血量极低的盗贼在各个刷怪地图晃荡,发现哪个刷怪团人比较少时就让这个骗罪恶值的炮灰去往人家的攻击范围里凑。而他们这次的安排也没出差错,团子同鞋最开始反击的那两波扫射都攻击到了这个低血量的玩家,只要再来一下、团子同鞋身上的罪恶值就背定了。

    这种人数上有巨大优势的打劫活动,骗到罪恶值基本就表示对方给爆定了……嗯,要是他们下手的目标是别人的话。

    提议的猎人玩家对这行动的成功率信心满满,三十多打六个,平均五对一还有得剩;其他人的想法也差不多,别说五对一了,四对一、三对一他们也不觉得这种忽然发起的以多打少袭击有啥失败的可能;唯一要操心的就是对面那小孩挂掉后能不能把最值钱的长弓爆出来,这是个需要双方去比拼人品的事儿。就算是爆不出来也没啥,就当是刷了一波自动送上门的怪。

    伪娘牧师吃了个背刺的十几秒后,提议的猎人玩家脖子被一个高大的斗士捏到了手里、脚下还给冰环锁足着;他丝毫没有紧张,或者说他没觉得有紧张的必要,他自己是满血、队里的奶牧奶骑好几个,他身上的保命技能也都还在——这猎人玩家甚至还犹豫了下d时间足有三分钟的解控制技能用在冰环锁足上是不是有点亏,这念头一晃而过的瞬间他的头部就遭受了重击。

    杨瑞就着捏住这家伙脖子的动作身体斜晃、左腿抬高,膝盖正面撞击到这很明显是指挥者的正脸儿上;攻击角度正确的情况下真正的boss都免疫不了要害攻击带来的晕眩,这猎人玩家自然也避免不了眼前冒金星;杨瑞收脚的同时手上用力回拉、将这猎人玩家的头部往下按,左腿无须落地便再次抽出、一记膝击补到这家伙的正脸上,攻击的位置与先前同为一个点。

    连续两次被重击正脸让这猎人玩家过度自满的信心中隐约浮现了一丝危机感,作为被攻击目标的他完全看不清楚杨瑞的动作,就感觉自己完全身不由己;但杨瑞的动作多块、攻击频率多高?没有丰富搏斗经验的普通人在被近身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反应过来。

    游戏里有降低乃至关闭痛觉的设置,绝大多数的玩家都是将其关闭的,只有少数热衷于pk的高手知道痛觉意味着pk中的重要感官,只将其降低到一个不影响反应能力的程度上。

    这猎人玩家也是一个热衷于pk的玩家,但不是那种双方人数对等的在竞技场里的公平较量,而是以胜利为最终目的、不计较过程是以少打多还是是否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这类人的口号喊得倒是漂亮、什么享受游戏不被游戏玩之类看上去似乎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欺负了别人还能嘻嘻哈哈嘲弄人家游戏心态太差劲,但要是被欺负的是自己,那马上就能翻脸问候别人祖宗十八代。

    总之,这猎人玩家是没可能开了痛觉来自虐的,他只能感觉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没能力发现到底给打得有多惨;连续被杨瑞花式暴打头部两秒钟后他终于觉得不对劲,瞄一眼自家血线,顿时给吓得魂飞魄散——居然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这不科学!这猎人玩家终于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或者说他开始慌了,在团队频道大叫着“治疗快点奶我”并不再犹豫地开启了猎人的保命技能:“极限逃脱”。

    “极限逃脱”

    “向后跳出八米、解除一切控制技能,并在8秒内不受技能控制、受到的伤害降低40%d时间三分钟。”

    猎人的两个保命技中,除了不可移动的隐身就是这个极限逃脱,但是隐身有技能开启限制,必须是在身周三米内没有敌人的情况下才能施展;一般猎人逃命、就是先开了极限逃脱再隐身,等待对方走远了才出来。

    要是周围没有人的情况下这猎人果断地使用这个逃命套路,想不起自己的牧师技能照明弹可以破除隐身的杨瑞还真拿他没办法。但这会儿吧,这猎人身后全是自家团里的团友,于是他悲剧了——这游戏又没有穿人的设定,他这奋力向后一跳、可不就被自家团友的人墙挡回来了吗?说到底“极限逃脱”就是和法师的闪现一样的瞬发位移技能,法师闪现要是不注意选择落脚点、什么撞树上、撞墙上、掉坑里都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儿……

