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3章 杨瑞等人被打劫?

    63

    不得不说,杨瑞心挺大的……完全就没想过自己这id跟普通玩家组队后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好在他这小半个月没上线、又刚好是暑假来临、大批喜欢追求存在感的学生党进入游戏,和他相关的帖子都已经沉到看不见了。

    四个大学生进组,看到“杨柳杨”这id果然是没有任何反应,倒是发现杨瑞的职业后骚|动了下,比较中二病的小胖子就特夸张地叫了一声,“大侠,你怎么玩的是个治疗?”

    他同学用力刮他一头皮,“怎么跟大腿说话的?再说谁跟你说牧师就是奶,你把暗牧位置放哪去了?”

    小胖子摸摸脑壳,恍然大悟,“哦,大侠你是不是在游戏里挑战自我?”这家伙的思维明显跟他自己的室友同学都很有距离。

    “……”杨瑞用手把脸挡住,他实在是觉得跟这几个小子说自己跑错转职太过羞耻,“你们室友多久过来?”

    “快了、快了!”三人异口同声,然后使劲儿在小队频道催促,“老四你跑快点!大哥(大侠、大腿)等不及了!”

    “……”杨瑞按捺住抽搐的嘴角,“什么大侠、大腿的,别这么叫,听着别扭。”

    “好的!大哥(大侠、大腿)!”三人再次齐道。

    “……”

    “喂,你们要跟我一起喊杨哥。”团子同鞋觉得自己身为队长得做个表率出来。

    这三个默默转头看了一眼团子,难免地面现不爽……主要是团子同鞋的脸实在太嫩了,完全就是个小屁孩儿,升上大学的这几个完全没觉得有必要对一个同样抱大腿的高中生小鬼多客气,“好勒,杨哥。”

    团子同鞋一看这态度不对啊,怎么对自己就冷淡了这么多,“喂喂,我比你们先玩好几个月啊,而且我也是很厉害的!”

    “是、是。”这哥三敷衍了下就用屁股把团子同鞋从杨瑞身边拱开了,团团围住杨瑞,“杨哥,你是哪里人啊?”

    “杨哥,你是少林武僧吗?”

    “杨哥,你……”

    “打住打住,别都问我啊,你们把我当妹子泡呢?你们自个儿呢?”杨瑞哭笑不得。

    对杨瑞特别热情的那小胖子立即语速极快地:“我们是xx大xx院xx系大一新生,我们几个都是工科狗,老大老二都是法师我玩的盗贼老四练了牧师本来想找个骑士组五人团刷怪结果发现这游戏小团压根刷不了起码十几人以上结果我们天天遇坑货——”

    “……”杨瑞张口结舌,这小胖子也不知哪来这么大肺活量、一张口别人根本插不了话,硬是一口气说上了好几分钟直到他的俩室友忍不住把他嘴给堵了。

    他们这四人寝室里的老大就是一开始叫杨瑞和团子赶紧跑那个,也是他们这小团体的主要发言人,尴尬地对杨瑞笑:“不好意思啊杨哥,这家伙一张嘴就没让别人也说话的自觉,所以我们平时都不让他出声。”

    “没事没事……”杨瑞僵笑。

    “什么老大老二的我们就是自家寝室叫叫,杨哥你喊我糖渣吧,以前我玩键盘游戏就用的这个名儿。”老大抓紧机会做了下自我介绍,他的id叫“你的糖渣掉了”。

    老二也赶紧说道:“杨哥你就喊我id呢喃,老二不好听,小二更不好听,排名的时候我就不想排第二来着。”

    小胖子的id叫“boss菊花抖三抖”,一个挺无语的昵称,闻言斜视老二,“那你每天小三小三的喊我喊得欢……”

    呢喃呵斥:“要不你跟我换!”

    小胖子瘪嘴:“我才不想给人喊老二呢。”

    “那我就喜欢给人叫呢!”

    “谁叫你比我大几天……”

    杨瑞看着这三个大一的学生,觉得有点喜感,“你们感情倒是不错。”

    “还好还好,嘿嘿……”三人傻乐。

    团子同鞋嘴一撇,感觉老不高兴了,还是他松口组这几个家伙的,结果人家过河拆桥、进组就把他这恩人忘记了。

    杨瑞只念完了小学,啥校友啦、寝室室友之类的都没经历过,虽然他不咋在意,但也难免好奇,就询问了几句校园生活是啥样的;三人立即诉苦不停,什么系里妹子纯爷们、食堂难吃舍管严、十一点断网十一点半断电……

    说话间他们宿舍的老四总算顶着死亡虚弱buff跑到了,一人从巷子口那边冒头,气喘吁吁地大喊,“老大、呢喃、小三,你们说的大腿在哪呢?”

