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6章 尘埃落定

    36

    “你他【哔——】还是个男人,呵呵。”

    “什么狗屁男神,我呸!”

    “哥子们都退了都退了,让他们两口子自己玩蛋去吧。”

    “我说会里面乱的跟shi一样,会长本身可不就是坨shi吗?”

    七个精英团哗啦啦一下退了个干净,个别团员走的时候忿忿不平、没忘了踩一脚再走;会里的普通会员都不用别人说就知道这公会玩蛋了,一个个的也选择了离开;满员八百人的三级大公会瞬间退了一大半,在线的几乎都走了。

    东方魅惊呆了,好半天蹦不出一个字、原先那委屈生气劲儿也没了,木愣愣地盯着公会成员列表看了半天才僵硬地看向她男人,“情深、情深,怎么办?”

    他们两口子确实是不在城里,为了要保持神秘感,情深一世甚至不咋跟自己会的精英团一块玩。现在他身边就带了两个刷怪团和他老婆一起躲在深山里刷怪,这刷怪点连会里人知道的都不多。

    情深一世自己也是懵逼的,当然没法儿安慰东方魅什么;他还侥幸着以为最多精英团的人走一半留一半,至少炮手、菩萨低眉、一团团长这几个他平日非常客气对待的一线精英团不会丢下他不管。

    结果向来对他挺忠心的菩萨退了、老好人炮手退了、连一团团长也退了,公会红利不要了、仓库里还没卖出去的装备材料分红他们也压根不在乎了;要知道一骑现在已经是半职业化的公会,精英团长就跟职业玩家差不多,每个月赚到的分红不说多、哪怕是最差的淡季也有个万儿八千;情深一世以为至少看在钱的面子上老兄弟们不会做得这么绝,没想到人家完全不在乎这个,说走就走了,啥面子都不肯给。

    他自己在这儿正懵逼,带着他们两口子刷怪的两个团团长在那边嘀嘀咕咕了下,一前一后地走过来,一个说:“老大,我今天有点事,要提前下线了。”

    另一个说:“老大,我这边也有点事情,我们就先回城了啊。”

    说着这两人也不等他回答,扭身就招呼着刷怪的人走了,头都不回。

    东方魅急了:“你们等会、我们也要回城啊!”

    人家根本不理她,走出去一段路就各自做了退会操作。

    “艹蛋,他特嘛以为他是谁,早先喊打架说我们不用回去继续刷怪,合着就他们两口子的命重要其他人不重要呢!”

    “太恶心了,我原先还特嘛听他两口子哄,十几个小时不下线追杀那姑娘……”

    “自己出轨就特嘛算了,男人管不住鸡【哔——】也不是多大事。丫还有脸,还能去泼人家脏水!”

    这帮哥子怨气那个深,完全是故意大声吼着抱怨要让后面的听见;东方魅吓得不敢追了,情深一世也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胸腔老血差点给喷出来。

    不就是让那女人滚蛋吗!用得着个个都这么上纲上线!!情深一世心中咆哮着、憋屈得不行。

    ……再怎么会玩儿心机,这货毕竟就是个普通人;再怎么有前电竞高手的光环,他也只是一个网游公会的会长。别说他了,大人物要是闹出类似的丑闻都有可能面临政治生涯跌停板,人家还有权有势能压制一下新闻的流传速度、还有专业的公关团队能粉饰一下太平给自己脸上刷白灰,他有啥?

    两口子面面相觑,就差执手相看泪眼朦胧。好吧,这会儿实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继续呆这随时能给刷新出来的野怪灭了。赶紧的趁前面有两个团清怪默默地尾随着出了深山,他俩也没有互相安慰的心情,闷头往附近的村子下线点跑。

    区域频道上不时冒出玩家的冷嘲热讽,里面不乏刚从一骑两个会里退出去的人。要是平时东方魅就要挽袖子上阵了,可今天这自家公会完全崩盘,东方魅已经给吓住了,惊惶得只想下线保太平,压根就顾不上这个。

    情深一世一边埋头赶路一边焦急地想跟分会(一骑)绝尘那边联系,可那边的会长和副会死活联系不上。分会的四个精英团团长他也都看见上区域频道去道歉了,指望不了,思来想去,他找到了自己安排在分会里的忠心小弟、也就是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他带节奏的人。

    “对方已经屏蔽了你。”

    情深一世顿时产生了想杀人的冲动……

    好吧,至少现在公会成员列表里还有那么几个死忠没退会,多少算是给了情深一世点儿安慰。他不知道的是,这几个死忠里面有个是第五霖的小伙伴,这小伙伴非常专心地盯着会里的上线提示,看见哪个上来了他马上私聊过去:“不好了兄弟!出事了!”

