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8章 侠以武犯禁

    58

    第五霖全程不跟女鬼莎丽直接对话,与杨瑞和萧文远的交流也只在外网微信群里发生,监控他的gm自然也就发现不了其中的隐秘——毕竟游戏公司也不能乱来,除了第五霖这种对游戏性威胁比较大的、和一些特殊的人群,游戏公司没权力、也没人手去监控太多信息。

    杨瑞照常在十点前回城下线,第五霖和萧文远以不组队、全程外网微信群联系的方式继续收集这个任务的信息资料。在萧文远的任务面板上,“沉默的女童”这个任务的主线发展之一“揭开克拉克村的秘密”还在,但又再度变更出了新的主线出来:

    “探究康纳村的过去。”

    ……是的,到了这个地步任务演变依然是探索村庄历史而不是去征讨啥恶劣贵族,游戏背景中的阶级社会力量就是这么吊。作为任务人的萧文远和杨瑞都亲耳从女鬼莎丽的口中听到某家贵族在克拉克村做下的手脚了,任务历程演变上依然是抱持着对待“诅咒”而不是对待人为事件的态度。

    “官面上的信息我来,你负责边边角角处的打杂。”走在回城道路上的第五霖在微信群里对萧文远说道,“先跟克拉克村的村民们一一对话,尽量找年纪大的老人,能问到有用的信息则罢,不能,你就去隔壁高山村碰碰运气。”

    “……我说五哥,你不如直接说在克拉克村已经没什么可以搜索的得了。”萧文远有点儿小怨念。

    “你这心态就不对了,文远。我又不是任务策划,哪知道策划会把彩蛋埋在哪呢?万一要是村民里真有不受诅咒影响的,这也是说不准的嘛。”第五霖说是这么说……下一刻又话锋一转,“百年也就是三到四代人的时间,高山村跟克拉克村偶有联系,村中老人甚至有可能留有康纳村相关的记忆,你过去的时候记得仔细耐心些。”

    萧文远很想说克拉克村的村民连记忆都受到诅咒力量的篡改了,去问也只能是浪费口舌……但他自问貌似没啥跟第五霖讨价还价的资本,索性把嘴闭上了。

    游戏城镇声望友好以上的玩家跟平民n交互都是比较方便的,只要你不是盗贼职业、平民n的配合性都还行。在克拉克村浪费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萧文远一无所获地转向高山村。高山村也是个较为封闭的小村子,村里留守的多为老人小孩。挨家走访了几户,萧文远就得到了颇为……让人震惊的线索。

    “五哥、五哥。”他立即在微信群里把得到线索告知第五霖,第五霖听到这些信息也是震了下,过了会儿才回话,“继续……这样,你把重点放到高山村的村长那,可以的话,请求他多给你讲一些‘民间传言’。”

    游戏时间到了当晚十二点,回亮银镇碰头的萧文远和第五霖都是一副神色凝重的模样。

    “莎丽还跟着你?”第五霖问。

    “在我背后,这n能选择显形和不显形。”萧文远也是习惯了这设定了,“她听到那些线索倒是没什么反应,估计在这方面的记忆不完全,触动不了。”

    “也说得过去,她成为‘祭坛阵眼’时还年幼。这样,我们现在获得的信息比较片面,要去确认这个事儿,还得把重心放到对她父系家族的背景调查上。你身上有任务不能去查,那么你就去蹲交易行,搜索对比长期泡在克拉克村的这些生活玩家出售物品的种类和数量,看看和别地混的生活玩家有没有什么不同……找其中比较活跃的人套一下交情,这些人蹲点克拉克村比我们久得多,也许有一些他们认为是常识的东西我们却丝毫不知,这些情报对我们是比较重要的。”

    萧文远连连点头,他是没干过通过已知信息侧面推敲自己所需情报的活儿,但第五霖吩咐的东西并不难。确认自己要干的事儿后两人分头行动,直到凌晨五点、现实世界里都快天亮了这俩个重度沉迷游戏的高手玩家才再次聚首。

    “……有种整个人的身体都被掏空的错觉。”萧文远捂胸口,面色晦暗地,“这剧情线真不该深挖啊,越挖坑越大,感觉掉进去就出不来了……任务而已,有必要搞得这么沉重吗?看非洲难民纪录片的感觉都跟这任务不相上下了。”

    “淡定……至少在这个任务剧情上策划没乱来,还是比较贴合实际的,也顾虑到了玩家的接受能力。真实历史上比这更夸张、影响力更大的宗教祭祀数不胜数,相对煽|动民怨、公然烧死一群人让公众狂欢的巫女审判,这个偷偷摸摸着来的邪神祭祀要温情脉脉多了。”也就第五霖还能冷静得不行。

