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3章 这任务画风不对啊

    53

    人们确实很容易对个人特色鲜明的人产生固化的印象,比如看到穿着暴露、妆容艳丽的女子,就会下意识地以为人家爱玩开放;看到体型微胖、长期穿动漫人物t恤的眼镜妹,就偏见地以为这是个沉迷于三次元的死宅;再比如克龙哥那种浓眉大眼、体型健硕的壮汉,要是没深入打交道、谁都难以想象那家伙不但猥琐还小心眼儿。

    杨瑞不但能打、性格还直来直去的,给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印象就再自然不过了,而且他还有过转职任务都能做错的前科,真不能怪旁人对他有这偏见。

    不管怎么说,约瑟夫家的小院还是有必要详细检查下的,毕竟这是莎丽那百年女鬼寄住的地方、也是露易丝的死亡事件案发地。三人分开来搜索、以玩古早rpg解密游戏的态度将这座小院里里外外搜索了一次。

    阁楼是留到最后搜索的,确认别的地方都没线索后三人碰头一块上去,踏上吱呀作响的楼梯、穿过狭窄的走廊,力量最高的杨瑞费了点劲儿推开阁楼的门、呛人的烟尘立即扑面而来。

    “咳、咳咳!”不知道累积了多少年的陈年积灰带着发霉的腐朽味儿,给三个玩家来了个不甚友好的欢迎仪式;吃土少女赶紧释放了个净化术、萧文远点亮了照明弹,阁楼里的情形才清爽起来。

    “净化术”是牧师玩家和骑士玩家用来驱逐疫病的技能,也可用于清洁环境;“照明弹”是牧师职业特有的技能,瞬发后只要不主动中止技能、就可以一直持续,具有破除盗贼隐身的效果。

    和玩家们在别的n民宅搜索后看到的一样,约瑟夫……或者说原来的露易丝一家就是把阁楼当成杂物间来用的,叠得高高的箱子、凌乱摆放的老旧家具、还有不少乱七八糟看不出原样的东西。

    “这地面的灰尘能有一尺厚了……指定不是一年或几年能累积起来的,原来的露易丝一家和现在的约瑟夫一家都没来过阁楼?”手上点着照明弹的萧文远打头走进去,没走几步他就发现了异常,“看,这里有农具。”他用脚拨了一下,“都放烂了……农夫家庭没理由会把农具存放阁楼一直存放到烂吧,这在逻辑上说不过去啊。”

    “用鬼片里那种不讲道理的世界观来看,有鬼物寄住的地方人们会下意识地忽略?”杨瑞提了个假设。

    “有可能。”萧文远继续往里走。

    阁楼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他们俩汉子往里一走、还愣在走廊上的吃土少女就纠结上了;跟着进去吧,这尼玛是鬼住的屋子……不跟着进去吧,一个人留在外面心里毛毛的……

    “……麻蛋!n鬼而已!”眼见俩人快跟自己拉开三米以上了,吃土少女悲愤地给自个儿鼓了把劲、勇敢地跟了进去。

    杨瑞找到了阁楼上的窗户,推开窗后空气亮度啥的顿时就好多了。三人一通搜索、就差没把每个箱子都倒出来看一遍了,并没能找到带系统提示的玩意儿——也就是这屋里并没有任务剧情物品。

    “看来还是要去后面山林里找……简直恶意满满,都不带给点提示的,非要让玩家一次次碰了墙、自己摸索着过来。”三人下楼出门,萧文远打头往外走,十分不爽地。

    ……另一边,大约在二十分钟之前。

    《忤逆风》的副本团经过四次全力攻略、先后打了五个团本,终于在这一次拿到了100%的副本完成度。作为团长的沧海总算在最后一个boss倒下后见到了公会等级提升的任务道具宝箱,激动得不能自已。

    他这边还振奋着,那边,第五霖二话不说做了退会的操作,在团里留了句:“大家辛苦。”就爽快地退团,硬是一点儿反应时间都不给。

    我心甘打了半天腹稿的打感情牌挽留计划胎死腹中,连忙给燕云鳶打了个眼色、自己也凑上来叫住准备出本的第五霖:“五哥,这次可真谢谢你了啊。”

    别人都近身了、第五霖也不好自顾自的走,就先停下来:“我心副会别客气,这不过是说好的事情而已。”

    他这一停顿、有点儿距离的燕云鳶就赶上了,笑得真诚爽朗地:“五哥,我要说谢谢都觉得累赘,可要不谢你又过意不去。”

    “没事……”第五霖也算是稍微习惯了下燕云鳶的转变,他毕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要是抓准了他的脉络,他这种人其实是很好说话的。

    燕云鳶不等第五霖说完话就抢先道:“要不什么时候你来n市我请你吃饭吧,太贵的地方请不起,海底捞怎么样?”

