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0章 领地战

    40

    三大公会牵头的大团是一直陆陆续续有人补充进来的,刚上线的、或者是听说这边有本地玩家大本营的,呼朋唤友一队队地跑来加入,到了八点活动开始时,团队里的小队数字标号已经飙升到1000冒头了。

    人数过万、成山成海,别管战斗力咋样、在地面上铺开来是足够壮观了;总指挥队里除了懵懵懂懂的半夏妹子和不管啥情况下都冷静得不行的第五霖,其他人连喘气都谨慎起来了。

    “十号点900号以上小队注意,小恶魔军团预计三十秒后与你们接触,各队保护好自己治疗、近战老实呆在远程附近,切勿脱离大团……”

    “三号点300到350标号小队向右侧横向移动俩个坐标点、把敌军放到包围圈里来打!”

    “六号点的小队阵亡人数超过三分之一的小队后撤!满员的小队顶上!七号点的队伍不要动!你们那边马上要来怪了!”

    开打前三家大公会也许或多或少会有“自家的指挥搞定这种规模的玩家大团100%足够”的想法,开打后就没人这么想了。玩家又不是令行禁止的士兵,哪怕设想的战阵调动再完美、也抗不住队友战五渣;最糟糕的是、就算三位会长带来的指挥都是游戏老玩家、经历过各种考验、但也没人带过这么庞大的队伍,心理素质再好也不可能跟古代那些名将似的做到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具体表现到指挥上面,就是难免在调动的时候不敢放开手脚、紧张焦虑、犹豫不决。蜂拥而来的怪物大军与玩家阵地交火不到三分钟就出现了大量伤亡,团队频道里的小队列表中变灰的名字越来越多,这是死亡回城后身上带了虚弱debuff的玩家,至少十来分钟后才能恢复战斗力归队。

    “艹!我这里灭回去四队人了!”加伦君气得直跳脚,简直想踢掉总指挥队里不相干的人把自家的指挥都拉进来、尽力保护自家队伍不受损失,当然,这也就是一个想法而已。

    《天骄》会长月下荷当机立断:“这样不行,一个指挥看三个分区看不过来!重新安排下,让小平和飞扬跋扈也参与战场指挥!”

    “柳会长和加伦会长怎么看?”就等这句话的第五霖马上出声。

    “看你妹啊!”加伦君心中咆哮,表面上只能咬牙说道:“那就我们会的看一、二号分区。”

    “我们会的三、四号。”柳叔比年轻人稳重多了。

    “我们会五、六号。”月下荷立即表态。

    摩拳擦掌的小平和跃跃欲试的飞扬跋扈马上开了统战指挥接管余下的四个分区,相比起三大公会的指挥,他俩就没这么大的心理负担——反正他们一开始的位置就是团战的时候出力,就算指挥出错了也有退路。起|点低有起|点低的好处,不怕摔嘛!

    杨瑞的小团直接退到西线城墙下靠近西北角的城墙根处,这片儿周围也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散人团热火朝天地刷着怪;耐心地等了几分钟、等到桃子从城墙上面拉着绳子吊下来,他们这才开始转移、向预计战场靠拢。

    “我看这阵势挺不小啊,也不知道城墙上的n士兵挺不挺得住。”萧文远还是比较有大局观的,一面留神着西北角那个空间门里涌出来的恶魔大军、一面忧心忡忡地往城墙上打量。

    “这不是才第一波吗,就这么有怪物灾难片的范儿啊。”鲫鱼兄听到了萧文远的嘀咕,也跟着说道,“还是那种治愈向的灾难片,灭团收尾的那种,然后刷了字幕再给几个主角幸存的镜头,好继续拍续集啥地……”

    “别扯有的没的了。”牛排大姐出来正楼,“小杨啊,你那军师兄弟说没说我们这啥时候能放开了打啊?”

    杨瑞一直留意着第五霖给他发的私聊呢,听到问了就回道:“还没呢,咱们再等等,第五兄弟说了前面20分钟都没我们什么事,大家打打大团漏过来的怪等会儿先吧。”他指向千余米外隔着无数散人团的西北角空间门,“瞧那怪涌得,跟一麻袋蟑螂一口气倒出来似的,咱们这么点子人上去可不得给淹没了。”

    “噫!杨杨的比喻好恶心!”桃子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他们这扯淡之间,玩家大团和散人团大军间隙里已经有成群的小怪冲过来了,学生们二话不说就按照平日刷怪的配合顶了上去;这正统的魔界大军可不比那些被魔化的小怪,伤害血量都翻了倍,牛排大姐一个人奶不住了,外援治疗妹子吃土少女缇町和桃子齐齐出手。

