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五霖受胁迫?

    45

    第五霖并不是一个情商非常高的人,或者说他其实比较宅,一般来说他只愿意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较真,别的他并不怎么理会。所以吧,虽然他是相当地想跟杨瑞解释下自己的清白,可开了口吧,他居然一时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说……

    “……总之是……嗯,误解?误会?呃……”越着急第五霖越是没法儿理清思路,加上当年那纠葛确实挺麻烦地,对着局外人怎么都不方便开口,硬生生给他憋出一脑门的汗来。

    “你别急,慢慢说。”杨瑞看他半分钟都憋不出几个字,忙道,“不说也没关系,这也不是多大事,老五你要是那种品德低下的人,那也不能瞒过所有人不是?”

    杨瑞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地,第五霖有时候说话挺气人,不过瞧着也没像多道德败坏。

    “呸!他能有脸说什么?”边上的燕云鳶无比嫌恶地。

    “……”第五霖以手扶额,决定长话短说,有点忐忑地看向杨瑞:“……我性向偏向男性。”

    “那没啥,性向歧视都是老几十年前的偏见了。”杨瑞马上说道。

    第五霖呼了一口气,然后他觉得解释不解释啥地也不重要了,“还有吧……就是当年……”提到自己不擅长的领域,第五霖真是憋得慌,蹙眉道,“就我没有处理好一些事情。反正我不是乱搞的人,我也没那精力,那玩意儿挺麻烦地。”

    杨瑞点头,他也觉得谈恋爱老麻烦了……纠结来纠结去的图个啥,而且他也没真想去关注别人的私生活,无聊不无聊呢,“啥纠葛都是没把话说清楚闹的,你跟这小兄弟好好谈谈吧,讲清楚就行了。”完了伸手拍燕云鳶肩膀一巴掌,“你这个小伙子也是,有事说事、大老爷们的别动不动尖着嗓子叫唤。”

    燕云鳶脸都绿了,要不是担心打不过,他这会儿都要掏刀子了,“你特嘛别动手动脚地!”

    “行,我这就跟他好好说说。”第五霖看杨瑞的视线更温和了,纯爷们风格,合他心意啊。

    “我这先下了啊,老五你先忙,要是谈不拢,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说着杨瑞冲燕云鳶晃了下拳头,都大老爷们地,谁用得着让谁呢。

    燕云鳶嘴唇蠕动着没敢出声,他还是分得清谁好欺负谁不好欺负的,直到杨瑞走草坪里下线了、他才恢复点儿蛮横神色,厌恶地看向第五霖:“我可告诉你,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住我。”

    第五霖默默注视燕云鳶,直看得燕云鳶不自在地做起小动作才开声:“小鳶,我直白说了吧,你也好,燕云也好,都不是我中意的类型。”

    “草泥马——”

    “你先别忙着骂,燕云太热情,你太别扭,你俩都让我心累得不行。以前我什么都不说,是我觉得我表现得挺明确了……朋友归朋友,感情归感情,那是两条线。燕云找我帮忙我就帮,那是因为他当朋友也挺好。而我有时候帮你,也不是说对你有什么想法或者多听你话、或者说我被你威胁到了,是我不想闹得太难看。”第五霖语速加快,“我尊重别人的感情,不表示我就得去回应什么。你们当时刚毕业出来做事,作为同校学长我是觉得我有义务帮把手,不是说我要对谁负责,而且这也压根不能归到我头上要我负责,你说是不是?”

    话音一落,第五霖就见燕云鳶脸上那种嫌恶绷不住了,小青年眼神里都是绝望,看得他挺心慌的:“说到底就是这么回事,你自己想想,小姑娘耍脾气,身为男人可不得低头弯腰吗。可你是个男同胞,你那性格,就算是当朋友我也不愿意啊。”

    ……这家伙的情商……坟头都长草了。

    “……好吧,这回算我错,行了吧,你那公会有啥麻烦,就是领地战的事?”第五霖举手投降。

    次日周末,杨瑞照样是四点整上线。刚上来还没看清楚周围呢,私聊提示就在闪了。

    “杨柳!!!!!!”

