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4章 墙倒众人推

    34

    网游玩家的上下级……其实是没啥区别的。有个人魅力的人发号施令,别人给面子,那就听;要是不想听,那人家就装死、装掉线、装网络信号不好啥都没听见……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网游公会又不是上班的公司、离了得饿死,普通会员不把会长的话当回事也没啥好稀奇的。

    情深一世在公会里下了坚壁清野令,第五霖那马上就收到消息了。他马上带人往回城的大道那跑,边跑边私聊他的小伙伴:“多少人回城去了?。”

    “多呢,八成都回来了吧,人家也怕遇到你们,我见着不少了。”

    “精英团应该都回去了?”

    “嗯,两边会里头的都回来了。”

    “找找看,情深一世回城了没?”

    小伙伴明白了第五霖的意思:“五哥,你是说情深一世还在外面刷怪?”

    “参考君无忧的意见,我觉得他挺有那么点儿自私自大,不太可能身体力行地去干跑领地战任务那种苦力活儿。”也就是不跟自家公会的精英团玩儿。

    小伙伴乐了:“我们这些人是想去跑也没得跑,你倒把领地战任务说得跟啥一样的,那可只有精英团的人才能去。”

    “我还有个想法,情深一世是不是很少参加公会活动,只偶尔露下面?”第五霖又问。

    “咦?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就连在公会频道发言也很少,是吧?”

    “是啊。”

    关上私聊,结合获取的信息和部分猜测,情深一世这个人在第五霖脑中清晰起来。同为网游老玩家,虽然不是一个游戏、第五霖还是知道点儿情深一世的事儿的。键盘游戏时代情深一世这人绝对跟低调扯不上关系,倒是因为那男神的头衔、有点儿什么风吹草动就能引发绯闻,三不两时在各网站露一小脸。但到了《第二大陆》,情深一世忽然就间就低调起来了、连在自家公会里都时时刻刻维护着神秘的形象,这就很有意思了。

    什么样的人会显得神秘?有距离感的人。比如古人将人间皇帝神圣化,原因就是距离感——离皇帝近的近臣反倒是不会把皇帝当啥真龙天子,弑帝、挟帝、废帝、立帝啥的花样,都是天子近臣玩出来的。远香近臭,并不是只能用来形容亲子关系。

    换句话说,不得不得用低调神秘距离感来维持头顶光环的情深一世……色厉内茬绣花枕头一包糠的可能性很大。类似的话杀非离和君无忧都说过,只是第五霖保留了意见,他还是更相信自己做出的判断。

    ……发现了敌人可能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废柴,第五霖忽然觉得没啥挑战性了。看看身边的同伴们,他在团队频道里问:“我有个问题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啥?”杨瑞离他近,直接就问上了。

    “一骑的比我们想象的还怕《全歌》,他们的主力精锐现在都缩回亮银镇里头去了。也就是说……平时很难找到的那些精英团这会儿都集中了。大家是愿意留着他们慢慢玩、用个十天半月的工夫把他们打跑呢,还是让一骑在今天成为历史,明天起咱们也能无事一身轻玩玩领地战去?”

    二十分钟后。

    领了一团人蹲在第三大道的天命觉得自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特丢人败兴。《全歌》二十来人就把他们这一整个公会的人吓得缩回城里蹲着,他都不好意思把这理由跟团队里的人说,只能瞎扯一通啥等会儿有公会集体活动之类的把人安抚下来。

    刚给灭回来的精英六团这会儿不仅仅是天命心情不好,其他人也一样。猎人天河向来跟天命关系不错,这会儿黑着脸发私聊过来:“还能不能玩了命哥,任务队的人给杀了我们来帮他们堵复活点报仇,我们给人杀了,会里屁都不放一个?”

    天命没好气地:“不是那回事,这不全部精英团都回来集合了吗?等会就集体出动灭了杨柳杨他们那帮子,咱们的仇有得是机会报。”

    “拉倒吧,人家傻呢,看到我们人多能不跑?”天河可憋屈了。

    “那你说咋搞,去一两个团给杨柳杨送菜?”

    “……”天河扭扭捏捏半天,也不打字了,臊眉耷眼地靠过来凑到天命身边蹲下,压低了声音说道,“要不命哥,咱们退会得了……我特嘛也早看那两口子不爽了,一个成天装神弄鬼死活看不到人,一个没事就唧唧呱呱指手画脚的,当她是王母娘娘呢。”

    天命一看这话就挺恼火,但是要张口喷人吧,他又觉得他真要乱骂一通、挺伤兄弟的心,犹豫了又犹豫,只能也压低了声音:“这话别跟人说。现在公会有难,我们要是拔腿就走成什么人了?”

