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28章 怒火

    黎宝璐勾头去吃顾景云手里的水果,就听窗外“砰”的一声响,她回头去看只能看到天上隐约爆发出来的巨大烟花,而金海湖上已经爆发出巨大的声响龙舟比赛开始了。

    比赛的号子声,观众的欢呼呐喊声汇聚在一起响彻天际,黎宝璐也激动的趴在窗上,将手放在嘴边跟着哇哇的乱叫着。

    顾景云看着不由露出了微笑。

    一个书院一个龙舟队,京城共有十二个书院参加比赛,几乎是烟花一炸响,船队便呼啸而出,很快就有五个船队越众而出跑到了前面。

    黎宝璐在楼上都看得热血沸腾,何况那些船上的人?

    呼和呐喊声汇聚在一处,整个金海湖除了各种鼓劲加油的声音就不再听到别的声响了。

    黎宝璐站在三楼居高临下的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她不由生出一种“原来京城竟生活了这么多人”的感慨来。

    她正要扭去和顾景云说话,突然耳尖的听到右边包间传出来的声音,不由面色一变。

    顾景云的内力不如宝璐,但隔壁动静太大,即便有喧闹的人声遮掩,他也听到了些许。他蹙眉起身,看向宝璐,“我过去?”

    他知道,宝璐碰见这样的事不可能不管。

    黎宝璐却铁青着脸起身道:“不,我去。”

    顾景云不赞同的要拦她,现在她可怀孕呢。

    宝璐却一把拨开他的手,快步的往外走,脸色难看的道:“是我的学生。”

    顾景云眉微挑,跟着她往外走。

    三楼走廊里只有心思浮躁的下人们,主子们都在包间里观看湖面上的比赛呢,他们只能守在门口听外面的动静,心思不可能不浮。

    看到临湖的那个大包间的门推开,大家也只扫过来一眼,并不敢盯着走出来的人看。

    黎宝璐已经收敛了神色,嘴角还扯了抹淡笑,只是眼睛凌厉非常,隐含怒气。

    顾景云快走两步走在她的身侧,俩人径直往隔壁而去。

    隔壁包间的门口正站着一个小厮,黎宝璐脚步不停的走到他身侧,直接伸手点住他身上的穴道,顺着力道就将他推进包间里。

    小厮瞪大了眼睛,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黎宝璐推着小厮进入包间,顾景云紧随其后将包间门关上,外面看过来的下人除了他的后背什么都没看到。

    包间里一片狼藉,杯盏丢得到处都是,一个青年正捂着一个少女的嘴巴将她压在桌子上,看到进来的人瞳孔一缩,起身便喝问道:“你们是谁,谁准许你们进来的?”

    宁思涵看到黎宝璐,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一下就湿了眼睛,她用力掰开男子的手,推开他就朝黎宝璐跑去,“先生!”

    韦茁伸手要抓住她,黎宝璐直接一脚踢在他的胸口,将人“砰”的一声踢到墙上摔下。、

    她伸手拽过宁思涵,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见她除了衣襟被扯开了一些并无其他损伤,脸色这才稍缓。

    她面色冰寒的看向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的人。

    顾景云无奈的站在门口给她把风,他知道宝璐胸中肯定积累了不少怒气,要是不发泄出来只怕心中难受,所以他只叮嘱一声,“你小心些,别忘了现在你身子不方便。”

    黎宝璐沉着脸点头,点了点他问道:“他是谁?”

    宁思涵紧紧地拽着黎宝璐的胳膊哭道:“他是韦莞的哥哥,他说他的包间被人顶了,没处可去,想要留下来跟我们一起看比赛,可我,可我没想到他”

    宁思涵脸皮涨红,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韦莞呢?”

    宁思涵垂泪,“她去更衣了”

    黎宝璐的脸色更冷,如刀锋般的目光落在了韦茁身上。

    黎宝璐那一脚隐含怒气,所以踢得不轻,至少韦茁就觉得胸口生疼得厉害,他觉得自己的肋骨断了。

    但他现在不敢再发火,他已经认出了眼前的俩人。

    母亲给了他一份名单,上面罗列了他不能得罪的人,其中便有这俩人的名字,而且还靠得挺前。

    他觉得自己有些倒霉,就差一点就成功了,怎么就撞上了这俩人?

    他虽是草包纨绔,但也有应对的方法,韦茁一脸刚刚清醒的模样抬头,捂了胸口又捂头,“这是哪里?我,我喝醉了?”

    宁思涵躲到黎宝璐身后,低着头不敢说话,黎宝璐却看着他冷笑道:“不错,你是喝醉了,因此你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黎宝璐一把将宁思涵从伸手拉出来,将身前的椅子拎起来就掰开,将一根椅子腿递到宁思涵的手里,冷然的道:“既然他喝醉了,思涵,你便帮他醒醒酒吧。”

    宁思涵胆怯的不敢接。

    黎宝璐也不勉强她,只是把椅子腿放在她跟前,慢慢地道:“刚才我就在隔壁包厢,因我习武,这才能在鼎沸的人声中听到你的呼救声,换做其他人是不会听到的。也或许听到了也不会插手。”

    黎宝璐看着她的眼睛道:“思涵,你要想清楚,如果刚才没人进来,你会遭遇什么?”