    整整六个感叹号,发消息来的萧文远别提多激动了。

    “咋了?出事了?”杨瑞站在原地回复。

    “五哥跑去加《忤逆风》了!就是主城来的大公会!”萧文远还是很激动,“一个小青年拉他去地!咋回事啊?!”

    “一个小青年?”杨瑞想了想,“哦,可能是昨晚那个吧,看样子他们谈拢了啊。他们好像是老早认识的朋友,之前有啥误会之类的,现在解释清楚重归于好了吧。”

    那边的萧文远沉默了下,“你就没有别的想法?”

    “啊?我还得有什么想法?”杨瑞莫名其妙。

    “……”萧文远不知道该说啥了,作为一个高情商的人生赢家……萧文远看事情可比谁都清晰;他迫切地想要发泄下震惊的情绪,但是左边看看,是一脸死相蹲着挖鼻孔的克龙哥,右边看看,是抱胸装高冷的路痴法师。

    “……你怎么看五哥的?”萧文远又莫名其妙地发来这么一句。

    小跑着去镇政厅的杨瑞还是一头雾水:“挺好啊,除了偶尔嘴毒点就没啥毛病。你咋地了这是?”

    萧文远自己都糊涂了,人生赢家根本就理解不了低情商和感情白痴的世界,在他看来第五霖对杨瑞的倾慕挺明显地,杨瑞也没表现出反感排斥,可这发展他挺弄不明白地。

    索性直接给第五霖去了条私聊:“五哥,杨柳上来了。”

    “嗯?哦,看见了,他应该要去跑任务吧,你们先玩,六点钟差不多再准备领地战。”第五霖回复。

    “……你这会儿在干啥呢。”

    “《忤逆风》这边卡在团本最后几点完成度,我给他们研究下怎么弄。先不跟你说了啊,正清怪呢。”

    “……看来是我想多了。”萧文远关上消息框,自言自语。

    杨瑞这会儿已经跑到镇政厅大院了,军需官还在老房间里。他进去尝试着对话,这次军需官没像昨天晚上那样坐在椅子里不理人,向他看了过来:“是你,勇士杨柳杨。感谢你昨天为保护镇子而战。”

    领地战期间这里不发布任务,往日要排队才能进来的房间这会儿空荡荡的,杨柳按着任务要求问:“威尔斯先生,我想问问关于费迪南德王子殿下的事。”

    军需官马克·威尔斯偏头看向窗外,一脸深沉:“我不知该如何对你描述,勇士。指挥官阁下对殿下充满了误解,我甚至无法说服他,又该如何对陌生人去谈殿下的事呢。”

    “……”杨瑞鼻子都气歪了,所以他挺烦这游戏里的任务的,特别是对话类型,根本就不给几个回答选项让玩家随便点选,而是要求什么自由发挥……自由发挥你妹夫!“那他到底是国家的英雄,还是背叛国家的恶徒?在这上面你总有你的看法吧,威尔斯先生。”

    ……好在杨瑞对费迪南德退场剧情里面防务指挥官说过的关键词“背叛”有点印象,这也是触发下一步剧情的关键。

    这就是一个与背叛有关的老套宫廷剧剧情任务,杨瑞提到了这个关键词,军需官的反应就大了,这中年男人默默流泪,嗓音苍凉地,“不,殿下怎么会背叛雅尔芙呢?敌人的大军兵临城下,殿下是王室中唯一一位奋起反击、身先士卒的高贵领导者。”

    “那场战斗至今令我心悸,敌人的军队占领了半座王城,王宫前的台阶被鲜血染红,王室贵族们仓皇出逃……只有殿下留了下来,勇士,殿下领着他的亲卫埋伏在平民区中,当敌军首领的座驾通过城中时,殿下不惧生死、拼死冲击……若非殿下英勇无匹,雅尔芙早已失去了她的荣耀。”

