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升职

    各地情况统计完毕,居然是濠州府伤亡最大,伤三十人,死二十三人,失踪三百三十五人。其中仅黄知府家就伤了十人,死了七人。

    不等靖海侯说什么,黄知府自己早已经给京里递了请罪的折子去了。不过他也不太担心,反正他走的是于丞相的路子,于丞相是太后的亲兄弟,到时候自有人会为他说话。

    靖海侯的折子几乎跟黄知府是同一天发出去的,出事的时候他想着让乔朝阳和刘永安背黑锅,现在立了功倒也实实在在的把他们的功劳给报了上去。

    反正靖海侯早在先帝时已经是超品侯爵,太后明显又没有封赏他家的打算,就是有也得推掉,何不老老实实地把别人该得的功劳给别人。况且这两位也不是池中物,迟早是要出名的,倒不如让自己来做这个伯乐。

    当然,他也没敢说此事是这二位的功劳,只说是天恩浩荡、皇帝仁厚爱民的结果。

    众大臣暗骂靖海侯是个马屁精,却不但不承认靖海侯这马屁拍得太好了,不附和他都不行啊。

    皇帝觉得靖海侯是个人才,自己亲封的探花也是个人才、连那个刘小三元将来也是国之栋梁。

    靖海侯目前是没办法封赏了,但可以封乔探花啊。

    只听皇帝愉悦地问大臣道:“朕怎么觉得乔朝阳的名字很熟悉啊?”

    “这是陛下亲封的探花郎,说来说去,这次灾难能避免,全仗陛下慧眼识英才的结果。”

    至元帝得意非常。

    等到甄选庶吉士的时候,乔朝阳没走任何门路,轻易就被选上了。

    至于黄知府,因跛了一条腿,不能再度为官,非常时期又不能马上找到合适人选,只得让同知韩立胜顶上了,如此一来就缺了个同知,吏部直接将刘成方给补上了。

    刘成方之前干的县尉,说着好听,其实就是个从九品的小官罢了,濠州府的同知则是从六品,等于一次连升三级,接到任命的时候,全城百姓无不拍叫好。

    刘成方当初说要往濠州送水果赈灾的时候,很多人还背地里嘲笑他,等到同知任命到手,很多人又觉得他拿几车水果换了个同知,赚大了。

    刘成方做了同知,就举荐了侄儿刘永辉顶了自己的缺。

    韩同知是从外地调任过来的,虽升了知府却有些势单力薄,却想着强龙不压地头蛇,又想借刘成方成事,自是不会有半点异议。

    刘家人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除了刘永安的三伯娘周氏。

    “难道老大老二老四是一个娘生的,你是捡来的不成?”她气冲冲地指着刘成金吼道。

    刘成金正在吃饭,被刁婆娘这么河东狮一吼,手就抖了一下,饭泼了一身。

    大热天,饭又烫,刘成金疼得直咧嘴,皱眉向婆娘道:“好好的你发哪门子神经,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周氏一手插腰,一手指着男人唠叨开了。

    “你看看人家老大,怎么就知道找老四谋事做呢?不仅自己的活计安排得好,连闺女女婿都跟着沾光,一家子过得多舒坦!再看看人家老二,多跟老四叙叙往日的情分,做了山长不说,儿子也当官了。就你,光知道吃,跟个猪一样!”

    刘成金道:“你个婆娘,就知道说嘴,也不想想老四现在跟本不落屋,哪有功夫跟我扯淡。大嫂跟二嫂都知道拢着老四家的,你就知道跟她唱反调!现在眼红人家也没用。我不怪你就好了,你倒怪起我来了!”

    “男人自己没本事,就知道怪婆娘,你出息了啊!”周氏扑上来就要撕扯刘成金。

    刘成金却没向往常那样一动不动地任她打,而是一把将她推到地上,踢了几脚,双手抱臂,冷笑道:“张氏生安哥儿坐月子没人伺侯,大嫂二嫂都知道轮换着去帮她做饭、洗尿布,唯独你这个懒婆娘,今天推头疼明天喊屁股疼,硬是不知道搭把手,这会儿埋怨我有什么用?再这么胡搅蛮缠,信不信老子休了你!”

    就凭你这个窝囊废,也想休了我!

    周氏气得脸都白了,二话不说,气冲冲地回了娘家。

    周家老爷子老太太早不在了,周诚一看到妹子哭哭啼啼地回来,扭头出去了。

    娘家嫂子董氏只管坐着做针线,也不理她。

    还是后来,她自己憋不住了,咬牙切齿的骂道:“我就坐在这里,等你来休我!”说完又抹着眼睛向董氏道,“等他上门,最好把他打残了,看他还敢不也朝我动手!”

    “刘成金打你?”董氏淡淡地抬头问道。

    “他敢!那个窝囊废!能干什么!”周氏嫌弃地撇嘴道。

    “他什么都不用干,只用告诉别人他是刘同知的三哥就行了,到时候有你后悔的。”董氏冷笑道,“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况是个大男人。”

    “呸!不就是个同知,巴结人家换来的,也就他自己把自己当回事。”周氏色厉内荏,口不择言。

    董氏气极:“哎哟,像我们这种泥腿子,想沾同知老爷的光都沾不上呢,小姑竟然还看不上,难免人家那几房都得了好。”就你屁都没捞着。

    周氏这才蔫了。

    没想到难过的日子在后头,嫂子动不动就给脸色看倒也罢了,就是自家哥哥也不待见她。本以为住个把晚上,刘成金就会来接她了,哪想住了三天刘成金连面都没露,董氏已经开始摔碟子摔碗了。周氏又挂着家里,自己灰溜溜地回去了。

    刘成金在家里喝着鸡蛋汤,吃着煎饼,哼着小曲,别提多快活。

    周氏见了,恨不得都给他夺了。那些鸡蛋,她准备腌着留给闺女月子里吃呢!没想到三天不在家,全被这几辈子没吃过鸡蛋的男人给吃掉了。

    周氏抹着眼泪去了四房,刘成辉正在跟张氏闲话,“天放晴了之后,四叔吩咐各处都洒了石灰,那些发臭的东西也烧过埋掉了,朝廷拔的有赈灾款,也买了不少草药,熬给大家喝了。四叔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又怕家里急,特意让我回来给您说一声。”

    张氏道:“我都知道的。不过你们自己也得注意身体。安哥儿又帮不上忙,你四叔就指望你呢。”

    “安哥他们学院也还在修建,也在给四叔帮忙,整天忙得没日没夜的。”刘永辉道。

    周氏本想接话,提醒张氏三房还有刘永平,却听刘永辉忍着笑意道:“三婶,你可回来了,快去看看你家的那大灰骡去吧。”

    那骡子是雨前刘永平才买回来的,难道是趁自己不在被让刘成金给卖了?

    周氏顾不得多想,忙忙地回家了。

    张氏却问刘永辉,“你三婶家的骡子怎么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