    “嘿!”天河忍不住冷笑,“命哥你是一心给人家着想,人家可不定记挂着你。瞧着吧,这世道就是老实人吃亏……”

    天河正嘀咕着埋怨呢,一大群路过的玩家在他们这停下了,打头的那个一脸惊诧地看过来,“咦?这不是命哥吗?”

    天命一抬头,连忙端正脸色站起来:“哟,伦哥,跑任务呢。”

    两边领头人打招呼,天命的兄弟们脸色一变、一个个的下意识就退了几步,离这帮人远点儿——这特嘛全都是奇装异服,要被路人当成跟他们一伙地,太特喵丢人了!

    《帅死》公会的会长加伦君是个瘦高个的小青年,明明是个玩盗贼的,偏偏在装备外面罩了套白色三件套礼服、披了条法师斗篷,强os怪盗基德;他身后那帮人嘛,完全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漫威共一色、日漫与迪斯尼齐飞。

    就见加伦君眼珠子乱转、搔首弄姿扭来扭去跟站不稳似的,特装比地挤出苦笑,跟背台词似的神神叨叨:“猿粪啊猿粪,就是这么滴捉弄人~哎呀呀,命哥,我咋就遇到你了呢?你是明白我地,我可真不想这会儿遇到你。”

    天命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僵笑着向后退:“怎么了伦哥,啥事儿啊?”

    “咱们这么熟……我其实是不愿意的,你懂吧?可谁叫我分到这城区了呢?”加伦君的嬉皮笑脸忽然一变、右手胳膊向后抓住自己的斗篷使劲儿一抖、强行潇洒帅气,“动手!”

    “卧槽!”

    天命这边就二十多个,马上就给对方堵瓷实了,一条缝隙都不给透;《帅死》这公会虽然让人吐槽不能,但人家一个pve强会、实力刚刚的,奇装异服和逗比行为并不影响战斗力,铺天盖地的魔法箭矢落下来、皮薄的法系就给送走了一半。

    天命给个铁血战士一冲锋糊到了墙上,武器还没掏呢、脑袋上就不知道给插了几只箭,化白光的前一瞬他看到加伦君那中二青年站原地跳脚“老子还没喊退会不杀重来重来”,顿时一口老血喷出八米远。

    类似的情形发生在亮银镇内的大街小巷上,无数闲逛、抓紧机会做任务、泡妹子**、或是蹲某处长蘑菇的一骑玩家猝不及防下就给杀成了白光,有的好歹听到声“退会不杀”、有的直接是回了复活点都没弄明白发生了啥。

    “我们团被《帅死》的狗币偷袭了!”

    “各位老大!《天骄》公会的怎么杀我们的人啊?开战了吗?”

    “卧槽!《纵横》的沙包疯了吗?xx区有没有别的团在?快来救一下!”

    骤然而生的变故让一骑双会都懵逼了,等弄明白忽然狠下杀手的是另三个大公会的玩家,他们就更懵逼了。

    某个参与人数只有4的私人通话频道中,加伦君正嘚瑟大笑:“第三大道周边街区都杀光啦,我们的人向第二大道转移啦~《天骄》的,你们要是觉得吃力就放着我来,哦哈哈哈!”

    “哪敢劳烦伦哥,我们分到的街区自己来就行。”天骄会长是个女玩家,嗓音是那种标准的老烟枪嗓子。

    “一大道这边一骑的不多,我们《纵横》都只能看你们打得热闹了。”纵横会长是个中年爷们儿,听声音挺儒雅的。

    “几位,复活点那的人手都布置好了吗?”这是频道的发起人第五霖。

    “布置了,这会儿我们精英团的人都跟过去补充人手了,就怕包围厚度不够。”说话的是纵横那儒雅大叔会长,“一骑两个会精英团加起来十一个,现在他们是被我们打散了,但要是让他们集合起来我们就比较麻烦,真到那时候……咱们挑个合适场地摆开阵型跟他们打一场?”