    次日周二,杨瑞回复了正常的上线时间、在六点整的时候就登录了游戏。昨天没上线的鲫鱼兄今天也上来了,杨瑞看到他在线眼睛就是一亮,约上到镇子外找了个没人的地儿活动了下筋骨,到了快七点的时候第五霖和萧文远先后上线,才找过来。

    “登录微信。你和凉拌鲫鱼在一块?也叫上他吧。”

    杨瑞和鲫鱼兄一块儿开了电脑端的威信,群里第五霖和萧文远都在。

    “我们下线前把资料查得差不多了。”第五霖直接道,“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发生……百年前的领地战虽然被外来的贵族领主大军打到了亮银镇家门口,但跟康纳村那样直接全村被灭口的村子就这么一家。也就是说,被动了手脚的村子只有克拉克村一个。”

    杨瑞和鲫鱼兄小跑着去跟他俩汇合,闻言问道:“目的呢?那个倒霉催的贵族玩意儿弄这么个阵仗的动机是啥?”

    “这个我来说吧。”萧文远出声,“隔壁高山村的村长、就是我们见过的那老头,还记得他爷爷讲过的一些传言……百年前的亮银镇领地,是有巫师会的力量存在的。用人柱、也就是活人祭品供奉邪神求取力量,就是巫师会的特色之一,而我们这个任务,也跟巫师会这邪|教有关。”

    “……我说文远,你这样说我更感觉不明觉厉了,能描述得更简单点吗?”

    “就跟五哥说过的那样,游戏里的力量规则也是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逻辑的,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灵魂力量亦然。比如游戏里的平民n,死了也就是死了,灵魂顷刻间就消散掉,没那么多的亡魂怨灵存在。而要利用人类灵魂进行邪神祭祀,就得采取非常办法……从我和五哥弄到的资料来看,克拉克村就是为了这种形态存在的。”

    “好了、好了,文远……你跟杨柳直接说结果就行。”第五霖看不下去了。

    “呃……总之就是,康纳村原有的一百零七个村民没有死,或者说在当时并没有死在敌人乱军之中,而是莎丽她那无良爹利用战乱做了手脚,把这些村民封在立棺里面、以六芒星法阵图的分布路线做成人柱活埋。再将拥有他家血脉的女儿莎丽制成阵眼、用这些康纳村的村民和隔十几年更新一次的女孩儿家庭为祭品,供奉邪神以护佑他们家这个家族。”

    “卧槽!”一直安静旁听的鲫鱼兄惊了,“卧槽、卧槽!这特嘛是啥?你们是在说啥?!”

    “我们昨天接到的一个任务……”杨瑞脸黑黑的给鲫鱼兄讲解了下,“怎么奇葩成这样?这得怎么解决,还是直接去把那家贵族打出shi来?”

    这次到第五霖来说明:“莎丽的原名应该叫莎丽·恩格纳·林德伯格,从官方资料上来看,是百年前战乱中病殁的林德伯格家次女。她的父亲在当时是亮银镇的男爵,游戏时间的五十年前已经挂了,现任的林德伯格男爵按照辈分来看是莎丽的侄孙。讲姓氏的话大家可能对这些外国人姓氏没印象,不过这n我们是见过的……就是亮银镇的防务指挥官。”

    杨瑞顿时就无语了……游戏常识再缺乏,他也知道防务指挥官意味着啥,那就是本镇n方面军事力量的头头,地位比军需官、治安官啥的还高,跟镇长都是平级,“我有印象,不就是费迪南德任务时出来的那个特讨人厌的老头吗?特喵的……合着那狗屁官员n上位凭借的不是py交易,还有邪教背景在里面呢?”

    ……从杨瑞的口不择言,都能看出他多憋火了。

    “等会、等会,我理一下思路,说错了你们别介意。”鲫鱼兄抽着嘴角说道,“意思就是小杨你们接了个任务,对要付的大反派是我们打领地战的时候见过的那个n高官……那高官不但是贵族、有实权,还弄了个什么把自家闺女都填进去的反|人|类活人祭祀出来?”