    “喊杨哥,有礼貌没礼貌!”三人齐声呵斥。

    “行、行!杨哥!嘛地你们三个死没良心的,来个人扶我下,跑死老子了……”

    杨瑞随意地把视线转过去,而后如同被雷劈般全身一震,嘴角抽搐得比之前更厉害了——这会儿是现实时间的晚上六点四十,游戏时间里的黄昏,背对夕阳跑过来的这大学男生个头不高、一头短发,身材偏纤细,貌若好女……或者说,长相十分神似古早的日本女星广末凉子……

    一个清纯短发妹子造型的家伙,开口一把特粗糙的纯爷们大渣子音,这爽感简直了……

    “……人妖?!”团子同鞋都看傻掉了。

    “哪家的屁孩子!怎么说话的!”那个气都喘不匀的假广末凉子瞬间就炸了。

    “人妖你骂谁!”团子同鞋跳脚。

    “都冷静冷静……”杨瑞赶紧伸手把团子同鞋肩膀按住,努力板起脸,“团子别乱说话,先给人道歉。”

    “我不干!我反悔了!杨哥我们走去抓宠物,不跟这帮家伙一起玩!”团子同鞋脾气上来了。

    “人不能言而无信。”杨瑞真的板脸了,“一码归一码,说人家人妖就不对,而且你这话也是在歧视人妖,先跟人道歉。”

    “……哦。”团子同鞋蔫了,委委屈屈地,“对不起啊人妖,我不该叫你人妖。”

    “卧槽尼玛——”老四脑门青筋都跳出来了,他的三兄弟赶紧把他拉住。

    “……”杨瑞不说话,就默默看着团子同鞋。

    “好嘛好嘛……”团子同鞋自觉更委屈了,“跳14楼,我不喊你人妖了,行了吧。”

    老四的id叫“要跳14楼”,也不知这么奇葩的id是怎么想出来的……

    这哥们外表确实是娘到了极限,性格倒是够纯爷们,团子同鞋道歉了他也懒得跟个小屁孩儿计较,冲杨瑞还挺有礼貌的一点头,“杨哥,刚才我几个兄弟都是你救下的,不管带不带,先谢谢了啊。”

    “什么带不带的,就是碰上了一起玩玩游戏。都到了就走吧,抓紧时间。”杨瑞还是比较中意这几个哥们的,笑着招了下手、伸手揽住满脸委屈的团子同鞋,“团子你也是,人家年纪比你大点,要尊重人。”

    团子嘴巴厥老高:“他们可没尊重我,你看我跟他们说话他们老敷衍我了。”

    杨瑞给这小孩逗乐了:“那也是你先口气不好招惹地,下回吸取教训,喊人别喂啊喂的,人家这么喊你你也不高兴啊。”

    四个大学生里除了思路比较广的小胖子抖三抖,另外三个看杨瑞的眼神儿都在发亮,这大哥看着挺精悍,性格还真好!

    和陌生人打交道就是这样,你给我台阶下我就给你架梯子,礼尚往来;完全不熟上去就卖个性卖直爽,谁闲的蛋疼喜欢当别人便宜爹妈呢,还事事为着你考虑事事让着你。

    杨瑞这脾气,只要不是故意找事、基本就没有处不来地。而团子同鞋这小孩说到底也没啥坏心,就是还没长大,本质上是不错滴;临时组起来的这小队走到出城时互相就比较熟了,再赶路赶了半个多小时抵达特里萨山脉外围时,团子同鞋冰释前嫌跟小胖子抖三抖聊起日漫手办来了,还互相交换了几家靠谱的代购……

    “就是这条路了,从这里进山、走绕过鹰钩峡谷那条路,过了半月湖到最高的那座山,就是抓宠物的地方。”

    众人顺着团子同鞋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一座高山的上半截完全被云层掩盖……

    杨瑞冷汗顺着鬓角往下滴,他发觉自己确实有点心大,来前硬没问到底要跑多远:“我说团子……这会不会太远了?”

