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3章 数据帝的坚持

    作者有话要说:  噴噴噴噴噴+2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2 18:52:21

    漫过灰色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2 18:19:25

    漫过灰色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2 18:19:17

    加伦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2 00:17:50

    团子同鞋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7-01 08:42:23

    感谢小天使的支持,有愿意跑龙套的继续举手哟~就是不保证用在啥角色上去哦哈哈!

    33

    月光林地这图是片独|立的树林子,并不跟特里萨山脉接壤。大小上来看比不上昨天酣战过的矿区,但混这儿的玩家还挺多——最外围基本没啥怪,是采集职业生活玩家的天堂;稍微往里面走走、就能看到各占地盘刷怪的玩家团了,互相之间挨得还比较近、至少也是在视线范围内,不像别的图那样每两个刷怪团之间总有大片间隔、夸张点儿的可说是玩一晚上都看不见别的队伍。

    究其原因,是月光林地里边刷怪特别快,树精、食人花、蘑菇怪、利刃草、巨化蚂蚁、掠食鸟、果蝠、银环蛇等等,一刷起来基本就不用停。

    不用转移团队四下找怪、还没有人形怪的威胁,月光林地这图在玩家眼中自然成了首屈一指的刷怪圣地,野团和公会团都挺多,第五霖领着队伍往里面清,走百十米就能看见一个刷怪团。

    “嗨,哥们。”又看到一野团,第五霖走过去打招呼,“有没有看到一骑的在附近?”

    “有啊,就在那面……咦?你不是……”说话那玩家视线瞥到从第五霖身后走过的杨瑞,顿时眼睛一亮、呼吸加快。

    “谢了啊。”杨瑞就冲那玩家笑。

    “……卧槽!”这玩家不说话了,拼命和自家团友挤眼色,等杨瑞等人走远了才出声叫道,“那个好像是杨柳杨!你们看他那打扮!”

    “真的假的?!”

    “诶诶诶、那个长得很帅的法师、走在最后面那个,好像是萧文远啊!”

    “难道中间那个大块头是克龙哥?”

    “来问话那人是谁,会不会是第一法师风清默?”

    “肯定不是,脸不太像……”

    “哈哈哈!快把这波怪清了,等下一骑的没了我们去他们那块地儿刷!”

    一骑双废来亮银镇的时候吧,那都是第一次领地战结束之后的事了。来的时候两个会总人数不到五百、在极短的时间里招人、收人,把人数规模扩展到1□□以上,这收起人来就很有些荤素不忌。比如狂少龙傲天那种人,在亮银镇本土的三家大公会就是没啥戏可唱的,

    ========晋|江文学城首发,看全文,请选择正版========

    就算是逗比集合体的《我这么帅我不能死》,人家也不定肯收;而在一骑,这样的家伙就凭借着能砸点儿小钱、带几个小弟,就能混成小管理了,一骑双废在普通玩家之间的风评完全可以想象。

    又送了俩支一骑的刷怪团免费回城,这一晚上得到无数热心群众指路协助的众人挺乐呵,萧文远都开起了玩笑:“怎么有种我共剿匪,革命群众纷纷来援的感觉呢?”

    “都是造势造得好的缘故啊。”风清默装了个比,沉声道,“大势在我。”

    “清默你能少装点比吗?”克龙哥不干了,“人家萧文远有不扫地的资本,你丫呢?还不赶紧的来捡东西!”

    ……收集刷怪掉落、捡杀人爆出的装备,被玩家们形象地称之为扫地。他们刚灭掉的这个一骑刷怪团似乎是刚pk了一波散人抢地盘,除了治疗人人有罪恶值,简直是大爆特爆。

    “爆出来的东西照旧统一放半夏那,活动结束了一块分。清默你把你脚下的药水也捡捡,一会用得着,我们可没工夫找地方补给……”第五霖神色浓重地,“大家都加快点儿动作,时间不等人啊,怎么不能输给《全歌》的人!”

    杨瑞总觉得第五霖有些小题大做,私下去了条私聊,小心地:“用得着防狼似的吗,《全歌》跟咱们一块打一骑,也是好事吧?”

