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5章 树倒猕猴散

    作者有话要说:  大王叫我来巡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4 21:53:49

    s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4 21:03:26

    七月半的兔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4 20:56:46

    20168896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4 20:34:42

    忘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4 10:28:18

    独奏夜上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4 08:35:50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以及,这文被吐槽文名都成日常了,要是我改成《我们的奶爸单挑无敌》或者《我们的牧师超级能打》啥的……如何呢_(:3ゝ∠)_或者哪个好心的小伙伴帮忙想一个?我自己是真心无力了。

    另外说句题外话,男人把伴侣(无论男女)介绍给自己好哥们的时候,不表示他就对伴侣多真心。如果真出了什么变故,这些好哥们是100%相信自家兄弟,不会相信他的伴侣地。

    35

    天命这话让乱哄哄的公会频道瞬间就安静下来了,吵架埋怨的、集合人手准备杀回来的、喷退会沙包的,都暂停了打字,盯着天命那段发言看了又看,私下有交情的疯狂私聊起来。

    “x哥,六团命哥说的这是啥?”

    “精英团的是要跟老大开撕?”

    “小离是谁?我似乎嗅到八卦的气息?!”

    天命自己这也瞬间收到好几条私聊,其中一条来自精英三团的团长:“天命,怎么忽然想起来提这事?”

    天命没管其他人,就给三团团长炮手回了句:“炮哥你先别管。”

    三团的团长炮手是公会里的老大哥,不是说他年纪大,而是他性格不错,脾气好,为人稳重,七个精英团的团长中他是唯一一个从来不跟人红脸的老好人。

    公会频道一片寂静,天命耐心地等了近两分钟、在线的情深一世还是没吱声;渐渐地,玩这游戏才进一骑的“新人”们都觉得不太对劲了。

    终于有人出声了,说话的却不是最应该出来的情深一世,而是挂着一骑杨戈公会副会长的东方魅:“天命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也想退?外面那帮傻【哔——】到处杀我们的人你不关心,内讧你倒是挺上心?是是是,什么都是情深跟我错,那些贱|人婊砸都是纯洁白莲花,可以了吧?!”

    在线的七个精英团团长包括老好人炮手在内都忍不住腹诽了一句:“卧槽!”

    ========晋|江文学城首发,看全文,请支持正版========

    脾气不大好的一团团长忍不住了:“东方魅别乱说话,天命不是那种人。”

    “好啊,那你的意思就我是那种人了?!”东方魅咄咄逼人。

    “都少说两句。天命,现在不是说旧事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公会战过去了大家兄弟坐下来再讲。”炮手不得不抢在火药味浓厚起来前出头打圆场,“再说小离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提她做什么呢。大家玩游戏立场不一样,见面是朋友,走了的也是朋友,好聚好散,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炮手这是在指责天命不分轻重,不是他对天命有啥偏见,而是这种时候挑旧事,在他的观念里确实是天命不对。可惜东方魅从来不是见好就收的人,这人只要是膨胀起来了、思维就跟正常人走不到一条线上去,她根本就理解不了炮手是在反对天命,反而认为自己会长夫人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小离、小离!你们跟那个婊砸倒是亲近!看来你们这一天天的对我也是很不满了,那怎么不把杀非离那个婊砸找回来呢?我给她让位!”

    ……这近乎是在无理取闹了,当然,也可能是东方魅以为全公会的男性生物都应该对她俯首帖耳、都应该在发表任何意见时照顾到她的想法。但很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蛮不讲理的傲娇大小姐,而且还是别人的老婆。

    天命本就憋着一鼓气,炮手的不支持并不能打消他的想法,东方魅的反应更让他觉得这个副会跟以前的副会杀非离完全没法比;直接无视了东方魅的打滚撒泼,他继续在公会频道中公然发言:

    “情深,我知道你在看。我认识你六年,认识小离四年。那时期你打比赛几个月不露面是常事,反倒是小离跟我们玩得比较近。后来你俩怎么弄的我们都不清楚,但你跟兄弟几个说公会仓库材料是小离洗的,我们没人怀疑你的话。大家伙都把你当兄弟,那你也给兄弟一句话。你是不是真的有证据?公会仓库是不是真让小离给洗空的?”

