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4章 燕云鳶

    44

    时间稍微往后倒退个五分钟……

    杨瑞爬下城墙后,费迪南德·堕落英灵这boss自己从踏炎龙马上跳了下来,迈前一步、一身的黑铁铠甲哐哐作响:“赞美你的勇气,挑战者,吾给予你公平战斗的机会。”然后这boss长剑平举,另一只手在身侧摊开、做了个貌似是战斗礼节的动作。

    ……这是英灵模板boss的隐藏设置,十人以下玩家挑战时、boss会自己下马。要不这类型boss的坐骑也都是有战斗力地,玩家压根没法打。

    杨瑞是很不耐烦看任务文本的,或者说他只要看到超过两百个紧密排列的文字就会头疼;但对于剧情的理解啥地,他也没真蠢到脑子里只有肌肉的程度,n们的对话明确地显示了这个boss的来历,曾经的公国英雄、王子殿下,现在却成了亡灵怪物、恶魔大军的一员;且从剧情展示来看,这位的身份转变并非咎由自取、而貌似是有什么苦衷。

    这种带有悲□□彩的设定在杨瑞这儿还是很有市场的,而且他也没有经历过烂俗狗血剧的狂轰滥炸、下意识地就把对方当成一个有血有肉的生灵来看待了,神色严肃地颔首回礼、并且用了个敬称:“冒犯了,王子殿下。”

    公国英雄出身的费迪南德剑术精湛,不但血条长、技能多、被打倒后还能瞬发boss模板n通用的反控制技能“震地”,要不是杨瑞刚点亮了自奶技能,要单挑这boss还真有点麻烦;不得已的时候拼着硬吃伤害保证要害连击、又有“张的护目镜”这件装备提供100%破防,五分钟后杨瑞终于将boss的血条打空。

    在玩家们为莫名其妙的胜利懵逼时,费迪南德踉跄后退、持剑单膝跪下,面具下传出悲戚的台词:“我失败了……是的,失败总是与我形影不离……”

    喘着气的杨瑞看看费迪南德从红变绿的头顶名称,吐出一口气,他的蓝早就空了、血条也只剩一半,对方再不跪、他就得跪了;游戏玩到现在,费迪南德还真是他遇到最厉害的怪物,跟靠体型和技能吊打玩家的boss不一样,这个堕落英灵是有剑术设定地,偶尔会在刁钻的角度下抽冷子来一剑、打得老费力了。

    杨瑞的支线任务栏上打了个勾,费迪南德也进入了退场剧情;这个曾经的公国英雄没有自哀自怨多久就站了起来,再次向玩家行礼致意,“虽然你挡了吾的去路,当吾仍当向你致谢……感谢你保护了吾的国家,杨柳杨。”

    “我只是做个任务……要谢我的话你还不如自己保护你的国家。”杨瑞也不管n能不能理解,特实诚地。

    “殿下!”城墙上看热闹的三个n不知何时跑下来了,军需官动情地表演戏份,“你又要离开吗?舍弃你的国家和人民?”

    “无须如此称呼,人类,吾早已不是你们的殿下。”费迪南德沧桑地。

    “可你是普利莫大公的长子,殿下,你是雅尔芙的英雄。”军需官悲情地。

    防务指挥官忽然怒发冲冠地大喊:“闭嘴!威尔斯,我国的英雄怎会加入恶魔大军!”他伸手指向费迪南德,“普利莫大公绝没有堕落的子嗣!费迪南德,你玷污了大公的姓氏!如同传说那样,你是那可恨女人与恶魔交|媾后诞下的邪恶私生子!让你这肮脏的灵魂成为王子是雅尔芙的耻辱,好在人们没有被你这恶徒的谎言欺骗下去!滚吧,你没有资格站上雅尔芙的国土!”

    杨瑞面无表情看了防务指挥官一眼,在团队频道问:“这老头能不能打?”

    团里其他人急得不行,克龙哥高叫:“杨柳你发傻愣呢,快看看掉了啥装备!”

    风清默用力拍城墙上的箭垛:“在boss脚下!快捡啊!”

    “等会,急啥!”杨瑞没好气,不善地盯着防务指挥官打量。

    治安官安德烈·汉弗莱这会儿也开口了:“请不要这么说,阁下。尊敬的殿下,请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汉弗莱,你这家伙也要跟威尔斯一样、去理睬一个背叛雅尔芙的恶徒?!”防务指挥官吹胡子瞪眼。

    “不,阁下,我们绝不相信王子殿下会是你所说的那样……”军需官焦急地。

    费迪南德并没有出声辩白,这boss安静地抬头看向北方的天空,毅然转身跳上战马、沉默地领着黑骑士军团回到空间门内,任凭军需官怎么叫都不回头。

    “卧槽!”风清默等不急了,自己跳下来看装备,虽然没有拾取权,看看属性还是行地,“卧槽!紫字长剑啊!”