    第五霖面无表情看他一眼,发来回复:“你假设一下……有十个和你同水平的人跟你一块儿抢一骑人头,啥感觉?体校生指定跟你身手没法比,但人家还有退役运动员、现役教练啥的,都是职业级别……”

    杨瑞当时就惊了,忙打字:“我觉得打一骑这种人还是我们来就好!多谢《全歌》的热心出手了,真不用!”

    “《全歌》可不听你讲这个,事实上吧,人家连好友都不咋加外面的,我这只是有一朋友认识他们那体院的食堂员工……”

    杨瑞不打字了,在团队频道里振臂一呼:“兄弟们赶紧的!继续下一波!”

    杨瑞等人加快了速度,在月光林地刷怪的一骑团队就倒了血霉了;还因着这图刷怪特快,杨瑞等人直接是一路清人一路洗罪恶值,完全就放开了手脚不怕红名……

    另一边,那批半路截胡了一骑团队的玩家仍旧蹲在亮银镇镇外大路边,这批玩家人数不算多,二十个都勉强,装备成色也不咋好,别说跟啥大公会的人比,就连杀非离带来的那些小伙伴们都比不上;但这帮人不论男女,体格那是个顶个的精壮、神情那是个顶个的彪悍,连看上去才十几岁的小姑娘,挽起的袖子下那小臂的厚度都能让一众游戏宅汗颜。

    ……这就是让各大公会十分忌惮的《全歌》公会所有在线成员了,一个教练、三个陪练员、一个厨师、十三个学生,团团围成一圈儿,正对着一小堆装备流口水。

    “我滴个乖乖……这就是金字装备啊,之前只在官网资料库见过……一骑的来了这边混得挺可以的吗!”一群人中领头的那个是位看上去在三十五岁左右的精壮大汉,体格比克龙哥还大一圈儿,长相是非常正统的浓眉大眼,剃了个光头看上去也不像黑社会,反倒更像得道高僧……壮年版的那种。

    “李教,这装备怎么分?”旁边的小年轻问。

    “叫啥李教,叫我网名!”这大汉大眼一瞪,“玩网游就有玩网游的规矩,怎么你小子见了老王就一个一个哥的喊呢!”

    小年轻咽了口唾沫,“……鲫鱼哥。”

    ……李xx,职业生涯中获得过双位数的金牌,国家特级运动员……现役体院教练。他的造型其实是很适合转型演艺界的,但是这位兄弟吧,不耐烦过太麻烦的日子……就回母校就职了。能和学生一块儿玩游戏的都不会是啥老古板,这位特级远动员……就是个相当亲民的好教练,这点也体现在他的网名上,他的id叫:凉拌鲫鱼。

    ……我知道看到这儿的人已经想吐槽了,但是在这种时候吐槽你们就输了,真的。

    凉拌鲫鱼手里面捧的金字装备是条项链,有“受祝福”的前缀,加了整整三十点力量,鲫鱼兄很明显是不肯外让的,自顾自就把这项链戴上了,还冲地上那一小堆小装备随意地挥了下手,“你们就自个儿挑,合适的就戴上,有争议的roll点,按游戏规矩来,知道不?”

    三名陪练员和体院大厨没打算争,当即就在这堆装备里选起来了,就稚嫩的学生们委屈不甘地盯着鲫鱼兄的脖子看。

    “再不挑装备可都没了啊——我说你们也是,争点气,咱们就堵这条路上,还怕没人送装备?”鲫鱼兄老脸微红,立即加粗了嗓门,“诶诶老王,你先选一件就成了,让别人也挑挑。”

    “行行,那我拿这个加敏捷地。谁没挑呢?都没人要我全收下了啊。”老王就是他们的体院大厨、退役运动员,网名叫“王者乃美食也”,喊他时倒是跟他真名儿不冲突。

    学生们顿时就顾不上幽怨了:“我也要加敏捷地,我敏捷不够。”

    “那护手是不是加力量的?给我给我!”

    “这衣服怎么主加的体能啊,谁要体能的?”