    “草!!”向后跳出半米就被身后的人挡住弹回来,这猎人玩家才想起自己使用技能时没有选一个背后有空隙的朝向……给强行中断了的技能自然不可能还有什么免控和减伤效果,他那刚脱出杨瑞大手的脖子也是零点几秒的自由都没享受到就又被人捏住了,砂锅大的拳头照着他正脸儿就甩了过来……

    这猎人玩家极度的委屈,他感觉团友都是一群猪、眼睁睁看着他被一个近战贴身无所作为——这倒是错怪别人了,事实上杨瑞在捏着他脖子狂揍他脸不断连击的同时完全没闲着。冰环这冰法技能只有锁足效果、并不限制使用双手可以施展的技能,杨瑞近身后距离够得着他的玩家自然是马上选择攻击、距离稍远的也是果断开启了解控技能想围过来;所以杨瑞一直是捏着这猎人玩家的脖子、攻击他打掉了他脚上的冰环锁足后就控制着他边打边调整角度、三秒的时间里走位了数次,还要附带控制周围的猎人、以摆拳肘击等招数确保身边至少有三个以上的肉盾来抵挡对方的冷箭。

    这猎人玩家游戏态度就是那种我游戏人间、你们被我游戏的大爷心态,要做到这程度的先决条件要么是有钱要么是有能力,他占了前者;平均三秒能干掉一盗贼的杨瑞足足暴打了他五秒多点、这个舍得砸钱的人民币战士才挂掉,不屈地化为白光,并掉出件装备来——这家伙身上有罪恶值来着。

    “草!屮艸芔茻!”死回复活点的这猎人玩家简直要气疯,“你们是猪吗?你们是猪吗!三十头猪都他吗比你们有用点!!”

    用怒不可遏都难以形容这猎人玩家的感受了,这确实太匪夷所思,己方三十多人的保护下他硬是给单杀进人群的斗士强秒了!这特嘛又不是拍电视剧!还特嘛是那种脑残武侠剧!

    刚怒吼完……这双目发红的猎人玩家就见身侧白光一闪,刷了个挺眼熟的玩家出来……正是他那刷怪团里的猎人队友,刚才就站在他身边。

    和一上来就被按着头暴打、周围情形都看不清楚的这个人民币战士不同,后挂的猎人队友是亲见杨瑞那鬼神般的身手如何在他们的队伍里游移穿梭的,给打死后满脸的惊魂未定,倒没先挂的那家伙这么不甘。

    先挂回来的猎人玩家看到队友就是一愣,“你怎么……”他话还没说完,视线里又是白光一闪、又刷出来张惊恐且熟悉的脸……

    先挂回来的猎人玩家声音被卡在了自个儿喉咙眼里,自己这边挂人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难道是他记忆错误、他们打的并不是一个只有六个人的小队?

    第二个挂回来的那猎人队友这会儿还在大喘气,视线一直盯在提议打劫的那猎人玩家身上,好半响才平息下来哭丧着脸哑着嗓子说道:“特嘛的……我们撞见鬼了……球哥,那家伙是杨柳杨……”

    “啥?”猎人玩家随口喊了一句,稍稍愣了愣,又再次提高音调,“啥?!”

    “杨柳杨啊球哥!你看伤害记录……特嘛的,不是说那家伙不在亮银镇了吗?早知道是他,谁特嘛跟他们打啊!”猎人队友带着哭腔叫道。

    猎人玩家顿时就露出了和对方一样惊魂未定的脸……说起来,杨瑞伸手捏他脖子时他就觉得那护目镜老骚包了,还有点儿眼熟——能特嘛不眼熟吗!!那狗币各类花式截图在论坛屠版了好几天啊!!

    “卧了个大槽……”这猎人玩家哆嗦着拉开系统伤害记录,果然……闪瞎人眼的被连击记录和触目惊心的被要害攻击伤害前面,齐刷刷的都是杨柳杨这个id。

    人称球哥的猎人玩家死死地盯着伤害记录看了几秒,一言不发退了团、也不管身上还带着死亡虚弱负面状态,果断就往马车点跑。

    尼玛杨柳杨带一帮小鬼刷怪当然用不着组mt组大团了,那狗币连boss都能单刷!特嘛的杨柳杨没走、他走行了吧!他这就去别的主城混、死都不跟这种变态人物同城!!