    军需官离开椅子,激动地做出歌剧里面才有的夸张动作:

    “殿下是当之无愧的国家英雄,勇士。那场战争之后殿下整整三年、都在为将敌人的军队赶出我国而拼杀,没有回过一日王城——那高贵的灵魂鞍不离马、甲不离身,率领军队奔波在公国的领土上,餐风露宿、饱受风霜……当最后的胜利来临时,回到王城的殿下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那居然是位王室的成员……他经历了怎样残酷的战争和艰难的岁月?那一日,出城迎接殿下的莎柏琳娜公主当场为殿下的憔悴而哭泣。”

    “果然很了不起,英雄、真汉子。”杨瑞连连点头,军需官的腔调演得太过,也没耽搁描述那位英灵生前的勇武。

    军需官忍不住微笑,然后又低落起来:“王子殿下将带领雅尔芙更加强盛,我们的国民对此坚信不疑……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居然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殿下。”说完这n就失神地跌坐回椅子上,一言不发。

    “嗯……”杨瑞的眼神儿变了,就算他电视剧看得少吧,作为一个接受过小学义务教育、被强塞过不少历史知识的中国人,他也知道不少功臣名将功高震主后不得善终的事迹;费迪南德比功臣名将还没退路,因为他本来就是王储,大公还在位、王子的名声名望都让所有人都认为他能“带领国家更加强盛”了,那么费迪南德的下场……简直是小学生都能猜得出来。

    当然,还有不少奇怪的地方,比如这种盖世军功下费迪南德身边是有护卫的、手上是捏着军队的,大公想软禁他军队和国民都不定能接受,他又是怎么给“被消失”的呢?

    不得不说……这种套路剧情把杨瑞给吸引到了,他还是头次对游戏里的任务这么上心;认真地想了整整十秒钟,杨瑞提出了一个很有玩家素质的问题,“现在的大公是哪位王室成员?是莎柏琳娜公主吗?”

    军需官抬起头来,漠然地摇头,“不,勇士,现任的大公是殿下的叔叔,诺顿亲王。”

    “前任大公没有别的子嗣了吗?”就连杨瑞都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军需官不说话。

    “那莎柏琳娜公主呢?”杨瑞又问。

    “……公主殿下从十年前起,就留在落日森林疗养。”

    关心起剧情来的杨瑞这还真是把任务很顺利地走过去了,第二个支线“向军需官马克·威尔斯询问费迪南德的过往”打了个勾,刷新了第三个支线任务:“救援莎柏琳娜公主殿下。”

    “果然有阴谋!”杨瑞脸色严肃,普通的跑腿找人任务才不会用上“救援”这种词。理所当然地,他拉开好友名单、给第五霖报告新的任务进度。

    正跟《忤逆风》精英团过团队副本的第五霖看到私聊提示是杨柳杨,立即抬手:“等会。”

    这个精英团阵容十分华丽,主t是排名仅次于克龙哥的第二防骑、全团成员小半是能在天梯榜上找得着id的人;《忤逆风》的总会长亲自带队指挥、给他打下手的是二会的副会“我心甘”。

    “怎么了五哥?”第五霖一抬手、总会长马上关心地看过来。副本还没打到一半完成度已经超过50%了,这数据帝实在很犀利,一想到公会等级能提升、总会长看第五霖的视线都是柔和得让人肉麻地。

    “我这里有很重要的事,暂时休息一下,注意队形、别让怪物从道上溜过去。”第五霖叮嘱了句就站下打开私聊,看完杨瑞的报告后思索了下、拉开自己的个人日志,翻找了好一会才回复,“落日森林很远,去主城坐马车都要转俩个城才能到。区域型的任务不可能要跑这么远,这个任务可能不是一般的剧情任务。”

    “诶?这么夸张?”