    “我要我要……”

    一小堆精良装备很快就分完了,学生们喜气洋洋,也不去看凉拌鲫鱼的脖子了。鲫鱼兄见状,就指向另一堆更多地,“那些加智力智慧的垃圾老王你收着,回头卖了大家伙分钱。”

    ……加智力智慧的垃圾……总感觉法系职业要哭了的样子。

    对于每天能玩游戏的时间很少、在线不长的《全歌》来说,这次的“缴获”实在是大丰收。当然,作为前运动员和运动员预备役、道德都在水平线以上的他们平常是不会对普通人出手的,平时玩游戏非常低调、犹如隐形人;要不是一骑的家伙们太遭人恨、论坛上帖子里热心玩家整理出来的那几十条一骑恶行太让人气愤,他们是很少参与到玩家之间的纷争里来的。

    ……就像我们现实生活里很少听到这些武力过人群体的消息,只有他们见义勇为收拾小偷、强盗等渣渣时,才能发现到现代社会里还有这么一群人。

    始终关注着亮银镇城门方向的一个猎人学生忽然惊喜叫道:“来了来了、送装备的来了!”

    “哪呢哪呢?哎哟!好多人呀!”喊出人多的这女学生,声音里面全是惊喜。

    “快快、隐蔽隐蔽。”鲫鱼兄招呼着学生们马上趴到路边草丛里去,并指向那个猎人学生,“团子,你去搞个正当防卫!”

    “好勒!”id叫团子同鞋的猎人学生振奋点头,独自跳到大马路上,比划了个ok的手势。

    这个团子同鞋年纪也很小,因为练的是射击,体格也不像同学们那样显眼,看上去就是个装备不咋好的菜鸟高中生,还是文静乖巧那一类型的。

    团子同鞋就这么挂着一脸无害的表情慢慢地顺着大路稍微靠中心处的位置走,速度很慢、神情很懵懂;当一骑地大部队靠近时,他就整出一副纯洁脑残的脸、装作忘记了要让路,做出“哇,好多人!”的口型看了过去。

    ……要是一骑的人能稍微客气点儿、喊一声“让让”然后走过去,《全歌》的人还真就只能主动攻击了,动手的时候还得小心一下罪恶值;但显然……玩家看人首先看的是装备,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号、还沙包兮兮的挡着道,以一骑嚣张惯了的风格……真心是没理由客气。

    指挥着围剿一骑刷怪团的第五霖收到了线人小伙伴的消息:“五哥,一团带的队又给《全歌》送回来了,听说一团老大的弓都掉了!”

    第五霖默默关掉私聊,以手扶额:“我的以少打多无伤战绩……《全歌》咋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另一边,刚打扫完战场的《全歌》还没有正式分配缴获,团子同鞋就死死抱住一骑精英一团团长掉的那把金字长弓在地上打滚,要这不是游戏、丫估计眼泪鼻涕都糊满脸了,“我不管我不管!这把弓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

    他边上的同系师姐气了个半死:“你咋能耍赖呢!都有需求就roll点啊!”

    “师姐都有弓了还跟我抢,哇哇哇——”

    “我这把是任务蓝弓啊!”

    “师姐欺负人!师姐欺负人!”

    凉拌鲫鱼实在看不下去了,“这趟团子去整的正当防卫……要不就让他先拿吧,啊?这还有件金字的呢,你先拿这件?”

    “那明明是加智慧的——下趟我去整正当防卫,谁也不能跟我抢!”

    月光林地的一骑团队没费多少工夫就清光了,因为组团反击的力量都灭在了半道上,杨瑞等人用不着跟昨天似的在一个刷怪图耗一晚上,立即向下一个图转移。

    “等会。”走了没几分钟,第五霖抬手让大伙儿停了下来,快速浏览了他刚刷到的论坛帖子,又拉开地图对比、并调出个人日志研究了会儿,“不去刷怪图了,我们去堵一骑的精英团。”