    团子同鞋纯洁地用力点头,“嗯,有点远呢,所以我不跟你说了嘛,我一个人过不去,组的野团也过不去。还好那座山不用爬到顶,到半山腰就行了。”

    “……”杨瑞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四人中的老大糖渣迟疑地说道:“我听说深山里挺危险的,这儿离复活点又远,挂掉的话没法回来归队吧?”这家伙直接就没考虑不会死人这想法,从这方面来说,这家伙大概是个偏悲观的现实主义者。

    “不怕,杨哥可厉害了。”团子同鞋早忘记先前的不愉快了,自信满满地安慰糖渣,“和我们教练一样厉害!”

    看过杨瑞吊打混混头子的糖渣、呢喃、抖三抖下意识点头认同,伪娘14楼一脸莫名。

    杨瑞拉开地图估算了下地图比例尺,从距离上看,他十点下线前应该能到那地方,于是就拍手问道:“去到地方没问题,回来的话可能得挂回来。你们有没有问题?”

    新手的最大特点就是不怕挂,四个大学生当然完全没意见。

    “走着!”杨瑞爽快地。

    第五霖快八点的时候才上线,实在是小平这帮人开荒副本玩疯了,昨天晚上拖着他一口气玩到今天快中午了才给下线,睡到这会儿头还是晕的。

    上线后他没有如往常那样刷开论坛,而是登录了微信群看看有没有杨瑞的留言——这段时间里他不止一次想过索性给杨瑞去个电话,然而他没有足够的勇气……既怕自己暴露点啥出去、又怕电话通了找不着说的,干巴巴扯几句更遭人怀疑……

    好吧,没有经验的单恋男总是容易疑神疑鬼患得患失,还毫无胆气,情愿自己憋着也不愿意被谁发现自己那点儿小秘密、情愿自己提心吊胆心慌意乱也没有胆色按下拨通按键求个安心;最后……也只能是对着杨瑞偶尔在微信群里的发言自我安慰至少杨瑞不会afk了就消失不见,人家还是会回来地、自己还是有机会地。

    群里杨柳杨这id最后一次发言依然是三天前,那家伙没心没肺地带着笑意说啥“年假用光了,回家缓两天就上游戏”,结果明明昨天晚上他就该上线的却压根没露面。弄得第五霖纠结万分、神思不属,心里想着啥下线了马上去个电话问问究竟,最后就是一直没胆色下,熬了通宵加大半个早上。

    上线之前……第五霖在心底发誓如果杨瑞还没出现他就立即下线打电话去问问究竟怎么回事,他心里明白这种现实里活得很有追求的人并不在乎游戏里的数据,可就算是afk了、判他死刑了,至少给个痛快地;但这会儿吧……他又缩了,站复活点里盯着外网微信群里静止的聊天记录一动不动,就是做不出下线的操作……

    “明天!明天再不上,我就打电话……不不,或者我可以给他发条手机短信,说有任务希望他帮忙,他肯定会帮的——那么至少要准备什么程度的任务让他帮呢?或者提醒他应该去做他那个费迪南德任务了?”霖·缩男·第五,神色麻木两眼放空胡思乱想,为了找个让自己安心继续缩的借口绞尽脑汁。

    “哈——欠……”有人打着大大的哈欠、睡眼朦胧地上线,人还没动步子就看到硬化在复活点里的第五霖,“诶,五哥,你还比我先上线啊。”

    萧文远这帅哥也是没睡饱,又不甘心把游戏里的黄金在线时间给睡过去,勉勉强强地就上线来了。喊了声五哥也没管第五霖有没有搭理他,刷开玩家论坛扫了一眼、就随意地打开好友名单。

    “哟,杨柳上线了啊,还都出城玩上了……”萧文远嘀咕了句,顺手就给杨瑞去了条私聊,“我说杨柳,你这大神真难得露面啊你,多少天见不着人了都!”