    ……以己度人,球哥觉得杨柳杨绝逼会把胆敢拦路打劫他给死死记住,也许还会招呼那个同样变态的凉拌鲫鱼一块把他吊起来打……好汉不吃眼前亏,球哥决定不跟这种变态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特嘛认怂还不行吗!

    无意中赶跑了一个玩家群体中的不和谐份子,杨瑞自个儿却是一无所知……他并没咋把最先挂掉的那猎人玩家放在心上,上来就摁着那家伙揍也只是本能地觉得应该优先把指挥打掉,毕竟他也是跟小平、第五霖这种能指挥团队pk的人混过,明白去掉了玩家团队里的头脑、后面就轻松多了。

    也没咋出他意料,对自家队伍里几个法袍职业威胁最大的盗贼猎人都干掉之后,对方的反击明显地混乱起来;当他送走了最后一个猎人伸手去抓法师时,这个刷怪团的玩家忽然有人特别激动地狂喊出声:“不打了、不打了!杨柳杨大神!我们不打了!”

    这会儿挂回去的人把他们踢到的铁板在团队频道里叫嚷开了,还想拼一把的玩家们看清楚了杨柳杨这个id顿时就是一哆嗦,虽说网络信息时代啥消息都过气得很快,但毕竟领地战才过去小半月、这团里也有一半人左右看过杨瑞的截图帖或视频;仔细一回想、再看看这个在他们人堆里穿来穿去的斗士,可不就是视频截图里那个单挑了boss、帮助亮银镇领地战胜利的大神级高手吗!

    杨瑞打到现在也不是没被人攻击到过,不过从他进了人堆开始糖渣呢喃和团子同鞋就用不着给他打掩护了,全力保护好伪娘牧师不被攻击到就行,也让伪娘牧师要跳14楼可以不时从藏身的树后冒头给他刷口血,这会儿还血线还是很稳地,至少保持到把这团人干掉问题不大。

    听到喊声、对方也确实没再攻击,一直就没在同个地方停留超过半秒的杨瑞顿住脚步,左右看看满脸惊恐惊惧慢慢后退的玩家们,杨瑞偏头,“怎么地,不想打了?”

    一众玩家狂点头。

    杨瑞也不是啥pk狂人,松开了被他揪住衣领子的法师,那法师被他推着晃半天了、腿一软差点跪地上去,“不打就不打吧,不过你们是不是也给个说法?怎么没招谁没惹谁地上来就朝着我们招呼啊?”

    这群玩家的脸色顿时就尴尬了起来,面面相觑了半响也没憋出个屁来。

    杨瑞奇怪地把这群人看了个遍,确定里面谁都不认识、也没见到跟他有仇的原一骑玩家,只得回头冲后面叫唤,“糖渣、团子,你们是不是啥时候得罪过人了自己都不知道,给人堵着打?”

    杨瑞这么说是他也看出这帮人攻击他们是临时起意了,摆出来的阵型乱七八糟地,组织进攻也不像小平、第五霖他们那样有章法。

    “没有啊,我们几个才玩多久,人都不认识几个。”老大糖渣谨慎地从树后面冒出半个身子。

    团子同鞋就一脸茫然地摇头,他就是放假了才玩多点,平时上线都跟着师兄师姐教练们玩。

    “我来说吧。”一片沉默中有人出声了,杨瑞循声望去,就见这团人最后面或蹲或坐、一直冷眼旁观没动过的几人里面站起来一个小青年。

    这小青年和他的几个朋友并没有参与过攻击杨瑞等人,但他们脸上也是带着尴尬羞愧,不咋好意思和杨瑞对视。说是他来说,站起来后也是憋了好半响、脸都快绿了才磕磕巴巴地:“就是……我们这团差不多是半野团,固定的没多少……组人能出团就好,没咋挑……”

    杨瑞最受不了的就是磨磨唧唧了,眼睛一瞪脸一沉,“要说就把话讲清楚,别磨磨蹭蹭地,我这正当反击时间还有得多!”他是对欺负别人没啥兴趣,可不代表他好糊弄啊!