    “这还能堵上?他们那精英团应该是在跑领地战任务吧,咱们去哪堵呢?”行进途中,杀非离按捺不住好奇心地问。

    “领地战的第一天是筹备物资,也就是昨天,只要缴纳物资获得活动积分就行。今天第二天,活动的重心依然是战前准备,不是各种跑腿苦力活儿、就是作为民间义勇抵御偷袭村庄的小批怪物或者清理一些危险地带,后两个只有昨天缴纳了大量物资的大公会才接得到,一般是各种高手精英团去做。”第五霖解释,“刚才《帅死》的人发了个帖子,炫耀他们那保护村庄的任务没死人……哦,还没跟你们说,我们亮银镇的三家公会现在没跟一骑合作了,也不知道为的啥,他们前面跟一骑谈的合作都取消了。既然搞村庄防御的三大公会不带一骑玩,那他们就只能去做清理任务了。”

    杀非离斜着眼角看他:“我觉得吧……以我们这些凡人的智商,你直接说结果就好了,你的推导过程总让我有一种我是个新手小白的错觉,就跟白玩了游戏这么久似的……”

    ……女玩家有任性的资格,反正这话也就妹子能说,其他人包括啥杨瑞、克龙哥、萧文远啥的,都只能眼巴巴地看。

    “……我是说,我们绕着特里萨山脉的边界走,有七成可能碰上一骑的精英团。”第五霖说道。

    “那就算走到杨柳的下线时间,我们也不定能走完特里萨山脉边界……”杀非离继续吐槽。

    “……领地战任务会精简过程,我们尝试着在离城镇较近的那段转悠就成。这毕竟是三个月一次的活动,游戏公司要靠这种刺激性高的活动增强玩家对游戏的粘性和在线时间,如果因为路途太远让玩家任务超时失败导致玩家发抗议邮件……任务策划要扣奖金的。”第五霖无奈道。

    遥远的不可知空间内,监视第五霖这号危险人物的值班gm嘴角直抽,转头跟同事抱怨:“要我说,公司干脆把这家伙招安算了……”

    边上的同事有气无力地:“招安过了,丫不肯,不但抱怨我们的人伤害了他在游戏里探索冒险的热忱……还给老总发过两万字的抗议信。”

    “我擦……”

    杀非离没有退缩,很勇敢地:“那你直接带我们去你选中的地方就行了呗,大伙儿都听你的,你指哪我们打哪。”

    第五霖不得不义正言辞地为自己的言行辩护:“并不是我故意把过程说得让人不明觉厉,好歹战争相关推进剧情方面是文案策划的一番心血,我们可以指责游戏公司职员工作不上心敷衍应事,但在逻辑合理的地方我们作为玩家是应该肯定的。知道他们真正付出过努力的地方,也算是对上进人士的一种认可。”

    “卧槽!”在线gm们齐齐骂道,“这货不刻薄能死吗?!”

    “……”克龙哥觉得吧,他任职于游戏评测网站这事儿绝对不能让第五霖知道,不然这个较真的家伙要是心血来潮不知道得给他那网站找多少事儿。

    从月光林地到特里萨山脉,一路上第五霖滔滔不绝:“刚内测那会儿进游戏的玩家还记得吧,每个新手村的任务都大同小异,特别是一个帮助勇敢少女逃婚的新手任务,过程和剧情完全不动脑子、生搬硬套古早伦理剧,而且还别管多扯淡的剧情最后的结局都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让俩年轻人去体恤父母、让古板的家长为年轻人为爱献身的热情而感动,最后皆大欢喜。当时我就发邮件告诉他们这个任务的剧情会影响年轻人的价值观,没成年就私奔、父母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这是跟法律对着干;结果他们没理睬我。我只好删了几次号跑了几个新手村,整理出这些任务里面不合逻辑的地方,他们才肯重视,最后因为各个新手村的风俗民俗不一样,修改起来工程太大,才肯删掉了这个脑残任务。”

    “所、所以呢?”杀非离声音在抖。

    “所以说,跟游戏公司讲道理,他们是不肯听的。你只有抓住他们的逻辑把柄,他们才肯当回事。毕竟侮辱观众智商这种事,几十年前的国产电影电视剧才敢这么干,那时国家对精神文化这块不咋重视……现实可以偶尔无视逻辑,那是因为人类社会中的脑残总会有意无意地拉低灵长类生物的智商下限。但是人类自身创造出来的产物,基础逻辑是最起码的标准,你得承担起与社会地位相符合的正确引导作用……信息时代这么多年了,哪还能把脑袋埋沙子里过日子呢?所以不管是游戏公司还是我们玩家,都要讲科学的思维模式、都要坚持正常的逻辑……”

