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7章 揭开谜底

    57

    “……对不起,牧师先生,我真的想不起来。”露易丝为难地。

    看样子从这个恋爱脑n身上是得不到什么情报了,萧文远耸耸肩就没说话。倒是第五霖似乎想到了什么,沉默一阵后对萧文远说道,“你再问她一次……她在‘地狱’中有没有见过熟悉的面孔?”

    “有的,爸爸和妈妈,还有一些村子里死去的老人。”露易丝说道。

    “……那个第三重镜像还是类似于乱葬岗之类的地方呢,想想有点毛骨悚然。”杨瑞在微信群吐槽。

    “是有一点……这也说明克拉克村这村子确实是有诅咒存在,算是给玩家指明解谜的方向吧。”萧文远点头。

    第五霖蹙眉,像是想到了什么。

    对付一骑的时候大伙儿选过高山村作为据点,对这个正面朝向着亮银镇的村子倒是很熟悉。

    把露易丝送到杰勒米家的过程也很简单,依旧是第五霖去跟杰勒米家的人对话吸引注意力、杨瑞掩护着萧文远把那个装了头骨的箱子放到人家的院子角落里;这箱子接触地面后就沉了下去,附身在萧文远身后的鬼魂美少女感激地说着什么“要在今后永远陪伴着心爱之人”之类看似深情款款但细思恐极的话……就飘到头顶名称“杰勒米”的青年n身后去了……

    “等等……下一步骤是‘揭开克拉克村的秘密’?”出了杰勒米家,第五霖听到杨瑞和萧文远在微信群里的话就是一愣。

    “嗯,这条支线要好做多了,艾丽莎给了提示……”萧文远说着要念出“艾丽莎的善意”中的信息,第五霖抬手阻止了他。

    “不用念了……不是某某村民家的地下隐藏着古老地窖、就是谁家的院子里有什么尘封的地下室之类的,对吧?”

    萧文远看向杨瑞,“杨柳,你跟五哥说过了?”

    杨瑞莫名:“啊,说了啥?”

    “用不着说……推理都能推算出来。”第五霖顿住脚步,侧过身目光炯炯看向两人:“我想我摸清楚这个任务的套路了。你们打算顺着步骤做呢,还是简单粗暴地直接解谜?提示一下,顺着步骤做的话完成度也不会提升到多高……这是个被高级智能n干扰了流程和可获取信息的任务,不但比光脑系统安排的多线性支线发展还要不可控,顺着做下去还有可能被n利用、戏弄。”

    杨瑞和萧文远万万没料到第五霖冷不防地丢了这么个重磅炸|弹出来,双双傻眼,“啊?”

    “老五,说人话……”

    “这样吧,现在现实时间都九点过了,杨柳你是要十点下线的对吧?要是想在今晚之内解决这个任务中的谜题,我们就没必要按着支线来。当然,解谜乐趣就在推理过程中,我会一步步地去揭穿谜底,你俩也能尝试着去揭秘,怎么样?”第五霖说着冲萧文远笑了笑,“还有,文远,那个高级智能n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不可捕获的,那只不过是n希望你按着它的套路走下去给你吊在前面的胡萝卜。”

    “f?!”萧文远这个斯文人顿时就暴了粗口。

    “不怪你给迷惑住了,也是我没跟你们一块儿做任务,没受那些特意安排的流程干扰,才能从局外人的视角清晰地看待问题。你俩有意见没,没意见我们就开始吧!”第五霖挺实诚地。

    “我是没什么意见,但是你这么一说我更感觉这游戏里的任务可怕了啊,怎么n还有玩弄玩家的说法呢?”杨瑞完全是懵逼的。

    “也可以说是带点诱导性质的心理战,n做到这点还是不难的……杨柳你还记得牧师转职里面对付乡下贵族的任务吧?团本里面的普通智能n都有这功力,要不怎么大公会都给团本的副本完成度折腾得死去活来呢。文远,你怎么说?”

    萧文远蛋疼欲裂:“……还能怎么说,你都说顺着支线做下去活该被n玩弄于鼓掌了,再一条路走到黑不就蠢到家了吗……”顿了顿,他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我也能看出我们这任务给改了流程和难度,可这是……怎么就说到了被n利用的份上了呢?”

