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君不负臣 山水幽明

    临济城。

    从邯郸郡的秦军南下,将这座魏国的都城里里外外围了三匝。

    魏王咎站立在城墙之上,看着远方军容齐整的秦军,叹道:“章邯不愧是当世名将啊!只是,寡人还有一点不明白,章邯为何不去荥阳?”

    “大王不必忧虑,此刻城中,将士用命,百姓俯首。只待齐楚两国援兵一到,秦军围城之危必可迎刃而解。”

    身边,魏王咎的谋士劝慰道。虽然章邯的举动的确很奇怪,只是,此刻为此而忧虑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但愿吧!”?轻轻的一声,暗蕴着的愁苦,却是谁也听的出来。

    “大王,此刻的情势还没有到绝境。齐与楚皆为大国,尚存实力。北面还有五万赵军,亦可为援。何况,若是荥阳城下,章邯的军队便成了一支孤军,不战便可自退。”

    听着自己的谋士安慰的话语,魏王咎的心情算是好了一些。

    “魏豹现在在哪?”

    魏王咎忽的问道。

    “侯爷此刻在后方督办粮草,只是此刻秦军势大,侯爷怕是一时回不来。”

    “不回来也好!”魏王咎说道。若是此刻魏豹在临济,才是让他最为担心的。

    “王上,城墙上风大,您还是早些回宫殿休息吧!”谋士劝道。

    自从章邯军渡过白马,大军一路向着东而去,杀散了魏咎和项它的军队。一路东追,魏军一路败退,最终退守临济,魏国的最后一个可以依托的据点。

    此刻中原大地,黄河以南,情势混乱不堪,到处都是败军乱匪,百姓苦不堪言。自从秦军围城,魏王的大将周市前去临淄和定陶求援,魏王咎便在督促防御,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

    魏王咎说道:“寡人睡不下。”

    “大王,您不能垮啊!还是回去休息吧!”谋士再三劝说,魏王咎终究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月色上悬,魏宫。

    魏王咎本想要在床榻上小憩一会儿,可是等到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寡人睡了一天了么?”

    魏王咎半坐了起来,半昏半醒之间,隐隐听闻殿外有着响动之声。

    “发生了什么?”

    殿门被悄然的打开,走进来的却不是魏王咎的随身侍卫,而是他最为信任的谋士。

    他走到魏王咎床榻之前,低着头,说道:“王上,周市将军的使者回来了!”

    “是援兵到了么?”魏王咎脸色一喜,问道。

    殿中有些昏暗,魏王咎看不清谋士的面色,只听得他说道:“大王,您还是亲自见见他吧!”

    说着,他向外面招了招手,一名兵甲残破,满脸血迹的士卒走了进来,跪倒在了魏王咎的榻前,哭泣着。

    “大王,周市将军,阵亡了!”

    “怎么回事?”魏王咎大惊,整个身子几乎都竖了起来,僵直的问道。

    “大王,齐王田儋死后,齐国内乱。周市将军前去求援,他们根本发不出兵来。后来将军又转道定陶,求援于楚国上将项梁。可周市将军带着楚国的援兵想要救援临济时,却被章邯的骑军半路伏击,周市将军当场阵亡,而项梁将军则退走定陶,此刻怕也是存亡难料。”

    “怎么会这样!”

    魏王咎喃喃的念叨。周市乃是魏国大将,精通兵法,且对魏国忠心耿耿。乍听噩耗,魏王咎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大王,事以至此,我们还是准备突围吧!”谋士劝道。

    “突围?”魏王咎惊诧的看着身旁的谋士,说道:“荥阳城前还有着二十万大军,我们为何要退?”

    听到这里,谋士的脸上更加灰白,说道:“荥阳的大军败了。”

    “败了?怎么可能,那可是二十万大军啊!”

    “秦帝亲临荥阳,秦军士气大振。一日而解荥阳之围,半月而退诸侯联军。此刻陛下下落不明,诸侯联军四散。临济已经成了一座孤城。”

    魏王咎听完,久久不言,最终说道:“不,寡人不能突围。”

    “王上,不必如此,无论往东,还是往南,齐与楚尚存,我们大可积蓄力量,他日复来。”

    魏王咎摇了摇头,看着底下那名兵卒,说道:“秦军将临济围的水泄不通,突围?谈何容易。”

    “王上,您是魏国的王,我等世代都是魏臣,定会奋死护您出城。”谋士拱手而道。

    “就算我们能够顺利突围,可是这满城的百姓怎么办?”魏王咎说道。

    “王上!”

