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1章 “沉默的女童”

    51

    第五霖向来不加公会,倒不是真像外界流传的啥性格孤僻、难打交道、天涯独行狼之类的乱七八糟的形容,而是他很不喜欢去处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从他的交友圈子也能看出来,和他关系比较好的、能一块玩的这几个,风清默不用说,就是个一心追求耍帅的装比犯;克龙哥呢,只要不跟他抢着在妹子面前表现就一切好说话;萧文远就更容易处了,这土豪暗牧比他还洒脱。

    除了这哥三,第五霖的好友名单里隔几天能聊上几句的也都是性格爽快利落、有事说事不玩虚套的玩家为主;你是名人我也是、你有才能我也有,平时有需求了互相交换下信息、合适的时候合作下搞搞任务副本,没事了十天半月不招呼一句也不打紧,不耽搁交情。

    比较宅的人大多都是类似的性格,有事说事、没事别屁话,谁也不耐烦去猜谁的心机、凑到一块就玩宫心计的那叫毛病。在这方面第五霖表现得尤其坦然,君无忧那种性格火|辣的姑娘他就甘心情愿叫声“君姐”、桃子和半夏这种单纯的学生妹他也不计较带上一块玩,但要是来个黏黏糊糊的、说句话藏十句八句的,第五霖就溜得比谁都快……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燕云鳶这种心思尤其多、没事玩把苦情傲娇我喜欢你我就折腾你鄙视你谁叫你忽视我的小青年,第五霖那是真情愿吃点亏也要躲远点;所以吧,他本来是打算说声“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也没在乎你做的那些事,以后保持距离就行。”结果还没等他说完话,燕云鳶就自顾自地带着满足笑容走开了;第五霖原地发了会傻,硬是弄不明白他这到底啥套路。

    领地战虽然结束,热度还没消。个人玩家积分榜上排名比较靠前、过了系统设定奖励线的都直接发了声望和装备,得到合心意装备的玩家自然高兴、脸黑拿到垃圾的就跳脚骂娘;公会这边奖励更是大头,前十名的公会都一气发了不少装备和公会绑定的属性点卷轴、前三名更是直接给了底价租用np店铺经营权的权限,这是让玩家公会直接能在城区里做交易了。

    作为笑到最后的赢家,《帅死》的收获自然最为丰盛。积分结算后、作为会长的加伦君就收到了本地贵族领主np发来的邀请函邮件,对他开放了进入城堡做客的权限、让他自个儿去领主城堡领取正式的官方雇佣文件。

    这游戏的背景设定是阶级森严的半封建半奴隶时代,以勇士、冒险者身份进入游戏的玩家们在np眼里也就比平民好上那么一点儿,别说贵族np、中产人家出来的官员啥地都不咋给玩家面子;而有了这个贵族领主颁发的限期雇佣文件,《帅死》这公会就成了亮银镇官面上认可的民间武装组织,具有保护城镇村庄的义务、同时也能够参与领地上的利益分配,也就是能得到亮银镇区域地图税收百分之一的分成。

    这是挺丰厚的奖励……虽然玩家们能够以各种方式逃税、比如不在有治安员管理的街道上摆摊、修装备买药水补给只找生活玩家啥地,但这地图上居住的np就有好几万、必须要缴税的非特权阶级占了绝大多数,再加上配合背景、平民税赋沉重,从里面抽出来的百分之一绝对不是小数目。要是加伦君是个小富则安的半职业玩家,那他接下来三个月里都不用为经济收入发愁了。

    亮银镇的男爵领主住的城堡就在城镇北面森林后方,那一片儿平时属于禁区、玩家不小心靠过去就会被城主警卫队给干掉;得到了邀请函的加伦君大摇大摆地过去拜见领主,进了禁区这骚包的家伙就一路开起了视频直播、把他拜会神秘领主np过程在网络上公开,还全程配以重度中二口吻的解说,让好奇之下来围观的玩家们囧得不行。

