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相敬如冰

    大周以四户为邻,五邻为保,百户为里,五里为乡,每百户设一里正,负责催纳赋税、调查户口、调解邻里纠纷之类。

    说是官,其是并没有品级,但也不是拉个人就能胜任的,丰年还好说,遇到了灾年,赋税并不好收。所以担任里正的,要么是德高望重,要么是泼皮无赖,要么是八面玲珑。

    德高望重估计刘成方是沾不到边了,他处于后两者之间,没娶亲之前也是个人嫌狗不爱的人物,乱七八糟的人认得的也多。

    如今被人讨债讨到了门上,尼玛这绝对是侮辱啊,有木有?

    他本来就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熊贵和孟真,如今小团子告诉他巴豆的事,便怎么也不肯错过机会,马上找了刘永福和刘永禄兄弟俩个过来,耳语了一番。

    刘永福和刘永禄听说对方带了两百两银子,心里就有点跃跃欲试,再听刘成方说他们用了巴豆,二话不说,一人提了条麻袋就追过去了。

    大周的两百两银子搁我们现在有七八十斤重。本来这么多银子,大多数人都会用银票的,不过张氏是自己存梯己,平时就放在床下面的麻袋里,因讨厌这两个人,索性捡到筐里提出去的。这俩人当时也没多想,就直接捡到了一起。再加上刘成方后来借来的,鼓鼓的装了大半麻袋。

    这一带本有些崎岖不平,二人又抄的小路,一路走过去不是沟就是洼,根本不好走。没走多远二人吃到肚子里的巴豆就见效了,隔几分钟就要找地方“方便”一次。

    但是,要方便的那个人总要找个相应隐蔽的地方吧?如此以来,另一个人就想着是不是先从里面拿一点出来,刘家兄弟等的也正是这么个机会。

    孟真躲到高梁地里拉肚子去了,熊贵正低着头解麻袋,不想有人从后面把他给拦腰给抱住了,他正想张口,岂料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只臭袜子,还没回过神,双手也被绑到了身后,眼前一黑,一个麻袋套到了自家的头上。又被人揣了几脚,麻袋口给绑上了。

    刘家兄弟也是做惯的,顺便提着麻袋躲到了一边的高粱地里,把孟真给放在了那里,又如法炮制了熊贵。

    有人可能会疑心,这熊贵难道这么熊?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实事还真是如此。高梁叶子经风一吹,哗哗哗地响个不停,所以熊贵根本没听到脚步声。他们二人,这些年也算是在十里八乡横惯的,根本没想任何防备。

    麻袋口一扎,两人就扛着上路了。

    银子自有远远地看着的刘永俊给提回去了,刘成方就在刘永俊家等着哪。

    刘家兄弟将麻袋扛了一截路,放在了牛车上,又回自家的猪圈里逮了几只猪仔,一同扔了上去,赶着牛上街了。

    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直接把人给拉到街上,直接扔在田埂边上的小路上了。

    也合该这俩人要倒霉,一整天那里都没人路过。晚上又下雨了,二人淋了一夜,终是被路过的放牛娃发现,好奇地解了麻袋,把人给放了出来。

    虽是夏天,在野外淋上一夜也不是好玩的,回家就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大夫来看,说是伤寒,要慢慢吃药。

    刘成方早把那两百两银子,分给了出力的几个人。

    好在刘永安家虽没了田地,但家里还养了十多头猪,两头牛,等到十月份出栏,也就把前头的借的钱补上了。

    现在本地流传着另一个灵异版本的故事。

    熊贵和孟真专门到处偷鸡摸狗,替人讨债,不想夜路走多了就遇到了“鬼”,这俩人被矮骡子抓去,不仅讨来的银子被拿走了,而且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才放了回来。

    还有人说这俩个人,八字不好,刑父母。

    又有人说这俩人天生歹命,不能守住银子。因为在大周朝,人们信奉金银是有灵信的东西,不属于某个人的时候,它会自己跑掉。

    到处传得沸沸扬扬,熊家和孟家的人也听得清清楚楚,本来刚开始还有几个族人上门帮着照顾一下,后来渐渐地没人登门了,活活地饿死在家里。

    像这种少年丧命的人,是不能埋入祖坟的,只配扔在乱坟岗。

    后来,更多的人说这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请他们收债的郑庆文,当然不愿意这么算了,带了两人来刘家讨说法,还没进庄子就被狗给咬到腿了。

    “郑庆文的婆娘姓肖,跟上次诬赖阿菁的肖氏是亲姊妹俩。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郑庆文想升亭长,故意让他小姨子来咱们家闹事的,还给了小肖氏三十两银子,不然你以为就陈家那样,她能穿上缎子?带上耳环?”张氏淡淡地对刘成方说道。

    郑庆文,是兴隆街上的里正,平时跟刘成方不太对付。

    “人家找着要斗鸡,咱不斗,会被人看不起的。”刘成方解释道。

    夏日炎炎,到处闷得像蒸笼一般,夫妻二人正坐在大门的穿堂下说着话,不防厨房里“砰”的一声,吓得张氏赶紧跑了过去。

    原来是宏光把饭盆给弄翻了。

    此时正那里咯咯咯地叫着那些母鸡们来吃泼到地上的饭呢。

    张氏气不打一处来,操起擀面杖,朝宏光砸了过去,鸡腿一下子瘸了,卧在地上一动不动。张氏想到那二十亩地契,再想到那两百两银子,不顾一切地上去抓起宏光,摔到了外面。尽管宏光像鸟儿一样张开了翅膀,仍像一团死肉一般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为了这只鸡,家里的地没了,银子没了,连养的猪、牛也卖了,还能指望张氏对它有什么感情?

    刘成方一看是宏光,慌得连鞋都没穿,直接跑了出来,将鸡抱在了怀里。

    从未在张氏面前流过泪的刘成方,这一刻泪流满面。

    张氏一看男人哭,捂着嘴也哭了起来。

    “就算不养,也要赢了郑家再罢手!”刘成方说着,抹了抹眼睛,将鸡抱到了陈大夫那里。

    不知是陈大夫医术高明还是宏光命不该绝,反正那一次它并没有死,依旧被刘成方当成宝贝。但他跟张氏的感情,却在那一摔中间,出现在了裂痕,夫妻二人从此相敬如“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