    ……在第五霖的精神伤害大|法持续中,特里萨山脉终于到了。私下里,杀非离沉痛地私聊了队伍里面除了第五霖之外的所有人,发誓以后再也不嘴贱……

    大约是最倒霉的精英六团团长天命正领着他的难兄难弟们辛辛苦苦地干着领地战任务,也就是在特里萨山脉的某一段维护猎人n留下的安全设施、减少怪物数量、救援受伤的n之类;这些任务能够为公会获取活动积分、自家也能收益如属性点、装备、特殊物品材料之类的东西,不是精英团还摊不上这样的好事。

    正努力着呢,游离外围当斥候的猎人天河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三秒后变成了哭诉:“卧槽命哥、我被秒杀了!是萧文远,这暗牧俩技能就把我带走了!”

    “萧文远?”天命脑子里过了一下这id,下一瞬间面色大变,“杨柳杨他们?!”

    离他们这团人已经很近的地方,风清默羡慕嫉妒恨地瞪着萧文远:“全能法戒的效果触发了?”

    萧文远就暗藏嘚瑟地谦虚笑:“嗯,第一下就触发了,黑暗系技能带上火系烧灼特效,伤害翻三倍。”

    风清默口水都快淌出来了:“我也杀过游荡类型boss,咋就没见过全能法戒呢?文远哥,回头把你这戒指借我爽爽呗。”

    “你要能在不求人的时候也叫我一声哥,我就借你玩玩……”

    精英一团亲自出马给灭了两回、连跑领地战任务的精英六团和精英四团都先后给人全灭,一骑方面不得不重视起这事儿来了。情深一世顾不上领地战任务、召集两个会的高管建了个临时对话频道,频道刚开,分会(一骑)绝尘的会长就气愤地喊:“老大,能不能叫住君无忧?她骗了两次我们这边的防御反击了!”

    ……君无忧那么熟悉的脸哪能骗到防御反击(正当防卫),只不过是她单个出去冒了下头、绝尘的队伍就马上集火想杀她罢了。

    “君无忧那婊砸早跟我们一骑没关系了!她还暴露了我们的刷怪点,带着人来清我们的人!”这尖利的女声出自前网红女神东方魅,“俩个婊砸搞到一起跟我们对着干,情深你还偏袒她们!你倒是说话啊、不杀她们退服我跟你没完!”

    她口中的另一个婊砸……自然就是杀非离了。同类相斥这个特点在这前网红女神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啥萧文远风清默第五霖杨柳杨在她眼里都不够看,杀非离和君无忧才是生死大敌。

    当然,这也是情深一世想要的效果,他总不能一个大老爷们光明正大地去针对俩女的、那他的威信就很难维护住,所以需要哄得东方魅出来给他摇旗呐喊。

    “大家不要急。”情深一世没有正面去答复东方魅,沉声在频道里说道,“既然有人堵路,城里的别忙着出城,先把队伍组好。所有精英团的人放弃任务立即回城,别走正门。还在野图刷怪的,互相报坐标、集合起来抱团。两个会的人现在开始不分散、集体行动。精英团的人一回来,我们就开始反击。”

    身为总会长,情深一世在这个时候强势表态是很能收拢人心的,频道里的浮躁气氛马上就平息了。当然……进了频道里的六个精英团团长都没咋出声。他们是跟《全歌》刚过正面的,特别清楚情深一世这安排为的是啥——《全歌》的人在线时间很短,活跃期基本上就在晚上七点到九点这个时间段,情深一世是打算把《全歌》的在线时间拖过去、集中力量先对付杨柳杨那一批。

    然而问题的麻烦处也在这里,现在才刚刚八点过,也正是普通玩家的在线最高峰,所有的大公会都在忙着跑领地战任务,一骑俩个会的精英力量却必须蹲城里数腿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