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靖海侯派到定远县通知灾情的人是他的亲信沈贵。去的那晚正好赶上陆知县五十大寿,正在大宴宾客,热情地留了他吃酒。

    沈贵推辞不过,稍坐了一会儿就回去复命了。正好黄知府的亲信也在这边,灌了点黄汤,不由就发起了牢騒,“当官的张张嘴,下面跑断腿。明明知府大人不同意出城,沈侯爷却让他跑这一遭。都是跑腿的,谁比谁高贵多少,偏他还一副看不起我们的神情,做做样子就走了。”

    “就算沈侯爷也不能越过知府大人,直接管到我们县老爷的头上啊。”定远这边的人拍马附和道。

    众差役灌了些黄汤,嘴上没把门,越说越激愤,越说越觉得靖海侯管过界了。

    众人一直喝到二更,把沈贵通知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等到第二天,到处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发生,县衙里的人觉得沈侯爷太过小题大做,根本就没有派人告诉城里的百姓。

    等到地动,一夕之间死了好几千人,陆知县这才觉得事情有些严重。刚好通往濠州的路又堵了,他便使人专门等在那里,等沈铮派人来查问,直接回了“安然无恙”。

    常言道,富贵险中求。

    不过是死了人,埋了不就没事了么?

    地龙翻身,肯定要死人的。往大的地方说,连皇帝都有责任。天下万民,不都是皇帝的子民吗?皇帝德行有亏,才导致天怒地怨,降下罚刑。但要能瞒下来,不捅到明面上,这事儿说不定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了。事后就算靖海侯、黄知府知道死了人,也只有帮着隐瞒的份,不然朝廷追查起来,他们一样吃不消。至于死者家属,到时候随便赔一点银钱,谁还敢为个死人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要,偏要得罪当官的?

    陆知县这么一想,也没用人劝,倒是自己把自己给说服了。

    照说现在应该积极的把道路给修通,好和外界联系才对,岂料陆知县因为做了亏心事,不免就有些紧张。他的官又是捐来的,如今捅了这么大的窟窿,虽然有了补救措施,心里到底不踏实,每每晚上做梦,总是梦见冤魂找他索命。他只顾着担惊受怕,惶惶不可终日,哪里还管别的。

    直到刘成方做了同知,花了五天时间才把堵了的路疏通。

    陆知县得知路通了,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下该有人来审判他了,顶不住精神压力,直接跳湖淹死了。

    刘成方看着停在动物死尸上的苍蝇,才知道自己交待下来的事陆知县一件也没干,而本县的县丞早在地动的时候已经失踪了。

    “城里最近可有时疫?”他沉声问道。

    “有,县城里已经死了几十个人了,还有几十个病重的;还有很多人痢疾,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刘成方却想起王菁的话,“大灾过后必有瘟疫,需用石灰水到处消毒,要熬了草药给众人喝。若有大批的人得了时疫,就需全城大夫会诊,若是疟疾、痢疾之类,要隔离治疗。”

    疟疾目前在大周,似乎很难医治,每年有许多人因此而丧命。

    刘成方速将这件事告诉了韩知县,又请了十多名素有名望的大夫来会诊,得出疟疾的结论。

    做官虽好,但也要有命才能享受。

    韩同知世代单传,刚好又死了亲爹,毫不犹豫地报了丁忧。

    刘成方父母早亡,又是本地人,就算放弃做官,还有那么多亲人在濠州。况且那么多的死人还没处理,苍蝇在上面乱飞,观之触目惊心。

    “将这些人全火化了。”他面无表情地吩咐道。

    话音未落,就有家属当着他的面跪下,哭了起来。

    有一个跪,就有第二个,不一会儿,就是一大片。

    本地风俗向来讲究入土为安,至于火化,那是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才必须接受的惩罚。

    “不烧掉,他们身上的病就会传染到我们身上。他们这些人代替我们死了,就是希望我们能好好地活着。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会怪我们的。”刘成方解释道。

    他话音未落,如狼似虎的衙役就开始执行命令。

    又特意将有虐疾的人隔离开,留了人把守。

    但被留下的人,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是怕极。

    朝廷安排的治虐疾的人迟迟不见踪影。

    虽然又安排了新知县,知县老爷文采斐然,可他会治疟疾吗?

    他知道每年因虐疾要死多少人吗?

    再说知府老爷,他才做了几天官?有能力处理这样的事吗?

    别说普通百姓此刻对新上任的知府知县大人持着怀疑的态度,就是靖海侯都觉得朝廷这般决定实在是太、儿戏了!

    自古以来,就有不成文的规定,官员异地任职。哪有知府知县都是从当地提拔的先例?何况这位同知才上任不到半月,还未出任何政绩就成了知府!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

    治疟疾的太医又迟迟未到。

    难道太后和于丞相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用“拖”字诀,让靖远军大伤无气,不战而亡?

    想到此,饶是身经百战的沈侯爷,也冷汗淋漓了。

    也不怪沈铮多想,沈家本是前朝重臣,后来虽归顺了大周,终是担心会有卸磨杀驴的那一天。

    可太后和于家为了对付他,实在不该置这么多无辜的性命于不顾。刘成方说到底,也不过是受了他的牵联罢了。

    倒是他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让沈铮不由高看了几眼。

    其实,刘成方也是故做镇定罢了,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慌了,下面估计会乱成一锅粥。

    除了等待,还有什么办法呢?

    可谁又知道,他们到底是在等待死亡的来临,还是获救呢?

    眼看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变得奄奄一息,变得四肢冰冷生命全无。

    谁也不能肯定,下一刻染上的病的人会不会就是自己。

    “各位大人,难道真的就束手无策了?我们所有人就在这里等死吗?”有人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各位别急,本侯请的名医估计后天就到了。”靖海侯说道。

    其实后天到不到,他心里也没谱。他麾下的奇人异士无数,却没一个能治疟疾,唯有一个老先生推举了药王的第七十九代玄孙,特意派了沈溶去请,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至于刘成方,王菁倒是给他说了青蒿可以治疟疾,他还有点犹豫不决。她从小到大,也就治过几只鸡而己,现在可是活生生的人,他们的病几十年的老大夫都束手无策。

    却听乔朝阳突然开口道:“我们肯定不会等死!大家看看,我手里这种药,就是治疗疟疾的药。”

    刘成方一看,这不就青蒿吗?

    难道是菁姐儿告诉他的?

    再一看,王菁正站在乔朝阳后面不远处,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刚来没多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