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春闻啼鸟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到了惊蛩之后,晚上就可以听到蛐蛐叫了,就连鸟儿也起得特别早,特别是喜鹊几乎每天天还没亮就开始吵闹了起来。

    可能有人会说“喜鹊一叫,会有客人到”,但上百只喜鹊一起叫,堪比高音喇叭。实际上农家的人并不太喜欢喜鹊,因为喜鹊最有做贼的天赋,它们特别爱偷鸡蛋吃。

    刘张湾的房子通常坐背朝南,厨房在东,紧挨着厨房的是猪圈;西边一般有牛棚、鸡笼之类,鸡笼一般是两层,下层给鸡晚上歇息,上层铺上麦秸杆子做窝给鸡生鸡用,若是附近喜鹊多,傍晚去收鸡蛋的主人大概要头疼加心疼了,因为他们看到好几多啄开的蛋壳明目张胆的扔在地上,鸡窝里早就空空如也。

    喜鹊们最爱在高高的白杨树上筑巢,清晨很早就开始吵个不停,声音又高,隔半里路仍会让人觉得聒噪。

    在刘张湾,经常会看到有人拿着梯子,拆喜鹊的巢。但做为“不吉利的鸟儿”乌鸦,则在童谣里广为流传。

    王菁幼时,张氏也常常哼这童谣哄她入睡。

    山老鸹,黑黝黝,到姥家,住一秋。姥姥看见真喜欢,妗子见了翻眼瞅。妗子妗子你别瞅,豌豆开花咱就走,豌豆白咱再来,一住住到砍花柴。打哪走?打山走,山上有石头。打河走,河里有泥鳅。大的抓不住,小的乱扑溜。扑溜到南场,碰见个卖糖的。卖糖卖糖卖啥糖?打糖。打开老爷尝尝!粘住老爷的嘴,给老爷倒口水。粘住老爷的牙,给老爷倒口茶。卖糖卖糖你走吧,俺娘出来没好话。高跟鞋,牡丹花,一脚给你撞个仰摆叉。

    王菁在听到喜鹊吵的时候,还可以再做一个梦,然后天就亮了。院子里的桂花树上通常停着很多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趁着喂鸡的时候偷上几口食物吃。它们要等到麦子快成熟时才飞走,那时候野地里的虫子比较多。

    春光明媚的刘张湾,除了麻雀和喜鹊,最常见的还有黄鹂鸟和燕子,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这是诗人的情怀。

    王菁家的堂屋里有就燕窝,最糟心的事莫过于乳燕经常会站在巢里朝下面拉屎。

    但张氏不让她捅燕窝。因为老一辈的人说了,燕子愿意垒窝的房子风水好。

    乳燕学飞的时候,布谷鸟就该来了,整天唱着“割麦插禾”。

    麦田里,开始听到野鸡的叫声。

    不过,王菁最喜欢的黄鹂和啄木鸟。

    前者的歌声婉转悠扬,后者起飞的时候远看就像缩小版的孔雀开屏。

    要是有小宝宝早起的时候不想穿衣服,大人就会指着黄鹂鸟逗他,“看,鸟都在笑你‘光屁股溜溜’。啄木鸟虽然尾巴漂亮,却最是无情。

    王菁家大门过道的墙洞里就住了一对啄木鸟,每天早起的时候就会看到大鸟给雏鸟喂食,但是她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桂花树旁边有两只死了的雏鸟,急得一下子就跑到厨房去问张氏,“娘,你怎么把小鸟给摔死了?”

    张氏摇头,“那么高,我可够不到,是它自己摔的,不信你再看。”

    “你怎么知道是它自己摔的?说不定是练习飞的时候摔到了也不一定。”摔死自己辛苦喂养的孩子,这也太让人震惊了吧?

    “那小鸟还没张毛,怎么会掉在离巢两丈远的地方?”张氏淡淡地说道。

    王菁忙跑出去又细看了一回,桂花树离鸟巢确实有那么远,那雏鸟身上确实也光溜溜的。而老鸟仍旧在往巢里衔食物,这只说明一个问题,里面仍有雏鸟。

    她把死去的雏鸟轻轻的拎了起来,用树枝在桂花树下刨了个小坑,把它们埋了进去。

    正在洗手,三伯娘周氏来了,“张妹,那俩兔子又跑回来没有?”

    张氏拉了张凳子请周氏坐,却没回答她的话,倒是王菁忍不住开口了,“三伯娘,你家离我家比到街上还远,兔子怎么可能会跑回来?”

    周氏一脸无奈,“我也不知道,两天没看到了。”

    王菁看她一眼,“你逮回去又不弄笼子装,又不给它割草,也不给它做窝,说不定早被黄鼠狼给吃了。”

    周氏一脸的不认同,“肯定不是黄鼠狼吃的,说不定是哪个嘴馋的给弄吃了也不有可能。”

    王菁暗道,只怕这个三伯娘来找兔子是假,想再要兔子才是真话吧。

    “我家兔子弄回来,我娘就着人给它做了笼子,天天喂青草,等到要生小兔子,又给它重新弄窝,晚上稍有响动就赶快起床,怕黄鼠狼把小兔子给偷了。你逮回去就等着它自生自灭,养不活也正常。”她说道。

    周氏本是眼红王菁家养兔子赚了钱才想着分一杯羮,哪想到轮到自家没养几天连兔子毛都看不到了,又被个小娃娃教训,老脸一红,皱眉道:“早知道就不养了,院子里到处都是兔子屎,脏死了!”

    王菁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我娘想着伯娘要养兔子,这才改了炕小鸡……”

    周氏一听这话就心虚,怕王菁问她要那两只兔子的钱,忙打断了她的话,“你们听说了没有?归言寺发生了件新鲜事,那几个和尚的耳朵全被人割掉了。”

    归言寺那几个秃驴,就是脑袋被人割了也是活该!

    这绝对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最近一直在忙这鸡苗,也没出去过。”张氏问道。之前周氏说兔子,她根本就不想搭言。

    “听说是昨天晚上割的,一大早那些个和尚头上缠着布,站在庙门口骂呢。”周氏边说边比划,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张氏想着当时的场景,也笑了,“可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周氏摆摆手,“这哪说得准!秃驴们得罪的人太多了。”

    她本是打算再从王菁家顺只兔子走的,见张氏不接腔,王菁又是个不好相与的,随便扯了个理头就走了。

    张氏惋惜道:“早知道她养不好,就不给她,白瞎了两只兔子不说还害得咱家少了份收入。”

    王菁笑起来,“就养****,等娘炕家鸡炕顺了,咱们就炕斗鸡,我听说一只斗鸡仔要卖好几两银子呢。兔子肉口感不好,太多了只怕不好销。上次我跟爹去看斗鸡,顺便去李记看了下,他们的兔皮背心二十两银子一件。我打听了一下,一共只卖了十几件出去呢。我问鞣好的兔皮怎么收,人家说‘三百制钱一张’。”这才是正常价,一般的人家该有几个愿意买皮草呢?而贵族要穿貂皮才彰显身份。

    娘俩正说着话,刘成方带着个陌生人进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