    《天骄》和《纵横》的会长也在看这直播,最初还给那不让玩家进去参观的城堡巍峨程度给震了下,很快就被加伦君的蛇精病解说给打败了,忙不迭地关了语音;又继续看,就见城堡里外都有成规模的防御设施,领主警卫队的兵力也挺强大、装备甚至普遍要比城镇里面的守卫np华丽。除了这些军队规模的护卫力量,城堡里更多的就是为领主服务的np了,有奴隶有仆人有侍女,外形模板还都颇为漂亮。

    关心游戏剧情和游戏背景的人也不少,看直播的玩家就有人开始不爽了,城镇里面打生打死、这狗币贵族还在这醉生梦死,有兵力也不投放过去,果然是万恶的封建社会!

    正赶路的第五霖也在看,和别的玩家不同,他看的时候考虑的东西比较……特别。

    “……向接任务的大公会展示防御力量,那就是提示玩家别想着能击杀贵族领主玩儿造|反……反过来说,要扳倒一个地方的贵族领主就只能从另一个贵族领主那儿借力。这大概就是游戏之后的领地战模式吧,以后有玩家公会胜出的领地,大约就不会是简单粗暴的怪物攻城了。”眼睛盯在直播的视频窗口上,第五霖分心二用打开自己的个人日志、把刚想到的东西记录进去。

    就第五霖的个人立场……他也是赞成《帅死》拿第一名的。要是别的公会拿到这特权,走半职业化的公会就别说了,肯定把内中的一切情报死死瞒住、绝不外泄;而一般的玩家公会,捡到这大饼后也很有可能向半职业化转变、依旧是不会把里面的细节向外人透露。《帅死》公会就没这问题了,加伦君完全是个思维模式脱离正常人的货,别说跟别的公会一样隐瞒能利用的一切情报信息,这货直接就玩了一把全网直播、信息大公开。

    享受着万众瞩目的加伦君,把拜见领主的过程硬生生拖拖拉拉磨了二十来分钟、那老头儿贵族的管家黑下脸赶他走了才结束直播;第五霖抓紧机会录制了这货的直播视频、趁着赶路的间隙把里面自觉有用的背景和人物np截图整理存档,充实了一把自己的游戏兴趣、也淡化了给燕云鳶莫名其妙凑上来的郁闷。

    周末领地战玩得比较长,礼拜一上线时,杨瑞就上得比较晚,差不多七点半过了才登陆。

    他这会儿也养成上线后先看好友名单的习惯了,《全歌》的全不在,其他人的名字都亮着。

    因着打一骑和领地战期间都跟第五霖私聊比较多,杨瑞一边出复活点、一边就习惯性地发了条私聊过去,“干啥呢?”

    ……那头的第五霖正琢磨着人家才刚上线、自己这边又没啥屁事、捉急忙活的私聊过去会不会太刻意,就见杨柳杨主动给他私聊过来了,心情顿时相当地愉悦。

    “在带《忤逆风》的副本团打本。”

    “诶?昨天不是就带过了吗,还没打完啊。”

    “他们这要拿任务道具呢,没100%的完成度不行。也快了,上个本就突破了95%的门槛。你现在要去做你那个任务?”

    “倒没那么急,想做的时候再去。”第五霖回了一句,就见萧文远的名字在私聊提示那里闪,“文远叫我呢,我看看他有啥事。”

    “好。”第五霖关上私聊,想想又感觉不太爽了,在团队频道里说道:“沧海会长,我们加把劲、这个本就一次给达成了吧。”

    沧海昨天那气还没消,又不便给第五霖脸色看,“行的、行的。”转而冲自己人呵斥,“都打起精神了啊!谁也不准出漏子!”