    “杨柳”这两个关键字眼把第五霖从臆想中惊醒,他猛然扭头,看到了发声源萧文远,僵硬了零点零一秒、以超越职业电竞选手的手速刷开好友名单。

    “杨柳杨”这个id亮着,状态显示忙碌中。

    “……”第五霖的胸中顿时具象化出狂涛怒浪拍击山崖、山崖上的小草傲然挺胸坚强生存的画面。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作者自己的吐槽。

    清怪中的杨瑞看到私聊提示在闪,加快手脚把怪打死,点开来一看,是萧文远和第五霖发来的信息。

    先回了萧文远一句“要这么想我,回头让你天天看到烦,哈哈哈。”,再看第五霖的消息,发过来的只有简单的三个字:“来了啊。”

    于是杨瑞也很简洁地回复:“嗯。”

    收到了一个“嗯”字的第五霖,胸中具象化出一黑一白俩小人,一个揪着杨瑞的脖领子使劲儿晃荡“你就只想跟我说这个字吗吗吗吗——”;一个兴奋得原地转圈圈,不停顿地发出毫无意义的欢呼尖叫。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有一丝理智冷静思考的第五霖,明白他现在应该再多说点什么;于是他蹙眉继续站在原地,信息输入框里打上几个字又删去、打上一排字又删去,半天也没决定好要说啥,连萧文远跟他说“五哥我先去补给修装备”他也没听见。

    杨瑞继续清了十分钟的怪,私聊提示又闪了。

    【私聊】第五霖:“晚上要不要一起打团本?小平桃子他们上线就开打。”

    第五霖发出消息后心脏就跳得厉害,这个邀约是他想了又想才决定下来的,毕竟杨瑞afk前做了个挺复杂的任务,他担心杨瑞短时间内对任务兴趣不大。

    【私聊】杨柳杨:“我就不去了吧,这会儿我在帮人进山抓宠物呢。再说团本时间不是挺长的吗,打到一半我下线了对其他人不好交代。”

    小平上线的时候第五霖还硬邦邦地矗在复活点里,开朗的小平立即抬手笑着喊了一声“五哥”,收获的……是一张明明看起来面无表情、但就是给人心悸感觉的阴森脸。

    “今天就不要玩太晚了,早点下线休息明天早点上。”第五霖并没有迁怒,只是很平静地说道。

    “好。”小平点头如小鸡啄米。

    另一边,杨瑞领着五个跟班刚刚打掉了一伙流窜的山贼。

    “十一、十二、十三……只有十五具山贼尸体,跑了俩。”杨瑞看向团子同鞋,“团子,你不是说你压阵的吗?”

    团子同鞋手里还拎着他那把心爱的金字长弓,特委屈地噘嘴:“我很努力了啊,可是这里这么多树,很挡视线啊。”这小孩举手比划出三个手指头,“而且我打掉三只逃跑的山贼了啊,三只!”

    “好了好了,也不怪你。就是人形怪跑掉挺麻烦了,还会继续喊人过来……糖渣,你们几个注意了啊,等下逃跑的山贼带了怪群回来你们就保护好14楼,他要是挂了我可刷不了你们血。”

    四个大学生面如土色,惶惶然点头、如一群小鸡啄米……

    进山的前半小时基本没啥危险,野兽小怪他们也是刷过地、虽然没mt能拉怪,但是团子和杨瑞的输出高,糖渣和呢喃这俩法师也能帮忙控怪,并没给他们带来多大危机感。

    才玩游戏十来天就能从新手村毕业并完成转职,这四个家伙对游戏的沉迷度是不亚于萧文远他们那些人地,操作水平也能算是玩家中比较犀利的那一挂;但他们的水平依然不足够去理解杨瑞和团子对野兽怪造成的伤害有多惊悚,所以前面半小时他们淡定自若、和俩人谈笑风生……

    三分钟前忽然冒出来一群游荡山贼,这四人顿时就吓尿了——人家这种游戏老鸟玩游戏是会认真看官方资料和玩家经验帖子的,还自己身体力行去偷袭过流氓混混,对人形怪的威力了解颇深;穿了破烂皮甲拿着武器还能摆开阵势用技能的山贼群怪数量超过十只、规模不够大的刷怪团都得跪,更别提他们这种小队了。

    然后嘛……就是情况急转直下,都准备好回城去见复活点草坪风景的四人看见杨瑞和团子这俩轻松堵交流了几句、叮嘱他们别出手拉到仇恨,就一个上前近战一个拉弓打掩护……

    伪娘牧师要跳14楼已经接受了杨柳杨这近战牧师的设定,但硬是没料到这个看起来很精悍的家伙动起手来简直要爆炸——他又不像另三个好歹是看见杨瑞吊打混混头子过的,这世界观破碎得,反正短时间内他的下巴是合不上了。

    “没出什么东西嘛,一件装备都没有。”搜集怪物掉落的团子同鞋翻来翻去就只扫起来一堆材料,忿忿不平,“咦你们几个干嘛挤一块发抖,很冷吗?”