    第五霖顿了顿:“……有机会的。”

    燕云鳶又笑了笑,侧身看眼我心甘,继续道:“前面没跟你说,沧海老大预备在亮银镇这边也发展发展,我们二会这里活动结束不准备回去、就留这了。以后五哥你要是有啥事,能使唤我们的尽量使唤。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欠着你人情,要是我这一点表现都没有,副会可要腹诽我不会做人了。”

    “别卖乖了。”我心甘笑盈盈地斜一眼燕云鳶,也对第五霖说道:“我们这回欠你人情可欠大了,以后有什么用得着《忤逆风》的地方,五哥千万别客气。”

    别人话都说到这种程度,第五霖也不便说啥不中听的话。人与人之间打交道就是这样,逼人并不是非得气势汹汹,放低了姿态更有奇效。当即第五霖就跟我心甘互加了好友、又互相客套了几句,这才抬步出本。

    杨瑞跟萧文远前往克拉克村的时候在路上就把任务的进展给第五霖报道过了,第五霖这个任务狂人听到这种触发条件特别苛刻的任务自然是心|痒|难耐,一出本、他就小跑带闪现的往克拉克村一路赶去。

    《第二大陆》这个游戏的副本不是说在哪个地方固定给个进本的光圈迷雾,而是带有一种场景性质。比如刚带《忤逆风》打完的这个名为《密林探索》的副本,进入点就是亮银镇地图西北面的一片丛林,不足十人的小队在里面刷怪、就只是普通的野图场景;满编十人的小队进去,那就会被系统传送到以丛林为蓝本的多元空间、进入《密林探索》的副本普通模式,除了小怪、还能遇到蓝字精英怪、偶尔也可能碰到金字稀有怪。十人以上、二十五人以下的团队,进入后就是困难模式,二十五人以上、四十人以下的团队,进入的就是地狱模式,也就是常规的团本最高难度了;团队里再往上增加人手、团本本身就按照多出来的人数在原有基础上增加刷怪密度和怪物强度,但掉落和奖励是不会提高的。

    当然,副本模式是d的,十人本每日过了凌晨零点刷d,超过十人的困难模式是每周一刷d。不过这游戏区域地图上的团本足够多、要是有耐心,天天打团本都行,只要玩家精神上撑得住、掉得起属性——副本里面阵亡率可比在外面刷怪高得多。

    《密林探索》的入口离克拉克村不远不近,以法师玩家的小跑加闪现技能脚程,大约只需要十几分钟。路上第五霖一边赶路一边翻了下他个人日志里存的克拉克村资料,从资料上看,这个n村庄与别的村庄没什么不同,发布一些零零碎碎的任务、可以让附近的玩家下线存档、对农业学相关的生活玩家态度友好,看起来就是个非常普通的n村子,简直挑不出一点儿异常来。

    但是有个百年女鬼常驻的地方,那是怎么也不可能普通得了。第五霖打开玩家论坛搜索了下关键词,把本地玩家做任务、闲聊、抱怨时提到过克拉克村的帖子都找出来,交叉对比下,果真发现了问题。

    《第二大陆》这游戏的背景是个残酷的半奴隶制半封建社会,特权阶级欺压平民完全是常态;如果玩家泡在一个地方刷怪做任务,跟平民n接触得多了、就总能接触到这些平民n是如何给特权阶级压迫的信息;当然,平民n不会发布让玩家去对抗贵族的任务,一般是通过侧面描写,就比如杨瑞转职时做过那些、什么给缴税后家中断粮的农夫搜集食物啦、帮助被贵族管家盯上的美丽乡村少女啦之类的。

    所谓的自由民村庄,实际上跟给贵族们种地的佃农差距不大。要买卖田地、只能跟附近的贵族交易,要向镇政厅缴税、只能通过附近的贵族老爷;可以说这些乡村贵族跟古中国封建王|朝时的乡老士绅就是差不多的地位,差别也只在他们的特权更大、喝民血吃民肉时更不必顾虑吃相。

    但在交叉对比从克拉克村接过任务的玩家发表的帖子以及自己之前就零敲碎打做下的记录,第五霖发现克拉克村完全没有触发过平民与贵族之间阶级对立的任务;这个村子就像是被什么力量保护着一样、在对立的平民和贵族之间成了个特权压迫的真空区,似乎所有的乡村贵族们都无视了这个在表象上看去比较富裕的自由民村庄。

    必须得说,这是个隐藏得相当深的提示,哪个玩家注意到这一点,都会发现到这个村庄的异常;要是发现这一点的人泡在这个村子里死命刷他个把个月、把村民的个人友好度刷上去,没准儿不是特定职业(不是牧师)、也并不是在特定的触发条件下(比如约瑟夫进镇子做民夫),只要去到n莎丽出没的范围内(约瑟夫家),也许就能接到任务。

    发现这点的第五霖有点儿小激动,他就是喜欢这种带着神秘感的剧情任务,当即给杨瑞去了条消息:“任务进展如何了?”