    魏王咎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们跟着寡人,在秦军的眼中就是叛逆。寡人若是逃走,秦军必然会屠城。不,寡人不能走!魏人的血已经流的够多了,寡人不能再让他们无辜受难。”

    最后一句,魏王咎几乎是咬着牙说了出来。

    “王上。”谋士欲再劝,可是魏王咎心意已决,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去,派使者去秦营。只要他们肯放过这满城的百姓,寡人愿降。”

    “臣….遵命!”

    魏使连夜出城,魏王咎召集了城中诸将,集中在了魏宫的大殿之中,等待着使者的消息。

    秦军没有让魏王咎多等,不过数个时辰,魏使便赶了回来。

    “怎么样了,章邯怎么说?”

    魏王咎看见那名使者,急切的问道。

    “臣没有见到章邯,但是秦营的守将说,若是大王愿降,秦军不会屠城,这满城的将领卿贵,也会有一条生路。”

    “大王,章邯不在,秦军如此容易就答应了,小心有诈。”

    一旁的魏臣走了出来,拱手而道。

    魏王点了点头,问道:“秦营是何人主事?”

    “是秦将涉间。”那名魏使禀手而道。

    “此人勇悍刚烈,为何会如此轻易的答应?”魏王咎继续问道。

    “他说是章邯临走之时吩咐。”

    魏王咎一笑,恍然大悟道:“章邯早就料到了么?你们下去准备准备吧!开城投降。”

    “王上!”

    殿宇之中,一众将领跪了下来,说道:“我等若是投降,大王您怎么办?秦军是不可能放过您的。”

    更有激进者,更是说道:“大王,末将等愿拼死护送大王出城,保我魏国社稷。”

    魏王咎站在王座之前,轻轻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起来吧!”

    “大王!”一众将领还待分说,却是被魏王咎的长音打断。

    “起来吧!”

    是无奈!是不甘!愤怒之中却是无可奈何!

    魏王咎说道:“十数年前,秦将王贲水淹大梁,魏国自此而亡。寡人也从一任君侯,变成了一介小吏监视欺辱的罪民。寡人一身之志,便是复我大魏社稷。无奈,事已至此,秦复得志于天下。尔等虽为魏臣,但不必陪寡人共死了。”

    “王上!”

    众人俯身,满殿皆哀。

    ……

    山野葱郁,溪水缓缓留下。阳光照耀之下,清澈见底。

    一队败卒慌忙的逃进了山野之中,为首的一人穿着普通的士卒衣服,看见这一条溪水,整个人扑倒在了溪水之旁,用口接水,饮水而饱。

    喝完,那人半坐了起来。一旁,墨家的巨子荆天明将其扶了起来,说道:“陛下,休息一会儿吧!”

    溪水边,乱石遍地。扶苏逃亡了一路,此刻已经竭力,几乎站不稳,还好荆天明就在身边,扶了一把,才没有摔倒。

    “多谢了,王弟。”

    扶苏在荆天明的搀扶之下,坐在了一棵大树下。周围,墨家的诸位统领和亲卫护卫在一旁,警戒着随时可能来的袭击。

    “想朕当初发兵四十万,统帅各路诸侯,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是现在……”

    扶苏坐在地上,不觉得叹了一口气。

    “陛下不必如此!”高渐离就在一旁,劝道:“荥阳虽败,各处守军犹在。只要陛下回到都城,振臂一呼,便可再聚兵数十万,与嬴子弋相抗。”

    扶苏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多亏了墨家众位了,回到陈地后,朕必然封赏墨家各位。”

    “陛下不必如此,我等辅助陛下,乃是为了天下大义。”高渐离禀手而道。

    扶苏一笑,说道:“我大秦赏罚分明,诸位的心意朕明白。只是诸位纵然不要,但是朕却不能不给。”

    墨家一众人有些动容,只是扶苏说到了最后,脸上却是有些灰暗。

    “陛下可是有什么忧虑之事?”高渐离问道。

    “楚王为了护卫朕,独自率兵拦截追兵,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陛下放心,小跖已经前往探听消息了。他一身身法,当世无双,很快便会得到消息的。”

    高渐离刚刚说完,但见得,远方人影闪动。盗跖快步而来,单膝跪倒在了扶苏的面前。

    “小跖,前方的情况如何了?很糟糕么?”