    桃子本身并不算太手残的玩家,再加上认识克龙哥后虚心受教,抬起血线来中规中矩、出错很少;只见她先往近战的学生堆里丢一个集体治愈效果的圣光回响、挨个给掉血的人刷上hot,再对着血线下半的人读条大加;吃土少女缇町这牧师妹子本身就是靠刷血吃饭的,人好歹还是工作室的职业玩家,治疗手法更是精湛,一边刷血一边走位、无视ot的问题不说,还能用牧师的群体恐惧术帮忙控场和提供团队减伤链。

    牛排大姐一看俩妹子这么给力,呵呵笑着收起了法杖,一边换下治疗装备一边对鲫鱼兄说道:“刚才就见你活动腿脚了,这回可到我了啊,你看着点学生们。”

    说话间牛排大姐换上了一套造型跟练功服类似的皮甲、手腕上套了战士的力量护腕,抬脚就冲进怪堆里、眨眼的功夫就摔倒了四、五只小恶魔。

    杨瑞一乐:“那我也活动下吧,热热身。”他本来就一身斗士的装束,装备都不用换,挑了个跟牛排大姐比较远的位置就杀了过去。

    “……”兢兢业业地加血的吃土少女缇町沉默良久,还是忍不住向边上的萧文远吐槽,“我说萧哥,我都怀疑我这牧师玩的方式不对了啊……难道是我今天起床的姿势不对吗,怎么一个二个都这样啊……”

    “……我也是牧师来着。”萧文远给她一个死鱼眼表情,“而且比起我们吧,正宗的dps受到的伤害更大。”

    “老萧你说谁?”风清默斜视过来。

    “谁吱声他说谁。”克龙哥反正玩的是t,这会儿也看得开,还能有心情拿风清默逗趣,“也不是哥哥们说你,清默,你一个堂堂第一法师,人家玩治疗地都上前线了,你丫还在这划水,真亏你还有脸装那比。”

    “谁特喵说我划水?我特喵这不正输出吗!”风清默可受不得激,马上往怪堆里甩了个群攻的风之漩涡。

    刚把个小怪过肩摔出去的牛排大姐立即瞪过来:“那谁,技能别乱丢啊,这不打乱咱们控制链吗?刚弄晕的怪给你打醒了!”

    要害攻击后眩晕的小怪会被普通攻击打醒,这是游戏里地常识;几个玩家高手包括桃子都无声地看向风清默,鄙视、同情、疑惑之情一览无余,硬是把风清默看得差点儿抬不起头来。

    “……”风清默收了法杖,默默等了三十秒脱战,然后把技能栏里面的输出技能都换成控制技能,再上前伸手辅助控场。

    一个暴风雪冻住一群怪、再一个冰环将分散的怪群锁足、并选中脱离怪群的散怪读条变形术,第一法师面目狰狞地:“我特喵两百多智力的法师给你们控场!行了吧!来多少控多少!一个都跑不了!”

    “……年轻人就是不稳重啊,这就被逼疯了。”早就默默把主动技能换成治疗类型的萧文远一边帮忙抬血线、一边摇头叹息。

    “刷血的暗牧憋跟老子嗦话!”风清默咆哮。

    他俩这是都放下自尊了,克龙哥也没啥好调侃的了。作为一个帮忙扫地别人都嫌弃的大短腿,他这会儿独个儿蹲到一边数草玩,然后他就第一个发现了玩家大团里分出来一拨人、向西北角的空间门前端转移。

    “哎哟!他们还真分兵了啊!”克龙哥立即惊奇地叫嚷起来。

    “老五早说他们会分兵了,你大惊小怪个屁!”憋着火的风清默没好气地。

    “来消息了!快快,这波怪清了咱们就跟上。”杨瑞招呼大伙儿,“桃子,老五说叫你共享啥玩意儿给我来着?”

    “共享任务。我这就共享给你,其他人都别接啊!”桃子连忙打开自己的任务栏,“共享给你了我自己也要删任务,五哥说只有一个人有任务的话结算比例会更高。”

    “诶?啥东西这么神秘啊……”杨瑞嘀咕着把桃子共享过来的任务领取了,踩死手头的怪就低头看了下任务,结果看得他莫名其妙的。

    “《不为人知的秘密》”

    “亮银镇军需官马克·威尔斯上尉曾参与过大陆纪元627年的雅尔芙公国沃茨沃斯保卫战,当敌人的铁蹄踏过沃茨沃斯城大门时,公国王子殿下带领亲卫队自城中杀出、阵斩敌军首领,将入侵者的血液凃在城门上,保护了全城居民不受屠戮。”

    “马克·威尔斯上尉:我依然记得王子殿下当日的英姿,时光也不曾让那勇敢的灵魂褪色……他本该是我国的大公。”