    城里面的乱斗已经平息了,复活点那退了会的一骑玩家多数都没有被刁难,有个别人品还可以的、或是玩了生活职业的,出了复活点就被堵点的三大公会看中,跟人约好七天退会惩罚期一过就换东家。当然,也有那种恶名昭彰、仇家太多的,刚走出复活点就被人尾随上来、按住了一顿胖揍。

    很不幸……狂少龙傲天就属于这一类。

    “我特嘛都退会了,你们怎么说话不算话!”再次死成白光回到复活点里的狂少龙傲天委屈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没不算话啊,说了退会就能走,你出去没人拦啊。”堵点的玩家恶意满满地笑,“但是别人有私人恩怨要找你麻烦,咱们也没有去拦人家的道理啊,你说是不?”

    杨瑞自个儿在镇里溜达了半个多钟头,别说成群结队的一骑、单个都没见着,特别忧郁地给第五霖去了消息:“还能不能玩了啊……”

    第五霖找玩潜伏的小伙伴确认了下,非常遗憾地:“不能了,一骑两个会连不听指挥在外面刷怪的都退干净了,我估计他们是拉不出成建制的战斗力了。”

    杨瑞更忧郁了:“咋这么快呢?早知道留着他们先打十天半个月的……”

    “想开点,我们这回可创造历史了,一晚上的时间打散两个公会,多愉悦呢。”

    “不就拎水冲了蚂蚁窝吗,哪愉悦了?”

    “……”第五霖哭笑不得。

    “你想想,赵文卓一拳放倒甄子丹,那叫爽快,观众要鼓掌。要是赵文卓一拳放倒了岳云鹏,谁特喵爱看啊。”

    “……我说杨柳,你可真不能给老克影响你那硬汉的风格,太破坏形象了。”

    “这倒不关克龙哥的事,我自从玩了这游戏就吐糟功力见涨……嗯?哎哟!先不跟你说了!”

    游荡到十字街附近的杨瑞一打眼在人群中看到个熟悉的身影,当即就顾不上跟第五霖扯淡了,关上私聊大步跑了过去,招手喊:“李哥!李哥!这呢!”

    人群中那个大块头却是忽然全身一震,特别心惊胆战地四下张望,看清是杨瑞在叫他才松了口气,把腰给挺直了,“这不是小杨吗,什么时候回国的啊?”

    “回来半把年了,原来李哥你也玩这游戏呢?”

    李哥却没杨瑞那么大大咧咧,做贼似的左右看了下,拉着杨瑞往街边角落走并顺手递过去组队邀请,“咱别把人家路挡了……咦,你怎么练了个牧师呢?”

    “这事别提了,想起来就气……李哥你现在干嘛呢,还在体院当教练?”杨瑞压根就不想谈自己那职业。

    “咳咳……咱们用队伍频道说话。是啊,刚押着那帮小崽子去下线,这要不盯紧点他们就玩个没完。”李哥假咳一声,“你小子呢,回来是继续老本行还是转拳师了?”

    “在我爸战友公司上班……嗯……我说,李哥,你这是……”杨瑞寒暄了几句才注意到李哥胸口上那公会徽章。网游公会的徽章是玩家自选的,也可以上传图片,杨瑞盯着那面方方正正的小红旗就有点发愣。

    “哦,那帮学生还是要以训练为主,不能让他们撒开了玩,所以我们这几个教练就给弄了个公会。”李哥再次假咳,他这是押着学生去下线了自己再偷偷上线玩儿的,挺有点儿不好意思。

    杨瑞这人确实是在泰拳外的地方不爱动脑子,但并不是说他就真傻,体院生、退役转业教练的运动员,自家搞的公会……他马上就结合起来了,眼神儿顿时就有点儿发直:“那玩家之间传说中的那个《全球响起国歌》……”

    “啊,就是这个。”李哥挺不好意思地。

    杨瑞顿时就哭笑不得:“我说怎么、原来就是你们呢!跟我们抢怪的!”