    “天命!”炮手喊道。

    “炮哥我知道你最不愿意大家兄弟自己内讧,我这也不是对情深有什么意见。当时小离自己走人,我们哥几个二话不说就站在情深这边,没人帮她说过一句话。这大半年过去小离没有找过谁、没跟谁解释过,我现在也不是要帮小离说话,我就想知道情深有没有拿我们这些老人当兄弟。”

    “难道情深还会骗你们吗!你就是想帮那婊砸说话,你直接说不就得了!”东方魅快要气疯了,她这生气倒是实打实的,她感觉自个儿比谁都委屈,“你就是心疼她那惺惺作态,有什么好掩饰的?她找到你淌几滴眼泪,你还有什么不相信她的?”

    天命仍旧无视她,自顾自地继续:“天空、炮哥、菩萨……我们都跟小离一块儿玩了几年,她什么性格,她当副会时怎么对大家的,大家应该都还记得。没错,大家玩游戏是要讲义气,当时情深一句话,我们都信。现在都尘埃落定了,报复小离盗公会仓库、在主城堵着她杀杀了半个多月也都杀了,那我现在想知道小离是不是真演戏把大家都骗过去、一个人洗干净公会仓库,这要求过分吗?”

    公会频道又再次安静下来,新人都忙着去研究杀非离是谁、老人都忍不住想起杀非离还在的时候,想想那时候的风头、再看看现在的惨状,一时间居然没有人出声。

    精英二团的团长菩萨低眉也曾经当过电竞选手,当然他是玩票兴致,搞了没多久就放弃了。天命的话对他的触动是最大的,因为他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全职玩家,人面广、善交际,和许多大公会都有交情;这会儿他给杀回复活点蹲着,还没十分钟呢就收到好几条别家公会的入会邀约了。

    也正是因为人面广,所以菩萨比较清楚别家公会都是怎么营运的。别说《我这么帅我不能死》、《天骄》、《纵横天下》这三家大公会,其他公会等级上了三级、会员超过□□的中型公会,在对外形象经营上都比一骑来得讲究;就算是以逗比集合闻名的《帅死》,加伦君那个中二青年也时常亲自带人去清除游荡到散人玩家任务区和生活职业采集区的大群野怪,一方面自家公会赚城镇声望、一方面刷了散人玩家的好感度。

    别说亮银镇,主城连带周边十六个镇子上百家大大小小的公会,像一骑双会这样嚣张跋扈的都算是异类;别会的公会党也不怎么看得起散人,但至少人家能装装样子做做表面功夫,像一骑这样直接把欺负散人刷红名当荣耀的完全是少数派。

    这种现状是怎么造成的呢?想到这儿,菩萨低眉和之前的天命一样陷入了沉思。

    公会频道里开始有人发言,大多是会里的中低层管理,喊的也无非是哪个城区的幸存者到哪处集合、哪个城区的小心xx公会的人过去了、还在野外的赶紧回城之类;这期间一直有零零散散的会员退会,这是早就模糊知道情深一世东方魅俩口子极品事件、但并不怎么相信的人,现在看精英团的团长都站出来质疑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会长还一言不发,他们感觉自家的道德水平接受不了会长可能是渣渣的事实,连公会积分都懒得心疼,选择了离开。

    ……说到底,网游玩家也是普通人组成的。他们可能在集体的影响下模糊了素质修养分界线、在某种半封闭的群体中潜移默化地受影响,觉得恶意pk不算个事、欺负散人不算个事、嚣张一点不算个事、抢别人的任务和刷怪点不算个事,但这不能涉及底线。如果有个男人涉嫌以不光彩的手段去污蔑前妻,那么即使这个前妻在他们的观念里也是个渣渣,一个道德正常的普通人也仍然会觉得这个男人的人品太过卑劣。

    过了五分钟,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的菩萨低眉接过了天命的接力棒,在公会频道里问:“我也想知道当初小离盗我们公会仓库的事情是真是假,情深,你把你当时言之凿凿对我们说过的证据拿出来看看吧。”

    几乎同一时间,亮银镇所有玩家的系统提示框最上面出现了一行黄字,这是玩家每天只能使用十次的区域频道喊话:

    “我是杀非离。我刚刚才知道我离开一骑时有人污蔑我盗了自己公会十几万的材料。我想告诉曾经的朋友们,这件事情连我本人都不知道。某人对你们这样污蔑我时找了借口让你们绝对不要外传吧,这并不是因为某人还有人性,他只不过想让我走得更凄惨点、没有任何人为我出头一句而已。”

    区域频道喊话能让几万玩家同时看到,虽然每人都有这样的喊话权,但只极少数情况下玩家们才会使用——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露脸太羞耻,就算是中二少年想刷知名度,点开输入框时也往往大脑暂时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利用这机会说点啥。

    杀非离这话出来引发的震动是可以想象的,“男女神事件”这桩公案毕竟在一段时间里被玩家津津乐道过。

    “杀非离来我们亮银镇了?!”这是围观过事件的群众。

    “哎哟!现在全城玩家追杀一骑是为的这事儿?”这就有点夸大其词了,三大公会的玩家加起来满打满算也就2700多个,压根够不上全城追杀的标准。

    “让一骑去吃shi吧!”这是就图发泄的。

    苦等半天也没见着一骑团队的《全歌》众人正回城下线,看到刷刷顶上去的区域频道喊话后大家伙面面相觑,凉拌鲫鱼使劲儿拍大腿,“我说他们不出来了呢,感情全蹲城里了!”

    背着金字长弓美得不行的团子同鞋连忙说道:“我们继续杀他们去?”

    “杀个屁,都几点了!”凉拌鲫鱼眼睛一瞪,“赶紧的回去下线了,明天再说!”

    “是——!”一众学生有气无力地。虽然是运动员预备役、未来要为祖国争取金牌的优秀人才,在放松玩游戏方面吧,他们是挺受管束地。

    杨瑞正拎着神官袍下摆、提着治疗法杖自个儿在街上转呢,看到杀非离的喊话连忙给第五霖去了条消息:“咋了这是?”

    “没啥,你继续往酒馆区走,出了第二大道右转,其他人在那等你。”第五霖回了消息就关上私聊,回头没事人样的对跟他屁股后面的俩人说道:“……就是这了,那任务的隐藏n是个落魄贵族子弟,我曾在那n手上用金币买到了他们家收藏的资料。激活这个n要准备一下,直接给钱是不行地,首先,你得跟他搭上话,就是得说得出一些他们家族鼎盛时的光荣史、拍拍他祖先的马屁……”

    紧紧黏着第五霖的是《天骄》和《纵横》公会的两大会长,当然,这俩丢下公会事务来盯着第五霖不仅仅是为了约好的他们出手打一骑、第五霖帮他们提高领地战任务的完成度,而是想通过第五霖接触杨柳杨那大神。

    第五霖显然不会让他们如愿,早就把人安排出去了。这会儿他就一本正经地带着人出来完成约定,绝不给俩会长可乘之机,“瞧见了吧,坐长椅上那个。这n每晚都会到这来转一圈,坐上一阵才走。月下会长你让你们接到任务那人去镇立图书馆,东面第二排第一个书架,找一本封皮上画着帕黎恩家族纹章的精装书,100章到110章讲的都是他们家的家族光荣史,看完了来跟这n对话,个人声望就能友好。”

    《天骄》会长月下荷是个看不出年龄的成熟大姐,她认真地把第五霖的话记下来转述给公会里的领地战任务负责人,笑道:“成了,多亏了五哥指点,不然我们就算找到这个n也搭不上话。”

    在任务剧情方面,第五霖是很实诚的:“其实你们之前的任务步骤中是有提示的,如果光脑系统在任务文本中特意点出了某块贵族封地、那么去查一下这块封地的主人往往就能发现更多细节。城镇声望友好以上就能在政务厅里找书记官申请相关资料,这并不难。”

    俩会长都忍不住腹诽了一句只有对你来说才不难,表面上是一个笑得比一个和气,月下荷说道:“受教了,以后这种重要的任务咱们肯定认真细心再认真细心。好了,现在到柳会长这边了。”

    《纵横天下》的会长柳晋有四十多了,那张脸生得,一看就知道年轻时很帅。但是这叔也奇怪,认识他的都知道这是位单身主义者,在网游界出名十几年从没闹过绯闻,日子过得跟苦行僧似的。