    反正他们这边人多,摆开阵型刚正面怎么打都容易。若是被拖进巷战就麻烦了,古往今来大小战争巷战都是伤亡最重的,自家的团自家心疼,会长们舍不得自家的精英团掉属性。

    “先重点牵制他们精英团吧,别给机会让他们收拢人手,刚正面的话大伙儿的伤亡也不可控。”第五霖说道,“我这有个‘救火队’,几位发现哪里有一骑的精英团在集拢人手就招呼一声。”

    天骄会长和纵横会长都笑:“五哥,什么时候介绍杨柳杨那大神认识认识。”

    加伦君憋着不说话,中二青年见不得别人比他出风头。

    “呵呵……”第五霖笑而不语,“我们这边发现了(一骑)绝尘的精英团,已经干上了,我去支个手、保持联系啊。”

    天命回了复活点连忙跟自家团员联系,没两分钟后他也不用费神了,全团都给送回来了。一个个气愤地在团里喷《帅死》那帮逗比,叫嚣着要去找回场子。

    “好了,大伙儿都冷静下……天河回来别出去!”天命打起精神招呼众人,“都看下公会频道,三家大公会跟我们开战了。”

    这其实也不用看啥公会频道了,复活点里不停刷出死回来的玩家,每个人都是一张大便脸、出来了就跳着脚骂娘。

    “这是怎么了啊,怎么都来打我们啊……”团里的牧师妹子委委屈屈地。

    没人接话,弄明白了自家的境况吧,平时最刺头的人这会儿都老实了,脸色个顶个的难看。

    “他们疯了吧?好好的领地战不打,挑这时间段打公会战?”小年轻天河老想不开了。

    天命倒是想得开的,他好歹三十多的人了,人心啥地比较理解,也明白一骑现在这状况是怎么来地——精英团的人跟普通玩家不咋打交道,倒是没事;但任务队和刷怪团……特别是刷怪团的人,时不时就在公会里炫耀打跑了哪些占了好地点的散人、杀了多少个玩家、用红名的次数来吹牛比,照天命的性子,是很厌恶这种人的。

    但老大都不发话,他一个六团的团长有啥资格多嘴多舌,别人兴头上的时候他去教训人说不该到处惹事,先别管对不对,啥懦弱胆小、吃里扒外、胳膊肘外拐之类的脏水就得照他泼过来了。

    有时候天命也挺疑惑的,上个游戏的时候公会不还发展得好好的吗,怎么就变这样了呢?说来那时候起情深一世也是不咋管公会的事,那时候……大大小小的活动啥的,好像都是杀非离在组织的。

    这名字一浮起来,天命顿时一激灵。是了,杀非离,那姑娘也是一骑的老人,进会四、五年从普通成员一路玩到高管,然后不知道怎么弄的跟老大结婚了,理所当然的给老大带着公会。

    作为一个没啥八卦心思的普通男人,天命很少去关注别人的私人感情,情深一世杀非离两口子忽然离婚啥的,他也就是在别人聊起来的时候附和下、心里面可惜下缺了杀非离这么个面面俱到的公会管理,其它的他也没想太多。

    但这世界上的事儿吧,最怕的就是较真。认真去想想杀非离离开前后,就发现里面差距得多大——键盘时代的玩家交互的是屏幕上的小人,真实感远远比不上虚拟实景;比如他自家的团队,才带了几个月、一个个的感情就很深厚,有事要暂时afk时都恋恋不舍地,不会像以前的老游戏那样总有人动不动就失踪没影。可就是在老游戏的时代,公会里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乱过,大小管理以百计,公会内部井井有条不说、在散人玩家中的口碑也还不错,分会十几家。

    可现在呢?说是两家大会,精英团团长带管理也有好几十,但真管事有能力的、有一半就要笑;有啥大型活动就是乱糟糟的一片、说话的人多做事的人少,出了纰漏情深一世就只知道让他们这些听话的精英团来擦屁股。

    而这两者间的区别,就是一个杀非离。

    想到这儿,天命不禁陷入了沉思……

    复活点外,中心花园的花坛边有个脑袋一直冒,等了半天不见一骑的人往外走,这人不耐烦了、大喇喇跳了出来:“行了大伙别藏着了,这帮孙子不给咱们便宜占。”

    说着这人大大咧咧地就站到了喷水池边上,听到这话的一骑玩家正愤怒呢,又见他现身那花坛后面脑袋一个接一个的冒,硬是一口气走出来五十多个。

    “这点人来堵复活点?脑残片吃多了吧你!”刚被吓到的一骑玩家回身看看自家战友堆,嗯,自己这边人比较多,立即嘲讽。

    最先跳出来的那人也不说话,只是冷笑;然后吧,就见旁边林荫道风景树后面冒出一群人、喷水池后面灌木群那站出一群人、复活点右后方的假山里面冒出一群人、假山两侧的花坛各绕出一群人……

    眨眼间几百号人就把复活点周边围了一圈,还有更多的人从各种角落冒出来补充加厚包围圈,远远地、从十字街也跑来了成群结队的玩家……

    最先出来那哥们左右看看,觉得自己这方足够有人数优势了,就嘚瑟地挥手叫道:“一骑的注意了,退会不杀!”