    李哥,也就是《全歌》公会的凉拌鲫鱼,当即就留意一下杨瑞的id,也乐了:“啊哈,你可不就是论坛上那杨柳杨吗?玩家都说你是个大神斗士,结果你小子弄了个牧师满大街乱转,太鸡贼了吧你。”

    “我这完全是意外,当我不想玩个斗士之类的呢,哪怕盗贼猎人也比牧师强。”杨瑞特别惋惜地,“哎呀,早知道《全歌》是你们那的公会,那我们就用不着着急忙活的把一骑打散了,留着他们玩玩多好。”

    李哥眼珠子鼓出来了:“你说啥?一骑散了?”

    杨瑞惊诧:“你没看区域频道上说话?!”

    “我不开聊天框的,字一多我就头疼,论坛上的事儿都是学生说来乐的。”

    “那你怎么玩的这游戏,做任务你就没跑偏?!”杨瑞老不甘心了。

    “我找个学生一块儿做……”

    “……”

    “行了,那破公会散了就散了,难得碰上,咱哥俩得好好聊聊。”鲫鱼兄二话不说揽住杨瑞肩膀,“这游戏特方便我们这类人,出手啥的不用小心翼翼,自己还不用担心会受伤……”

    杨瑞提到这个也高兴:“是啊,用十分的力打出去自己的手指骨一点事没有,要不是目标太傻,呆愣愣跟木桩似的,玩这个比辛苦陪练员高效多了去了。”

    “就是,可惜院里的老古板不认同,要是按我说的,搏击系的就该来游戏里实战实战,这里头太适合刷对战经验了。”

    “要不李哥咱俩找地方练练?咱们把装备去了,我还能抬下血线,不怕打出事来。”

    “这个可以有!”

    鲫鱼兄可是个散打冠军,家里金牌摆了一溜,好斗的精神一点儿也不比杨瑞低;两人这勾肩搭背热火朝天地聊着就往城门走,辛亏鲫鱼那长相去演电影立马就是能舍身堵枪眼的正派人物、杨柳也是一脸正直,要不真跟俩黑社会出行似的。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或者说活该情深一世倒霉,杨瑞跟鲫鱼兄这两大高手刚出了城门走上吊桥,恰恰好跟情深一世撞了个对脸。

    本想出了深山在附近村子下线的这两口子没下成线,因为走他们前面那俩个团的玩家先进了村。无奈之下,他俩只好换了身不起眼的装备、靠着兜帽头盔把脸挡上,偷偷摸摸地往镇里来。

    杨瑞并不认识情深一世,只看过第五霖给他弄来的照片;要是看见脸,杨瑞能把情深一世认出来,可情深一世戴了头盔,他就不可能发现。但是他边上的鲫鱼兄对情深一世很熟啊!他们这类人认人不光是认脸、还能认体型,他又是曾经摁着揍过情深一世的人物,当认出鲫鱼兄的情深一世瑟缩着埋头夹腿想从他身边混过去时,鲫鱼兄眼中精光一闪、胳臂一伸就拍了人脑袋一巴掌。

    鲫鱼兄转职的是个斗士,虽然自身玩游戏的时间太少基础属性不高,但他今天刚弄了个加30力量的金字项链,这轻飘飘的一巴掌就拍去了情深一世几十滴血。

    如果拍错了人,鲫鱼兄马上弯腰赔笑、反正对于主流玩家来说几十滴血就是一层油皮,人家不一定翻脸;但系统信息里面的伤害记录是不会骗人地,这巴掌下去,鲫鱼兄和杨瑞都看见自家这边刷出了主动攻击提示:

    “你(你的队友)主动攻击了玩家情深一世。”

    “啊哈!”鲫鱼兄利马另一条胳膊也甩了出去。

    “你小子!”杨瑞当即提起法袍,抬脚前踢。

    情深一世毫无抵抗之力地就从吊桥上给打下去了。

    鲫鱼兄好歹是正宗的斗士,力量敏捷都比杨瑞高,杨瑞还穿了身累赘得不行的法袍;当下不用杨瑞出手、这一脸正气的光头大汉抬手开启了斗士职业的加跑速技能,大步跨前鞭腿把情深一世放翻、再跟抓小鸡似的揪领子、接背摔……

    杨瑞大惊失色,连忙叫道:“别打死!别打死!”