    “他们想打劫你们!”小青年马上将手朝前一指,快速地将动手的家伙们和自家划清界限。

    “……啥?啥玩意儿?”杨瑞怀疑自己耳朵有问题。

    小青年都开口了也不遮遮掩掩了,手指向拉弓站山道对面树下的团子同鞋:“就是我团里的人对那小孩拿的弓见财起意,想杀你们爆出来大家分钱。虽然我是组人的团长,但我说了不算,我也不敢把他们得罪了,就只能看着。”

    动了手的玩家们顿时就不爽了:“你丫把话说那么漂亮干啥?你也不是坐那等着分钱?”

    “不就是想划水又舍不得好处吗,装什么纯卖什么好?球哥说把那小孩当boss打你憋出半个屁来没,还不是让你手下的牧师来帮忙了?”

    有个牧师立即叫嚷起来:“我给你们刷血倒还怪我了,那我看着你们去死是不是就没话说了?”

    “靠!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聊斋,真要当好人早就把团退了,要不是怕分不到钱你会上来帮手?”

    “没好处了就想让别人把shi盆子全背了你们几个当好人?装【哔——】的【哔——】啊!”

    “草泥马你说谁?!”

    “就说你了表砸!!”

    “……”杨瑞嘴角抽搐,躲树后面的糖渣等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这几句话就内讧起来了这是?

    团子同鞋嘴都气歪了……这帮人一口一个小孩的叫,他这听了真的是很不爽啊!这种不爽都超过自己的宝贝长弓被人觊觎了!

    站出来说话的小青年也不拉也不劝,默默看着这群人唾沫横飞,向杨瑞那点下头,“……情况就是这样,我和我几个朋友虽然没动手但也确实是助纣为虐了,杨柳杨大神你要是觉得不解气,我们几个去怪堆里自杀回城,算是给你们道歉。”

    杨瑞皱眉,这小青年虽然话说得漂亮,但是给他的感觉很不好。他直觉就觉得这人道歉也不咋诚心,反倒有种想耍无赖还要装下比的样子,反正不咋顺他眼。杨瑞也没有要憋着自己的习惯,不理睬那帮吵起来的家伙、直接就冲这小青年问道:“你们这样闲时刷怪、有机会了客串一把打劫党的事儿干了几次了?”

    小青年下意识就想否认,杨瑞又补了一句:“别瞒,瞒不住的,我发个帖子就能问到。”

    以杨柳杨的名气,他发个帖子还真能引起轰动关注。小青年面色微变,挣扎了下、讪讪地,“一次。这回之前就发生过一次……也是球哥怂恿的,就是提议杀你们爆弓的那个。”

    杨瑞面无表情:“那一次你和你朋友也没动手,但是动手的人分你们钱了,对吧?”

    “……”小青年脸色臊红,低头默认了。

    杨瑞轻轻点头,这还有什么看不懂的:“所以这次你们虽然不愿意动手,但也没想过阻拦,更没有跑前几步来提醒下我们小心的意思,毕竟打劫失败了你们没坏处、成功了还能分一杯羹。既然如此……”他偏头,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扫过小青年和他的几朋友,“那你们也实在是没有把动手的人和自家划分开的道理啊,本质上你们是一样的,都想从陌生人那里搞点甜头。至于被打劫的人倒霉不倒霉、损失大不大,是不在你们的顾虑里头的。”

    一肚子火气的团子同鞋在后面扬声叫道:“别跟他们废话了杨哥,这帮坏包原谅个屁勒,全都干掉!”

    刷怪团的这帮玩家面色大变,顾不上内讧了,一个个再次慢慢往后退、又互相打量别人的位置,大约都抱着让别人去当炮灰自己想办法闪人的主意——要不是这里是特里萨山脉比较深的地方、人少了容易被怪群干掉,他们早就一哄而散了。

    杨瑞还算平静地扫过这帮人,无声摇头。他没啥跟人组团的经验,玩这游戏后遇到的队友也都基本比较靠谱,总体而言,团队、队友在他的认知里是比较正面的词汇,还真没想过也有这种冷漠的团队关系存在。