    吃土少女缇町从杨瑞开始单挑boss后表情就一直是(°△°),直到boss退场了才眨巴下眼睛、手捂胸口:“……我的世界观……快要碎成渣渣了……”

    “boss挺酷的啊!”关注点诡异的桃子双手捧心状,边上的射击系大师姐猛点头。

    “老李你注意到没,那boss使剑挺有章法地,换成你或者我可能都打不了。”牛排大姐跟鲫鱼兄探讨,“要是你打还能维持连击,但血线扛不住,我打的话,连击打打就得断。”

    “领地战结束了?杨柳,快看看任务怎么样了!”萧文远后知后觉地看到了系统公告。

    杨瑞虎视眈眈正争执的三个重要n,“防务指挥官这老头能不能打,我看丫挺不顺眼地。”

    “……你就别跟剧情过不去了,那都是剧本。”萧文远吐槽着从城墙上滑下来,“任务完成了?”

    “嗯……”杨瑞把注意力放到任务更新上,脸皮一抽,“卧槽,怎么还有支线呢,这任务有点长啊。”

    他那任务下面又出来一支线:“向军需官马克·威尔斯询问费迪南德的过往。”于是杨瑞就打算叫住军需官,结果这三个n边争执边往被守卫n打开的城门里走,不给玩家交互了。

    “我说,装备再不捡可就真的要消失了啊!”风清默喝道。

    杨瑞把剑捡起来丢给风清默慢慢看,牛排大姐打了声招呼就带学生们下线去了,吃土少女缇町这个外援治疗也表示要去修补她的世界观(杨瑞:?!);他原本也准备活动结束就下,但是这任务吊着人挺不舒服的,就打算去把它跑完。

    萧文远拍巴掌:“我们先回城吧,桃子快先下来……喂、清默,快跟上,等下丢你跟老克作伴了啊。”

    这会儿亮银镇里的玩家和n都多起来了,不少玩家都在骂活动变|态、抱怨晚上挂了几次。杨瑞给第五霖报告了一下任务进度、就听见萧文远跟风清默在嘀嘀咕咕,随意地凑了句,“说啥呢?”

    萧文远捧着费迪南德掉落的紫字长剑,一脸的微妙:“说你的这个战利品呢……说真的,连我都很难判断这到底算是极品……还是极品垃圾。”

    “咦?我还没看呢,给我瞧瞧。”杨瑞好奇地接了过来。

    “受诅咒的命运”

    “某位公国王子曾经使用过的佩剑。”

    “全属性提升20点,攻击时有一定几率触发冰冻特效。”

    “佩戴这把长剑的人将获得不幸的诅咒,幸运值负100。”

    这是一把紫字史诗武器,不但全属性提升了20点、还有攻击触发特效。虽然冰冻特效是减速、比不上全能法戒的火焰特效增伤,依然是一把很不错的武器。问题就在于最后一条说明上……

    “嗯……假设普通人的幸运值是10点满值,半夏那妹子是100点超值,那么这个幸运值负100……”杨瑞说着,自己就打个哆嗦,“……就是跟半夏的幸运max相反的情形了?”

    他这小团里仅剩的克龙哥、桃子、风清默和萧文远不约而同发出长嘶声,讲真,半夏那妹子的幸运值实在太逆天,想想与之相反的情形就让人心底发毛。

    “冰冻特效对mt挺有用……不过要是拿了这把剑,会不会被boss打的时候100%被暴击啊?”克龙哥咧嘴。

    “游戏里并没有幸运值这个设定,或许这只是心理暗示?”风清默挣扎纠结,他挺喜欢这剑的造型的,比他现在的武器好看多了,够帅气。

    萧文远说道:“玩家的属性面板确实是没有幸运值显示,但是呢,如果团队里有人拿这种武器,我想我可能会选择自行退组吧。”

    “我觉得这完全是不靠谱的玄学,就跟用什么姿势打怪容易出装备一样,肯定是心理暗示。”风清默继续挣扎纠结。

    “要不问问老五吧。”杨瑞说道。

    第五霖也回城了,杨瑞私聊了一句他就发过来组队申请,进了队伍看了小队频道里发出来的武器属性,他立即说道:“这东西暂时别装备。”

    “我就说吧。”萧文远冲风清默挑眉,“以前的键盘游戏就喜欢搞什么隐藏属性,一些id特别红、一些id特别黑。这剑你就别心动了,谁知道负100幸运值有啥隐藏设置呢。”

    第五霖又继续说道:“带了‘受诅咒’、‘被玷污’之类前缀的装备,拿去王城神殿那花金币找红衣主教洗礼可以重置属性,这剑的debuff太强,都称得上是反噬装备了,得拿去洗礼下才能用。”

    克龙哥马上目光炯炯看向杨瑞:“杨柳,我们是兄弟吧?”