    “你等会,别的城镇应该也有完成击退费迪南德这个支线的,我找人问问。”第五霖说着,拉开了他的好友列表。

    ……虽然在游戏初期就被玩家论坛禁言、被官方限制了言论,第五霖在《第二大陆》这游戏没刷出很强的存在感;但他毕竟名声在那,好友名单里的质量……那是相当地惊人,全职业天梯榜上前1000的高手,几乎都有那么几人在他的好友名单里。

    收发了几十条信息,第五霖才给杨瑞去私聊:“我问了下,没有完成击退费迪南德支线任务就直接结束了,只给声望和积分奖励。王城郊区那边有个会也击退了费迪南德,他们那的任务走线和你一样,要去救援莎柏琳娜。只是这任务要做的话也得等领地战结束了,你看看要么抽一天时间出来、和他们那个会一起去做?这任务可能不太简单。”

    杨瑞想了想:“这样吧,我这在线时间也不好意思让别人配合我。我先分两天坐车过去试试看,不能做的话再想办法。”

    第五霖顿时有些高兴:“大公会组织起来确实有点麻烦,我们可以小团先去试试,清默文远他们肯定是愿意配合你的。”……他还比较矜持,没有直接说自个儿。

    “好啊,那我这会先找他们去了。”杨瑞爽快地。

    “嗯,你们玩着,我这边忙完也差不多到领地战时间了。”

    ……第五霖并不知道自己跟杨瑞私聊的时候脸上都是带着笑的,弄得一个团的人都以诡异的目光向他行注目礼。

    燕云鳶也在团里,站位离第五霖不远;他腰间佩了把亮闪闪的匕首、板着脸,就跟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但在第五霖结束私聊、招呼大家开打的时候吧,这家伙居然又端着笑脸凑过去,亲亲蜜蜜地:“五哥刚才忙的啥呢?”

    第五霖很不擅长应付这种情绪复杂喜怒无常的人,这家伙还又爱面子又别扭,真是让他很想敬而远之;这会儿人带着笑靠过来、他也是一点这家伙心情好不好的底气都没有,只能面无表情地:“跟人说点事。”完了他觉得这好像有点轻描淡写,又补充了句,“跟重要的人说点重要的事。”

    燕云鳶额头上蹦出青筋,向上的嘴角有点歪了:“……这回真是麻烦你了啊,你这么忙还让你来帮忙。”

    所谓察言观色……这技能在第五霖的天赋树上并没有点亮,他能想到照顾别人的心情、一些话会控制着不随便吐出口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他实诚地点了下头,“嗯”了一声,就越过燕云鳶走到总会长那儿说起团本的事来。

    燕云鳶装作低头抽匕首,把难看起来的脸色掩饰了过去。副会“我心甘”向他凑过来的时候,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异样。

    “……没闹僵吧?”我心甘冲第五霖的方向打了个眼色,压低了声音问。

    “副会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就行了。”燕云鳶嘿了一声。

    我心甘含糊地嗯了一声,抬手拍拍燕云鳶的胳膊、走开去招呼团员列队;燕云鳶知道自己这个人情卖出去了,第五霖给他的郁闷减轻了不少,再扭身去跟自己小队的人打招呼时,他身上是一点也看不出那种难打交道的蛮横。

    ……说起来不大好听,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其实是没有活得蛮横骄纵、双商放飞放弃治疗的条件的。许多所谓“骄横”的人吧,都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面对特定的人,他才骄横得起来;在大部分的情况下,这类人都明白夹起尾巴做人的道理。

    简而言之……贱人都是惯出来的,没人惯,想犯贱也没地儿犯去。呃,当然了,拎得清事儿的人还是占多数,世界的主流群体,毕竟是以正常人为主。

    杨瑞跑到跟大伙儿汇合的地点时,小小地惊诧了下,在队伍频道里说道:“哟呵,这么多人啊。”

