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2章 山村□□

    52

    号称自由度最高的《第二大陆》,对古早网游“找谁、去哪里、杀几只”的无脑任务模式特别鄙视;于是游戏策划就彻底地放飞自我、把任务折腾得花样百出,一个简单的跑腿任务能有几百种解法、连最应该模式化的转职任务都搞出什么不同完成度不同支线走向;喜欢研究探索任务剧情的玩家自然是高兴了,但是就乐意无脑刷任务的玩家肯定就不干了。

    于是官方在内测过后在各个玩家城镇增加了不少无脑重复任务,用以安抚这部分只乐意做简单任务的玩家;按理说应该皆大欢喜……但又被怀疑这是在把游戏玩家分级、甚至给有心人扯到了《人权|法|案》、和《反歧视法》上面去。官方迫不得已下只好加大无脑重复任务的奖励,同时也咬死了一点:非无脑重复任务的难度就这样,爱玩玩不玩滚!

    ……确实,硬气了一把的官方保住了任务的趣味性、也吸引了不少剧情党来探索研究任务剧情;不过呢……游戏玩家里面愿意轻松享受无脑玩法的毕竟占了绝大多数,哪怕是任务的奖励不比刷怪差,玩家们也更愿意组团去刷怪打本。实在是没办法、需要属性点了,那大不了去刷无脑重复任务,什么钻研探索、死磕任务完成度之类的自虐行为,闲得蛋疼了偶尔为之还行,以这个为主是必须不干的。(多少人喷xx游戏没自动寻路呢)

    萧文远和吃土少女已经算是玩家中的精英,但在任务方面也不可能去投注太多的精力;n莎丽拒绝提供更多信息、找不到康纳村,他们一时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来。

    “要不这样,我们把这任务当成侦探游戏……首先看莎丽提供的信息,康纳村附近有个贵族家的草场,那么我们先看看亮银镇周边有几个贵族庄园……”萧文远说着再次拉开地图,看了数秒后他面无表情地将其关掉,“……特嘛的,忘记这是个封建社会背景了,大众化的地图上根本不给贵族阶级的产业标注。”

    “要不,去镇政厅、图书馆啥的地方看看?”杨瑞试着模仿第五霖的任务方式。

    “估计不行,镇立图书馆和镇政厅能对玩家开放的贵族资料都是破落贵族,有身份的贵族相关资料都不给碰。没地位的贵族哪还能保得住农场庄园。”萧文远摇头。

    杨瑞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n官僚阶级和特权阶级就是这德行,哪怕是大人物要对付的乡下贵族,在对方没有彻底倒台之前也是维持着面子上的客气的,他那牧师转职就已经给过他教训了。

    “我倒是有个笨办法……”吃土少女指向不远处忙忙碌碌的民夫们,“莎丽是跟着这些人的其中一个进入亮银镇的,对吧?那么这些民夫里面至少有一个是离莎丽所说的康纳村比较近、或者就直接是那个康纳村的人。不如我们一个个的对话看看?”

    这段路上的民夫可不少,扫一眼就能看到好几百个。在没有捷径可走的情况下,也只能用笨办法去排除。三人分头合作、各挑了一个方向上前对话,杨瑞特意找了个外形比较苍老的民夫,上前客客气气地开口:“你好,老人家,我能向你打听点事吗?”

    “你好,牧师先生,我能帮你什么呢?”这老民夫还挺配合……这也跟杨瑞的职业有关,玩家的职业是能够影响平民n的态度的,如牧师、骑士这种善良背景的,n大多比较客气礼貌;换成是战士、猎人、斗士,n就会比较畏惧;要是盗贼玩家上来……那不少n都会以鄙夷警惕的态度对待,为这盗贼玩家可没少喷游戏策划脑残。

    ……此外,法师玩家做任务的时候,平民模板的n就会颇为尊敬……算是把法爷日常带到拟真时代里面来了。(玩过魔兽的朋友你们好吗!)