    副本团里的都是精英玩家,没有自带技能的那些格斗强人那么生猛、但也没可能出新手菜鸟才会犯的纰漏;问题是副本完成度又不是不出纰漏就能攻略地,一众精英们齐齐应是、肚子里少不了腹诽几句。

    团里的主力奶骑“我心甘”正坐地吃喝回蓝,用眼角余光扫了下第五霖,给燕云鳶去了个眼色。

    燕云鳶默默起身,没走两步阴郁的脸上就堆起了符合他这年龄段小青年的爽朗笑容,凑到第五霖边上,“怎么了五哥,谁惹你不高兴了?”

    第五霖脸色没咋变,但心头那是猛烈地跳了一下……昨晚到今天上线,燕云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让他老不习惯了,“……没有。赶紧把这关过去,大家也都轻松点。”

    燕云鳶看出第五霖不想说,也不计较,转而提起别地,“五哥你这几年在g市那边过得咋样?上回你回了g市,说起来都两年没见过你了。”

    第五霖的面部肌肉已经开始僵硬了:“还好,也就那样。”

    燕云鳶顺势就站到第五霖身侧了,一脸感叹地,“n市这边这两年倒是变了很多,大学城外面拆了一大块、说是什么校园扩建。都说毕业了学校就扩建翻新,还真是这么回事……你要是过几年再来n市,没准儿都找不到校门在哪了。”

    毕竟是大学学弟,虽然隔了三届、但好歹也有过友好相处的时期。燕云鳶都提起学校了,第五霖也不能太冷脸,语气稍稍缓和,“那校舍都用了多少年了,也该扩建了。”

    燕云鳶笑起来:“我还记得大一刚报到的时候,第一天就给食堂抢位置吓着了。以前听说自习室占位,没想到连食堂的位置都要抢。”

    “老学校就是这样,大学二次扩招后校里就有分批次去食堂的传统了……”

    第五霖这人其实也并不难打交道,你只要别让他感觉为难就行。燕云鳶端正了姿态、轻松地聊了几句就自觉走开,他也知道第五霖并不喜欢聊太多话,控制着不让第五霖感到腻烦。

    蓝条职业都回复得差不多了,我心甘起来帮着招呼开工。团队继续推进、我心甘看着没什么问题了才给燕云鳶去信:“如何?”

    “五成把握吧。副会你知道他怎么进会的,我和他关系没那么和谐。”

    “……能维持一定程度上的友好就行,时间还长,你能让他下次领地战时给公会出下力、沧海会长那就亏不了你。”

    ……再怎么对第五霖不爽……从商人的角度来看第五霖这个人也是有利用价值的。特别是这次的领地战,就算是没有《全歌》的那帮高手和杨柳杨,参战玩家要能达到十万、其中能组织起一半人听指挥,这领地战也能拿下。

    第五霖的优势不在于他多么有组织能力,只要稍稍打交道、就会发现这个人并不是那种领导者类型的人物;但他能够提供在玩家能力范围内的可行计划、策略方面颇为胆大,又善于搜集和发现情报、大局观很强,是个军师型的人才。

    相比起领导者型,军师型肯定是更让大会长们欢迎的。衡量利弊下……忍耐第五霖的性格就不是什么为难的事了。既然知道自家员工能与第五霖拉上关系,沧海肯定要利用到极致。

    另一边……杨瑞拎着他那神官长袍下摆一路小跑、跟萧文远碰上头了。

    “就你在呢?”杨瑞意外了下,等街口上的只有萧文远,和一个妹子,“你好,你是那谁……吃土少女对吧?”

    “吃土少女缇町,我一工作室的朋友。”萧文远给杨瑞发来组队邀请,“前天晚上她来帮过我们,昨天有事没来。”

    “你好、杨哥,昨天我们工作室有单子要打,我就没能来,不好意思啊。”吃土少女缇町有点儿小紧张,没办法,现在杨瑞头顶上的光环太闪瞎人狗眼了;就算官方暗戳戳地不肯在宣传视频里给杨瑞镜头,他跟另外俩大神的打斗场面截图短片啥的在亮银镇玩家版面上起码上百个帖子了。

    “应该是我们这边谢你才对,谁规定帮人必须得一帮再帮啊,可别说这话。”杨瑞乐,这妹子长得挺漂亮一人,却一点儿也没看到哪娇气,顿时就觉得顺眼,“文远,其他人不是在线吗,不喊他们?”

