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寻短见的女孩

    “快一点的话,就是特殊的治疗方式,这个治疗费用就有点高了,不过见效快,一、两天时间,你就能达到你想要的结果。”

    叶荣耀说道。

    “这特殊的治疗需要多少费用?”

    张天余问道。

    “要五百万!”

    叶荣耀说道。

    “这特殊治疗方式会不会有副作用啊?”

    张天余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绝对没有副作用,比针灸还安全。”

    叶荣耀很肯定地说道。

    “那就给我特殊治疗方式吧!”

    张天余立即说道。

    对于身家亿万的张天余来说,五百万对于他来说,还是小意思,比起自己的健康,张天余再多的钱,他都愿意花。

    “好,我给你治病的过程,你需要保密。”

    叶荣耀郑重地对张天余交代道。

    “这个没问题。”

    张天余点点头说道。

    “这就好。”

    说完,叶荣耀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饮水机位置,拿出一个纸杯,倒了一杯清水过来。

    在张天余的疑惑的眼神下,叶荣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写着特殊字的黄纸,用打火机点燃,直到黄纸全部烧成灰烬掉入纸杯的水里为止。

    在张天余吃惊的眼神下,叶荣耀然若无其事地拿着杯子回到桌边坐下。

    “叶院长,这是?”

    张天余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你喝了这杯水,你的病就好了。”

    叶荣耀说道。

    “叶院长,喝了这杯水就能治好我的病?”

    张天余吃惊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突然张天余觉得自己好像遇上神棍了。

    怎么这么像乡下的神棍给人治病的方式啊!

    顿时张天余满脸都是犹豫的表情。

    叶荣耀直直地盯着张天余,淡淡地说道:“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喝了它!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选择针灸治疗方式”

    这下张天余可就为难了,他当然不想喝这杯水了,但要是拒绝的话,自己这个病就要靠针灸治疗了,这要等个把月时间了。

    以前不知道自己这病什么时候能治好,也就算了。

    现在知道自己这个病可以一、两天内治愈,张天余真的不想再等一个月了。

    只有得过这种病的人,才知道有多么急切地治好自己这个病来的。

    迟疑了一会后,张天余终于暗下决心:“怕什么,他总不见得把我毒死吧?喝就喝,就当不小心喝了脏水,最多拉肚子而已!”

    张天余在心中暗暗为自己鼓劲,从桌子上拿起纸杯,放到嘴里就这么地喝下去了。

    “记得全部喝完。”

    叶荣耀提醒道。

    很快张天余就把一纸杯的水给喝完了。

    “这水好有些苦。”

    把一杯水都喝完后,张天余长长地松了口气说道。

    见张天余把烧有符咒的水喝下后,叶荣耀说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喝了这杯水,相信很快你就会心想事成的!”

    “啊……这就行了?”

    张天余惊讶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这病就治好了?

    张天余有些不相信啊!

    要知道为了治理这个病,张天余没有少去医院治病,哪次治疗,都是要几个疗程,花费个把个月,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

    后来听朋友的话,去找老中医看,中医要调理身子,这一调理就是大半年的时间,也没有见有什么起色。

    现在就喝这么一杯烧了鬼画符一样的黄纸的水,就声称已经药到病除了,这也未免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是的。”

    叶荣耀很肯定地说道。

    “可是……”

    张天余还是有些不安地说道。

    “放心,现在不会收你的钱,等明天你感觉到效果后,再来医院缴费吧。”

    叶荣耀打断张天余的话,叶荣耀明白张天余担心什么。

    “那我先走了。”

    现在张天余也只能选择相信叶荣耀说的是真的了。

    “对了,如果你那个地方热的话,你不要惊慌,安静地睡上一个晚上就会好的。”

    叶荣耀想了想对张天余交代道。

    “好的。”

    张天余应了声,就走出诊室。

    其实张天余对叶荣耀说已经治好他的病,持怀疑态度。

    ……

    “院长,晚上我请你吃饭!”

    下班的时候,章华红着脸对叶荣耀说道。

    这一个星期多的接触,章华越来越崇拜自己这位新的院长了,别看这位新院长年轻,可是很有本事。

    尤其是那个医术,在章华看来,就是整个解放军总医院都找不到一位医术比他厉害的医术。

    还有一点,就是他的霸气。

    这是章华最欣赏的一点,在章华看来,男人就要霸气,只有霸气的男人,才称得上“伟男人”。

    这也是章华对自己未来的一半的要求。

    “不了,我老婆还在家里等我吃饭呢!”