    “没没没……”四人齐齐摇头。

    团子同鞋奇怪地偏头:“你们怎么怪怪的?14楼,给我刷满血啊,现在又没怪了不怕ot。干嘛,还记恨我刚才说你人妖啊,不能怪我啊,谁叫你比我师姐还好看,我都没有叫你14姐了……”

    伪娘牧师额头爆出青筋:“给你刷!刷血撑死你个屁孩子!!”

    团子笑嘻嘻做鬼脸:“来呀来呀,好怕你好怕你!”

    糖渣心惊胆战,悄悄给跟团子斗嘴的伪娘牧师去了私聊:“留点口德啊老四,这小鬼贼特嘛厉害啊……”

    “怕屁!挂掉了不起1点属性!咱们这回都捞多少属性点了还怕死不起!”伪娘牧师没好气地回他。

    杨瑞正准备掏补血的东西吃,一看14楼三两下把团子的血线刷满才想起这待遇:“也给我加加满。”

    “……”伪娘牧师给杨瑞刷血的时候,视线就老往他那牧师图标上飘。

    收好掉落材料继续前进,没多久那俩个跑掉的山贼果然领了一群怪杀回来想报仇,又是一轮近战吊打加远程冷箭,这回四个大学生冷静多了,糖渣和呢喃这俩还默不作声地把技能栏里的技能都换成了冰系帮忙控场。

    慢慢靠近团子同鞋说的鹰钩峡谷,他们这个刷怪小队也遇到了别的玩家团队。先是一群带了一堆n雇佣兵做采集的土豪生活玩家,看到他们这个小队没mt人还特别少、还以为他们是团灭了队友挂回去了,很友好地邀请杨瑞等人和他们组队,弄得团子同鞋十分感动,都想去跟那帮善良的叔叔阿姨们玩了,然后被杨瑞夹在胳膊里强行带走……

    走出去一段了杨瑞就用手指头狂戳这不靠谱小孩的脑门儿:“你给我瞎折腾!瞎折腾!下回再喊抓宠物我不陪你来了我告诉你!”

    团子委屈,团子心里苦……

    糖渣一看团子吃瘪,笑得眉开眼笑地:“算了杨哥,他还是个孩子。”

    团子一下跳起来:“单挑!输了的叫爸爸!”

    打头走出去一段路的杨瑞额头顶着青筋倒回来,一手夹住团子、一手继续戳他脑门儿,“叫爸爸!叫爸爸!小小年纪不学好惦记着什么玩意儿!”

    “哈哈哈哈……”要跳14楼这伪娘牧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该!熊孩子!”

    ……整体上来说,游戏的风气还是很好地。大多数情况下陌生的玩家之间也比较善意,极品人渣啥地只是少数。但是嘛,少不表示没有……

    跟那群雇佣得起n佣兵的生活玩家告别后又走了十几分钟,他们前方的路上又出现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刷怪团。这也是挺正常地,有人形怪出没的地图、不是三十人以上的刷怪团完全站不住。

    团子同鞋的猎人被动天赋远远看见有人了还在小队里嘻嘻哈哈的说了下,别地人也没当回事。特里萨山脉本来就是刷怪团喜欢来的地方,只要没有如一骑那种蛋疼公会为垄断boss搞啥封山活动,谁都能进来玩。

    两方距离拉到差不多百来米的距离,团子同鞋和小胖子盗贼抖三抖还挥手跟他们拉怪的人挥手打招呼,对方往这边看了看,也是嘻嘻哈哈地朝这边挥手,要多和谐有多和谐。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看清楚他们这个小队只有六个人,刷怪团的不少人都好奇地往这边张望;和刚才那帮土豪生活玩家一样,他们也是以为杨瑞等人给怪灭了、队友死回去了,有些人就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都死剩这么几个了还不赶紧回城。”有人低笑。