    “那一任的林德伯格男爵已经挂掉了……当然,现在的林德伯格家依然享受着这个诅咒带来的遗泽,是我们要对付的目标。”第五霖态度挺端正地,“这个任务的剧情发展是有分叉的,比如没有发现里面隐藏的剧情、或者是只以任务奖励为目标来做,那就是发现克拉克村存在诅咒、识破女鬼莎丽的诅咒真身、不痛不痒地教训作为明面上反派的莎丽,也就结束了。但是现在杨柳他俩的任务被我们把剧情挖掘到了比较深的程度,想要完成、就必须得与防务指挥官对立。以玩家的冒险者、外来者身份去挑战身处于权力中心的实权派贵族,挑战性比较大,但也不是就没有完成的可能。”

    “让第五兄弟这么一说,我都觉得这任务该做了。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是吧?”鲫鱼兄摸下巴,眼冒精光,“这任务我能一起做不?打啥高官贵族n,比刷小怪有意思多了。”

    “倒是很愿意让鲫鱼哥来帮忙,就是任务共享不了。”萧文远苦笑着说了下他们那任务只有牧师能触发的设定。

    鲫鱼兄不在意这个,大手一挥:“没事,又不是只图奖励才来干这事儿,我出手帮忙跟你们任务不冲突就行了。”

    第五霖顿时就觉得杨柳的朋友那也都是不错的好家伙们,并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与有荣焉感……虽然他一开始喊鲫鱼兄进微信群就是打着拉帮手的主意来着。

    说话间杨瑞跟鲫鱼兄进了镇,穿过一如既往地热闹喧嚣的玩家自由市场、穿过依然是个大工地的第三大道,来到了十字街。

    萧文远和第五霖俩个已经在十字街口那站了好一会了,这会儿是玩家在线高峰期,他俩的外形又比较招人——萧文远那专走狂蜂浪蝶路线的造型不用说,第五霖虽然在杨瑞眼里太瘦太不健康、是个出门怕大风的‘厌食症患者’,但其实人家那纤细的身板儿在审美界也是有一定市场的,不说话时略带高冷的气质也颇为让人侧目;杨瑞和鲫鱼兄跑到时,就见他俩身边围了一圈人,女性玩家的比例还挺高。

    杨瑞和萧文远这俩有任务的组了个队、第五霖和鲫鱼兄这俩编外帮忙的组了个队,四人招呼着朝镇政厅走,出现在公众场合时就保持牧师打扮的杨瑞好奇地:“你们这人缘这么好,走哪都一堆姑娘认识?”

    萧文远跟找各种借口凑上来套话的女玩家们挥手告别,故意做出得意的样子来:“杨柳,虽然我跟你不是一风格,可我这种类型的还是比较受欢迎地。”

    和萧文远出去刷怪的时候确实经常有路人女玩家来搭讪,杨瑞想想也觉得挺乐:“是、是,你差对翅膀就是个*幺蛾子了你。卖弄风骚你也注意点,别真去招惹人家姑娘,也别把老五这种老实人拖累了。”

    萧文远看眼第五霖,委屈上了:“我说杨柳,我不是比五哥先认识你的才对吗,你也来偏心眼这套呢。”

    “没吧,我好像说过的吧,我进游戏第一天就碰到过老五来着。”

    “喂喂,你直接不否认你也偏心这点啊!!”萧文远喝道。

    “什么叫‘也’……确实老五怎么看都比你实在可靠多了。”杨瑞知道这家伙在开玩笑,他也就不认真地。

    “‘第五’不是姓氏吗?怎么你们都老五老五的叫?”鲫鱼兄疑惑。

    第五霖意外了下:“鲫鱼兄连这么冷僻的姓氏都知道?”

    “以前我有一朋友就是姓的第五,第五兄弟是直接把本名当游戏id了?”

    第五霖笑:“是啊,一般人也看不出我这是本名。”

    杨瑞听得一愣一愣地:“原来老五你这个‘第五’是姓氏?名儿叫霖?”

    “杨柳你才知道啊。”萧文远冲他挤眼睛,“我早知道了,就是喊霖哥比较怪,才跟着喊五哥的。”

    “霖哥……”杨瑞忍笑,“呃,是有那么点脑残偶像剧的调调,这么一喊,老五给人的印象都变了。”

    第五霖就觉得有点憋闷:“霖字怎么了,没那么娘吧……杨柳你的瑞字给喊成瑞哥,也跟我这差不多水平。”

    “又没人这么叫我……咦,你咋知道?”杨瑞后知后觉。

    “截图你正脸,用图形搜索就找到你的比赛视频了。”第五霖意识到好像暴露了啥……赶紧故作镇定地,“我就是看你的动作比较专业,确实结果也符合我的想法,你那场比赛挺让人遗憾的,离泰拳王金腰带就差道门槛了。”

    杨瑞一点也没疑惑凭一张正脸截图搜出自己全部的资料有多惊悚,还挺不好意思地挠头皮,“嘿,差得远了……反正就是输了,跟正式比赛的冠军没缘分。”

    鲫鱼兄大大咧咧地:“跟黑人竞争啥呀,你要肯在国内打,不定上不了正式比赛领奖台。”

    “不是这么说,乒乓球咋不见竞争不过黑人呢,技术上有差距就是有差距,输了得认。”杨瑞自己挺看得开的,还能调侃下自个儿,“不过老五你自家看看得了,别给别人看,鼻青脸肿下擂台还输了太丢人了,哈哈哈。”