    平时杨瑞回复私聊的速度不能说很快,但这次第五霖等了快两分钟、对面也没有反应:“杨柳?你们在哪呢?”

    【私聊】杨柳杨:“克拉克村约瑟夫家。”

    这次的回复就太快了,几乎是第五霖刚把消息发出去、回复就弹出来了。第五霖盯着这句回复蹙眉,想了想给萧文远发去私聊:“任务进展如何了?”

    一向跟自己关系比较亲密的萧文远,居然也没有回复他这个问题。

    第五霖感觉不太妙了,于是他又给萧文远发去第二条私聊:“文远,你们现在在哪里?”

    【私聊】萧文远:“克拉克村约瑟夫家。”

    “……”第五霖蹙眉,他现在更加确定这事儿很不对劲、或者说非常非常不对劲了。

    此时他已经跑到了克拉克村村口的岔路小道上,停步远远地观望了一遍这个村庄的场景,怎么看、都没有半分异样。第五霖没有想太多、径直走向村口,在得到足够信息前胡思乱想反而会让人的思路受到偏向性的影响,更难以做出正确判断。

    虫鸣、鸟叫,不时有小动物从小道旁边的草丛中一晃而过,离村口最近的人家还有百多米距离时,第五霖就听见n孩童哭闹的声音;再走一段,他还迎面碰上在这村子里租佃农夫田地玩种田的生活职业玩家,扛着农具跟一个农家少年n边走边说话,看上去已经是有了一定的友好度。

    进入村庄、第五霖仔细打量,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村子的民居分散得很开,但站在村中心也能看到各家小院周边有村民出没;而且这种离城镇较近的n村庄也是比较受玩家欢迎的,跑任务的玩家、玩生活职业的玩家,他观察的这会儿工夫就看到了好几个。

    敲开一户农家的门问了下约瑟夫家所在的位置,身为法师职业的他在平民n中自带受尊敬光环,自然是毫无阻碍;小跑着到了最靠近山林的约瑟夫家,敲门后女主人也很快来给他开门、还热情地请他到家中做客,并把自家的小儿子叫出来“问候法师先生”。

    第五霖不动声色地顺从女主人的邀请坐到约瑟夫家的客厅里,相貌平庸但笑容亲切的女主人端来茶点后第五霖表示感谢,问道:“夫人,今天你家里来过别的冒险者吗?”

    约瑟夫的妻子面露疑惑:“并没有,法师先生,我们家的位置比较偏僻,很少有冒险者到这边来。”

    “……”第五霖想了想,继续问道,“村子里有人家的女儿叫露易丝吗?”

    “您是说杰克和哈莉家的露易丝吗?是的,法师先生,事实上这座房子就是他们家卖给我的丈夫约瑟夫的,露易丝家在去年丰收节后就搬走了。”约瑟夫的妻子说道。

    “……原来如此,谢谢你,夫人,最后我还想请问一下,你知道一个叫做莎丽的女童吗?”

    “对不起,法师先生,村子里好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女孩。”

    感谢了约瑟夫的妻子、走出去后第五霖围着这家小院转了半圈,确认这户人家周围的地面上并没有什么太新鲜的足迹——现在还是游戏时间的早上,露水湿润后的泥土小道是能够留下经过人的痕迹的。

    拉开好友名单,杨柳杨和萧文远这两个id依然在线,第五霖再次尝试给他们发去私聊,果然,提别的问题他俩都不给反应,换成是询问位置、或带有询问位置关键词的问话,他们就会秒答“约瑟夫家后面的山林”;而若是试图向他俩发去组队申请,系统就会提示对方正处于不可邀请状态。

    走到那片山林前方站定,第五霖蹙眉半响,自言自语:“镜像空间?任务副本?镜像副本?也不太对……系统直接覆盖了他们的对外通话,是在提示什么呢?”