    “从这里回去还不是要灭半路上,昂首挺胸往里面走说不准还能多挣扎会。”有人的笑声中带了点恶意。

    杨瑞等人走得更近了,都能看清楚互相的脸了;足足有三十多人的刷怪团开始看这个残队里只有一个成年人、别的不是小孩就是有没有十八岁都还存疑的学生仔,一开始还只是暗笑;等到看清楚团子同鞋没有收到玩家包裹里而是背在身后的金字长弓,有人眼中的笑意就开始变味道了。

    越是好装备、外形越是华丽,杨瑞身上的护臂和腰带就不错,不过因为只是两件套的绿字套装,华丽也有限,他那个护目镜是实打实的神装,看起来就相当的帅气。但身上的单件毕竟比不上武器,团子同鞋那把爆自原一骑精英团团长的金字长弓,造型流光溢彩、十分炫目,团子同鞋这小孩得到这把弓后都舍不得装起来,整天背在身后。

    有个猎人玩家在团队频道里出声:“你们看那小孩,他那把弓是不是‘鸦羽’?”

    当前团本最高难度模式下才能爆出的金字长弓“鸦羽”,说是游戏里猎人玩家的最终追求也不为过——

    “鸦羽”

    “敏捷加30”

    “弓身上刻有无法辨认的文字,也许自然同盟会的大长老知道些什么。”

    “攻击时有一定几率造成致命一击,目标因受伤而行动迟缓。”

    这把金字长弓的特效已经颇为出色,一定几率增加伤害、附带迟缓术,本身的基础攻击力也是弓类武器的顶级,且最重要的是第三排注释——和那些带有“受诅咒”、“受玷污”前缀的装备一样,这是一把能够成长的武器;拥有这把长弓的猎人玩家本职业声望提升到一定程度、能够见到自然同盟会的大长老时,这把长弓将能获得一次成长的机会。

    有人爆出鸦羽长弓时就在猎人职业的论坛版块里炫耀过,其属性、外形,看过本职业论坛版块的玩家都印象深刻。要能有拍这把弓的机会,不少猎人玩家愿意一掷万金——各职业的顶级武器中,这把弓的rmb价格不算太离谱,但也超过十万以上了。

    这个刷怪团是以效率刷怪为基础配置的,远程法师猎人为数不少,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后立即有好几双眼睛朝着团子同鞋看过去。

    “……确实是鸦羽,这小孩还挺有钱的,呵呵……”

    “这弓根本没出几把,不是有钱就能拍到的吧?”

    这个刷怪团的团队频道忽然间诡异地安静了下来,拉怪的几个mt没再出动,也没人催促他们。

    “喂……我说。”最先提到鸦羽的猎人玩家忽然说道,“我们要不要打个boss?”他把手指向离他们只有几十米距离的团子同鞋,“带了五个小弟的boss。”

    “嗯?”正跟队里人说着话的杨瑞忽然觉得不太对劲,疑惑地四下看了看。

    “怎么了杨哥?”伪娘牧师问。

    “没事、没事。”杨瑞觉得是自己神经过敏了,一向心大的他有这种错觉真是……让人蛋疼,“后来怎么样了,你们那任务没完成?”

    “完成是完成了……”糖渣苦笑着,“就是奖励只给了俩银币……麻蛋,发任务那老头也不直接说要抓的小偷是他儿子,我们把他儿子打得鼻青脸肿的送回去,那老头可不记恨我们吗?新手村的任务就这么坑,搞得我们出来后做啥任务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又看漏啥信息。”

    团子同鞋乐得不行:“谁叫你们不仔细看提示,村长都说了把小偷绑回去,绳子往他身上一套、不用打他就跟着玩家走了。”

    “你敏捷高你才好意思说这话,我们里面敏捷最高的就老三,你看他那肚子,别说追贼了,自己不从那阁楼里摔下去算不错了……”

    说话间他们这行人走到离刷怪团只有十几米的地方了,这个刷怪团定的点是山间小道一侧的林地边缘,顺着小道往前走、就会与这群人渐渐拉开距离。

    团子同鞋发现这个团里不少人在看他,笑嘻嘻地挥手:“你们好~~”

    杨瑞随意地扫了一眼过去,然后他就发现到是哪里不对劲了——□□静。这个刷怪团没有拉怪、没有打怪,对于有刷怪团在的地方来说实在是□□静。这么想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团里似乎少了几个人——

