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9章 鲫鱼兄危机

    59

    稍有网游经验的玩家都知道,敌对的n是红名、中立的n是黄名、友好及以上的n是绿名。红名、黄名不必说,玩家要攻击绿名的n就得开启强制攻击状态,也就是类似于玩家之间的主动攻击、恶意pk。而在攻击了n之后,个人声望会瞬间下降、直接到达仇恨,也就是红名。哪怕是没有把n打死、只是调戏一下就跑远,好不容易刷上去的声望也得完蛋,n直接跟你成了黄名的中立关系。

    如约混到镇政厅后院的杨瑞和萧文远,蹲守数分钟后就听到前院排队的任务玩家和维护秩序的玩家爆出一阵吵闹声,同时,他俩也接收到了外网微信群里第五霖提示行动开始的:“1”。

    ……至于鲫鱼兄为何没有参与行动,那是因为发生了点儿意外……四个人站在大院外商量事的时候,鲫鱼兄那铮亮的光头、被人截图发了无数个帖子的威武体格和装备造型就引得一些路过的玩家偷偷侧目,等决定好了行动方略、鲫鱼兄打头进入院子时,他更是马上就被维护排队秩序的雷锋玩家给认出来了……

    先后大几十号玩家有喊“杨柳杨”的、有喊“凉拌鲫鱼”的,热情地对鲫鱼兄前围后堵,猝不及防下的鲫鱼兄只能落荒而逃;而杨瑞、萧文远和第五霖三个在这种时候也只能强装不认识,默默目送鲫鱼兄绝尘而去……死道友不死贫道,游戏里的玩家“追星”可不是只想要签名。

    总之,第五霖寄予厚望的鲫鱼兄在胁迫军需官这个环节上是帮不上忙了,好在杨瑞加萧文远这两个拿下一个退役的前战斗类型n也不是啥大问题。

    杨瑞身手利落地跳窗而入、萧文远翻窗子时就要显得略嫌笨拙,他俩都没发出声音,所以打头往外跑的俩副官头都没回,就刚好排队排到位置、在房间里跟军需官交互的一个生活玩家懵逼地看向他俩。

    两个副官n出了房间、杨瑞的胳膊也够到军需官了,一把拽住这中年n猛力向后一拉、大脚把房门踹关上,伸手落锁同时另一手手肘向后打、在倒霉催的军需官鼻子上来了一下,把这n打进了晕眩状态。

    还傻在原地的那个生活玩家眼睛瞪得贼大。

    军需官勃然大怒,头顶名称变成了红色,此时萧文远也跳进来了,沉声喝道:“马克·威尔斯!你孩子在我们手上!”

    那个生活玩家下巴直接掉地上了……

    军需官抽佩剑的动作顿时就凝固住了,惊恐地看向俩玩家,重要n都是智能型、智商比平民n要高,也就意味着更有配合性;这军需官当即就从红名变成了黄名,表示他不想跟玩家战斗,并焦虑地叫道:“你们这些暴|徒!到底想干什么!”

    杨瑞和萧文远齐齐松了口气……n愿意交互就行了,这代表着他们的计划能进行下去。当然,军需官马克·威尔斯并不在他俩的任务相关n里,在交互上是没有任何关键词提示的,玩家得自己琢磨着来。

    “冷静,威尔斯。我们对你没有恶意。”和n交互的重点是能演,这点上萧文远还是靠得住的,就见他特别深沉地端着架子,“你也看出来了,我们是光明神殿的人。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们并不想用这种方式胁迫你。”

    那个生活玩家用看蛇精病的目光瞪着萧文远,慢慢后退。

    牧师这善良阵营的职业,能利用的时候还是要尽力利用地,至少军需官威尔斯的惊恐降低了一些,仍然警惕地道,“别卖关子!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伪装的邪教徒?!”

    “嗯?”萧文远一愣,换成是杨瑞和鲫鱼兄俩个来做这环节可能听不出军需官喊出邪教徒的意义,但萧文远能听懂啊!顿时就喜上眉梢,“威尔斯阁下,原来你也知道亮银镇隐藏着邪教徒?”

    有共同的敌人更能拉近关系,对与n的交互来说也是如此,威尔斯的态度再度稍稍放松了一些:“冒险者,你们想干什么?”

    都从“暴|徒”换成“冒险者”了,n的态度一目了然,萧文远立即打蛇随棍上,“很抱歉我们欺骗了你,威尔斯阁下,我们并没有绑架你的家人,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力。但在我们告诉你真相之前,我们必须确认——阁下,你是否仍旧是雅尔芙公*人?!”

    那个乱入旁听的生活玩家只觉得这长发帅哥有病,茫然的杨瑞也听不懂萧文远话音里的深意……简单来说,就是萧文远在试探威尔斯的立场:你是仅仅服务于地方贵族领主的军人,还是捍卫公国的荣耀与名誉的公*人?