    在第五霖沉思时,杨瑞、萧文远和吃土少女缇町并没有意识到自身正陷入一种……细思恐极的状态下,或者说他们这会儿已经处在诡异的气氛中了,寂静的山村、满村的尸体、诡异的任务事件,已经给他们的精神施加了压力。

    “这林子外面看着挺小清新的,走进来后还真有点深啊。”杨瑞一把扯掉合抱粗的大树树身上悬吊下来的不知名藤蔓,远远丢开、让人能通过。

    “是够阴森的,太适合杀人藏|尸了……一会冒出啥野人啦、或者是自杀后风干的尸体啥的我都不会惊讶……”萧文远左手手掌上依然摊着照明弹,开路的任务就交给了杨瑞,“一个普通村落后的山林弄得跟神农架、树海啥的干啥,不是我说,这游戏的策划是够任性的。”

    “萧哥……真心,这会儿的状况配上点恐怖片的bgm就跟鬼片差不多了,你能别说让人产生更多联想的话了吗?”吃土少女脸色发白,几乎是踩着萧文远的足迹贴在他身后,“说好的任务,不要搞得跟惊悚片一样呗……”

    “估计设计这任务的人是个恐怖灵异的爱好者,没准儿还是向往着有一天能去执导惊悚片的中二死宅。看丫弄的这任务流程,主角不是热衷作死的蛇精病就是圣母病泛滥的猪队友,明知道不对劲还要拉着一帮队友去送死……嗨你们说除了我们这任务玩家身份,现在这情形咱们不就跟惊悚片里的送死小分队差不多了吗,唯一有悬念的就是看等会谁怒送一血了……”

    萧文远吐槽得停不下来,引得吃土少女又是一阵哼唧,他俩都没发觉自己正无意识地变得话多,这是已经心中不安、下意识地用自己的声音来缓解紧张感了。

    粗神经的杨瑞……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俩队友惊吓程度正在提高,或者说、他没有留神到萧文远这种大老爷们也开始心悸了,开路了一段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就把自家的疑惑说了出来:“好像是太安静了啊,没人声咱能理解,怎么连个虫鸣鸟叫都没呢?这种茂密的树林子里,怎么也该有好些虫子小动物之类的吧?”

    说着他不经意地一转头……就见萧文远和吃土少女不知不觉中停止了叽叽咕咕、停下了脚步,齐齐侧身看向他们的左手边。

    “咋了?有发现?”领先他们几步的杨瑞倒退回来。

    吃土少女抬起手指向那边,似乎是吓到了似的、声音有点呆板:“那边好像有人。”

    “哎呀!”吃土少女脚下一滑、差点儿摔倒,牧师的神官袍下摆比较长,其实是不合适穿进林子里的。

    “小心。”萧文远转身伸手把她扶住,待她站稳后又转过身去紧跟开路的杨瑞。

    “谢了啊萧哥。”吃土少女随口说了句。

    “没事。跟上。”刚才还吐槽个不停的萧文远、这会儿忽然变得寡言少语起来。

    真正的萧文远当然没有停止吐槽,依然在滔滔不绝……事实上吧,男女看恐怖片的时候受到的惊吓值是一样一样的;只不过女孩子们能够直率地表现出恐惧,而男人呢,哪怕腿都软了也得为了面子强撑着。

    今天这任务,虽说口头上一直重复着这只不过是游戏……但你要说萧文远一点儿惊吓都没有那完全是骗人地,键盘时代的恐怖单机游戏,画面仿真点的都能吓到玩家,何况是身临其境的拟真游戏呢?

    在镇子里的时候还好,毕竟是玩家们出出入入的地方,啥女鬼n之类的萧文远完全没感觉。进入克拉克村后就不一样了,三十多户被灭口的人家、死寂压抑的山村,又为了寻找任务线索不得不钻进藏尸的阴森山林……哪怕是身边有队友、潜意识里知道这只是游戏里的任务,他心里也不可能毫无波动。

    吐槽了一阵、身后的吃土少女也没有附和或者是给出反应,萧文远就觉得没劲了。而且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聒噪、也显得似乎他在心虚一样,意识到这一点他也沉默了下来。

    跟着前面开路的杨柳杨走了不知多久,萧文远忽然回过神,“我们用不着往里面太深入吧,普通的村民哪有能力在半夜把尸体搬太远呢?”

    开路的杨柳杨身形顿住,转过身来,“确实。我们在周围找找吧。”

    “……”萧文远心脏猛地跳了一下,“杨柳?”

    “怎么了。”杨柳杨迈步向这边退过来。

    “兄弟……人吓人是要出问题的啊……”萧文远惊疑不定,他发现杨柳杨的表情、语调、乃至动作,都有种故作刻板的嫌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