    “操!”好好地走着的伪娘牧师向前一倒、身后的虚空中无声无息地浮现出半透明的身影。

    ——潜行的盗贼!杨瑞产生这认识的瞬间身体已经先一步移动、滑步到伪娘牧师身侧伸手将即将倒地的他接住、放稳,同时大长腿横扫出去、踢飞现身盗贼的同时又把三个还没出潜行的盗贼打了出来。

    “?!”老大糖渣下意识地甩了个将身周十米范围内敌对目标锁足的冰环出来,才注意到室友要跳14楼的血线被打掉了五分之四、就剩一血皮了。

    “草泥马!老子说了同时攻击!”被后打出来的一个盗贼怒骂。

    “日!”老二呢喃立刻转身朝向刷怪团的方向甩了一个暴风雪,刚刚好把冲锋过来的几个战士骑士给冻住。

    “他们想杀我们!”小胖子抖三抖横身挡到伪娘牧师和刷怪团之间,“老四自己满血!”他平时思维广,关键时刻倒是知道自己该干啥。

    这四个大学生都是游戏的老手,反应算是相当快;而团子同鞋虽然运动神经不错,在突发性pk上却要差这些玩家少许,这个时候才想起应该还手,立即以极快的速度抽弓搭箭、单人打出一把散射,自身的射击能力加游戏里的射击辅助、精准地将几个正对着他们读条的法师打断。

    此时,杨瑞已经把偷袭和预备偷袭伪娘牧师的四个盗贼踩死了两个……最快的还是他。

    从伪娘牧师被打了个背刺到杨瑞踩死俩盗贼仅仅过去五秒钟,刷怪团里准备打“boss”的这些家伙们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边已经挂回去两个;毕竟人数优势差距太大,他们从一开始考虑的就是打掉这个“boss”后怎么分钱的问题。

    “所有猎人跟我一起集火先杀奶!”最先提议打“boss”的猎人玩家已经取代了团长的指挥权、兴奋地大喝着瞄准伪娘牧师,他们这个刷怪团只是人员半固定的野团,但刷了一晚上也有一定的配合,团里的另外几个猎人下意识地同时拉弓放出技能。

    这波射击技能没法挡!团子同鞋刚用散射打断法师,他的技能恢复没这么快、更没有用射箭去打掉对方箭矢的能力,而杨瑞正在全力击杀另两个盗贼、对十几米外齐射的猎人毫无办法;伪娘牧师唯一的屏障就是小胖子抖三抖,这小胖子当即伸手将伪娘牧师用力一推、自己在下一瞬间给射成了白光。

    “老三!”

    “小三!”

    糖渣和呢喃大怒。

    “分散!”团子同鞋意识到状况对己方不利,进入状态后的他比普通玩家更冷静、反应更快,推着伪娘牧师躲到小道这一侧的大树后面,自己转身又拉了一波散射、将对方法师的施法再次打断,放完技能都不去看结果就翻滚到另一棵大树后藏身。

    “掩护杨哥!”躲进去的下一刻他从大树另一边冒头,不用技能、直接靠自身的射击能力快速射出数箭。

    “明白!”糖渣马上转身甩暴风雨接替呢喃控制那几个比较近身的骑士战士,呢喃则果断开启闪现直接进入对方人群、甩出锁足冰环、秒接无敌冰箱。

    冰系法师玩家的最后保命技能:“寒冰屏障”,冷却时间五分钟、持续时间8秒,让玩家进入不可被攻击的无敌状态,自己也不能攻击他人。

    这俩好基友……不,好室友的技能衔接做得非常漂亮,时机也抓得刚刚好;站位比较集中的刷怪团八成以上成员不是被冰冻、就是被锁足,而团子同鞋直接放弃盯对方法师、一下下地对对方的牧师造成打断攻击,不让对方的牧师驱散魔法控制效果。

    进了人群的呢喃用无敌冰箱保护自己的瞬间,刚把另两个盗贼也踩死的杨瑞从侧面插|入被锁足的人群;他压根就不去管被团子同鞋连续打断的几个牧师,而是直接杀到那个发号施令的猎人玩家面前,一伸手就捏住对方的脖子、大拇指卡在这家伙的喉结上。

    “有胆。”杨瑞冷笑着说道。

    “?!”这个猎人玩家的脑子还没有从得到鸦羽长弓的狂热念头中冷静下来,被人捏住脖子后甚至还来不及害怕,只是稍稍一怔,而后……发现眼前这个戴护目镜的家伙似乎有点儿眼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