    高渐离看着盗跖,他一身布衣,此刻多出破损,脸上还有着伤痕,显然这一路不是很太平。

    盗跖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很糟糕,是极其糟糕。”

    “小跖,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高渐离看着盗跖,暗道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说俏皮话。

    “我不是在开玩笑。”盗跖却是一脸的严肃,丝毫没有嬉笑之意,说道:“此刻前方的形式就是如此。章邯自邯郸城下大败齐魏联军之后,兵分两路。一路驰援巨鹿,他则自率主力南下。荥阳城下,我军败后,章邯也发起了进攻。兵围临济,败楚援军,杀大将周市,迫魏王咎自焚。而后章邯东行,于定陶败楚军。这一战,包括楚国上将项梁在内,一众有名的楚将俱为章邯所杀。此后,章邯率领两万骑向北,与巨鹿的秦军会和,将赵军团团围住。齐国混乱,两王争位。赵王虽然已经赶回了平原,然而外无援兵,内乏粮草,恐怕投降也是迟早的事情。”

    “那楚王呢?他有消息么?”扶苏急切问道。

    “楚王为了拦截秦兵,已经战没了!”

    “什么!”

    听闻这个消息,巨大的悲痛袭来,加上连日的逃亡,身体匮乏,扶苏几乎晕倒了过去。

    还好端木蓉就在一旁,急忙的施针,扶苏才堪堪的缓了过来。

    扶苏悠悠的醒转,说道:“事已至此,徒之奈何!”

    高渐离拱手而道:“陛下,振作啊!”

    扶苏挥了挥手,话语之中尽是悲凉,说道:“各路诸侯均败,朕二十万大军尽丧。就算能够回到陈地,也难有回天之力了。”

    “陛下,我们去楚地。”看着扶苏消沉的样子,荆天明说道。

    “楚地?”扶苏看着荆天明,疑惑的说道。

    “是的,去少羽那里,我们还有机会。”

    扶苏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东楚侯那边只有八千人,又有什么用呢?”

    扶苏对下辖各郡,各路诸侯的兵力了如指掌,因此,根本不对其抱有希望。

    这个时候,一身哨音长啸么,惊动了树下的众人。众人逃亡许久,对这个声音很是熟悉,是罗网在召集帮手的信号声。

    高渐离说道:“是秦军追过来了,你们护卫陛下先走,我来护后。”

    “我也留下来。”荆天明说道。

    情势急切,一众墨家的弟统领护卫着扶苏远去,而高渐离与荆天明持剑在后,与扶苏的一众亲卫共同抵御着罗网的杀手。

    为了追赶扶苏,罗网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一路之上,墨家的统领为了护卫扶苏,一一留下阻挡追赶的罗网剑客。

    到了最后,只剩下了扶苏一人,匆匆的向着山林深处而去。

    树林森茂,只有片点余光照下。扶苏奔跑了许久,停了下来,扶着一颗树,气喘吁吁。

    后有追兵,前无去路,扶苏此刻的心情已经悲凉到了极点。

    树林之中,有响动之声。

    “谁?”

    扶苏几乎是绝望的说道。只是,随之林中走出的人影却是让他安心了下来。

    “田言姑娘,你怎么来了?”

    田言神色冷漠,披着一身白色的披风,手握长剑,来到了公子扶苏的面前。

    还未等扶苏在说什么,田言手中的配剑已然出鞘,指向了扶苏。

    田言目色幽动,长剑所向,扶苏反而冷静了下来。

    “原来你早就投降了十四弟了么?”

    “贱妾为臣,从未负君。”

    田言声音坚定,对于扶苏的话,反驳道。

    扶苏正要开口,却听得田言樱口而开,声音深缓而凄厉。“但君何故负臣?”

    这一刻,扶苏的脸色彻底的冷了下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