    野狼村的时候遇到小平带的那大团,就有一帮友善的妹子玩家愿意招呼他这小白进团队混工资,之后又遇到嘴巴喜欢bb但带人不遗余力的克龙哥、见面先糊你一脸装备的萧文远、有点爱装比但是本质不错的风清默、以及人在队里就能给大伙安心感的第五霖。

    就算是撵着一骑的人打的时候吧,一骑的玩家对外嚣张跋扈、到处欺负散人,团队内部互相之间也是想着帮忙救助的,动手pk啥地比较齐心。领地战的时候进屠龙团、进小平的散人团,那也是气氛和谐的团队,相互间有争吵有异议、至少能做到同进退,没有说遇到啥问题内部先分|裂、先把谁谁划分出去的道理。

    总之,杨瑞现在看着这帮人挺郁闷的,揍人都提不起兴趣来,“算了,懒得打。”他摆了下手、满脸的索然无味,抬脚要转身前他又想到了啥,手指冲这群人点了点,眯起眼睛说道,“话说在前头,你们这帮人的脸我都记住了。下回我要听到这种什么打劫谁谁的狗屁事情……我就先找你们这些人。”

    刚松了口气的这群玩家脸色立即难看起来,杨柳杨的名声可不仅仅是领地战的时候单挑了boss,人家一开始是出名在打垮了一骑那大公会上;被这样的牛人惦记住,那以后上游戏都得小心翼翼做人了,这画面实在太美、完全不敢想,一牧师立即尖声叫道:“要是别人打劫了呢?也要算我们头上?”

    “当然了。”杨瑞特别坦然特别理直气壮:“谁叫你们撞我手上了!”目光炯炯地扫过这帮人难看的脸,“起了坏心就不能一点代价不担,是吧?”

    那牧师很不服气:“我们最多管住自己,没道理别人打劫谁了责任也在我们头上啊!你是大神也不能不讲道理!”

    这牧师是个妹子,平时大概玩游戏比较顺风顺水、哪怕自家团队内讧得不行了还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可对于杨瑞来说……他打一骑的时候踩成白光的姑娘也不少,在他这儿敌对与否的立场和性别压根就没啥联系,所以面对这质问,杨瑞的做法是举起拳头握紧:“我的道理就是我地拳头,要讲就用这个讲。”

    这牧师顿时就哑巴了,蛮横的,怕的只能是更蛮横的……

    本文进展到现在……由于一直没有机会,所以没有提起过关于游戏中的防性|骚扰设定。《第二大陆》问世在《平权法》出台的年代,这点本文开头时就点出过了。以及游戏里的男号不能在女性玩家乃至女性n面前暴露身体,否则会被系统警告,这一点前文也提过了——那么pk中男性近战职业如何保证在攻击女玩家时不被判定侮辱妇女呢?重点就在覆盖在玩家角色全身的隔离层上。

    不仅仅是女玩家,男玩家互相接触时也存在隔离层,也就是杨瑞把团子同鞋夹在胳膊里时,他的肢体和团子的身体之间是有一层系统强制的隔离层的,非常薄,大概半毫米,不影响玩家操作时的触感、同时确保玩家之间不能以故作亲密、假装不小心、或者是pk时的接触来进行性|骚扰。

    以当初杨瑞打一骑时踢歪了猎人天河的脸来举例,杨瑞的鞋底和天河的脸部就隔着隔离层,这个覆盖了所有玩家全身的隔离层没有任何的防护作用、能够完美地传达玩家体表遭受的攻击,以及达成防止玩家与玩家之间、玩家与n之间肢体直接接触的隔离作用。

    ……这个设定早就想找机会抛出来了,以免被人怀疑杨瑞一视同仁揍女玩家角色时有啥不礼貌的接触,咳咳。

    团子同鞋这小孩对于不能全灭那帮人很是郁闷,走出去老远了还噘着嘴气哼哼地。四个大学生倒是轻松得多,老三给挂回去的仇当场就报了,他们这气氛愉悦得很。

    “小三,杀你的那帮猎人现在都和你一样蹲在复活点里吧?”呢喃平时没少调侃小胖子抖三抖,真到了对方被挂掉的时候他还是很生气的,想都不想就舍身冲进猎人堆里甩冰环,要知道他可是个被猎人职业克制的法师。