    答案是很明显地,这个军需官马克·威尔斯本就是个对曾经的国家英雄费迪南德都念念不忘的人,性格设定上是个标准的只考虑国家利益的公国士兵。要不是确认这一点,第五霖也不会让杨瑞来冒险。

    军需官郑重地抽出佩剑,剑尖朝上,“以我的剑与名誉起誓,我将为雅尔芙而战。”

    萧文远也郑重地向这n一鞠躬,“我相信你的忠诚,威尔斯阁下。以光明神殿的荣誉与辉煌起誓,接下来我们对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林德伯格叛变了,阁下,林德伯格家自百年前就投靠了巫师会,他们悄悄地在亮银镇的领地上建筑了邪恶的邪神祭坛,他们正威胁着雅尔芙的子民。”

    确定萧文远有病的生活玩家总算是注意到杨瑞的造型有点儿眼熟,盯着他看了又看,终于忍不住嘶声道:“你……杨柳杨?”

    杨瑞蹲窗子外面的时候为了行动方便脱了神官袍,这会儿被认出来了挺不好意思地:“不好意思啊兄弟,我们在跑一个比较特殊的任务,要耽搁你一阵子了。”

    那生活玩家喘着粗气就对着杨瑞截图,“没事没事我任务等会儿接也行——”

    数分钟后……

    杨瑞和萧文远一前一后跳窗回到后院,杨瑞摘了护目镜套上治疗帽子和神官袍,在第五霖的提示下溜进堆了不少玩家和巡逻n的前院,又磨磨蹭蹭了会儿,才悄悄离开镇政厅大院。

    “任务变动了,前面完成没完成的都直接打了勾,刷新了新主线出来。”刚演得脸都僵了的萧文远龇牙咧嘴地把任务截图发到微信群里,“五哥挑的这个威尔斯还真是这任务隐藏剧情里面的n,交互的时候人家直接给了我关键词。”

    “巫师会的阴影”

    “马克·威尔斯:我们的除魔战争总是清扫不净卫生死角处的污垢,那些肮脏的邪教徒就隐藏在我们的街道上、觊觎着我们的财富和人民。”

    “搜索巫师会的行迹(0/1)”

    “有意思了……文远你直接跟威尔斯说了林德伯格的叛变,任务发展依然是拐到巫师会上面?”第五霖问。

    萧文远假咳一声:“呃……可能也跟我交互时的措辞有问题,怎么说林德伯格跟威尔斯也是同行,我就没敢抓着林德伯格不放,有意无意顺着对方把shi盆子兜头照巫师会上面盖了。”

    情商高的人或多或少有这毛病,谈话啥的时候会顾及对方的感受,很少愿意在双方有争议的点上“直谏”、把谈话气氛搞僵。

    “这倒不能说是你的问题,镇里出身本地贵族的高级军官卷入丑闻还被玩家发觉举报,立场再坚定的同阶级智能n也得捏着鼻子修饰一下,哪怕是做好了要把林德伯格踢出上流社会的心理准备,也不能是贵族出身的林德伯格家自甘堕落……而只能是源于巫师会的蛊惑。”第五霖对这个阶级设定门儿清,“不管怎么说马克·威尔斯站到我们这边来了,任务重心再偏转、最后也要落到林德伯格男爵一家上面去,莎丽报仇有望。”

    他俩的对话,杨瑞就只听到最后一句了:“逮了巫师会就能带出泥来,是这么个意思吧?”

    “主次方面有点混淆,不过大体上是这样没错的。”第五霖点头,“雅尔芙公国这个神权国家连术士、萨满、德鲁伊等玩家职业神殿都没有,哪有巫师会那种标准邪教落足的地?不是本地有势力的贵族伸橄榄枝,巫师会发展不过来的。”

    “没错,本镇潜伏的巫师会没准儿就是林德伯格家发展的地下势力,调查巫师会和调查林德伯格家有什么区别?这游戏就是爱玩这一套,发布任务的n自唱自嗨,还经常把任务不上心的玩家给带到沟里去。”萧文远附和道。

    “这倒不是坏事,从游戏的角度给玩家演示一下现实的残酷嘛……马克·威尔斯的表现要是再含蓄点,可不就跟我们在社会里误解的‘官官相护’一样了吗?都以为特权阶级和官僚亲如一家铁板一块,举报上告啥的不能立即得到非黑即白的正面答复,马上就狂喊什么世界黑暗社会腐朽……扳倒一个实权高官哪有那么容易,手握大权的同阶级都得花费不少心力呢,何况是起|点更低的普通人。”第五霖平静地说出了……挺有内涵的话。

    “打住、打住,老五,你这扯得也太远了,咱们不想那么多,反正就是个任务。”杨瑞一脑门的汗。

    不知逃到哪去了的鲫鱼兄在群里悲愤地叫:“你们有点良心!先来解救我行不行!”