    “探索雅尔芙公国王子殿下消失之谜(0/1)”

    “……”看完任务介绍杨瑞就把任务界面关上了。他的确是打算学习一下玩家们对任务的热情和钻研精神,但很抱歉,这没头没脑的玩意儿他决定放弃治疗。

    玩家大团方面,在稳定阵型、确认能够抵抗这个方位的恶魔大军后第五霖便提议让小平带走200支小队援助西北角空间门下的散人玩家;三位会长自然不是很乐意,但有了前面的铺垫,他们也没理由站出来反对。

    事实是永远比雄辩有说服力的,之前的公会积分排行榜上虽然三大公会占了地利人和之便、牢牢地占住了前三名,但并没能将主城来的六家大公会远远甩开;两个晚上的正式领地战期间,要是别人靠着成员精锐完成逆转反超、把三家都挤下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而现在,靠着团结力量联手占领大片战场,他们三家的公会积分都以颇快的速度往上涨、与第四名的距离越拉越大,三位会长嘴上不说、心里对第五霖还是比较服气的。

    东线城墙外,各自为战的六家主城大公会在最初的混乱后也稳定下来了,渐渐与入侵的恶魔大军形成对峙之势,看似形势一片大好……才怪!

    “怎么搞的,那三家的积分提升速度比我们还快?!”《忤逆风》总会长的脸色十分难看,十几分钟前他大胆一搏、把公会1500多人的俩大团直接拉到东南角空间门下跟怪物大军刚正面,靠着距离上的优势和大量的精锐成员,他们公会收割的速度算是东线战场最高,还正得意呢,一拉开公会积分排行榜他的狗眼就被前三名的积分刷新速度闪瞎了。

    二会的副会长、奶骑职业的“我心甘”看了看几位同事黑漆漆的脸色,说道:“我这里有人认识本地公会的人,刚问了下,本地的三家公会这次联合起来开了个巨无霸大团、拉了7000多个散人站住了西线战场,阵线上的怪几乎就没漏掉多少……速度肯定是比我们快了。”

    《忤逆风》的总会长听得很不可思议:“第二、第三那两家沙包了吗?就这么甘心给第一那家做嫁衣裳?!”

    我心甘说起这事儿来也挺不爽的:“他们那俩会长看得开吧,联手的话至少能保持住积分优势,互相拖后腿的话,他们那公会的水平可没法儿跟我们这些主城来的公会比。当然……主要还是有个人能说服他们携手合作,就是第五霖那个数据帝。据说是之前就跟那三家合作了一次、联手干掉了一骑,用这借口帮那三家刷了下昨天的领地战任务完成度,再开口拉他们联合,可不就顺理成章了吗。”

    总会长面皮一抽:“特嘛的,第五霖……那狗比小子,老子早先开他三万块一个月他都不来,说啥要自由地享受游戏……结果他嘛的在这等着老子呢!”

    我心甘不说话了,向蹲在附近的盗贼去了个眼色。

    盗贼心领神会,面上没啥表现,心里一阵乐——这副会长还是挺识趣的,这就给他造势上了。

    刚从别的地图大区给挖角过来的这盗贼,待遇还只是普通高手级别——比底层的打工仔强,但跟老人没法比。他现在就缺个表现的机会,要能利用一下第五霖给自个儿镀层金,他并不介意配合公会演场苦肉戏……反正会里并没有明确指示让他去胁迫谁,而他最后也会因为自己的“无耻”行径受到“教训”;不过就是大伙儿比拼一下演技,说到底职业玩家在乎的是拿到手的利益,面子上的损伤算个屁。

    东线战场上东南、东北两个角有六家主城大公会,西线战场上西南、西北角有三大公会牵头的玩家大团,第一波入侵的恶魔大军来势汹汹、但好歹是抵挡住了,没造成太大的损失。

    要说倒霉的,大概得算北线战场上的散人和中小公会,靠近他们战线的空间门里出来的是只巨型触手怪,看起来很像古早恐怖片中的深海怪物;这怪并没有直接攻击玩家,而是掉进森林里、对林子里的大树进行了操控,玩家常识中只是背景道具的森林顿时全“活”了,一棵棵大树摇身一变树形怪,轰隆作响地向玩家阵线压过来、跑得慢的都被踩成了白光。

    把手底下200支队伍排开在西北角的小平连忙给大团报警:“北线差不多崩溃了,特嘛的那些大树踩玩家就跟人踩蚂蚁一样,我这个角度看过去白光一阵阵的闪!”