    宁思涵打了一个寒颤,脸色惨白。

    刚才那种灭顶的绝望再一次抓住她的心。

    黎宝璐将椅子腿又往她跟前递了递,低声道:“而此事后你有三种结局,一是忍气吞声,嫁他为妻或做他的妾室二是上告朝廷,让他去坐那三四年的牢,而你,你觉得世人和你的家人会如何待你?三,你出家做姑子,你的家人将此事隐而不发,事后再想办法替你报仇。你觉得你的家人会选哪种?你又愿意选哪种?”

    宁思涵浑身发抖,这三种结局于她都不好,她的母亲自然是疼爱她的,也许会把她远远的送走,另找一个人配了,可她的祖母肯定会觉得她丢人,到时候不是让她嫁进韦家,一张被子盖过所有的耻辱,那就是让她自尽,一死百了。

    “而现在,什么事都还未来得及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但你就甘心忍下这口气?焉知你此时忍了,来时他不会得寸进尺再来一次?”黎宝璐淡淡的道:“这是你最后选择的机会了。”

    宁思涵一把握紧了眼前的椅子腿,转头看向韦茁。

    韦茁见她眼睛发红,连忙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宁妹妹,我刚才喝醉糊涂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宁思涵眼底发狠,紧咬着嘴唇不说话,怎么会喝醉?他身上一点酒气也没有,刚才他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她可都还记得呢。

    宁思涵握着椅子腿的手一紧,冲着韦茁就劈头盖脸的打下去。

    韦茁不由“嗷嗷”的惨叫起来,伸脚就要踹她,但脚才伸出去便被东西打到,立时一阵钻心的疼,别说再动脚,竟是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黎宝璐的脚尖踩着一片碎瓷,只要韦茁再敢动手脚,这片碎瓷就会飞出去。

    宁思涵连吵架都没吵过,更别说打架了,所以她完全没有章法,全靠力气用力砸下去,而且她是下意识的打向他的头脸,韦茁弓着背抱着脑袋,椅子腿便朝他的背上腰上砸去,棍子打在肉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只是听着就让人觉得生疼了。

    所以韦茁忍了一时就忍不住再度反抗,但那样更惨,宁思涵打他还是靠蛮力,也就是皮外伤,但黎宝璐射出去的碎瓷却带着内力,不是直接封了他的穴道,就是直接穿体而过,韦茁忍不住哀嚎出声。

    他的叫声可比宁思涵的那声呼救大多了,因此很快别的包厢的人都察觉有异,纷纷好奇的推开门向这边张望,连酒楼的伙计也跑上来敲门。

    黎宝璐目光扫了一眼包间,此包间比他们的那间起码小了一半,但就是这样也有二十平左右,除了桌椅,还有一张屏风隔开一个小空间,里面是一张软榻,给人喝醉了酒休息用的。

    黎宝璐上前拉住力竭的宁思涵,把她退到屏风里,低声道:“躺着别动,剩下的事交给我。”

    不论韦茁成功与否,此事传出去对宁思涵都是灭顶的打击。别说她是他的学生,便是一个普通女孩她都要想办法保全她的名声。

    黎宝璐将她按在软榻上,这才出去,顾景云已经将包间门打开了,对前来查探的伙计似笑非笑的道:“我们正在玩游戏呢,不需你们伺候。”

    伙计看到顾景云便一凛,这位可是被东家特意吩咐过要特别照顾的,他都没敢往室内看一眼,弓着腰便后退一步,恭敬的道:“打扰了大人的兴头是小的错,那大人先玩,小的先退下了。”

    顾景云微微颔首,“让我的人来此找我。”

    目光扫过楼梯,他目光一凝,微微笑道,“是韦莞吧,你先生正在包间里等你呢,进来吧。”

    韦莞脸色一白,强笑一声后才慢慢的从楼梯下上来,在顾景云含笑的目光中走进包厢。

    顾景云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包厢关上。

    韦莞看到里面瘫倒在地,鼻青脸肿得几乎看不出原样的哥哥瑟瑟发抖。

    黎宝璐倚靠在屏风边上,目光凌厉的看着韦莞。

    韦莞所有辩解的话都堵在了肚子里,在黎宝璐了然的目光中,她只能缓缓跪下,低着头一言不发。

    黎宝璐眼中风暴更甚,她走了过去,路过韦茁时忍不住一脚踩在他的腿上,眼中一狠,脚下便一碾,“咔嚓”声在寂静的室内响起,本来已经痛晕过去的韦茁生生疼醒,哀嚎一声后就抱着腿打滚。

    韦莞吓了一跳,震惊的抬头看向黎宝璐。

    顾景云从地上搬起一张桌子给她,笑道:“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