    “你知道康纳村吗?”杨瑞直接问。

    “对不起,牧师先生,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老民夫秒答。

    “……谢谢。”

    杨瑞耐着性子挨个问过去,没多久他就感觉烦躁和眼花缭乱了;实在是这些民夫n看上去外形都差不多,才问了二、三十个他就发现自己重复逮了一个n问了三次,那n看他的眼神儿都开始古怪了;这也实在不是他粗心大意,而是这些n一直在走动忙碌、可不得搞混吗?

    过了十来分钟、小队频道里传来萧文远惊喜的声音:“我找到了,来我这!”

    杨瑞和吃土少女立即小跑过去,被萧文远叫住的是一个大约在四十上下、满脸杂乱胡须的中年民夫,看上去有些拘束胆小,被三人围上后还显得有些紧张。

    虽然外形上和别的民夫n没啥不同,不过杨瑞和吃土少女看到这人的第一眼就确认这是任务相关n,因为他头顶上的名称从“民夫”变更成了“约瑟夫”。

    “别紧张,约瑟夫,请告诉我们关于康纳村的事情吧。”萧文远跟吃土少女一样和颜悦色地问。

    “好、好的,牧师先生。”约瑟夫畏畏缩缩地,“我也是从、从我奶奶那儿听说过康纳村的事……那是百年前的旧闻了……”

    吃土少女闻言就在心中大叫了一声“卧槽!”

    “我奶奶说,那个时候我们亮银镇被别的领主攻打、烧毁了许多村庄,死了很多人……战争结束后领主大人将幸存的人们集拢起来建立村子,我们那个村子就建立在原来的康纳村旧址上,康纳村原来的村民都在战争的时候死光了。”

    三个玩家默默地将视线转向百米开外、蹲在半截院墙下的女童莎丽,她依然盯着这边、诡异的视线集中在萧文远的身上,看得萧文远都有点儿头皮发麻……游戏里是有日夜之分的,现实时间的每四个小时轮换一次、黑夜时间大约是一小时。当然,这个黑夜也就是相对而言,不说村庄城镇都有灯火通明的路灯灯光、挂在天空上的三个月亮也不妨碍玩家在野外活动,部分地区在夜间时刷怪还比较快;日夜循环对玩家的影响不大,所以玩家们往往也就忽略了这个事儿……现在城镇里活跃的只有巡逻的治安员、城墙守卫、发布重复性任务的n、以及这些被征召来的民夫,这会儿……确实是游戏里的夜晚来着。

    “嗯……约瑟夫,你能看到那里有什么吗?”萧文远指向女童莎丽。

    “抱歉,牧师先生,你是说那堵墙吗?”约瑟夫疑惑地。

    “果然是这个尿性啊。”杨瑞在小队频道里吐槽,“百年前的女鬼在夜晚发布任务,比较忌讳这个的要是碰上了会不会骂娘?”

    “我现在已经在心里问候设计这个任务的策划了。”和女童莎丽对话了半天的吃土少女面无表情。

    “……这叫啥特定职业触发,估计是设计成只在游戏里的夜晚出现、只有牧师玩家能看到的n……一个镜像人物,搞得这么故弄玄虚。”萧文远也在小队里吐了个槽,继续询问约瑟夫,“你们的村子叫什么名字?村民里有没有一户人家的女儿叫露易丝?她的父母分别叫杰克和哈莉……”

    “叫克拉克村,先生。你说的是杰克家的露易丝吗?是的,她是我们村子的人,但是……”约瑟夫犹豫了一下,“但是露易丝他们家在去年丰收节后就搬走了,先生,他们家搬走前还把房子卖给了我。”

    “咦?露易丝是现在的人?那莎丽怎么管她叫姐姐?”杨瑞莫名。

    “家里养的宠物不都还把自己当成家庭成员吗,那寄住别人家的女鬼大概也是这种情况。”吃土少女小脸苍白……倒还是能冷静分析,当然、也可能是用思考和说话来为自己壮胆,“说起来她提供的信息里面也有提示,住在一般来说用于堆积杂物的阁楼、‘姐姐的爸爸妈妈’不理睬她……等会!”她脸色难看起来,“说什么‘姐姐趴在桌子上’,不会是她弄死露易丝的吧?!”

