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3章

    看到周敬年,季娉婷主动跟他打招呼,语气有点迫不及待:“敬年回来了啊,老爷子这会儿在楼上书房呢,刚得了一幅墨宝,非要拉着敬炎和他一起看。<し”

    这是要跟他炫耀周敬炎很得老爷子欢心吗?周敬年这么想着,面无表情地从季娉婷身边走过,扔下一个字:“哦。”

    季娉婷站在楼下,看着周敬年房间都不进,自己去了老爷子的书房。她咬着唇,真心觉得现在的周敬年完全变了个人一样,换做以往她这样说了,周敬年一定会因为生气不去书房。她握了握拳头,觉得现在的周敬年真是太难缠了,以前她随便说一两句话,便会将周敬年气得脸色铁青,轻易就能挑拨得周敬年和周建峰闹,但如今每次打语言机锋的时候,要么被对方讽刺得开不了口,要么就跟现在这样,一拳头打棉花上。

    周敬年敲了两下门,等了几秒种后,门打开了,后面站着周敬炎,脸上还没收回的笑意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周敬炎皱皱眉,想了想,叫了一声“大哥”,然后退开让周敬年进去。

    周敬年依旧无视他,进去跟老爷子道安。

    可能人逢喜事精神爽,老爷子今天心情不错,桌上确实也摆着一幅字,他看到周敬年,忙招手让他过去:“来,看看,这是章先生前日送我的。”

    周雍所说的章先生也算是如今文学界的新星,写得一手好字,经常有人向他求字。周敬年虽然出生于商人之家,但是他外家不简单啊,周敬年小时候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经常听他妈妈说起这些笔墨相关的东西,而他外婆家,光字幅的珍藏就有上百幅,随便拿出来一幅都比桌上的这幅好。

    周雍一个粗人其实哪真看得懂字与字的区别,不过是附庸风雅,强行提高品味。这位章先生的字,也是他人吹嘘过多虚捧上来的,名不副其实。

    不过周敬年还不会蠢笨到说出真实想法,相反他还连说了几个好词来夸这副字,倒是听得周雍点头不已,高兴自己的眼光得到了承认。

    旁边周敬炎眼见周敬年几句话就哄得老爷子畅笑不已,心里顿时恨得不行。

    年前他被周敬年算计,丢脸到不行,这几个月里都被人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春节都过得没滋没味。他虽然在周家生活了这么多年,是改了周姓,从了这一枝的敬字辈,凭着这个姓氏,他是得到一些人的讨好谄媚。但是,对于他真正想融入的圈子里的那些人来说,他就是一个凭着妈妈改嫁才得来周姓的继子而已。那些人看不起他、轻疏他,做什么都将他排挤在圈子之外,说着他似懂非懂的话题。明明在对着你笑,却说些让人无地自容的嘲讽话语。

    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除了这些,这期间他还继续被刘素素纠缠,刘素素觉得他喜欢男人,要他证明自己的性向没问题,逼着自己和她交往,真是没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女人,像个无搅蛮缠的疯婆子。而他爸爸需要刘素素妈妈的支持,也只是一味的让他忍、忍、忍。

    周敬炎暗自深呼吸,反复几次才将心里对周敬年的怨气压了下去。

    离晚宴还早,周敬年在书房里待了一会儿,就回了自己房间,换了身衣服,发短信给方争说刚才书房里的事,跟他说季娉婷难看的表情和周敬炎自以为掩藏得很好的怨气和憋屈。

    方争就回啊他们两个对你充满恶意,要小心呀。

    热恋期间的人,有时候发短信比直接通电话更让人欢喜一些。每次的短信也并不是每次都能及时收到回信,但两人也没追问彼此刚刚在做什么,继续顺着前一个话题聊下去。每次给对方短信,开头也并不都是“你在干嘛”“刚在做什么”的话语,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便分享给对方,比如方争会忽然给周敬年发一条短信,说刚才雪儿小姨跑酷刹不住车撞到沙发背,撞懵了,愣了好一会儿才装作无事的走开;或是周敬年心血来潮,拍下自己小时候穿开裆裤的照片给方争看,成功惹来对方发来的一串爆笑。

    午饭过后何涛打过电话问周敬年有没有空出去玩,周敬年想着晚上也要见面了,便推辞了,缩在房间里和方争聊了近一下午,话题就没断过。

    明明天天都待在一起的,却还像两个话唠一样十分能聊。

    周建峰四点过才回来,父亲办生日宴会,这对他来说也是个不可多得拉拢人脉的机会。他将自己好好装扮了一番,意气风发地领着管家站到门口,亲自迎接那些前来宴会的客人。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佣人通知了周敬年,周敬年便先吃了点东西垫肚子,才换好衣服,下了楼,颇为无聊地待在花园里。