    鲫鱼兄这都把情深一世夹到胳膊里了,抬头疑惑地:“咋了?”

    “杀非离那妹子想亲自杀他呢,就是给他害得挺惨的那姑娘。”杨瑞说着赶紧翻好友名单。

    “嘿,这倒是得支持。”鲫鱼兄二话不说松开胳膊,把他胳膊和两只脚向后折、正面朝下摁到地上、一屁股压了下去。

    杀非离一路开着闪现冲出来了,她后面还跟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君无忧,更远处是队里的其他人。他们来得虽快,城门口吊桥下面也围了不少看热闹的路人了,不住对把人当坐垫的鲫鱼兄指指点点。

    “我、我先!”君无忧也不管别人怎么说,跑上来了立马大叫,“先让我把那狗比的鸡【哔——】踩烂,小离再来杀!”

    “卧槽!”围观路人都惊了,几十双视线惊悚地集中到君无忧身上。

    君无忧一手叉腰喘着气,怒道:“看我干啥!地上那狗币玩意儿是情深一世!”

    “哦——”今晚看了场大戏的路人顿时就明白了,立即转成对鲫鱼兄屁股下面的坐垫指指点点。

    君无忧瞪着眼睛四下看了圈,只有杨瑞看起来像牧师,马上不客气地:“帮把手把他血刷刷满,别给我不小心踩死了!”

    “成。”杨瑞举起法杖,特别生硬地用他那技能。

    这游戏的技能是无限制的,玩家转职后马上能学全本职业的所有技能;但使用技能的数量上是有限制的,玩家的主动技能栏只有十个格子,面板里面的技能必须拖到格子里才能解锁。比如萧文远的暗牧,他的主动技能栏十个格子里就全是输出,偶尔在需要的时候调一、俩个辅助技能出来。

    主动技能栏里的技能在平时是可以随意更换的,只要玩家不是在战斗状态(三十秒内不攻击其它目标、也不被其它目标攻击)就能随意地撤换技能栏里的技能;在副本里和战场区域才是锁定状态,一旦进入该区域、能用的技能就只有事先调出来的那十个。

    杨瑞转职后玩到现在就没咋关心过自家的职业技能,主动技能栏里都是系统默认的,清一色的辅助技。他反正也不会刷血,就哪个亮了按哪个,1234地挨个按过去……

    他那4点的基础智力,就算是身上的治疗法杖和法袍是小极品也拯救不了,围观的路人和先后跑到的小伙伴们就见他技能释放了一个又一个、法杖摇来晃去,完全停不下来……

    游戏里没有血条显示设置,只有攻击了目标的玩家能看到目标血线;其他人只是盯着不停放技能的杨瑞发愣,把情深一世坐在屁股下的鲫鱼兄直接盯着坐垫的血条发愣。

    “……你这治疗量怎么这么低?”鲫鱼兄好歹玩了几个月了,游戏常识是比杨瑞强得多的。

    “我智力没几点。”杨瑞也有点儿不好意思。

    “……没几点是有多少?”鲫鱼兄直愣愣地。

    “4点。”杨瑞耿直。

    “……”鲫鱼兄当即就抬手扶住了自己下巴,并庆幸他们这对话是在俩人的队伍频道里面说的……要不然也太特喵丢人了,简直丢到姥姥家去了。

    杨瑞又晃了半天法杖,冲君无忧说道:“等会儿啊,我回点蓝。”然后他掏出转职时系统送的小奶瓶,慢悠悠坐到了地上……

    君无忧面无表情,她身后杀非离、风清默、萧文远等人脸上也是木着的。团队频道里,大伙儿都快刷疯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完全笑疯了的风清默。

    “……不是说杨柳跑任务刷了好几天属性吗,他智力一点没涨?”这是哭笑不得的土豪暗牧萧文远。

    “老娘简直要疯!一会所有人都装不认识丫!太丢人了!简直太丢人了!”这是抓狂的君无忧。

    “呃……大家千万忍住,别笑场啊。”这是担心刺激到杨瑞的杀非离。

    杨瑞坐了一会就起来了,继续摇他那法杖。终于,在全体路人石化前他补满了情深一世的血条,擦着汗冲君无忧招手,“行了,可以了。”

    君无忧面无表情地走上去,客气地微笑着冲杨瑞:“辛苦了啊,牧师大哥。”然后她一脸亲热地看向并不认识的光头鲫鱼兄,“杨柳大神,还得麻烦你帮忙摁着下,谢谢了啊。”

    “呃?”鲫鱼兄可别提多莫名了,一手摁住情深一世一边挪开屁股,视线看向杨瑞,“这美女认错人了?”