    “柳会长这边任务的话,要去贫民区……”第五霖当即领头就走,一点折扣不打地给柳晋柳会长讲起了任务。而已经完成约定的月下荷会长是一点儿想走的意思没有,大大方方地就跟了上去,大有不见到杨柳杨不走人的姿态。

    他们这边是挺轻松的,单个在外溜达、跟队友碰面后上去放倒好不容易集合起来的精英团的杨瑞也挺轻松,一骑方面,则已经乱得不行了。

    十几分钟前天命公然质问情深一世,潜伏在里面的小伙伴就激动地将对话全程截图转给了第五霖,而第五霖看了以后呢,也是马上开了杀非离的私聊、一张不漏地给转了过去。

    科技发展到现在,虚拟世界也在进化。在游戏里连通外网打电话发短信直播视频都没问题,玩家之间内部传图片更是简单;杀非离对着这些截图愣了好一会儿,压抑多时的眼泪就忍不住了。她缺一个公道,在她失去爱情和平静生活黯然离开时,相交数年的朋友们没有人为她说过一句公道话,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因。

    君无忧和她带来的兄弟们手足无措地围着她劝了半天,默默流泪的杀非离才忍下来。她颤抖着手指点开私聊,“五哥,我是被冤枉的,我不会做那种事。”

    第五霖回她:“我看着也是,你那些旧朋友们也怀疑呢。”

    杀非离忍不住又掉了一串金豆子,给杨柳杨去了私聊:“杨哥,帮帮我,我想亲自杀情深一世。”

    这时候杨瑞已经在第五霖安排下离开团队独自行动了,他并不知道情深一世污蔑杀非离的事儿,但这不妨碍他对情深一世的厌恶:“那成,回头咱们想办法给你制造机会。”

    杀非离忍不住露出微笑,情深一世给她带来的伤害并不仅仅是在爱情上。女性也是有自尊的,她们同样希望被尊重、被信任,她们也渴望自己的付出能够被肯定,她们也需要无关性别的友谊。

    深吸一口气、半年多来从未在公众场合亮相过的杀非离打出了那段话,这是她失去一切后、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为自己进行辩解。

    绝大部分的人可能不会相信她的一面之词,但跟她交好过的天命、炮手、菩萨低眉等等一骑精英团众团长不一样。曾经在兄弟和兄弟的老婆之间,他们选择了相信兄弟;但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们的“兄弟”不足以让他们无保留地信任了。

    从天命质疑开始到现在过去了接近二十分钟,在线的情深一世一言不发。

    七个精英团的团长都紧盯着公会频道,越来越久的沉默让七个老爷们越来越失望,连最不希望大家内讧、最愿意保持太平的炮手都忍不住追问:“情深,兄弟们都等着你表态,你给句话吧。”

    情深一世并不在城里,他已经习惯把烂摊子丢给别人去解决了——他害怕遇到《全歌》,更不想去撞上杨柳杨那帮人;忽然群起而攻之的三大公会让他惊惧不已,而在这种时候,最应该支持他的老兄弟们居然翻起了旧账,他的羞怒几乎要让他失去理智。

    炮手这种最好哄的老好人都出面,情深一世终于感受到了危机——如果他不能拿出合理的解释,那么他的公会就很可能要分崩离析了。

    然而他确实拿不出什么解释,杀非离都把他看透了。当时跟杀非离离婚后,他才发现自己庞大的公会里有太多杀非离的痕迹在,高管几乎都跟杀非离关系密切,如果他以“杀非离不是他的老婆、没有资格继续掌管公会”为理由逼走杀非离,那公会高管们肯定不会服气。思来想去,他也只能先把杀非离的名声搞臭、找理由让所有高管都厌弃她、让她自己滚蛋。

    阴谋是达成目的的捷径,而捷径是必然要付出代价的。现在,情深一世意识到自己被逼到死路了。

    “相信我的人就留下,想走的人就走吧,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强装硬气地发出这句话时情深一世的手都是抖的,他确实是没有办法了,仓促之间,他怎么去伪装一份证据出来?都怪杀非离一直以来□□分、他的老兄弟们也没人提过这件事,让他完全没有想过要去做准备。

    天命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句话,他也没有废话的兴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退会。他身边的兄弟们没他这么好的修养,在公会频道里冷嘲热讽、纷纷退出。