    “在呢在呢,这帮贱|人如丧考妣、完全被杨哥的威名吓到了!哈哈哈!”小胖子在队伍频道里传来的声音特欢快,一点没因为挂回去了而郁闷。

    “哦哈哈,看不到他们那嘴脸太遗憾了,小三你给截个图发来看看呗!”呢喃特嘚瑟。

    “行了行了,你俩少丢人了,控制不住就私聊去!”糖渣不满地冲他俩呵斥,转头一脸崇拜地看杨瑞,“杨哥,他们都喊你大神来着,果然以杨哥的身手在哪都是金光闪闪的存在啊~~”

    杨瑞跟这几个大学生也挺熟了,这兄弟四个里面年纪最大的糖渣都还差几个月才满十八岁、还在防沉迷设置的范围内。这种青涩的套话词儿杨瑞脑子里肌肉再多点也听得出来,没好气地刮他一头皮:“多大年纪呢就想玩旁敲侧击那套,有啥说啥别玩套路!”

    “就是!”伪娘牧师白一眼自家寝室老大,他就直接得多了,“杨哥,我看你打人的方式很像什么散打、无差别格斗之类的?你的腿踢人这么厉害,是专业练过的吧?”

    “不是无差别格斗,是泰拳。”杨瑞更正,“我在泰国打了几年泰拳,没混出名堂就是了。”

    “泰拳!”伪娘牧师顿时就激动起来了,两眼放光地,“拳击漫画里都说泰拳是立技最强,难怪杨哥这么厉害!杨哥杨哥,你能教我们吗?”

    糖渣和呢喃都做出了夸张的口型,齐齐面带期翼地看向杨瑞。

    杨瑞哭笑不得:“教你们是不难,问题是你们真能学?要上课要玩游戏要自习,哪来的时间练?你们不会以为练泰拳只要学会招式套路就能吊着别人打了吧,哪有那么容易?”

    他忽然侧身、瞬间照着伪娘牧师头部侧面轻轻空挥了几记直拳,“……就说格斗技里最常见的直拳,看起来挺容易的是吧?但不论是散打空手道拳击军体拳,要做到直拳熟练、每天挥拳练习就不能低于一千下……”

    而后杨瑞轻轻旋转身体重心、随意地朝几个方向踢出空击,“哪怕是不追求杀伤力、不追求攻防一体,不强求把拳肘膝腿攻击套路都熟练,只专修较为适合普通人的拳法和踢法,基础日常训练就要持之以恒地进行重复练习,才能做到最起码的身随意动。你们别看我打得挺轻松,游戏里有系统对战斗职业的攻击进行修正辅助、斗士玩家也不定能做出合格的踢击,更别说讲究攻击角度了。”

    杨瑞很实诚地劝诫这几个头脑发热的大学生,但是他轻松随意地做出的空击动作实在是太流畅太行云流水了、外行人又只能看到这些攻击动作的简单、看不出深处的涵义来,反倒是更加眼睛发亮、口水滴答,同为牧师的伪娘要跳14楼更有种扑上来抱住大腿耍赖拜师的跃跃欲试。

    “……”杨瑞扶额,深刻理解到自己实在是不擅长去说服人,只好看向团子同鞋,“这样吧,团子是体院生,练射箭的,你们看他那身手比一般的猎人强不少,对吧?”

    三个大学生看向鼓着脸颊生闷气的团子同鞋,神色挺复杂……这小鬼挺让人尊敬不起来,但确实是厉害得不要不要的,放冷箭的功夫一人能顶几个用。

    “团子你给他们说说你地日常训练,就说体能训练的部分就行。”杨瑞把球踢过去。

    “哦。”团子不情不愿地点下头,他们体院的体能训练也不是啥秘密,当即扳着手指头一样一样地数了起来。

    一分钟后三个大学生的脸色就变了,三分钟后他们的面部肌肉开始不可控地抖动,五分钟后他们三都面如土色……

    ……虽然团子同鞋年纪比他们要小一、两岁,个头上没优势、看起来不大壮实,专业也不是近身格斗,但说实话,现实里四个大学生并肩子上也得给团子挨个揍趴下。双方的身体肌肉面积、反应神经、以及神经对肌肉纤维的协调能力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