    杨瑞已经对这个任务很有兴趣了,也认真地思考了……三秒钟:“应该不是,那样的话露易丝的父母没道理帮忙掩护、还用搬家做借口隐瞒露易丝的死亡吧?”

    萧文远又向约瑟夫询问了一些关于杰克、哈莉夫妇的信息,并提出是否能去他家住宅看一眼,约瑟夫没怎么考虑就点了头。

    “任务没变更,也就是说找到露易丝新的线索前不会给出更多提示。”感谢了约瑟夫的合作,三人站到边上去分析,萧文远先发言,“目前所知的情况是,百年前的女鬼莎丽寄住在露易丝家,露易丝在去年的丰收节那天死亡,她的父母杰克和哈莉对外隐瞒了露易丝的死讯、搬家离开。”

    杨瑞也说出他的看法:“我认为莎丽跟露易丝的死亡无关,或者说她在现在的克拉克村没有杀过人,如果她是嗜杀的恶鬼,那么在小村子里面这种鬼怪杀人的小道消息根本瞒不住,约瑟夫也不可能痛快地把那房子买下来。”

    吃土少女意外地看了杨瑞一眼……比较失礼的说,她还以为这大神只有四肢发达。

    ……其实她也没误解杨瑞,杨瑞只不过是在泰国住了太多年、看了比较多的泰国鬼片,在这方面有那么点儿常识、也比较有兴趣对这个动动脑子罢了。

    萧文远赞同杨瑞的看法:“杨柳说得没错,要是那样的话约瑟夫遇到我们这几个牧师,该请我们去他们村子净化亡魂了。杰克和哈莉夫妇仓促间搬走,有可能不会带走露易丝的尸体。现在我们就去克拉克村看看,要能找到露易丝的尸体、任务就该有新的支线了。”

    萧文远说着就打头往南门走,吃土少女忽然叫了起来:“等会、等会,八点了!”

    游戏里的日夜循环四个小时一轮回,现实时间八点、那就是天要亮了,吃土少女紧张地看向蹲半截院墙下的莎丽,就见随着太阳从东面升起、阳光渐渐洒落,一直用诡异视线盯着萧文远的莎丽身影慢慢地变淡、消失无踪。

    “……还真的是女鬼啊。”吃土少女腿软。

    杨瑞和萧文远这俩汉子都惊了:“不是刚才就确认了吗?!”

    “我……游戏里的女鬼用得着弄得这么真实吗,搞一个半透明的n让玩家心里有底行不行啦。”吃土少女欲哭无泪。

    “……你把她当成一个时限型的镜像n好了。”萧文远大约知道吃土少女在纠结啥了。

    “好、好,反正只是游戏……”吃土少女也只能这么想了。

    克拉克村离亮银镇倒是不远,就在高山村所在的那座山背面、以他们三个脚程走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这是个半掩在青山绿水中的小村,三面环绕着山林、清澈的河流、东面成片的广袤农田,零落的房屋点缀其间。

    “哟,这村子看上去就很有杀人事件村的感觉啊,瞧,每家都隔了这么百多米,别说鸡犬之声相闻了,邻居家开放重金属摇滚没准儿都听不到声响。”杨瑞老远看清克拉克村的布局,吐了个槽。

    萧文远倒是看向村子外边那片被栅栏围起来的草场,“我说这一代不刷野怪呢,原来是贵族家的牧场……要是玩家闯进去,会不会跳出个贵族管家狗腿子之类的n跳出来叫骂?”