    “玩这个游戏,轻视n是要倒霉的啊……”第五霖意味深长地,“别说高级智能n了,普通的智能n都有各自的立场、会为自家的利益去争取、去明争暗斗……嗯,再说下去就要剧透了,我先卖个关子。”

    杨瑞和萧文远又心痒难耐着想知道答案、又有点跃跃欲试想去亲自揭穿谜底,别提多纠结了。一路无话回到克拉克村,第五霖给两人打了个眼色、也不多话,居然就带着他们俩在村子里东一家西一户地串起门来。

    三十多户人家,第五霖倒也没每一家都去、就挑选那些有老年人n的几家,进门后跟这些村民n闲聊的话题也没多高深,什么你家几口人啊、都有哪些亲戚啊、子女都在干啥啦、生活怎么样啦之类的,跟老干部下乡慰问几乎没啥区别,弄得杨瑞和第五霖完全是一头雾水,更加摸不着头脑。

    就这么串门了十来分钟,第五霖领着俩人又来了约瑟夫家,进门前回身一笑:“现在你俩看出什么来没。”

    萧文远眼神死:“就看出你无聊得蛋疼了。”

    “……”

    约瑟夫的妻子见第五霖短时间内第三次上门,看这位法师先生的眼神儿带了那么点儿奇怪;第五霖跟这主妇东拉西扯了几句,忽然问道:“夫人,你们家要添新成员了吧?”

    “啊,法师先生,被你看出来了吗?”约瑟夫的妻子顿时就开心地笑了起来,幸福地摸了下肚子,“是的,我的孩子快要当哥哥了。”

    杨瑞和萧文远两个人四只眼睛齐刷刷地看向那位微胖的农妇略粗的腰身,再看第五霖的时候脸色都是很不可思议的——这特喵哪能看得出是个孕妇啊?

    第五霖又跟这主妇闲聊了几句、貌似不经意地问道:“夫人,在约瑟夫买下这座院子前你们一家是住在哪儿的呢?”

    “村子西面酸枣林那一块……”约瑟夫的妻子奇怪地问,“你问这个做什么呢,法师先生。”

    第五霖正色道:“想必夫人对我今日多次上门已经有所疑惑了,事实上……”他把手往两个牧师同伴那一摊,“我的牧师朋友们认为这座房子缠绕着来自黑暗世界的气息,夫人,请容我冒昧地说一句……这座院子被某种不吉的力量侵蚀,若不进行净化、或许会对初生的婴儿不利。”

    “噢,我的天啦!”约瑟夫的妻子吓得尖叫起来,“法师先生、两位牧师先生,还请帮帮我、帮帮我们家未出生的孩子!”

    “当然了,夫人,这正是我和我的牧师朋友多次拜访你的原因。”第五霖面不改色地,“进行净化仪式时这座院子里隐藏的黑暗将从阴影中浮现,还请你和你的孩子暂时回避。”

    ……杨瑞和萧文远双双懵逼中,就见第五霖把这座院子的主人家哄骗出去了……

    “喂、喂,你们俩别用那种看家庭推销员的眼神看我,我这行为至少是建立在真正不图财的基础上。”第五霖扫了他俩一眼,“再说了……接下来的动静也不是这种平民n的抵抗力能接受的。”

    “五哥,你说你会一步步揭秘、让我和杨柳尝试着解谜……”萧文远咽了口唾沫,“但你这搞法,能解出来才叫见鬼吧!”

    “好吧,那么我再给你们两点提示。毫无疑问的是,你们在任务过程中流失了不少获取正确信息的机会。”第五霖转过身来面对两人,伸出两个手指头,“第一点、也是最明显的一点,约瑟夫是在游戏时间的去年丰收节后住进原来的露易丝家的,那么之前,他和他的家人住在哪儿?”

    “不是什么村子西面的酸枣林……嗯?!”萧文远刚说了一句就觉得不对了,“等会——刚才我们串门那六家农户,这些人家的直系旁系亲属几乎就涵盖了整个村子的人家,酸枣林那边的四家,好像都没跟约瑟夫家有亲属关系?诶?!这么说来……虽然约瑟夫说他奶奶的时代就住进了克拉克村,可这种封闭的小村子村民间基本都是沾亲带故的,但约瑟夫家貌似真的没跟谁家有亲属关系啊!”说到最后萧文远直接吼出声了。

    “你少算了一点,文远,村民们对杰克、哈莉夫妇也很熟悉,但也都跟杰克哈莉家没有亲属关系。继续往下深思的话,这座院子一直以来的住户,来源都挺值得追究的,是吧?”第五霖笑道,“如果没有高级智能n乱入,那么正常的任务流程应该是约瑟夫的妻子、孩子被伪装出死亡假象来给玩家施加心理压力。但在你们任务的时候高级智能n把这个假象范围笼罩到了整个克拉克村、让你们一路都没有跟别的村民n交互过,这里面有没有隐藏着什么问题?”

    连杨瑞都听明白了,不可思议地:“那就是说,这座院子的住户一直都是‘外来人’?”

    “要这么说……每隔十几年就有一户家中有女儿、或者待产女儿的人家住进来,不但没有引起村人的怀疑……这些人家还都以为自己是克拉克村的本土村民。”萧文远咽了口唾沫,“卧了个大槽!这剧情隐藏得够深的啊,这奇葩的诡异恐怖梗拓展拓展能拍部电影出来了!”