    慢了一拍的风清默气坏了:“等会,谁不是兄弟呢?你那破骑士跟我抢这种神器干啥!”

    克龙哥鼻子里哼了一声:“我是主t,适合mt的装备当然是要优先主t,你丫有没有团队精神。”

    “哈啊?几乎就没扛过怪的人,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主t?”风清默鄙视。

    “那你一个控怪的辅助法师,用得着拿紫装?拿根烧火棍都不耽搁你发挥吧。”

    杨瑞直接把剑塞给萧文远:“你来分吧。”

    “呵呵……其实我也挺喜欢这武器的属性的。”萧文远说着就把剑揣自己兜里了,在另两个惊愕咆哮之前他又补了句,“大家roll点吧,你俩也清楚拍金的话跟直接给我差不多。”

    ……10秒后,第五霖roll出了最高的99点,秒杀全场。

    “嗯,我也用得着。”第五霖在队伍频道里淡定地说道。

    在十字街碰面后,克龙哥与风清默忿忿不平地看着第五霖从萧文远那把剑接过去了。这会儿才晚上十点,对大伙儿来说夜晚才刚刚开始,喊来了半夏、小平、和刚刚产生友谊的飞扬跋扈后大家决定一起去刷怪,杨瑞表示跑一下任务就下线,跟大伙儿挥手告别。

    他们这帮人晚上就没挂过,心情那都是轻松加愉快,别的玩家就不是这样了……玩家论坛雅尔芙公国主版上几乎所有开启领地战的城镇都有大批玩家在喷官方,谁都没想到第一次的领地战已经是官方照顾玩家降低了难度、都以为自家准备工作做得挺好,雄心勃|勃地准备着刷积分;结果吧,所有战场的难度都不同程度地提高了,竞争激烈的大公会之间又没有去考虑真诚合作的问题,竟有大半的参战城镇在第一天晚上就给破了城,惨败收场。

    少数坚苦地撑到最后一分钟的城镇,玩家损失也是相当地惨重;黑石镇就有个大公会的会长凄凉地发帖,说他们那里的公会团一灭再灭,最后只能退到城墙上与守卫n并肩作战。

    又有另一个距离亮银镇颇远的小城玩家发帖,吸引了玩家们的注意力。这发帖人是个即时战略游戏中挺出名的战术大师,玩了《第二大陆》后被一家工作室转型的大公会揽入麾下。他判断出最困难的一波怪是可以分化的,组织人去接了相关任务,果然,最后一波怪时触发了剧情、可以只打boss不□□骑士军团;但他们拉了个百多人的精英团去挑战那个堕落英雄,结果面对的是个血量堪比巨龙、还骑着战斗型坐骑横冲直撞的人形战车……最后虽然勉强地撑到了领地战结束,但自家的一线高手全都挂了,就剩个独苗苗骑士活到最后。

    这帖子发出来后很快就被发帖人自己删掉了……这种情报很明显哪家工作室都不愿意外流;估计是这战术大师分享精神太浓厚,打了自家老板一个措手不及。

    自然,也有亮银镇的玩家嘚瑟地跑主版论坛上去炫耀胜利,说他们这有个高手单挑了那堕落英灵boss、让领地战提前了十五分钟结束……这种无耻的炫耀党自然是让广大玩家群体怒喷嘲讽质疑、然后被无尽的抱怨帖淹没。

    当玩家们群起而攻之、口水大战官方版主时,亮银镇三大公会的会长凑到了一起。会长们默默相视,打起了暗号:

    “还跟吗?”

    “跟。”

    “不跟怎么办?不跟这领地战没法打了。”

    “哎……”

    “哎……”

    “……就不能只有杨柳杨,没有第五霖吗?”

    “只有杨柳杨也难打啊……再说我们连杨柳杨本人都没见过呢。”

    “哎……”

    “哎……”

    第五霖跟队走到城门那,忽然收到了个好友申请。他盯着申请人的id看了会儿,找个借口离队、又走回城里。

    “是你。”复活点旁边蹲了个装备华丽的小青年,看清楚这盗贼的脸,第五霖一愣,“你用了这id。”

    “五哥。”盗贼笑着走上来,态度亲密,“这id本来就是他跟我一起经营地,这不他退出游戏圈子了,就只能我用了吗。”

    第五霖扫一眼刚加进好友列表的名字,再看看眼前人,有那么点点情绪复杂,“你也来玩这游戏了。”

    “老游戏都倒闭得差不多了,要吃职业玩家这口饭,可不是只能玩这游戏了。”id叫燕云鳶的盗贼一点看不出在别人面前提起第五霖时的轻蔑,反倒是相当地热情,“五哥你是到哪里都吃得开,到了这拟真游戏也是大名人一个。我就不行了,前面差点沦落成最底层的打金员,好不容易才找回点当高手的感觉……”说着他伸手搭到第五霖的肩膀上,“你是不知道啊,我先前呆那工作室只肯给我最基本的工资,真是吃饭都差点不够……”

    “现在跳到待遇不错的地方了?那就正经做下去吧。”第五霖没啥表情。

    燕云鳶盯他看了一会儿,笑容冷了下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啊,只肯帮你‘看得上’的人。”

    “想不想帮、帮什么人是我的自由吧?”