    杨瑞也看过去,“这么平整的地面不拿来种田,都把贵族老爷特色贯彻到底了。”

    “你还是个种田党呢?”萧文远意外。

    “倒不是,就是我在泰国遇到过的长住同胞,能利用的泥土地上面肯定栽着葱。”杨瑞笑。

    “不算那边的草场,这村子的田地也够多了。自由民有这么多农田算是不错的,你看村里的房屋院落,建材规模啥的也不比城镇居民的差了。旁边有个贵族家的牧场、不刷野怪,对于村民来说倒是好事。”萧文远中肯地。

    闲扯淡了几句,杨瑞留意到一直沉默的吃土少女,“咋了姑娘,你这脸色怎么跟掉到冰窟里了似的。”

    吃土少女嘴唇哆嗦:“还不是你刚才说啥杀人村……让我想起小时候看的法制节目,什么看似宁静祥和的村庄下掩藏着不为人知的罪恶、什么谁家的院子里起出来多少尸体……”

    “呃……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你别想多,咱们这是游戏里,游戏里的任务而已。”杨瑞连忙赔小心。

    萧文远若有所思:“杨柳的直觉没准儿还真能靠得住?想想看,‘杀人村’加上灵异类型的任务,还是触发限制一大堆的特殊任务,这个任务做下去搞不好能让我们揭穿什么惊天阴谋之类的剧情出来?”

    “老五好像说过,触发时提示却简单的任务越有可能引发长剧情,因为玩家在解密任务的过程中会有无数条支线可供发展。”杨瑞是真的开动脑子了,“按这说法,这个克拉克村指定不简单啊。”

    “萧哥,杨哥,你俩再吓我我就要技术性掉线了啊。”吃土少女再次腿软。

    “别怕,真要触发战斗剧情,那啥鬼怪呀恶灵呀之类的都只不过是能杀的怪物罢了。不触发战斗剧情更简单,n不会攻击玩家。”萧文远安慰起人来就比杨瑞靠谱多了。

    吃土少女一想可不是,游戏策划再脑残、也不能把任务搞得跟恐怖电影一样碾压玩家吧,顿时就放松了:“是哦,不就是杀怪嘛,女鬼莎丽也不能扑上来咬死我。”

    俩汉子都有点懵:“合着你一直在后怕莎丽呢?”

    “……我把她当成普通的任务n对话了半天,结果告诉我那是个百年前的女鬼、还在太阳出来后消失了,搞得我跟鬼片里的倒霉女主角似的,能不怕吗。”吃土少女理直气壮。

    杨瑞想说莎丽表现再恐怖也就是个n……还好他机智地醒悟到这话不能说,于是把嘴闭了。

    不去渲染啥恐怖背景,这个坐落在葱郁绿色中的小村还是很美的。三人闲聊着走近村口,离最近的一座农家小院不到百米时,萧文远“咦”了一声,脸色古怪地:“杨柳,你觉不觉得有点怪?”

    杨瑞脚步不停、张望了下:“是有点儿安静过头了……游戏时间是早上□□点钟吧现在,怎么连个鸟叫都没有?”

    “你俩没存心吓我吧?”吃土少女又紧张起来了。

    “没有没有——诶?”杨瑞抽了抽鼻子,“好像有血腥味啊。”

    “我们快点进去看看。”萧文远从小跑改成快跑。

    玩家是有体力限制的,一般赶路、都用的是小跑状态,体力一边消耗一边恢复,不用跑一阵休息一阵;察觉到不对劲的三人放开了速度狂奔、百米距离转眼间拉近。

    “还真有事,我也闻到了。”站在这户最靠近村口的农家小院前,萧文远左右看看、伸手推门。

    虚掩的简陋木门“吱呀”一声就开了,游戏策划的恶趣味……不,血红的屠|杀现场展现在玩家眼前;对着院门的主屋大门敞开,屋前阶梯到院门前的小道上横七竖八躺了四个村民n的尸体,有老人有小孩有妇女,死状颇为凄惨。

    “卧槽!”三人连忙奔进院子、一个去检查n尸体、一个在院子四面转了一圈、一个进主屋里转了一圈。

    “刚死没多久,肢体是软的,血没凝固,死亡时间大概是游戏时间的几个小时前……卧了个大槽!我触发任务的时候就是这些n死的时候?!”萧文远一脸便秘地。

    杨瑞检查的是院子,闻言转头:“你还懂这个?”