    说着说着团子挽起袖子、给三个宅男展示了一下他有力的双臂,原本因为身高优势而对这小鬼没啥好脸的伪娘牧师脸色彻底灰败,这小臂上的肌肉块、还有比他粗了一圈的手腕,不对比就不知道差异……

    受影视剧、所谓励志类文艺作品影响,一般人很容易有“*丝闭关几个月就能逆袭”的错误认知……事实上几个月的苦练最多就是提升体能,想做到逆袭,除非你地对手全是战五渣。这么说吧,一般形容退役的女特种兵、或者女性格斗家,常用的描述是“三、五个大汉都近不了身”。注意,此处的“大汉”指的是普通人里面身强力壮、拥有一定斗殴经验的那一批,而不是指废柴弱鸡宅男或者爬个楼梯就气喘吁吁的都市白领男。

    要是面对废柴宅、或者没啥动手经验的普通男人,这个退役的女特种兵、女格斗家又不用担心过度伤害或者失手致死惹来道德质问法律问题,那么真是三俩招就能直接宰掉,一点压力没有。

    所以吧,游戏里不用担心什么法律道德问题能直接下死手,练过的面对着普通玩家,那确实是吊起来打……要不怎么《全歌》在主城名声那么大呢,人家还足够低调、都玩成小透明了还。

    别看团子同鞋年纪小,他的描述展示比杨瑞有说服力多了。一行人走到要爬的那座高山山脚下时,四个大学生都把啥拜师学艺的念头甩到银河系外面去了。他们这活得好好地,完全不想去找不痛快。现实里花好几年的工夫苦练就为了在游戏里嚣张一把,这么中二的事情还是让别人去干吧……

    杨瑞并不觉得这场pk有啥大惊小怪的,身上背了一点罪恶值的团子同鞋也压根没发现啥异常、他们赶路的时候清怪顺带就把这罪恶值给洗掉了,都没把被拦路打劫给当成一回事,也就也没想起来给别人说。另一边……人员都上线后组团继续刷本的第五霖等人正推进副本进度呢,萧文远这边收到了工作室的朋友发来的消息。

    “奇怪了……五哥。”萧文远出声道,“咱们亮银镇是出了啥事吗,缇町来消息说有几个团的人先后在马车点那边集合转移?”

    第五霖对吃土少女缇町印象还不错,在工作室打工的这牧师妹子来帮过两次忙,就随口问道:“什么人在转移?”

    “一帮散人不认识,不过另两个团你可能听说过。”萧文远左右看看,凑近了低声道,“就是玩‘狩猎游戏’的那帮人。”

    “狩猎游戏”听起来似乎有点高大上,其实不咋光彩……玩家群体最厌恶的就是这一类人,三五成群或者十几二十个在刷怪点晃荡,发现人不多的小团就想方设法骗罪恶值、然后杀人爆装备。

    第五霖眉头一皱,他挺恶心这类人的,但是游戏玩家多了什么人都有,谁也没辙:“那帮家伙滚蛋是好事。”顿了顿,他也觉得有点奇怪,“那帮人不是滑得很吗?大公会几次组织人手去围剿也没逮到,谁把他们吓跑了?”

    萧文远说道:“所以缇町来打探呢……《天骄》和《纵横》那边确定是没组织人去围剿,她听说我们跟《帅死》挺熟的,就来问问。”

    前面第五霖、萧文远和《帅死》的副会等人一块儿杀进原亮银镇防务指挥官的府邸、把那n高官拉下马,在游戏里颇为轰动了几天。

    “不可能。一月的雪和加伦君在那次任务后掐架到现在,哪有精力组织这种规模的围剿。”第五霖摇头。

    萧文远听了就想笑,确实《帅死》这奇葩公会、会长和副会长那神奇的关系知道的人还真不少,偏偏这俩生死冤家掐了这么久也没见一拍两散、反倒是把公会越搞越繁荣了,“我觉得也是。算了,可能哪路大神忽然看那帮鬼扯啥‘狩猎游戏’的家伙不满,见义勇为了一把——”

    说出“大神”这个词儿后萧文远就呆滞了下,第五霖也是面部肌肉僵硬了一瞬。

    “呃……话说我们亮银镇确实有俩大神,现在也刚好其中一个在线……”萧文远脸色微妙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