    “退会不杀!”别的玩家也觉得挺有意思的,平时耀武扬威的一骑众这会儿缩在复活点里面小脸唰白,太难见了,都跟着凑一嗓子热闹。

    退会不杀的喊声跟波涛似的打得仍处于死后debuff状态下的一骑众心惊胆战,有刚入会还没存起啥公会积分、也没享受过一骑福利的玩家立即就喊:“这破公会我不呆了,我要退会!”

    说着这人胸口上的公会徽章就消失了,公会徽章是入会后自动出现在公会玩家胸前的固定贴图,不会随着换装备消失、哪怕脱光了也会显示在皮肤上,做不得假。喊话的玩家看到还有这么识趣的,顿时更乐了,“好!迷途知返就是好样的,来来退会那哥们你可以走了,大家伙给人让个路!”

    一骑这会儿死回复活点的已经有三百多号人了,还不住有人给送回来。这里有倒霉的之前就给杨柳杨他们清过、跟着精英团去反杀吧,又好死不死遇到《全歌》那帮人给送回城,早就腻烦得不行;想想还没用掉的公会积分确实不舍得、但这么被人杀成狗又实在没法玩下去,再加上已经有人带头做了榜样,索性咬牙狠心:“我特喵也不打了,两天挂了四、五次跟谁说理去?谁惹的麻烦谁自己解决,兄弟们保重!”

    这人在公会频道里留了句话就选择了退出,他胸口那公会徽章消失,外面堵点的人瞧一眼就放他走了出去。

    还堆在复活点里的一骑众面面相觑,有些玩家本就不是好战份子,只是好朋友来劝、抹不下面子才入的会,这会儿就弱弱地:“我留这也帮不了什么忙……我先退了啊。”

    “不是我没义气,早先为劝会里人低调点、好几个管理指着我骂过。这么多人来打咱们,原因是啥大伙儿都明白。《帅死》那帮脑残都没见把游戏玩成这样,太【哔——】丢人。”这是跟一骑风格早就格格不入、忍到现在才爆发的。

    被杀回来的也有倒霉的生活玩家,一骑里面生活玩家的比例不高,但还是有那么一批。这些人没啥战斗力也基本不惹事,本身不喜欢pk也不是pk的料;死回来的几个凑到一块儿嘀咕了几句,其中一个就站出来说道:“我们入会这么久就君姐照顾过我们。君姐退会的时候都说是君姐的错,我们没能力,帮不了君姐说话。现在要打架,我们也没能力帮上谁。”

    哗啦一下六、七个生活玩家同时退会,这几个手拉手走出去,堵点的玩家们没给让路、反倒是热情地围上来:“哥几个加一骑干啥呀,早该退啦,要不要来我们纵横?我们纵横不是吹,老大人帅声靓还机智、标准地钻石王老五,会里的生活玩家还有精英团轮流带……”

    “等会等会,你们纵横练生活的那么多别见人就拉!来我们《帅死》、全会帅哥美女任你们挑!”

    “卧槽,你们帅死?确实能把人‘帅死’!别听那小子扯淡!”

    ……在《第二大陆》横空出世之前吧,网游玩家的群体并不是那么多。虚拟实景科技吸引了很多从未接触过网络游戏的人民群众,这些“卖萌党”、“手残党”也都是第一次接触虚拟世界的游戏人生。原一骑的这些生活玩家年纪都不大,第一次玩游戏被招揽进一骑、也不太明白别人都是怎么玩,没人管就野草般挣扎着玩到了现在。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职业原来不是草、是宝,惊吓之余,也忍不住小小地惊喜了下。

    先是一个、两个的退会,最后发展到几个几个的一起退,随着全镇被送回复活点的一骑玩家越来越多,一骑双会的成员列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短。当然,有些进一骑就是为了找个靠山欺负散人的在退会时拍胸脯打包票说风头过了就回来、但谁也不能把这种屁话当真。

    天河眼巴巴的看着一个个的人走出复活点外的玩家包围圈,悄悄伸手指戳沉默多时的天命,“命哥,咱们怎么办?”

    天命一脸深沉,长长地叹息:“哎……我们这帮人负了小离啊。”

    “啊?你说什么呢命哥?”天河一头雾水。

    天命没理他,在公会频道里公然发言:“情深,我问你个事。”

    “当初说小离监守自盗洗了自家公会仓库、偷走十几万块钱材料那事,你私下跟我们说你有证据,但是你想跟小离好离好散,所以让我们都别提这事……我们都肯定信你、肯定支持兄弟。现在事情过去这么久,小离人也离开了、那游戏也关服了,你就给我们句敞亮话,你是不是真的有证据?”

    作者有话要说:  _(:3ゝ∠)_今天上限免,希望可以拯救惨烈的积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