    “刑侦片看得多,我微博还关注了个法医。”萧文远一脸蛋疼,“看来这任务的设置是有人接到任务、剧情就开始推演……策划有毛病吗!上来就给玩家糊一脸负罪感!”

    吃土少女也检查完了主屋里的房间,匆匆跑出来:“里面没人,屋里也没给翻弄过,不像是强盗出没剧情。”

    杨瑞挺惊诧:“这会儿你怎么就不怕了?”

    吃土少女郁闷地:“n的尸体有什么好怕的,我怕的是未知的鬼怪幽灵好嘛。”

    “……”杨瑞觉得,女同胞的脑回路好难理解……

    三人出了这户人家的小院继续往里走、用十来分钟的时间把克拉克村三十多户人家都跑了一趟,得出的结果是除了进镇子当民夫的男丁,留守的老人妇女儿童青少年都在这“一夜之间”里给血洗了,一个活口都没留。

    回到村中心,杨瑞擦了一把汗:“特喵的……幸好这是游戏,不然也太惨了……”这么说的时候他脸色可不像是在谈论游戏,眉头都快挤一块去了——看到这么多村民n的惨状,正常人都是会不舒服地。

    萧文远捂胸口,眼神死气沉沉:“有点想砍死策划……虽然知道这是剧情推演,但是要没人触发任务、剧情也就不会走到这一步……这么给触发任务的玩家强塞负罪感真的好吗?!我都快给糊成呼吸不能了!”

    吃土少女一脸不适:“我理解你,萧哥,想砍死策划的绝不止你一个。”

    “现在这村子尸体是够多了,可我们还得去找更多地……”萧文远摇头苦笑,“走吧,去仔细检查下约瑟夫家那小院。”

    第一遍检查的时候三人走过约瑟夫家一趟了,他家的位置挺明显地、最靠近村后高山的那户人家就是。这会儿他家的院门也是敞开着,约瑟夫的妻子和小儿子被杀害在自家卧室里,家中其他房间也是没有出现过被翻动的痕迹。

    村民的房屋布局都差不多,类似于中国古代建筑的一进小院,正对门的主屋、两边各有规模不同的仓库、马厩、或者其它用处的建筑,就是形制上比较简陋、院墙也普遍不高。

    “这个院子在村里算比较大的……建材以条石为主,屋顶用了瓦片、院内地面还铺了石板。也就是说,原先的露易丝一家在村中是比较富裕的。”萧文远尽量理智冷静地进行推理,“我们先搜一下看看有没有地窖、墙壁夹层之类的地方,还有就是看看这些石板有没有能活动的……对了,阁楼是系统刻意提示过的,我去搜吧。”

    “我倒是觉得吧,露易丝的父母把她的尸体藏在家里的可能性不大。要不然就算藏得再隐蔽,作为鬼魂的莎丽也不应该一直都找不着吧?”杨瑞说道,“倒是这屋子最靠近山林这点能多想想,两口子趁夜搬尸体到外边,天亮前埋掉啥的,留屋里阁楼上的莎丽可不就找不到了吗?再加上隐蔽尸体前的两口子吵架剧情提示,露易丝的死亡可能跟他父母的过错有关。要真把露易丝的尸体藏家里,哪还敢把这屋子卖给同村村民呢。”

    萧文远顿时就用发现蛮荒新大陆、这大陆上的生物还是高科技外星人的眼神儿看着杨瑞,“……也、也是哦……”

    “……我说文远,你刚才脑子里是不是闪过‘这家伙居然也会动脑’之类的想法?”杨瑞眯起眼睛。

    “没有没有,必须没有——”萧文远连忙摇头。

    “行了,我看得出。”杨瑞没好气,“别拿张飞不当智将,我脖子上这东西又不是只图显得高才长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