    “还没跟你说呢,清默去别的主城了,他打算冲击300基础智力、保持他法师第一人的位置来着。”萧文远做个跟我走的手势、扭身带路,“老克那家伙就别提了,说是要挽回他的形象和尊严,带了桃子和半夏跟小平混野团刷怪去了。”

    “跟谁刷怪不是刷呀?”杨瑞莫名。

    萧文远憋不住笑:“那也不能跟我们刷。我太帅,你太猛。”

    “哪有夸自己帅的……”杨瑞说着也忍不住笑了,“老克那个小心眼儿,我真服了他了。”

    “我说自己不帅那得叫虚伪了……老克去混野团也没什么不好,他一个人能顶五个t,算是造福散人了。”

    “对了,你说你接到了啥任务来着?”杨瑞问。

    “这任务还看不出什么来,不过五哥说可以去做做看,来我共享给你。”萧文远说着做了任务共享的操作,杨瑞这边就弹出来接受和拒绝的任务提示。

    第五霖建议去做的任务杨瑞没有拒绝的道理,当即点了接受:

    “沉默的女童”

    “也许你可以尝试着帮助她?”

    《第二大陆》这游戏的任务就是这样,要么洋洋洒洒大几千字的任务文本、要么就简短的让人简直看不懂;好在接到任务的人是萧文远,他对任务也是有一定理解的,共享给杨瑞后就先说他的发现:“昨天领地战结束后全图的农夫农奴np都给招进城来重建城镇,我下线那会儿咱们走的这街道两边都是民夫和大工地……我看这重建城镇不用搞个十天半月,一晚上过去就弄得比较能看了……”毕竟是游戏,官方没搞个服务器重启然后刷新全部被毁建筑算是够客气了,“看那,被毁得最严重的风铃街,昨天打龙是在这打的吧,房屋建筑啥的大半都倒了,这里民夫最多。”

    除了复活点周边的中心花园、和镇西、镇北这两边,亮银镇这会儿确实是比较乱,np前所未有的多、还四处堆满了建筑垃圾。

    萧文远领着俩人穿过大批民夫、来到风铃街中段,这一代毁损最为严重、放眼过去看不到一栋完整的建筑,来来往往搬运砖石残骸的民夫np也最多。

    “刚才我从这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孩np跟在一农夫后面,光着脚、穿得破破烂烂的,看着不像是镇里的平民,我就多看了两眼;结果小孩注意到我的视线就不跟那农夫了,盯着我倒退到墙根那坐下,眼神挺吓人的,我就想可能是什么任务……”

    说话间三人走到一处倾倒的房屋前,只剩下半截的院墙下坐着个双手抱膝的np女童。

    “咯,就是这样,我走上来问了下需不需要帮助、系统就弹了个任务给我。但是无论怎么跟这小孩对话,她都不理人。”萧文远说着示范了下上前对话,那小孩np视线是对向他的,就是不吱声。

    “那这还怎么做?”杨瑞有点懵。

    “五哥建议找个女玩家,最好是神职的来问问看。”萧文远说着冲吃土少女缇町招手,“所以我就请缇町来帮下忙。”

    杨瑞看看吃土少女、再看看萧文远:“这不会是职业触发类型的任务吧,你也是牧师来着。”

    “有可能。特定触发条件的任务,不管怎么说也得做做看。”萧文远点头。

    吃土少女凑到那小孩np身前蹲下,这妹子好歹也是玩家中的佼佼者,特别有任务经验:“你好,孩子,你看来需要帮助,愿意让我们帮助你吗?”