    “……啊、啊……可能吧。”杨瑞顾左右言其他。

    围观的路人已经激动起来了:“原来是杨柳杨大神!难怪能把人当坐垫玩!”

    “杨柳杨大神换装备了?!”

    “快截图啊!截他正脸!还没人截到过杨柳杨正脸呢!!”

    情深一世完全就没挣扎,君无忧猛踩他也好、杀非离上来补刀也好,全程一声不吭、头都没抬过。死回复活点后他也没看外面是不是堵得里三层外三层,直接就下了线。

    东方魅倒是没给刁难,最开始凉拌鲫鱼跟杨瑞撞破了情深一世就只是摁着他打、没往她这看过一眼;到最后杀非离、君无忧等人到了,针对的目标也是情深一世,甚至没人想起她这号人物的存在过。

    躲在围观路人里面的东方魅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情深一世给人戏弄、给杀回去,一句话不说下了线;而她十分厌恶的杀非离和君无忧,杀掉了情深一世也没见多高兴,只是跟自家朋友们聊着话、跟做了什么小事一样溜达回城里面去了。

    她在吊桥边上站了很久,丝毫没有逃出一劫的庆幸,也没有力气愤怒羞恼,就是忽然间觉得……没什么意思。

    辛辛苦苦追到手的、可以炫耀的、让她面上有光的男神,失去头上笼罩的光环、失去他人的追捧和前呼后拥,和她曾经看不起的“庸才”、“废物”、“垃圾”……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她自以为已经拥有的地位、所谓让人羡慕的会长夫人……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鬼使神差地,东方魅将区域频道拉到最上面,找到杀非离的id,发了个好友邀请过去。

    杀非离接受了。

    东方魅忽然有点儿愤怒,她觉得自己有毛病,更觉得杀非离这个女人不可理喻。抢男人输了就滚蛋,就不要出现在她眼前,那她就不会想去追杀杀非离、就不会惹到《全歌》、那就没后面这么多事。

    然而脑中转过再多念头,她发给杀非离的第一句话依然是:“你是不是还喜欢情深?”

    “你想多了,谁能傻到一股劲往同一个坑里跳呢。”

    “那你是不是还恨我?”东方魅很不甘心,说她犯|贱也好,杀非离的复仇居然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怎么都想不通。

    “我谢谢你都来不及,不是你出现,我现在还把垃圾当成宝贝呢。”杀非离回复的语气带着一种轻松。

    东方魅气得差点儿失去理智,咬牙切齿地:“别说好听话了,你明明是被人家抛弃的吧!!”

    “哈……让我猜猜看,他追求你的时候把我说得特别不堪,对吧,什么早就没有感情了、我缠他缠得他很烦、我完全不了解他、跟他没有共同语言,他只有在你身上才能得到安慰……是不是很眼熟?男人出轨就这么个套路,早几十年的泡沫剧都演烂了。”

    “我现在要是对你说,外面那些说我苦苦追求他三年的事情其实是反过来的、其实是他发现我能给他管理公会,图方便才追求的我,你也肯定不信。”

    “可是不要忘记了啊,东方魅,你第一次在微博上秀恩爱的时候,我就自己去民政局领了离婚协议回来找他签字了。”

    “我其实觉得你们两个很相配,你比我更听话更好哄,他稍微露出点儿不悦,你就义无反顾的跳出来给他冲锋陷阵。主城那会你领着人满城追杀我是不是觉得很爽快?但你想想,情深真不松口,会里的高管会那么服从你吗?君姐的事情也是,他不方便表达不满,你就主动给他出头了,呵呵……”

    “我才应该谢谢你,替我接盘。”