    “早该特嘛这么干了,都这时候了情深一世还特嘛装比,谁特嘛爱看他演呢?”天河骂骂咧咧地。

    天命倒是没有在走之前责怪情深一世什么,毕竟是认识了这么多年,有那么点情分在。但要说他没有火气是假的,那种憋闷,比在副本里团灭还让人不爽。想了想,他点开了区域频道。

    玩家们的区域频道才刚刚安静了一会儿,又刷出黄字:

    【亮银镇】天命:“小离,对不起。”

    天河看了自家老大一眼,绷着脸点开了区域频道输入框。

    【亮银镇】天河:“离姐,对不起。”

    菩萨低眉也没犹豫多久就领着他的精英二团退会了,退出来后立即上区域频道公开道歉:“杀非离,小离,当时的一骑老人都对不起你。”

    炮手叹息一声,什么也没说把会退了,转头跟自家三团的兄弟们说道:“我也该跟小离赔礼道歉啊,我们这是干了什么蠢事哦。”说完他摇着头、长吁短叹地点开区域频道输入框,“小离,我简直没有脸跟你说抱歉啊。”

    精英一团的团长这会儿正领人跟《天骄》公会的玩家酣战,看到情深一世那话,这个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哥们气炸了,把手上的武器一摔,“别打了、还打个屁!全体退会!以前的老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上区域频道去给人道歉!”

    分会(一骑)绝尘那边懵逼了,转眼间主会的七个精英团团长都上了区域频道给杀非离公开道歉,连忙找自己熟悉的团长打听消息;弄明白了主会里发生的事,四个同样是一骑老人的分会精英团团长就没有不气的,他们之中还有人是杀非离招揽进会培养起来的呢!

    被杨瑞摁着打的那个精英团当时就有人大喊:“杨柳杨大神、别打了,我们都要退一骑!”

    “哦?”杨瑞意外地放开手里已经残血那玩家,“怎么地,忽然想开了?”

    喊出声的是分会绝尘的精英团长,躲房子后面卡位的他气急败坏地就这么走了出来,边走边做了退会的操作,“打什么呀,狗币情深一世,把人当成猴子耍!行了,都把武器收起来,要跟我继续玩游戏的都把会退了,特喵的老子可不想继续当猪给人宰!”

    再不通人情世故的都能看出这兄弟气坏了,风清默就收起了法杖,奇怪地问:“怎么了这是?”然后他无意中扫了一眼系统提示框,装比犯的高冷样儿瞬间就崩塌了、立马跳脚起来,“卧槽,快看区域频道,这特喵是要出大事!”

    退了会的精英团长就骂:“早该出了,谁特嘛知道情深那狗币这么能演!我特喵还是离姐带进会的呢,居然就没想到黑离姐那些事全是编的!”

    还没收起大剑的君无忧乐了,“你才知道呢,我比你们早知道!小离,你看看,咱们这是沉冤得雪了!”

    精英团长惊愕:“离姐在这?”

    玩的是法师、一直在后方输出的杀非离站了出来,“……我在。”

    两边加一起有五十多人,这精英团长当着这么多人当场就哭上了:“离姐,我不是人……在主城那时我还沙包兮兮的领人追杀你,你也杀我解气吧,把我洗白了都行……”

    杨瑞左右看看,问了句:“那这是不用打啦?”

    君无忧喊:“不打了不打了,不早说过退会不杀吗?”

    “那我先撤了啊……情深一世还没露面呢,我今天就先不下线了,等会发现那小子了大叫。”杨瑞说着就起跑了、助跑几步起跳、敏捷地上了房,没几秒就不见踪影。

    边上围观的路人中匆匆忙忙地蹿出几个人,抬头对着六米多高的n房屋建筑无语凝咽,垂头丧气地给自家老大发去消息:“荷姐(柳叔),杨柳杨又跟丢了。”

    “……没事,盯好他们其他的人,他们总要汇合的。”

    杨瑞翻过几条小巷、找个没人的角落把脑袋上的反恐精英帽子摘了(跟一骑刚正面后他就从小平那把头巾借来了,前面忘了写,这里打个补丁)、掏出神官袍罩身上把皮甲盖住,再拎出他那条治疗法杖,大摇大摆地混进了玩家的汪洋大海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