    ……脱队的鲫鱼兄,跑上大街后因屁股后面那串尾巴的大呼小叫、引来了更多玩家的注意。这也实在是他太轻视民众的八卦心态了……领地战结束后到今天,这两天他和杨瑞的各种角度截图在论坛上出现得可不少,关于他和杨瑞到底哪一个是杨柳杨的掐帖就战了几十页,当然最后歪楼到异次元空间去了,但也确实让亮银镇里至少四分之一的玩家记住了他俩的斗士造型。

    总之,今天上线后的鲫鱼兄是一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的,只是玩家们大多还是比较理智正常,又没有人去刻意带动,最多就是在远处多打量他几眼、窃窃私语几句,没让他察觉到危机;等他直接拖着一屁股火车蹿上大街,本来就够引人注目了、还不断有人冲他喊“杨柳杨”和“凉拌鲫鱼”这俩个在这几天热度比较高的词儿,他想不悲剧都不行……

    杨瑞哥三个找到鲫鱼兄的时候,这威武的光头壮汉被逼得脱了装备染了一身泥灰混进第三大道修复城市的n民夫堆里,跟做贼似的趴在建筑材料堆后面探头四顾。

    “鲫鱼兄要换个造型了……”也蹲到建材后面来的第五霖刷开论坛看了眼,论坛上又多出了好几张新鲜的本土大神截图帖,“至少你这身装备得替换替换,标志性的大光头也得藏起来。”

    鲫鱼兄摸摸脑袋,一脸为难地,“我这脑袋还是几个月前剃了特意进游戏保存的呢……算了,现在我头发留起来了,下回进游戏我就把个人形象刷新下。”

    玩家在游戏里的外形是可以保存一次后一直用、也是可以随便刷新的,比如不擅长化妆又爱美的女玩家,就可以特地去美妆店化妆、再把化妆后的造型保存在登录界面,以后每次上线不用特意收拾打扮也是美美地。

    鲫鱼兄退役了也遵守着本国运动员的传统,不搞奇装异服,喜欢大光头也就是在游戏里现一现,现实里他跟杨瑞差不多、是个不咋显眼的小平头。

    “用不着这样。”萧文远说道,“游戏里有的是覆盖头部的装备,反正你体格这么壮,回头弄套全覆式战士盔甲,在城里你就这么穿,和杨柳的牧师伪装效果一样好。”

    “行啊。”鲫鱼兄兴奋,随即又想到这游戏的装备还挺贵,小心翼翼地,“那得花多少钱?”

    萧文远自信地一笑:“用不了多少……上次你不是把你们《全歌》库存的装备丢给我了吗,我交给工作室的朋友去出手,卖了快一多半了。我现在就给他们说弄一套全覆式盔甲,费用算在收入里面,很快就能邮寄过来。”

    说到这个萧文远又想起一事:“哦,差点忘了,杨柳你那个智力帽子有老板订下了,就是他现在金币不够,托人问你能不能人民币交易呢。”

    杨瑞虽说是理解游戏里的装备能换钱了,真落到自己头上来倒是还没仔细想过,“那……你说行就行,我身上还有金币花。”

    “把你卡号给我。”

    “好。”

    四个人缩在这蹲了会,到那些凑热闹的玩家散得差不多了才偷偷摸摸的出来继续任务。

    “林德伯格男爵家作为本地实权派贵族,在镇里的产业不少,巫师会的隐秘据点估计就藏在这些产业里面。前面我跟你们讲过,要从官面上查实权派贵族的资产n是不会配合我们的,哪怕有声望尊敬的半夏和杨柳也不行,军需官威尔斯更不可能给我们帮助——”第五霖领着三人拐了几条街,来到一处独|立的院落前,“所以,这种时候就只能争取玩家的帮忙了。”

    这个独|立的院落看上去比一般的镇民民宅要大两三倍,院墙的墙身、大门啥地看上去很新,门口还站着几个闲聊的玩家,四人走近后一直往这边打量。

    鲫鱼兄不是本地人没啥感觉,萧文远和杨瑞……看清那几个玩家胸口的公会徽章和大门上挂着的牌子,嘴角都是一抽:“《我这么帅我不能死》公会据点……卧槽,再雄伟气势的建筑都得给这名牌毁了。”