    看惯泰国鬼片的杨瑞都觉得有点寒,嘶了一声:“按这个套路,就是说有女儿的人家住到这院子里,是来给莎丽和艾丽莎那俩百年女鬼上供的贡品?”

    “有我的示范和提示,基本上也该能想到这些了。”第五霖微笑着用友善的语气说出了挺伤人的话,然后他抬头看着天花板、计算着这栋屋子的格局找了个地方站定,抬手往上指,“这是第二个提示,这位置正对着阁楼中心处了,任务中的玩家打破这一处楼板的话,你们觉得会有什么奇葩发展?”

    萧文远木愣愣地盯着那处天花板看了一阵,僵硬地把视线转向第五霖:“五哥,你是不是想说女鬼莎丽……其实就在这屋里?”

    “还是能想到这点的嘛,文远。”第五霖赞扬点头,“很明显,发布任务后刻意在你们眼前随着天亮而消失……就给了你们‘莎丽只在游戏中的夜晚才能出现’的暗示,那么从相反方向去推理,莎丽有没有可能像鬼魂状态的露易丝那样附身在玩家身后回来村子呢?”

    “呵呵……”萧文远虚弱地笑,“忽视干扰冷静地看待这任务的话,的确是有这个可能性的,游戏步骤里露易丝也以鬼魂的身份给玩家隐晦提示了下……我这个接任务的人还比杨瑞多得到两次提示,莎丽在碰上我之前是附身约瑟夫移动的、碰到我之后……只要我在她视线范围内,她就跟怨咒似的盯着我,那么……”他特不忿地抱怨道,“要按照这任务的最佳触发人选,应该是让个玩牧师的姑娘来接。用这么恶意满满的任务去吓妹子,策划跟女玩家有仇?!”

    “这我可要说句公道话,看恐怖片的时候男女恐惧感都是差不多的,女玩家来做也不一定会被吓得失去理智。”第五霖平静得不行地给萧文远补了一刀。

    “……”萧文远无语一阵,有气无力地,“那接下来不用五哥你逐步提示了,我已经猜到了……话说回来,没准杨柳才是最先发现这点的那个。”他苦笑着看杨瑞,“杨柳,你还记得你见着艾丽莎后说的啥话没?”

    “呃……这俩女童怨灵类似于光影两面?”杨瑞想了想,“就跟寂静岭的阿雷莎似的。”

    “这个是我误导的你,我先提问的艾丽莎跟莎丽是啥关系。”萧文远继续苦笑,“你忘了,你还有后半句。”

    “我是说我觉得她俩都像黑暗面……”杨瑞说完了这话面色就是一变,他又不傻、也没像萧文远那样给狠狠地吓住,“……呃,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别是又给我说中了吧?”

    萧文远抬手就往头顶上丢了个读条魔法,楼板“嘭”地一下炸开了脸盆大的缺口,灰尘瑟瑟下落;他补了个净化术把灰尘驱散掉、这下三人都能看清楚那炸开的楼板缺口……就跟生物受伤流血那样,慢慢地往下滴落粘稠的纯黑色液体……

    三人默默看着那些黑色液体汇聚到地板上、越来越多、而后雾气化、扭曲成人形,现出一具儿童的骸骨来。

    “‘莎丽’要在天亮时消失、而在我们面前显出原形的‘艾丽莎’咬定自己出不了那片山林,这样干的目的也就是为了一人分饰两角了。”萧文远牙疼地,“我还特别配合地上来就问艾丽莎和莎丽啥关系……猜测她俩是双子n啥的也是我们自个儿脑洞出来的,啧啧……”

    “……太特喵猎奇了,这任务。”杨瑞嘴角直抽。

    “吃一亏长一智,以后明白智能的n难缠就行了。”第五霖冷静地。

    他们在外网的微信群聊得热闹,艾丽莎——或者说,女鬼莎丽却是什么信息也拦截不到;这个高级智能n被强行提前曝光后站在原地装了一阵木桩,见三个玩家嘴皮子一直动、自己这边却毫无感应,慢慢地忍不住了,头骨转动着看向萧文远。

    萧文远把语音切换回游戏里,板着脸:“我们已经识破你的花招了,莎丽。”

    女鬼莎丽大惊,骨头架子一阵响、踉跄后退了几步。

    “别忙着气,理智点,文远。”第五霖劝道,“这是智力型的n,打掉很容易,要完成任务还得好好说。”

    “我来吧。”杨瑞站出来,“莎丽,你是能跟我们交互的,不是非得女牧师不可,是不?”

    女鬼莎丽的骨头架子又是一阵响,磕磕巴巴地:“冒险者,你们……不愿意帮助莎丽了吗?”