    东方魅脑子里乱成一团,她根本不想看杀非离的话,但又忍不住一个字一个字地去细看。轻浮、虚荣是年轻人的通病,热血冲头了什么事都敢干,但这并不表示年轻人就蠢得不可救药。事后冷静下来、好好地想一想,这些干了蠢事的年轻人往往需要用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遗忘当时的鲁莽。

    东方魅是个曾经依靠自己的能力拼成网红女神的人,她的智商可以暂时被强烈的情绪覆盖,但她毕竟还有智商这玩意儿。又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她才再次给杀非离发去信息:

    ========晋|江文学城首发,看全文,请支持正版========

    作者有话要说:

    “杨戈和绝尘两公会的起步资金是我掏的,我明天就把这俩公会转手。再见。”她不在乎杀非离的反应了,到了这时候才去跟人家解释她不蠢毫无意义,当即就原地下了线。

    “呵,不打算天长地久了啊。”杀非离扫了一眼消息就关上了,这事儿没给她心里掀起多大波澜,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天命,炮手,你俩也打算和我走?”

    她这会儿站在中心花园外面,天命和炮手这哥俩期期艾艾了半天,这会儿才跑来找到她。

    “……事情搞成这样,也不能说我们这些老人一点问题没有,我是没啥脸呆亮银镇了。”天命还是比较有担当的,“以前我们也是由你管的……就当是上次我们哥几个沙包了对不起你,就让我们这帮人给你卖苦力偿还下吧。”

    杀非离笑:“我那还只是个小佣兵团呢,还没发展成建工会的规模。要你们有心,那来开疆拓土好了。”

    杀非离这姑娘并不是小鸡肚肠的人,要是心胸狭隘点,遇到这些破事早就站不起来了。天命和炮手也都笑,半年多的隔阂消去了不少,天命推了炮手一把,“我说小离能容人吧,你还不信。”

    “你小子有脸说,那你咋不一个人来非拉着我。通知一下菩萨和天空他们吧,他们那正支着耳朵等消息呢。”

    好歹是曾经管理一骑、并将一骑发展壮大的人,杀非离的影响力对一骑的老人是很大的。说话间原一骑的十一个精英团长全都来了,一帮老朋友碰面、早先听人怂恿就把杀非离当仇人的几个纷纷自责了半天,热热闹闹地聊到半夜,兴头上来了也不拖时间了,这就吆喝着准备出发,连夜搭系统马车去杀非离呆的黑石镇。

    走前杀非离来见了次第五霖,杨瑞已经下了,这会儿还在线的就克龙哥、风清默、萧文远这些夜猫子。

    “十一个精英团全给你捞走了,打了半天,你才是最大的赢家啊。”第五霖见了杀非离就笑。

    “真是托福了。”杀非离这会儿意气风发,笑得更欢畅,“就是还没当面感谢一下杨柳杨大神,杀了情深他就跟他那高手朋友走了,话也没说上。”

    “回头我会跟他说的。再说我们又不是以后就不打交道了。”

    杀非离正式地谢了一圈大伙儿,挥着手走了。她跟她的兄弟们消失在街道那一头,克龙哥忍不住叹息道:“又有能耐、人又漂亮、还是个少妇,可惜不能泡啊。”

    第五霖和萧文远都斜着眼睛看他,风清默直接毫不客气地嘲讽:“省省吧你,泡别的姑娘、花心了最多被姑娘拿刀砍。泡杀非离那样的,敢犯毛病几百条精壮汉子能把你丫堵床上。”

    克龙哥冷笑:“要碰上那结局可不是你这种小白脸最向往的吗,或者我去碰上了,你来哭着喊着求跟我换?”

    风清默貌似是练出来了,一点儿也不生气:“是啊,那你这天天跟我们这帮帅哥混一块的,又是抱的啥心思啊?”

    “我也想问呢,你咋老跟着人家老萧和老五呢?”

    “因为我们风格比较搭,不像你,一看就是混到鸡蛋盒里的猕猴桃。”

    萧文远提议:“我们别理那路痴和大短腿了吧,跑任务还能更效率点。”

    第五霖点头:“英雄所见略同……走着!”

    苏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5 23:35:21

    s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5 10:11:32

    感谢小天使的支持_(:3ゝ∠)_自检的时候又多码了千多字,就当赠送自动订阅的啦23333

    继续征求龙套id中,自愿的举手哟~不保证用在啥角色上哟~2333333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