    吃土少女靠过去的时候那小孩np也把视线转向了她,不同的是这次她有反应了,“你是谁?你们能够帮助我?”

    女童出声的瞬间、她在三个玩家眼中的np名称就从“女童”变更成了“莎丽”,萧文远精神一振,有戏!

    “我是一位牧师,我想要帮助你,你希望我怎么做呢?”吃土少女越发和颜悦色,玩家看起来会觉得别扭,但跟np打交道就是得有这种演戏的精神,对话几句后莎丽就把请求说出来了:“请帮我寻找我的姐姐,她叫露易丝,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她了。”

    这话一出、三人任务界面上那没头没脑的任务下就出现了主线任务:

    “寻找露易丝。”

    要是杨瑞自己来做,他可能就要打开玩家论坛去搜索露易丝这个np了,但吃土少女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问:“我们会帮你找到你的姐姐露易丝,但我们并不认识她,所以需要你的帮助,好吗?”

    “好的。”莎丽乖巧点头。

    “你还记得最后一次看到姐姐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吗?”

    女童偏头想了想:“那是丰收节的时候吧?我看到姐姐在桌子上,我叫她、她没有理我。”

    “……桌子上?你是说露易丝坐在家里的桌边,对吗?”

    女童点头,“是的,我家里的桌子,姐姐趴在上面、头对着我,眼睛也看着我,但是却不愿意跟我说话。”

    吃土少女露出了很难以形容的神色……就是那种小学女教师被爬过走廊的蟑螂吓到、却因为学生就在旁边所以必须硬撑的表情……

    “我说……我好像预见到会有某种猎奇向的发展啊……”杨瑞在小队频道里吐槽,“泰国鬼片里面挺常见类似套路,这感觉真熟悉。”

    “可能是鬼魂、亡灵类型相关的任务吧,难怪要牧师才能做。”萧文远摸下巴。

    “……”杨瑞想起自己也是牧师,顿时就有点儿眼神死。

    有这么两个人在背后破坏气氛,吃土少女的惊吓少多了,更加和蔼地继续询问:“那后来呢?”

    “我想姐姐可能不想理睬我,就回到阁楼房间去睡觉……”莎丽蹙眉、小脸蛋十分严肃认真,“那一天晚上很吵,可能爸爸妈妈又吵架了,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等我醒过来再去找姐姐,姐姐就不见了,哪一个房间都是空空的。”

    “那么……你有问过你的爸爸妈妈吗?莎丽?”吃土少女尽量跟着这小孩的思路走。

    莎丽困惑地说道:“爸爸妈妈?不,我没有爸爸妈妈。”

    “那吵架的是谁呢?”

    “是姐姐的爸爸妈妈。”

    “好的,莎丽,那么你问过姐姐的爸爸妈妈吗?”

    莎丽沉默起来,过了十几秒、吃土少女都有点等不了才轻轻摇头,“没有……姐姐的爸爸妈妈不理莎丽,他们讨厌莎丽。”

    杨瑞一拍额头,“我以为跟np打交道够麻烦了,感情np里的小孩更麻烦呢?”

    “会吗?比现实里的小孩好说话多了吧。”萧文远耸肩。

    “好的,莎丽,那么你的家在哪儿呢?”吃土少女继续努力。

    “在康纳村。”

    “康纳村?亮银镇没这么个村名吧?”萧文远马上拉开地图快速确认了下:“再问下,缇町,这图的np村庄没有叫这个的。”

    吃土少女就兢兢业业地跟莎丽对话了好一阵,最后的结果是莎丽一口咬定她家在康纳村、她能记得村子附近有家贵族的草场,以及少女露易丝父母的名字;给玩家提供了所有能提供的情报,莎丽这小孩np就变成不可对话的状态了。

    “论坛里没有露易丝这np的关联帖、也没有帖子提到康纳村,就是说这任务以前没人触发过。”萧文远也是能推测下任务的,慢慢地说道,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看全文请支持正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