    叶荣耀摇摇头,拒绝道。

    叶荣耀担心自己这么有魅力,要是章华爱上自己可怎么办。

    现在可不是古代,可以三妻四妾来的。

    所以叶荣耀现在是尽量不跟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单独出去吃饭、逛街。

    “哦。”

    章华有些失望地应道。

    ……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我?”

    张玉莹满脸泪水地站在天桥的栏杆外,看着天桥下面的来来去去的车辆自言自语地说道。

    大学四年的爱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张玉莹才现那个自称一生一世只爱自己一个人的男朋友,竟然跟自己的同学有染,而且这种关系都已经两年多了。

    别人都知道,就自己还傻傻地觉得他就爱自己一个人,结果却是个笑话。

    这让张玉莹心如刀绞,觉得自己好傻,好天真。

    就这么被一个负心的男人骗了,而且骗了两年多。

    要知道,自己真的把心都交给他了。

    结果却换来了背叛。

    这让张玉莹有种哀莫大于心死,一时想不开,想要在天桥上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嗯!”

    叶荣耀刚好开车到这天桥下,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子在天桥的栏杆外,一副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样子。

    叶荣耀急忙把车停到一边,快地走上天桥。

    “美女,你这是要干什么?”

    一直在悲伤中的张玉莹,被突然传来的男人的声音吓了一跳。

    这个地段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就是往来的车辆也很少,在这一个在一个几乎没有人的地方,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真的很吓人。

    张玉莹回过头看向叶荣耀,因为泪水附在眼睛上,张玉莹的视线有些模糊,有些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只觉得眼前的男人非常的高大威猛。

    不过很快张玉莹就回过神来,对叶荣耀说道“什么事情?”

    “你这是要干嘛啊,年纪轻轻的要寻短见,有什么想不开的,咱们谈谈。”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现在有些年轻人挺脆弱的,来不来喜欢寻短见。

    这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要你管!”

    张玉莹很不高兴地说道。

    自己正不开心呢,竟然还冒出一个多管闲事的人。

    自己要死要活,是自己的自由,不需要任何人管。

    自己男朋友都背叛自己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死了,才是真正的解脱。

    “你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要不……”

    说道这里,叶荣耀有一种邪魅的眼神看着张玉莹。

    “你……你想干嘛?”

    张玉莹立即警惕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个男人的眼神,让张玉莹很不舒服。

    “也没有什么,反正你都打算死了,那就陪我睡一觉好了,这也算是死之前为社会做贡献,你说是吧。”

    叶荣耀上下打量了张玉莹一番,笑笑地说道。

    只是那个笑,在张玉莹看来,是那么地可恶。

    “你……你留氓!给我滚!”

    张玉莹气急败坏地喊道。

    自己都要死了,怎么还遇上这么恶心的人。

    “呵呵!”

    叶荣耀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快地跑到天桥下面。

    看着叶荣耀站在自己的下面,不知道为什么张玉莹心里有些不安,忍不住看着叶荣耀问道:“你想要干嘛?”

    “我在下面等你啊,这才五米多高,应该不会摔坏身子,可以将就地用用,就当一次特殊的体验吧。”

    叶荣耀笑笑地对张玉莹说道。

    张玉莹愣了下,有些不明白叶荣耀话的意思。

    “啊……”

    很快,张玉莹反应过来了,明白叶荣耀话的意思。

    顿时尖叫一声,看向叶荣耀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

    这男人太……太恶心了,也太可怕了。

    顿时张玉莹也不想死了,急忙爬过栏杆,从天桥上快地跑掉了,生怕跑慢了,被叶荣耀给追上。

    “哎……这为了救一个人,自己这光辉形象算是全毁了。”

    叶荣耀看着远去的张玉莹的背影,不由地自我嘲笑道。

    不过叶荣耀还是很开心,佛家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这也算是一件不小的功德了。

    ……

    “张总,你没事吧?”

    因为白天一天都待在中医院挂号、等待、看病,公司的会议就只能安排在晚上了。

    只是这开会还没有几分钟,张天余就感觉到自己下面一阵子的火热,好像有股暖流不断地冲向自己的那个地方。

    这种感觉让张天余有些震惊!

    难道那奇怪的水真的有效果吗?

    想到这里,张天余不由地兴奋起来了。(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