    这是亮银镇的东线城墙内,往日看上去古朴大气的城墙经历过昨晚的战斗后变得坑坑洼洼的,少部分的城头还塌陷了一大块、下面的n住房也遭受了池鱼之殃。

    “外面不让出城去刷怪,可不都堆城里任务了吗。”萧文远出声,“四道城墙就正南面还好,其它三面都受到毁损,东、北这两边尤其厉害。你到哪了呢,也过来一起任务。”

    “我在第四大道出口这。”

    “顺着街角过来、靠近打金街这位置,有个大棚子的这里。”

    杨瑞按着萧文远说的跑过去,就见原来的打金街塌了一小半、废墟都被击中到城墙根下,原来的房屋位置搭了个类似于简陋版集体食堂的大棚,挺多的玩家和n在这块出入。

    走进去一看,才弄明白这似乎是个临时的伤员收容站,一排排的草席、木床上躺了好几百个受伤的平民n,几个官员打扮的n在大棚口发布任务,有治疗能力的骑士牧师玩家就去给n刷技能、没治疗能力的就去帮忙打绷带、或者分配食物跑腿打杂之类的零活。

    杨瑞在角落里找到了队友们,几乎都在,萧文远和桃子在给躺席子上的n刷治疗技能,克龙哥和风清默这俩一蹲一站、从视线的移动来看就是在刷论坛划水;半夏这妹子倒是勤奋,和小平一块在那做着打杂任务,就是小平旁边多了个男人,杨瑞打量了几下没认出来,只是觉得有点儿眼熟。

    “这位兄弟是?”杨瑞跟大伙儿打了下招呼,看向那人。

    “飞扬跋扈,以前和我玩同一个游戏的兄弟。”小平放下绷带上来介绍,笑嘻嘻地,“其实他跟我们见过,杨哥你还记得在矿区跟一骑打群架的那天吗?那两百人的队伍就是他带的。”

    飞扬跋扈也是25到30来岁这个年龄段的人,玩的是骑士,杨瑞进来的时候这货穿着身输出的重甲装备拿了根治疗法杖在那里刷血,看着别提多变扭;小平一介绍、他就热情地笑着伸手过来,“你好,杨哥,你老叫我飞扬就行,我这id看着挺嚣张,但我是个贼老实地人……”

    杨瑞盯着他看了几眼,“我说这么眼熟呢,想起来了,我好像揍过你。”

    “……那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弃暗投明。”飞扬跋扈这脸皮不是盖的,尴尬上脸没一秒钟就换成了更热情的谄笑,“这不是终于幡然醒悟、走向正途了吗?”

    “你那团带得不错。”杨瑞客气地笑,“虽然我看不出来,但老五都说你这指挥还是有实力的。现在离了一骑在哪里高就呢?”

    “……”飞扬跋扈一时间弄不明白这大神是还记仇呢、还是一笑泯恩仇了,面皮有点僵、心里有点虚,“这不……还在观望呢,毕竟咱也不知道哪家公会有实力点,呵呵……”

    “行了,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小平拆他台,“这游戏更重视能带团过副本的指挥,我们这种研究团战的人家不是很重视,哪怕去了也最多就带带刷怪团。”

    “咦?这领地战可不就是正需求团长指挥的吗?一打都是几千人的规模,平时带副本的能带得动?”杨瑞在战斗方面,永远是相当敏锐的。

    小平和飞扬听了他这话别提多舒爽,异口同声地:“就是、就是,还是你老有眼光。”

    半夏“哐”地一声把至少几百斤重的难民物资箱搬过来放地上,转身看到蹲那刷论坛的克龙哥,气不打一处来:“克龙哥你别老划水啊,你不也是骑士吗,起来跟文远哥他们一块刷血呗。”

    克龙哥视线离开他的玩家论坛界面,不屑地斜睨眼那个刷血的暗牧:“纯爷们真汉子,说不当奶就不当奶。”

    萧文远回他一个冷漠的眼神儿,扭头招呼杨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