    “五哥!”《帅死》公会有人认出第五霖了,一个打扮活像卡牌大师、明明是战士却穿了套礼服款布甲的玩家迎上来,特别热情地,“过来玩吗五哥?来来进去坐,我们公会的人可想死你了!哎呀,这位大哥不会是杨柳杨吧?杨大神你好!”他拽住鲫鱼兄的手用力甩,弄得鲫鱼兄万分哭笑不得,“哦哟!这兄弟长得真帅,染个发就os凯尔萨斯了!兄弟入会吗?我们这有帮兄弟正准备凑齐魔兽的传奇人物呢!”可以用长袖善舞来形容的萧文远,对着这卡牌大师硬是憋不出半个字来。

    “灰鹅兄弟,我们想找一月副会长谈点事,她人在吗?”也就第五霖面对着《帅死》的人仍旧能不动声色了。

    这位着迷于卡牌大os的战士,id叫惊恐的小灰鹅。虽然……这哥们从造型到性格到id都充满着槽点,但人家确实是《帅死》公会的高管,会长和副会长不在的时候他拥有第一管理权。

    《帅死》的会长加伦君虽然不那么中二的时候能谈事、且也具备一个大公会会长应有的素质,但说实话……这兄弟中二的时间占比太高,正常期间太短,第五霖懒得跟他斗咳嗽。相比之下,同为中二病友的副会长一月的雪还算是能交流,不受刺激的情况下也比加伦君理智。

    “雪姐带团刷怪去了,我给她说声啊,五哥你等会。”小灰鹅嘴皮动了下,大概是在自家的公会频道说话,过了会他就跟第五霖说道,“我跟雪姐说你有事找,雪姐就说她马上死回来。五哥先去里面坐会?”

    “……”萧文远的脸皮是僵硬的,一个大会的副会长,听说人找也不问问是什么事就果断选择了挂回城的做法……该说她有魄力呢,还是该说第五霖就这么给人家看得起呢……

    其他的《帅死》玩家继续看门,由小灰鹅把四人带到据点里面去。公会玩家拥有据点后是有许多好处的,比如在据点内时制造物品成功率提升、院子里满是生活职业的玩家在练技能;又比如公会的玩家挂回来了是在据点的房子里刷新,不用担心会员被人堵复活点的问题。

    才刚得到据点不过两天的《帅死》还没时间把这个据点建设起来,院内除了比较宽敞的庭院、就只有孤零零的一座主屋。跟着小灰鹅去往主屋的路上,鲫鱼兄呆滞地打量着满庭院的奇装异服,不可思议地在微信群问:“这公会啥情况?这院子里差几排摊位就是漫展了吧?领地战获胜的就是他们家?”

    萧文远有种莫名其妙的丢脸感:“啊……是他们家没错,这家算是亮银镇的特色公会了,看上去是怪了点,其实这会还行的……”

    这时从主屋里走出来俩哥们,跟几个人碰了个正脸。这俩哥们……身上的槽点倍增于小灰鹅,一个穿了套染色有点怪的绿色紧身皮甲,那颜色一看就是自己染的、有些地方不大均匀,戴了个挺臭屁的飞行镜款式护目镜;另一个穿的是艳红色的紧身……布甲!特喵的明显就是把法袍给大改了一通!弄了个丑得不行的红头套把上半边脸挡了不说、胸口那位置还搞了个闪电形状的金属装饰在上面!

    第五霖脸色不变,萧文远、杨瑞和鲫鱼兄都是心底齐齐“卧槽!”,绿灯侠就算了,那哥子大概长混健身房,紧身皮甲颜色怪点至少撑得起来;可特喵这闪电侠简直丑到奇葩了啊!白斩鸡排骨身材你穿啥紧身衣!穿紧身衣就算了,你他丫的至少把背挺直了啊!硬生生肚子朝前走出个王八步来!!

    别说萧文远和杨瑞了,鲫鱼兄都没法直视这对红绿兄弟,强行把视线移开、坚决不跟这两人视线交汇。然而……怕什么来什么,走出屋时激烈地讨论着啥的这对红绿兄弟看到跟着小灰鹅走进来的四人目光就凝固住了、步子就抬不动了,飞行镜和头套下的视线有如实质,把第五霖之外的三人看得是瞬间起了一身白毛汗;然后这两人同时露出了惊喜欣喜狂喜的表情,先后发出欢呼,并以革命老区群众看见新四军的热情劲儿大步飞奔过来。

    萧文远面色一变、机智地往杨瑞身后一钻,杨瑞也想闪,不过他敏锐地注意到这红绿兄弟不是冲他来的,稍稍松了口气……

    “superman!”绿灯侠挡在了鲫鱼兄身前。

    “超人!克拉克·肯特!”闪电侠伸展双臂,激动地想上前来个拥抱。

    “……哈?”鲫鱼兄这个单挑金字boss也没有动容过的威武壮汉,硬是惊恐地后退了半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