    “哈……这么说可太绝情了。”燕云鳶收回手,抱胸站着,“好歹我们也是老朋友,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说?”

    “你和我的关系称不上和睦,说是对立有点过头,但离‘朋友’还是有差距的吧。”第五霖实话实说。

    燕云鳶额头上青筋一跳:“那好,我们确实不是‘朋友’……那么,我跟我兄弟一起组建的工作室,你横插一脚进来不说,还逼得他离开游戏圈子,你这个游戏界的名人,自己说说吧,我们应该算是什么关系?”

    “……”第五霖罕有地面现为难,“这是*问题,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

    “什么*?你不是很实诚的吗?你不是自以为坦荡的吗?”燕云鳶冷笑,“得了吧,你要当伪君子我没意见,但你别把谁都当沙包。”

    “伪……好好好。”第五霖叹息一声:“你到底找我干什么?总不是无聊到特意来吵架的吧。”

    “我现在跳到《忤逆风》了,你也知道这工作室老板大方,但是眼里不太看得起人……你不是最擅长研究游戏的吗?现在领地战你肯定混得如鱼得水吧?”燕云鳶语气稍稍急促,“你过来帮我,我就当以前的事情全没发生过,怎么样,你也不想你那破事儿闹得谁都知道吧?”

    “等会……”第五霖做了个中止手势,“你的意思,让我帮你提升你在工作室的地位?以我和燕云鳶的关系为威胁?”

    燕云鳶额头上的青筋再次跳动,声音也冷下来:“你叫他别叫全名,老子听着恶心。”

    “行……有一点我不明白,确实你向来是比较厌恶我,但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先不提别的,你确定这种威胁能让我屈服?”第五霖问道。

    “哦?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代?市面上的游戏就这个,你以为你能在一个游戏里名字臭掉了还能换一个?都经营出名声了,你能舍得?”燕云鳶冷笑,“出谋划策不是你最喜欢干的事吗,让别人知道你多能耐、你多有用、让别人追捧着你,不就是你的人生追求吗?我现在可是给你送来表现机会了。”

    第五霖头疼:“嗯……你这种强势的偏见方式我真是无言以对。”

    燕云鳶满脸嫌恶地道:“用不着惺惺作态,演给谁看?”

    第五霖叹气:“都这么多年了,你也成长点吧。你觉得当时是我轻视你,但你也想想,你那态度是想跟我打好交道的样子吗?当初是燕云鳶找我去帮忙……”

    “燕云鳶这个id是他和我一起经营的!你叫他别叫全名!”燕云鳶忽然暴怒起来。

    “好吧……你冷静点。”第五霖顿了顿,“小鳶,我和燕云之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他【哔——】别扯有的没的!”燕云鳶骂道,“我什么都知道,你不就跟他搞一起去了吗?搞完了你他【哔——】的又把他踹了,什么狗币玩意儿,你在这装!”

    第五霖皱眉:“你这种情绪化的态度我没法儿跟你交流。”

    “你不就借着你那能耐到处浪吗?卖p眼的都比你干净,当别人看不出呢?装你【哔——】的装!”燕云鳶激动地。

    “你冷静点,说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第五霖皱眉更深,“退一万步说,即使我真的跟他之间有什么,那也应该是正常的、健全的交往,用不着说得这么难听。”

    “呃……我说。”杨瑞惊吓脸(°△°|||)︴,费力地咽了口唾沫,“两位,这儿人还挺多的,不适合说事!”

    第五霖默默回头,毫不意外地看到身后呆立着几个准备下线的学生妹、以及不知何时走过来的杨瑞。

    “帮把手,拉他去边上。”第五霖冲杨瑞招呼一声,拉着情绪激动不住叫骂的燕云鳶往花坛深处走,还冲那几个学生妹挥下手,“不好意思啊,挡你们路了。”

    “……没事、没事。”几个学生妹僵硬地咽了口唾沫,转过身去疯狂打字私聊,“卧槽、卧槽!好劲爆!”“三角恋?!谁攻谁受?!”

    燕云鳶骂得挺难听地,杨瑞不得不捂了人嘴、用了点巧劲让他安静会,“我就想下个线……老五,我真不是来听你*的啊。”

    “不是那么回事,这家伙老早就对我误解挺深,说了他也听不进去。”第五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