    他对这些场面感到厌烦,周建峰一家三口却很热衷,周建峰主打男宾,周敬炎跟着周雍,季娉婷则陪着那些太太们说话,那些跟他同龄的人基本都来找他。

    何涛来得最早,暗搓搓地跟周敬年说了好些这几个月里周敬炎的动向。这些周敬年已经从监视周敬炎的人口里得知,虽然又听了一遍,不过还是听到可笑之处便笑。

    周家人也都来的早,何涛到了不多一会儿,周建敏一家就来了,刘素素打扮得跟个小公主似得,穿着一身火红的裙子,看到周敬年,就像一团火,气势汹汹地就烧了过来。

    “周敬年!”刘素素直呼他名字。

    何涛皱眉,斥道:“小丫头懂不懂礼貌,没大没小的,他是你哥!”

    刘素素叫完之后大概也觉得心虚,气势弱了点,不甘不愿地叫了一声:“年哥。”

    周敬年晃着杯里的红酒,没理她。

    刘素素憋着劲儿,问他:“如果我找人教训应城,你会不会生气?”

    周敬年这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不会,就怕有的人会。”

    刘素素神色青白,眼底闪烁着愤怒。周敬年的意有所指她很清楚,说的就是周敬炎。周敬炎和应城在床上纠缠的一幕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不但没有拔除,反而越陷越深。

    正好应瀚海带着老婆来了,刘素素赤红着眼在两人身后搜索了一圈,见没有应城的影子,便对着应瀚海夫妇重重地“哼”了一声。她和周敬年这群人没话题,得了答案小公主的脾气又上来了,扭头便走。

    何涛瞪着刘素素的背影,道:“真不知道她爸妈怎么养的,养出这副德行。”

    见周敬年不说话,何涛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他:“你想不想知道最近应城的事?”

    应城那边周敬年也分了一个人去跟踪监视的。

    应城在亚莱会所出了事后,先被刘素素打,接着又被自己父亲抽,在医院里躺了大半个月才出院,差点春节就在医院过了。这也便罢,刘素素为了出恶气,频频针对他,还找人专门盯着他的动向,不管他走到哪刘素素都会带着人出现,当着许多人的面将他羞辱一番,把他的丑事高声宣扬。

    应城不敢把她怎么样,被恶心得不行,同样被她恶心的,就是周敬炎和季娉婷了。在亚莱里和应城勾搭一起的,圈子里传遍了,都知道是周敬炎,刘素素每羞辱应城一次,周敬炎也跟着难受一次。季娉婷对着刘素素不敢说些过分的话,便婉言转告周建敏。

    周建敏一个女人,和几个兄弟一样从的是建字辈,这表明她个性也好,学识手腕也好,都不输男儿。刘素素和周敬炎有血缘关系,周建敏倒是乐得女儿借着此次的事情远离周敬炎。只站在女人的立场,她也是看不起季娉婷的,所以这边嗯嗯着答应季娉婷,那边却放任不管,周建峰出面劝说的效果跟季娉婷的效果一样。

    于是爸妈这边的力都使不上,周敬炎又不敢麻烦老爷子开口,只能自己开口。尽管他一再小心翼翼,努力撇开他与应城的关系。无奈刘素素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自作聪明。她觉得她识破了周敬炎的伪装,当时周敬炎将应城压在身下的情动不是伪装的,刘素素认为周敬炎果真还是瞒着她和应城有一腿。

    刘素素又气又恶心,更变本加厉地针对应城,周敬炎的脸也跟着一次又一次地被扔在地上踩来踩去。

    而应城被整得苦不堪言,学校里的人都拿异样眼光看他,十个八个应城都能不当一回事,多了却也顶不住,学都不想上了,一周有四天都在逃学。而他却又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和周敬年是不指望了,周敬炎那边他更是不敢碰,就又混到了以前不为人知的圈子里,天天胡来。

    应瀚海当初将他抽到医院里,两人本就不多的父子情算是彻底破裂,应瀚海忙着经营自己,也很少管他,在他眼里,儿子废了再生便是,外面小情人那么多,随便娶一个就有了。

    所以应城算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这些种种,周敬年统统都知道,应城已经堕落到骨子里了,他乐在其中,周敬年推都不用推他,他自己就会把自己作死。

    毕竟应城上辈子就是这么死的。

    所以周敬年只是吐出两个字:“恶心。”

    何涛便闭嘴。

    现在的周敬年话真的太少了,对什么都兴趣缺缺的样子,何涛想了想,便跟他说起自己做生意的事情,反倒引得周敬年多说了两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