    “截图!”第五霖言简意赅。

    小平赶紧截图发到总指挥队的小队频道,点开看后队伍里的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这特喵还叫战场?都特喵完全是怪物‘猎’人啊!”加伦君当即就喊出来了,十几米、几十米高的树人在北线战场上横冲直撞、玩家四散奔逃,简直就跟《进击的树人》似的。

    “不对……这些树人没有魔化特征、树身上没有人脸,还属于植物系,应该是□□控了。”第五霖立即道,“并没有树人靠近城墙,我猜测这些树人是有控制范围的,小平不要让人靠过去、你们就呆原地不要动。我现在通知杨柳杨那帮高手去空间门正下方森林里一探究竟,在此之前只要树人不靠近北城墙,我们就暂时维持现状。”

    《纵横》会长柳晋闻言惊诧地看了第五霖一眼,他自认要是给他足够的时间观察和思考,第五霖发现的这些东西他也能看得出来的;但是在截图中高大威武树人轻松踩跨玩家阵线的冲击下第五霖的思维居然一点儿也不受表象干扰、数秒间就能抓住重点,这也太惊人了。

    脑中灵光一闪、柳会长顿时明白了什么。他故作啥也没发现地去继续关心自己公会负责的战场分区,私下给第五霖去了消息:“五哥不像是没有提前猜到领地战难度加强啊,呵呵……”

    “柳会长是明白人。”第五霖回了这么一句就不解释了,弄得柳晋好一阵郁闷。

    杨瑞收到第五霖的消息在团队里那么一说、《全歌》上下都精神起来了。打小怪对他们来说挺没挑战性的,小恶魔完全就是数量多、战斗力纯粹渣渣,啥牛角怪、岩石巨人之类的,也就是血高点皮厚点,打出要害控制后一样是木桩;魅魔这种小怪倒是有点麻烦,没有及时打断的话自己这边的人会被控制,但好歹团队里四个牧师、其中三个都有使用驱散技能祛除魔法的意识,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用不着谁振臂一呼、杨瑞这小团的人就齐齐向目标转移,因着要一路清着怪过去、克龙哥那大短腿也还能跟得上;绕过小平带领那2000人规模的玩家阵地、靠近原来的树林位置后,全团人都停下了脚步、一个的眼睛瞪得比一个大——外围的树木都杀到北线战场上去了,靠过来后没有障碍物阻挡视线,一眼就能看到里面那个大家伙。

    “卧槽,这特嘛是啥?陆地章鱼?!”风清默原地蹦了一米多高,不小心暴露了他害怕软体动物的弱点。

    “烤成铁板鱿鱼得够多少人吃的啊……”鲫鱼兄这关注点偏太远了,而且丫这么说的时候居然还吸溜了下口水。

    “呃……这玩意儿怎么打?打哪儿?”杨瑞有点懵,下意识看向玩家中的高手、克龙哥萧文远和吃土少女缇町,后两人脸色白得跟啥一样,马上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杨瑞只好截个图发给第五霖:“这东西至少得有三十米高,咱打它的伤害能破防吗?”

    “……”第五霖看到控制树人的怪物本体也是脸皮抽了下,默默在输入框里打了一排字,并没有发出去,“过分了啊,提高难度不是把玩家往死里整,活动策划又没吃药呢?”

    遥远的不可知空间,值班gm摘掉耳机往桌子上一甩:“这货太特喵嚣张了啊!!”

    第五霖删掉那排并不是打给杨瑞看的字,重新输入:“用魔法和物理技能试探攻击,看看伤害值能不能破防,不能的话就说明这东西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杨瑞转述了第五霖的说法,风清默就上去放了个火球术、玩猎人的学生也尝试着放了两箭。

    “不行,啥技能丢过去都是1的伤害,这章鱼怪血条上千万呢。”

    第五霖就让杨瑞远远地围着那章鱼怪绕了一圈、全方位都截图发过来;仔细地研究这怪的造型和将触手插|进地里控制树人的方式,第五霖想了下,说道:“或许是说明这怪物的这个形态是无法攻击的,得让它转换形态才行。你们先退后、保持两百米以上的安全距离,我这里让人来帮忙、看看能不能破除它的当前无敌形态。”

    然后第五霖联系小平、让他从他那2000人里调个生活职业是炼金术的玩家、护送到杨瑞那边去,交代完事后第五霖又在自己的输入框里打了一排并不会发出去的字:“是这样破解没错吧?”

    “卧槽!”遥远的不可知空间,值班gm愤怒掀桌,“谁来跟我换下班?老子忍不下这狗比了!”

    并不是只有手残党和卖萌党才青睐于生活职业,也有不少玩家转职了战斗职业后又觉得生活职业好玩、或者是不习惯打生打死、转而投向生活职业怀抱。小平调出来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