    “……你不怪我没跟你说就找你信息,我就该庆幸了。”第五霖好悬没把‘我把你所有输了比赛的视频源站全黑了’说出口,赶紧端出特纯真的笑容来。

    “对了鲫鱼哥,我老早想问了,你们体育明星退役后外形不错的不是都进演艺圈了吗?你就没考虑过呢?”萧文远无意中拉开话题、缓解了第五霖的尴尬。

    “哈哈……演艺圈那碗饭哪有那么好吃,冠军光环又能笼罩几时,还不如干点自家有兴趣的事呢。要是跟我一师弟那样天天跑通告,别的不说,想跟我这样还能有闲暇玩玩游戏就不行……”鲫鱼兄别的不说,对自身还是很清醒的。

    四个老爷们一路闲扯淡,几分钟后到了镇政厅。这附近的建筑群都修复得差不多了,来刷重复任务的玩家跟领地战前一样排队排到了大院门口处。

    进去之前,第五霖先在院外给几人讲解了下行动策略:“要对付贵族就得借助贵族的力量,同理,要对付本地n军队高层,也得先拉拢其余的n高层。军需官马克·威尔斯就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

    “怎么拉拢呢?玩家一不能砸钱、二没权势威逼利诱,游戏n高层间的合纵连横、收买利用我们做不了,就只有先接近、然后伺机而动了。”第五霖看了下时间,“现在是现实时间的七点二十、游戏时间里的凌晨两点,我们都知道现实时间对比游戏时间是十分钟等于一个小时,那么到了七点半、也就是凌晨三点的时候,镇政厅大院里的巡逻n会进行换防,中间有五到十秒的间隙可以让我们从大院混到军需官办公室后面的后院里。”

    “杨柳和鲫鱼兄你俩看我提示,我打1以后你们就摸进去,蹲到军需官的房间窗下。我和文远在前院制造点骚|动,院子里不平静时军需官和他的俩副官会从房间里出来、那时你俩看好时机,俩副官出来后你们控制住军需官、把门锁上,不用管房间里面的玩家,直接威胁军需官:他孩子在我们手上,让他配合。”

    杨瑞是懵逼的,鲫鱼兄是呆滞的,听到第五霖说要他俩偷偷溜到镇政厅不对玩家开放的后院时他们就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第五霖直接说让他们威胁军需官……这直接把他俩的游戏常识给强j了。

    “等会等会,第五兄弟……我刚才没听错吧,你说让我和小杨威·胁军需官?”鲫鱼兄不可思议地,十秒前他还觉得第五霖是挺正直挺合他脾胃一人,怎么转眼间就画风大变了?!

    “也可以说是欺骗,毕竟我们没有真绑架他的家人,只是用语言逼迫他跟我们对话而已。”第五霖特别坦然地,“长期做军需官任务的玩家都知道,房间里的n出来维护秩序了、那么至少就有十来分钟的里面不会发布任务,在这段时间里军需官的房间门不开、也不会有玩家怀疑。你俩也不用有心理负担,把防务指挥官搞下去了下一个上位的不是他、就是治安官,哪怕一时他对你俩的个人声望为负、以后也会提升回来的。”

    “声望什么的先不说……老五,你确定咱们非得用这种方式去接近军需官?”杨瑞一脑门的汗。

    第五霖摊手:“如果有别的选择我不会这么剑走偏锋,但现实是,除了不在玩家面前露面的防务指挥官,镇长、治安官和军需官这三个重要n都很敬业,无论游戏时间的白天黑夜这三个都蹲守在一线坚持与玩家交互,除非是一些场景类型的重大任务,不然我们根本就不能找到机会跟他们私下对话……你俩可能觉得这有点过头了?想开点,我们争取的只是一个对话的机会。”

    “呃……那我们可以去排队,进去接任务的时候再出声要求谈话啥地……”杨瑞还是觉得怪怪的。

    “没任务的情况下玩家发出无关任务剧情和n职权范围外的谈话请求,n是不理人的。要是用这种平和的办法进去,那就得把军需官和他的俩副官一起胁迫上、说他们三个的家属都在我们手上,这就增加威胁失败的几率了。”第五霖蹙眉,“要不这样……文远你和他们溜进去,由你出面去胁迫军需官。”

    “行。”萧文远倒是比他俩更有玩家素质,并不觉得这手段有啥不好。

    杨瑞和鲫鱼兄颇有些哭笑不得……现实里他俩别提多守法了,到游戏里反倒是以武犯禁上了。

    第五霖善意地开解他俩:“想开点,主意是我出的,胁迫也是我建议的,我就是那个幕后黑手主使者,你俩只是我手里的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