    “我们当然愿意帮你,但你不能这么唬着我们玩儿,是吧?”杨瑞对小孩还是有耐心,但也不愿意当冤大头。

    要是一般的n,还真不定能听懂这么有玩家味道的话,但莎丽是个有独|立智能演算模板的高级智能n,是能够理解这意思的,“莎丽很抱歉……莎丽只是想得到帮助。”

    “杨柳。”第五霖在微信群里叫住了杨瑞,“先别忙着答应。”

    “怎么说?”杨瑞先停止了交互。

    “前面说过,普通的智能n都是会为自身立场去争取的,这种高级智能n更不必提。”第五霖给他分析,“从你们这任务上来看,原来的任务目的应该是‘破除诅咒’、‘消灭诅咒’这一类,也就是让玩家站到莎丽这个n的对立面,让玩家经历不同支线任务后消灭或禁锢莎丽。”

    “明显,莎丽这个n不甘于当失败的那一方,就想要通过改变任务流程来推动玩家的支线剧情进展,将主线结局改为类似于‘摆脱诅咒’这一类让玩家和莎丽站到一条阵线上的目的上去。”

    “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村子诅咒的具体形态,其中的选择取舍,我也无法给你建议,所以你要慎重。这个游戏里的任务选择是会影响到玩家的‘阵营’的,曾经被丢到野狼村的你应该对这个设定印象深刻吧?”

    杨瑞对这个游戏设定那是真印象深刻得不行,别说自己经历的那个倒霉催的野狼村了,他当初看那个给恶魔‘女王’收了小弟的玩家帖子也乐呵过来着,当即严肃地冲第五霖一点头,“我明白了。”

    然后杨瑞就直视着莎丽,认真地:“在我们选择是否帮助你之前,你必须对我们诚实。告诉我,露易丝是不是你杀害的?”

    “不是。”莎丽大摇其头。

    杨瑞就伸手握住莎丽的白骨手掌晃了晃,“好,帮你。”

    第五霖脚下一滑、萧文远也是踉跄了下。

    “杨柳——莎丽要是大反派,咱们这任务可就不能做只能烂尾了啊!”萧文远在微信群里哭笑不得地叫,“你是不是忘记她在那镜像世界怎么折腾人的了?吃土少女缇町还是给她弄挂回去的呢!”

    杨瑞奇怪地看萧文远:“你们不都说这是个没战力的智力型n,智商上拼不过人家、输了有啥好奇怪的。”

    “呃。”萧文远给他噎了下。

    “再说了,莎丽好歹也是发布任务的n,哪有大反派找人来对自己喊打喊杀的?按照这游戏的尿性……她给的这任务不是悲情路线就是什么不得已必须牺牲自己的狗血剧情走向,比起蔫坏蔫坏的任务策划,我选择相信莎丽。”杨瑞耿直。

    “……”萧文远对他这思路居然无法反驳,甚至隐约还觉得有点道理,干巴巴地,“好吧,听你的。”

    于是……三人就对这女鬼莎丽摆出了三堂会审的姿态,由杨瑞来问她关于这村子的诅咒本质。

    “诅咒,在冒险者眼中是这样的吗?”女鬼莎丽老实多了,乖乖坐在小板凳上交代,“我或许就是你们认为的诅咒,但我存在的意义,是祭坛。”

    第五霖和萧文远听到n说出“祭坛”这词儿,脸色都是一变。

    “嗯……”杨瑞有听没有懂,干脆直接问莎丽:“什么意思?”

    女鬼莎丽浑身的骨头架子又响了起来,再次磕磕巴巴地:“我是……镇压康纳村亡魂的祭坛,克拉克村的村民们是掩饰我这祭坛存在的掩护。而……如同露易丝那样,隔些年就会成为我家人的女孩们,是摆到我这祭坛上的贡品。”

    “我遵从父亲大人之命镇守于此,已有上百年。”女鬼莎丽哆哆嗦嗦地道,“若我能侥幸继续存在,便得极尽可能维持。若我不慎被人识破,便必须将秘密带入深渊。”

    “……也就是活儿你干、黑锅你背了。”杨瑞吐槽。

    萧文远看第五霖:“倒是跟我们之前的推测对上了,要弄掉这诅咒,至少得对上贵族层次的敌人。”

    “有这种手笔的确实也只能是贵族n。”第五霖蹙眉,“不过……不好办啊,能做出这种规模祭坛的家族势力小不了,以玩家的能力去对付正得势的贵族,目前来说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

    “呃……”杨瑞小心地问,“那这任务还能做吗?”

    第五霖看他,“你想做?”

    杨瑞伸手指莎丽,“你看,挺可怜一小姑娘……小骷髅,是吧?”

    第五霖如春风般和蔼,“那就尝试一下吧,不成功也没关系,大不了去别的主城发展。”

    萧文远呆滞看第五霖,他再迟钝……也发觉第五霖对他和对杨柳有差别待遇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